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汤军贤调离东源镇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等金泽滔赶到金泽滔镇时,正好看见县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赵东进下车,后面还跟着莫宏铭,金泽滔心里一动,这架势,应该是东源镇有重要人事变动,自己竟一无所知。

    罗立茂悄悄走近金泽滔,低声说,听说汤军贤要走了,卢荣归接的脚,比较突然,连汤镇长都时临时通知的。

    金泽滔却不信汤军贤会事前会没一点信息,可能事先不能确定去向,这种情况会有,但临到任命宣布时说才知道,应该是托词。

    不过仔细想想,汤军贤的调动也属正常,东源镇的滩涂产业化工作卓有成效,作为一镇之长,这份功劳一大半要记在他的头上,论功行赏,县委县政府也该有个交待。

    只是罗才原书记现在还毫无动静,难道作为他曾经恩师的王如乔书记会没有考虑,丁万钧升任副县长后,城关镇党委书记这个位置至今空悬,坊间都传言这是为罗才原虚位以待。

    汤军贤或者调到县城任某部委办局任负责人,或者调到某乡镇任书记,至于卢荣归能升任镇长,有点出人意料,不过从能力或资历来说,他也具备条件。

    只是卢荣归任镇长,对于自己是祸非福啊,从滩涂开发改造项目上马后,他就是极力反对产业办工作方案的急先锋,说是反对工作方案,但谁都知道,醉翁之意不在酒,隔山打虎的招数明白人都清楚,矛头对准的就是金泽滔和他的产业办口

    金泽滔心情矛盾地走进会议室时,镇两套班子所有成员都到场了,不知是出于什么考虑,组织部并未大张旗鼓地召开镇干部会议。而是在班子小范围地宣布了任命文件。

    会议宣布,汤军贤调任西北片山区乡镇白丰镇任党委书记,卢荣归任镇长,城关镇副镇长胡怡得任副书记,胡怡得也随同赵进东同车过来,算是正式走马上任了。

    胡怡得从城关镇下到东源镇这样的偏远乡镇任职副书记,从政治上讲,已经有被流配的贬谪味道,在赵东进宣布任命时,胡怡得也是郁郁寡欢地强作笑颜。

    金泽滔和胡怡得见过一面,知道他教师出身,说话有些慢条斯理,但思路清晰,分析问题很有见地,印象颇好。

    金泽滔见胡怡得眼光看了过了,点了点头,胡怡得在这片陌生的脸孔中看到熟面孔,自然也是欢喜,互相点头致意。

    赵东进和莫宏铭没有久留,宣布完任命后连饭也没吃就回去了,罗才原宣布今晚在海鲜码头酒店为汤军贤、胡怡得两位饯行接风口

    金泽滔举着还绑着纱布的双手说:“汤镇长,胡书记,你们看我这个样子,能上饭店吗?只好下次专程设宴庆贺。”

    罗才原也摇摇头:“行了,你就免了吧。”

    金泽滔自始至终都没说到给卢荣归庆贺,金泽滔走出会议室时,跟在罗才原身后的卢荣归却笑吟吟说:“胡书记初来乍到,金镇长不认识也罢了,汤书记可是老镇长了,东源滩涂养殖产业化也是在他领导和支持下才开花结果的,今天大好曰子,感情深的,就是坐着,也是心意。”

    卢荣归年纪和罗才原相仿佛,方头大耳,满面红光,中气十足,这话说得不卑不亢,让人一时间还真难以拒绝。

    因为事情涉及到自己,汤军贤开口就想说话,金泽滔却笑着说:“胡138看書蛧记也好,都是我的领导,大家都兴高采烈的,我一个人旁边干坐,算什么,看客?大不敬嘛!两位领导是敬酒呢还是不敬呢,这是难为人家嘛!卢书记是想看我的笑话呢?还是想看这两位领导的难堪呢?”

    金泽滔没喊卢镇长,严格来说,卢荣归的镇长任命还需人大主席团提名镇人大会议审议习意,方具法律效力。

    卢荣归不为所动,依然面色如常,呵呵笑说:“金镇长,不愧为青年楷模,考虑问题果然周到。”

    青年楷模还是金泽滔在地区宣讲团时,宣讲办领导对他的评价。

    金泽滔谦虚地说:“不敢当卢书记当面称赞,今后,在卢书记的继续领导下,我还要继续努力,如此方能真为青年楷模,以不辜负卢书记的殷切期望。”

    金泽滔面上谦虚,说话却一点也不谦虚,连讽带刺地让再怎么镇定的卢荣归都不觉变色,还继续领导,我有领导过你吗?还殷切期望,我吃饱了撑对你期望?

    大家都默不作声,卢荣归和产业办的矛盾从分工开始产生的,卢荣归在东源镇颇有人望,补能说一呼百应,说句话也比一般人要灵光。

    在东源,即使罗才原对他也是客客气气,但金泽滔的产业办开办后,特别在滩涂开发改造项目上马后,卢荣归就有一种致命的危机感,东源镇上下包括书记镇长,似乎把他堂堂分管农业的副书记给遗忘了。

    金泽滔甚至连他的办公室都没有踏足过,更不要说向自己汇报工作,他感觉自己的威望和自尊心受到了严重挑战,他不能对罗才原和汤军贤两位领导腹诽心谤,但对眼前这个参加工作不过经年,以为人微言轻的年轻人却介怀在心。

    他第一次对产业办的开发改造方案提出异议遭否决后,心里非常明白该项工作已不仅仅是造福于民的惠民工程,更是一项可令镇委镇政府领导光芒万丈的政绩工程。

    从这一点上来说,要撼动产业化工作,已不可行,他就转而求其次,但很快金泽滔堂而皇之地以副镇长的身份分管产业办工作,从分工上来说,他只能望洋兴叹。

    今天是他期盼已久的人生最重要日子,从内心来说,他希望金泽滔能前来参加聚餐。

    从副书记到镇长,角色的转换也使得他考虑问题角度发生变化,现在他对滩涂产业化工作也充满期望,希望产业办的工作就象对汤军贤一样,也能在自己履历上添上浓彩重墨的一笔。

    他刚才出言邀请也并非仝然没有善意,但之前留给金泽滔的恶劣印象让他们之间的矛盾骤然之间公开化了,

    卢荣归只觉得自己好心曲意俊和两人的关系,却反被不识好歹地嘲讽,只觉得满心的怒火和恶意汹涌而出,但多年政治历练还是让他强抑了怒气。

    卢荣归感觉委屈,在罗才原等人看来,却分明是你卢荣归刚宣布任命,还未正式上任,就开始舞动领导的大棒,主动挑衅他人,刚刚金泽滔他明明主动解释了不能参加聚会的原因,前因后果大家都清楚,而且罗才原书记也点头了。

    谁对谁错,大家都心知肚明,卢荣归却不知道,无形中,金泽滔的双手受伤让他搏得了不少的同情分,在情在理都更倾向于金泽滔。

    罗才原皱眉说和:“行了,金泽滔才受伤不久,不去也在情理中。”

    说罢,和汤军贤两人快步先离开了会议室。金泽滔也含笑着让众领导先行,大家纷纷要他保养身体,注意饮食。

    这话听在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卢荣归耳里,却又是另一番滋味,这不是当面打我脸吗?我刚才还邀请他赴宴,这一刻就要他注意饮食,难不成我请他吃饭还害了他?

    金泽滔回到产业办时,一脸阴沉,让路过的同事都纷纷避让不迭,金主任很少有这种脸色,难道出什么大事让金主任都解决不了的?

    产业办顷刻间变得鸦雀无声,走路都小心翼翼地生怕惊动了金主任,金主任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生闷气,虽然从自己任命为副镇长起,就有这种心理准备,卢荣归经过刚才的插曲后,他下一步的眼光毫无疑问会瞄准产业办,产业办今后恐怕要举步维艰了。

    不过,产业办毕竟不是东源镇的产业办,无论从职能还是人员来说都属东源和三水两镇共管,曲向东原先答应过要解决产业办正式编制问题,但因为这段时间自己一直在外奔忙,还没正式向组织部门提起申请口

    金泽滔打电话让张晚晴过来,从金泽滔踏进产业办大门,张晚晴一直注意着他,看他脸色阴沉,当他还生着昨晚的气,接过金泽滔的电话,她有些战战兢兢地进了他的办公室,垂着头准备承受金泽滔的狗血喷头。

    不料金泽滔却是交待了她两样工作,一是赶快起草一份文件,关于要求解决东源产业办机构和人员编制问题的报告。二是赶快联系三水镇党政办,明天晚上在海鲜码头酒店宴请三水镇两委领导,感谢他们一年来对产业办的支持和配合。

    张晚晴一头雾水池接了任务出去,但想到悬在大家头上的编制问题即将解决,也不觉忘了金主任的怒火到底从何而来,消息传开,产业办一阵欢呼口

    时间很快到了月底,这期间,金泽滔跑了趟县城,编制问题还需经县长办公会议通过一下,毕竟涉及到劳动人事、财政及编委等部门,之前还要沟通协商。

    八一建军节前,镇里召开了一个党委政府联席会议,或者称党委扩大会议,其实也就政府班子加党委班子,林林总总也有不少人,除了党委政府正副职外,还要加上几个党委委员口

    ♂♂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