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有人要拆分产业办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这段时间,金泽滔和胡怡得相聚过多次,柳鑫还专程来过东源,和胡怡得有过一次长谈,柳鑫和胡怡得私交颇笃,相信经过柳鑫的说合,他在东源镇也暂时有一个比较牢靠的政治同盟。

    现阶段,产业办和财税所各项工作都走上轨道,金泽滔也有精力更多地关注镇委大院,频繁地和副镇长谢凌、杜昌永接触,卢荣归有危机感,他金泽滔更有危机感。

    会议主要议题是贯彻落实讲话精神,促进东源经济再一次腾飞,重点加快滩涂开发改造步伐,抓紧二期横门沟滩涂的勘测规划工作。

    金泽滔具体汇报滩涂开发改造工作,现阶段,工程勘测及西大科研组教授们都齐聚横门沟,相信不久就会提出二期开发具体方案,最迟在教授回校前,就能拿出初稿。

    在座领导对于金泽滔的工作效率和能力还是挺钦佩的,基本上对于镇委、镇政府的部署和要求都能不折不扣地完成。

    大家对于金泽滔及产业办的工作汇报并无异议,便如卢荣归也无意见,会议似乎开得有些短促。

    但就在此刻,分管财贸的邹益民副镇长悠悠然说话了:“既然时间还早,我有个想法,和大家交流一下,金镇长工作有目共睹,不用我赘言,大家都清楚,金镇长现在一身兼三职,工作繁忙,任务繁重,压力太大,既有组织财政收入任务,又有绣服监管任务,更有滩涂开发改造任务,是不是领导对他要求太多也太高了,最近金镇长还为抢救西大学生受伤,从关心干部的角度出发,我觉得应该考虑是否为金镇长减压?”

    此言一出,一片鸦雀,有心人终于明白,原来今天开这会真正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啊。

    金泽滔坦然处之,并不感意外,正是磨剑多时,只为今日亮剑,他也没有接腔,此时他倒要看看,这都会跳出些什么人。

    会场一时冷场,谁也没说话,罗才原凝眉沉思,卢荣归两手掌指相扣,无声地敲击着中指,不知在想些什么。

    谢凌展眉一笑:“邹镇长言之有理,我也觉得金镇长担子太重,确实到了该给减减压的时候了。”

    谢凌话音一落,大家的目光都齐刷刷地转向了他,谢凌不慌不忙地说:“依我看,就金镇长目前的几个岗位,我们分析一下,财税所,压力重吧,毫无疑问,很重,财政收入是硬指标,硬任务,也事关我们东源镇在全县的政治排位,金镇长在这方面花费的精力和时间应该占大头。”

    大家都点头,此言不虚,财税所长是金泽滔的主业,他的工资还在财税所领着呢。

    谢凌又说:“再说产业办,产业办压力也很大,既要管绣服,又要管滩涂,但事物都有个发展过程,产业办工作最繁重的什么时候,大家可能有些淡忘,我想参与此项工作的都应该清楚,产业办最繁重的是在申报项目资金及一期工程开发,现在嘛,我看金镇长挺轻松的,再说,现在正是二期滩涂开发改造工程的关键时期,产业办一直由金镇长负责,也不宜临时换将。”

    大家听到这里,也算明白,你谢凌就是反着帮金泽滔说话,还故弄玄虚,按你说,还怎么减压?

    金泽滔心中也微微一定,谢凌能在此时出头为自己争一言,这情分,他也记下了。

    邹益民不客气地说:“这不废话吗?那按你说,还怎么为金镇长减压?”

    邹益民分管财贸工业,政府班子里他的分管工作和产业办交叉最多,财贸不用说,全是虚的,东源除了食品站、医药批发部等几个国有商业企业,最大的工贸公司还是绣服产业的。

    至于工业,东源乡镇企业原本基础就薄弱,现在都主要集中在绣服产业,剔除了绣服产业,他就是一个顶着个分管财贸工业的帽子,有分管却无事可管的副镇长。

    所以对于为金泽滔减压,将产业办分离出来,最好能将绣服产业拆分出来,他当仁不让,一马当先。

    谢凌和镇政府其他班子成员都没什么太深交情,经过上次北洋村事件后,他也渐渐地和金泽滔有了交往,最近,来往更加密切。

    今天,邹益民一发言,他就主动跳出来为金泽滔顶炮,这固然有对金泽滔的曲意交好,也有谢凌自身的政治诉求。

    谢凌作为东源镇第一代大学生,还是堂堂同济大学毕业,对于一般的泥腿子领导,还真不太看得上眼。

    听邹益民出言不逊,发火了:“我废话,还是你脑子生锈了,我说得这么明白,你听不懂吗?我说他三个岗位,压力最重是财税所长,你刚才不是频频点头吗?莫非是装模作样的听懂?谁都听明白了,要减压自然先减压力最重的岗位。

    我还废话吗?”

    谢凌一个正经读书人出身,平时文质彬彬,发起火来还是让人一时难以招架。

    谢凌连续几个反问臊得邹益民的脸色骤然间变得通红,却是喃喃不知道如何作答。

    卢荣归说:“你的提议没有可行性,财税所长又不是镇里任命的,镇里也没办法为他减压,可以考虑其他嘛。”

    谢凌还仍自气呼呼说:“那就不是我能解决的,这不是讨论吗,镇里也可以正式向财税局提议。”

    卢荣归无言,谢凌就盯准了财税所长,杜昌永看了卢荣归一眼,一声咳嗽,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这个,我说下,产业办现在任务繁重,这一点,大家都达成了共识,似乎可以考虑将产业办重新置于镇农办或镇企办管理,我的意见,是东源的产业办要东源自己来管。”

    金泽滔一声叹息,杜昌永自横门沟事件后,对自己也日渐接近,但面对利益之争,他还是不甘寂寞。

    虽然并未提及自己,算是顾及自己的脸面,只是提议要置于企业办或农办领导下,平地将产业办降了一级,自己堂堂副镇长,还要兼任副股级的产业办主任?其意不言自明,你就自觉地辞了产业办主任的职务吧。

    不过,杜昌永也有自己的政治智慧,一句东源的产业办要东源自己管理,引起了大家共鸣,

    杜昌永没有提及金泽滔,他的意见看起来只是出乎公心,现在产业办为东源、三水两镇共管,人员是两镇共同派遣,职责是两镇共同管理。

    但随着产业办的不断发展壮大,单单在绣服管理中收取的管理费就抵得上一般乡镇的税收收入,更何况随着滩涂养殖公司的正常运行,每年将创造的利润更令人期待。

    所有这一切令得两镇明里暗里都在争夺产业办的控制权,罗才原和卢荣归两人眼睛一亮,互相看了一眼。

    卢荣归鼓掌说:“杜镇长的提议很好,金泽滔副镇长也是东源镇的副镇长嘛,产业办经过近年来的运行,各方面条件都已经成熟,东源镇自己完全可以管理,我看产业办可以挂靠在农办下面,既加强了领导,也达到了东源事情东源管办的目的。”

    卢荣归任副书记时,就一直掌管镇农办,对农办有绝对的控制权。

    邹益民急了,你要都归农办管,那我算什么回事,这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吗?他也顾不得得罪新晋镇长了,连忙说:“卢镇长,产业办还有绣服产业这一块,让农办管工业企业算什么?刚才杜昌永镇长提议让产业办挂在农办或企业下面,我看是不是可以考虑将产业办一分为二,绣服产业这一块划归企业办公室,滩涂养殖这一块划归农办?”

    金泽滔差点没气笑出声了,自己堂堂分管产业办的副镇长、产业办主任还坐在旁边,当以为产业办到了走狗烹的境地,居然你割一刀,我切一块,你以为是排排坐,分果果啊?

    罗才原书记仍不吭声,看来对这提议也有些动心,胡怡得和谢凌都有些忧虑地盾着金泽滔,其他人都沉浸在美好的想象中。

    金泽滔看看这出戏唱到这里,也该自己粉墨登场,他重重地将茶杯磕在桌面上,水花四溅,在有些喧阄的会议室里特别的刺耳。

    金泽滔看了罗才原一眼,然后环视四周,说:“都当产业办是猪羊狗肉,也不怕吃噎着了,产业办刚成立,挂靠在企业办公室下面,那是因为东源区还是一个整体,没有利益纠纷,产业办后来单独分立,就是考虑到绣服产业的利益分配。”

    卢荣归笑说:“此一时,彼一时,时代在发展嘛,产业办划归镇属,相关利益可以厘清出去,从发展趋势看,东源镇所占份额将越来越大,而当初两镇拟定的分配方案已经不适合发展潮流。”

    卢荣归死死抓住和三水镇的利益分配问题,金泽滔很奇怪地看了卢荣归一眼:“这应该是你镇长的职责吧,当初分配方案就是两镇政府拟定的,这事你可以和三水镇政府谈啊,关产业办什么事?我再说一遍,产业办是独立机构,两镇共管,要拆分产业办,三水镇没这个权力,东源镇也没有!”

    金泽滔斩钉截铁的语气让所有人的嘴巴都闭上了,金泽滔说的也是事实,这事还有当初两镇政府的会议纪要。

    ♂♂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