第一百六十八章 敢给领导颜色看?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老娘在刘美丽的搀扶下也来了,泪眼婆娑地说:“滔儿啊,幸亏你福大命大,换作别人,都得进鬼门关了,那姑娘遇到你,才逢凶化吉。“老娘一如既往地把事情上升到因果福报的高度。

    金泽滔瞪了罗立茂一眼,老娘尽管眼神不好,但还是看清楚了金泽滔的小动作,抚摸着金泽滔绑着纱布的肥手,说:“这事也不怪你弟,是我逼着他说的。”

    罗立茂摸着头顶不多的头发,说:“不关我事哦,老娘自己在大街上听到的,才问起我的。”

    金泽滔赶紧让罗立茂打电话告诉金泽洋,让他千万不能告诉家里人,免得父母长辈担心。

    吃饭的时候,金泽滔头大了,面前整整齐齐摆着四个饭盒,有老娘的,张晚晴的,尹小香的,还有风落鱼的,金泽滔干脆一字排开,当是自己上饭馆,吃大餐,金泽滔早上的时候给王雁冰喂了一脸粥,此刻已是饥肠辘辘,食指大开。

    只是在选择让谁喂饭时,金泽滔为难了,谁都不好得罪啊,不过老娘年纪大了,眼神又不好,首先排除了,老娘也乐呵呵地乐得自在,笑眯眯地看着另外三个女娃儿,在老娘眼里,这三个女人春兰秋菊,难分轩轾,都挺满意。

    金泽滔先把风落鱼赶了出去,大中午的,酒店挺忙,先回去吧。

    风落鱼只好既开心又失落地走了难得这个健壮如牛的金主任生一次病只是想趁机表达下心意,这食盒里的几个精致小菜,她没有让酒店大厨做,而是自己亲自下的厨,可见其心意,这一点还是很让金泽滔感动。

    最后他神差鬼使地让张晚晴喂食,当然他的借口冠冕堂皇,张晚晴喂人吃饭很有经验,你尹小香连孩子都没有没有经验嘛,赶紧生个宝宝先练练手,尹小香只好红着脸,羡慕地看着张晚晴一脸的神采飞扬,一口一口地喂着金泽滔吃饭。

    金泽滔不住地指使着张晚晴要吃这个,要吃那个,张晚晴也是神态安详地落筷如飞从夹菜到进嘴,没有一点差池,偶尔还用毛巾擦擦他嘴角溢出的汤汁。

    在老娘他们看来,张晚晴自然而又认真的表情,就象服侍自家丈夫一样,金泽滔看周围人的眼神越来越暧昧,赶快紧吃几口,结束了众目睽睽下的旖施午餐。

    金泽滔住院这两天是既幸福又苦恼,除了张晚晴这几人,王雁冰又回来加入了喂饭大军,说是经过艰苦训练,现在保证他能安全进食老娘高风亮节,自动退出喂饭队伍。

    剩余四人达成默契,早饭归王雁冰,中饭归张晚晴,晚饭归尹小香,风落鱼负责下午的加餐,用她的话来说,受这么重的伤要加上一餐营养餐,这是她在听取酒店大厨的意见后,理直气壮的建议,金泽滔只好接受。

    晚上张晚晴还要送夜宵,每每都等到夜深人静时候,才悄悄地来张晚晴除了第一天流露过小女儿神情,她又仿佛还原到办公室端庄大方的的模样这令得两人的关系愈发地变得扑朔迷离起来,连金泽滔这个当事者都有些看不明白。

    几天下来,金泽滔发现肚子又快要胖一圈了,赶紧办理出院,蔡医生叮嘱了几句,无非是要注意饮食和休息,就放他出院。

    金泽滔出院后,滞留浜海的西大学生和教授老师都陆续来到东源,东源镇简单举办了个欢迎仪式,就交金泽滔副镇长具体安排。

    金泽滔把二十余学生全扔产业办交张晚晴安排,教授老师则自己亲自陪同安排,会同养殖公司在卢水港滩涂安营扎寨。

    养殖公司在北洋村口建了幢三层办公楼,西大教授的到来,为正在开办的养殖知识培训班提供了强有力的师资力量,另外几个海洋及滩涂改造专家教授则让公司陪同下四处考察,为进一步开发改造滩涂出谋划策。

    在此之前,金泽滔还专门开了个会,在会上,金泽滔开诚公布地说:“黄金有价,科技无价,但作为从事科技研究的专家学者的劳动是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养殖公司专门为各位教授老师开了笔科研补贴,除此之外,凡在这次科研考察中能对海塘养殖和滩涂开发改造提出合理化建议,并被采纳的,养殖公司将不吝巨资。

    几年前,对于金泽滔此类明码标价的金钱攻势,或许有教授会嗤之以鼻,拍案而起,但此时此刻,学校都开始兴办三产,青年教师下海经商的比比皆是,也不以为然,都欣然受之。

    按照计划”金泽滔他们还要在北洋村住了一晚,很多教授对能在渔村老乡家里住宿,都很感新奇。

    金泽滔换了二次纱布,但仍不能用手吃饭,张晚晴专门赶到北洋前来服侍金泽滔吃饭。

    金泽滔也默默接受张晚晴的好意,为避免尴尬,金泽滔单独要了个房间吃饭,吃了一半,金泽滔不小心让张晚晴把饭差点没喂进鼻孔里,张晚晴又是道歉,又是手忙脚乱地擦拭,生怕金泽滔生气。

    金泽滔很认真地端详着张晚晴,起先,张晚晴还强自镇静,但片刻后,红晕就开始慢慢地漾了开来,就如石子扔进池塘,引起无数的涟漪,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金泽滔还欣赏着蝤蛴细颈泛红时的美色,张瞻,晴却恼怒地啪地把筷子拍在桌上:“让你看,让你看个够。“把脸别向一侧,低头不语,心里却又扑通乱跳,张晚晴也不是真恼怒,只是佯嗔掩盖窘迫。

    金泽滔脸皮很厚,光明正大调戏了张晚晴,见她生气,也不慌张,说:“明天起,就不用你喂饭了,这几天榭榭你了。”

    张晚晴微微有些失落,但还摇头说:“不用,你是领导,我是兵。这都是应该的。”

    金泽滔开玩笑说:“领导在上兵在下,领导吩咐怎样就怎样。我现在就吩咐你赶快服侍领导吃饭。”

    张晚晴却益发不敢回头,金泽滔甚至发现她的后颈都开始泛红。又开待玩笑了,如果是平时,这玩笑开了就开了,张晚晴也就一笑了之,但这几天相处下来,若有若无的几丝情愫让两人说话都有些小心。

    金泽滔只好换了个话题,说:“说说你男朋友的事吧。”

    张晚晴却“彭“地站了起来,也不给领导喂饭了,直接收拾起饭碗,还故意用碗筷敲击着饭桌,收拾好饭碗后,也不等他说话就推门离开,过了一会,又折身返回,金泽滔还以为她回心转意了,她却呯地关上了门,原来她回来就是制造关门声,只留下目瞪口呆的金泽滔q

    金泽滔勃然大怒,还反了天了,居然敢给领导颜色看,正想严厉地批评她一顿,却听屋外传来汽车发动声,探头一看,原来是张晚晴上了邱海山的桑塔纳直接回去东源。

    什么时候开始邱海山出车不同自己这个正主儿领导打招呼了,金泽滔疑惑,难道自己救了个学生,受了点伤,这领导威信反而下降了?是不是要整顿下机关作风纪律。

    金泽滔还在怀疑自己的魅力值下降时,张晚晴却默默地捧着食盒坐在车里发呆,邱海山小心地往后视镜看了一眼,张晚晴主任的神情分明是受了气的小媳妇模样,不象是她刚才说的接受金主任一个紧急任务的样子,难道是假传圣旨?

    邱海山自参与抓捕流窜持枪杀人案后,社会地位直接上升,不但被金主任青睐进了产业办上班,连派出所长柳立海见了自己都要亲切握手,警觉性和政治觉悟不断上升,察颜观色下,对张晚晴的用车命令产生了些微的怀疑,不过也仅仅是怀疑。

    最近张晚晴主任和领导关系又密切了许多,领导交代过自己,只要自己不用车,所有出车安排以张晚晴为主。

    作为领导身边的工作人员,他既要保证领导的命令落到实处,又要时刻维护领导的权威。

    张晚晴并没有把偶尔的一次假传命令上升到政治高度,她一怒之下给了领导颜色瞧瞧,其实从她一出房门,就暗暗后悔,金主任也只是无心多问了句关于男朋友的事,即使是有意,难道自己还有什么不可告人吗?

    真是欲盖弥彰,可现在要让我回去,自己这张小脸往哪儿放,他领导脸皮是脸皮,我综合办主任脸面就不是脸面了?

    邱海山送张晚晴回来时,又捎带回了一罐鸽汤,这是张晚晴这几天每晚都会悄悄地送来让他当夜宵的营养汤,金泽滔摇摇头,接受了她的好意,这应该是她解释误会的一个方式,金泽滔感觉有点委屈,就是嘛,我问你男朋友的事也走出于关心,终于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

    金泽滔扪心自问,我真的是仅仅是好意关心吗?金泽滔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但第二天起来,金泽滔伸了伸懒腰,真是一觉睡到自然醒,心情好好,精神好好,身体好好,感觉从里到外的舒畅通泰。

    原本还兴高采烈地在乡下渔村睡觉的教授老师们,一大早起来,都瞪着双熊猫眼,摇头苦笑,整晚上蚊子成群结队轰炸机一样四处肆虐,搅得尽管躲在蚊帐里仍不得安生的教授们几乎一夜未眠。

    金泽滔本来今天安排带领西大教授到横门沟滩涂考察,罗立茂一个电话把他召回东源镇。

    ♂♂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