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八一慰问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看着138看書蛧友们的奔走呼号,很是感激,公开下本书的一些数据,除了月票,还让人欣慰,其他都有些凄凉,平均订阅不到三百五(幸亏还不是二百五),最高订六百,收藏原本有七千四百多,这两星期掉到了快接近七千了,如果不是为写这组数据,我都懒得看订阅数了,今明两天是双倍月票的最后两天了,再求些月票吧!)

    卢荣归盯着金泽滔,心思百转,对产业办已经正式在编的既成事实也是无可奈何,不觉又恼又羞,但此时若是收手,徒惹人笑话,也不知道会后镇委大院内外会有什么流言蜚语,唯有退而求其次。

    他咳了一声,却是努力挤出一丝笑容,说:“产业办上报机构人员编制也应该和镇里打声招呼嘛,不过我们的机构能有个正式编制,也是好事,值得庆贺。

    金镇长,无论如何,你也应该理解同志们的一片苦心,这也是从你的身体和减轻工作压力出发,金镇长既分管产业办,又具体管理产业办,是不是有些重复了?”

    卢荣归此言一出,大家都知道他要唱什么戏了,还是揪着减压不放啊,这得多大的怨念,事情都到这地步了,还念念不忘,罗才原已心生退意,事已至此,再揪着不放,那就真的没有任何的回旋余地。

    其他人也都闭口不言,即使是邹益民也是低着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他提议给金泽滔减压,是冲着拆分产业办后的利益分配去的,既然产业办都已经岿然不动,再鼓对鼓,锣对锣地和金泽滔对着干,那就是扯破脸皮,这个仇就结大了。

    卢荣归此时已经骑虎难下了,尽管他知道大局已不可挽回而且从这一刻开始,他和金泽滔的矛盾不但公开化,而且是不可调和了但他还是要争这最后一份可能。

    卢荣归说:“是不是金泽滔习志发扬一下风格,主动让贤,让更多的年轻人都能走上领导岗位,这也从进一步理顺产业办方方面面的关系,加强对产业办的管理和监督的大局出发。”

    卢荣归最终没有麦芒对针尖,直接提议要求免去金泽滔产业主任职务,而是把主权让给了金泽滔,如果你说得在理他也就借驴下坡,如果你说得勉强,他就穷追猛打。

    很多人却忍不住撇嘴你卢镇长就是只死了的啄木鸟,还嘴硬,发扬风格?你怎么不带头发扬一下风格在座的好象都比你年轻,大家都很想走上镇长这个领导岗位。

    金泽滔至此也暗暗松了口气,他也没说话,而是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红头文件直接递给罗才原:“罗书记,作为党员干部,虽然我还只是个预备党员,但我具备这样的觉悟,我愿意服从组织分配,无论是产业办的撤分或是关于本人的职务只要组织上定下来,我无条件服从口”

    罗才原看过红头文什一眼心里忍不住暗骂,三水镇都下发了关于任命你为产业办主任的文件,我们东源镇关起门来还商量个什么劲。如果没有之前的逼宫,大家能客客气气地商量着办,说真心话,金泽滔还真准备辞了产业办主任的职务,毕竟现在他自己就分管着产业办,不管谁当这个产业办主任,时他都够不成什么威胁。

    但最终,他还是拿出了这份文件,要讲政治,我们大家一起讲,而且还要大声讲。东源镇党委政府联席会议上,他用两张纸击得卢荣归一干人溃不成军。

    在政治上,我们不是杀一个人,而是移去一个障碍物,他认为这句话说得很对,既然挡着路,那就移去吧!

    金泽滔从镇委大院回到产业办大楼,办公楼大门却紧闭着,金泽滔看了看手表,还没到下班时间啊,金泽滔正想伸手推门,大门轰然大开,十来个产业办工作人员整整齐齐分列两边,恭恭敬敬地给金泽滔鞠躬行礼口

    金泽滔这瞬间忽然有种落泪的冲动,感觉一切都是值得的,幸好他迅速调整情绪,大声说:“都干什么,上班时间都杵这里干么?回去吧!”

    边说边从中间通过,却没有停留下来,快步先回了办公室,生怕自己这一停下来失态,包括文元旦,所有人了解到会议的激烈争议时,都是又感激又兴奋。

    一方面,产业办的机构和人员编制终于批准了,自己也有根有底,再也不是没爹没娘的野孩子了,产业办福利好,工作气氛和谐,更重要的是有一个有担当,敢负责的领导,大家都希望能成为产业办的正式一员。

    另一方面,下午会议目的是撤销甚至拆分产业办,如果不是金主任未雨绸缪,早有准备,如果不是他顶着书记镇长的巨大压力,只要稍微气短松口,产业办就将面临被裁撤甚至解散的命运,而所有这些人都将被打发回原单位。

    金泽滔没有料到这次交锋,令得产业办的士气空前的高涨,也令得自己的形象空前的高大,这倒是意外之喜,金泽滔快走进内门时,两列干部齐声喊道:“谢谢主任!”

    金泽滔向后挥了挥手,没有言语,回到了办公室,不一会儿,文元旦和张晚晴走了进来,金泽滔正整理着桌上的文件,说:“关于会议的事情,内部就不要再渲染了,我们既得了实惠,就不要再到处嚷嚷,让人徒生厌憎。”

    两人都点头表示马上交代下去,金泽滔又说:“现在产业办也属正式在编机构,各项规章制度要重新梳理一遍,同时,在工作中,要加强和三水镇的沟通,这方面,我们平时做得不够,得道多助嘛!”

    两人都心照不宣地笑了,金泽滔又吩咐了几项工作,两人都掩门离开,自金泽滔伤愈后,张晚晴又仿佛回复原状,既不亲近,也不疏离,让金泽滔有点摸不着头脑。

    八一建军节,按党政办安排,镇政府领导要赴横门沟边防哨所看望并慰问哨所官兵。

    沿海地区,特别是远离城镇的僻远靠近海防的农村地区,边防哨所属武警序列,其实质是担负着海上派出所的职责,但因为东源警力有限,及道路交通制约等因素,边防哨所也担负起地方治安肃靖的任务。

    边防哨所和当地党委政府及群众关系一般比较密切,后来改名边防派出所,肩负着公安武警的双重职责。横门沟边防哨所是驻东源唯一的现役武警部队,说是八一慰问也就是去横门沟哨所,书记镇长都到县城出差,金泽滔被罗立茂临时抓壮,代表镇委镇政府到横门沟慰问。

    既然以副镇长的身份去慰问武警官兵,罗立茂也随行陪习,后面还跟了辆载满鸡鸭猪肉、蔬菜及大米的小货车,这是每年的惯例口

    金泽滔却以产业办的名义,另外让张晚晴用信笺包了封万元的慰问费。

    车上,罗立茂津津有味地又谈起昨天会议的交锋,还连连说,这大概是东源有史以来最精彩的政治斗争,不见硝烟却刀光剑影,不见雷声却掷地有声。

    金泽滔似笑未笑地说:“你就不怕我和罗书记破了脸,影响你的前途?”罗立茂的党委委员至今连个提头都没,不过,卢荣归上任以后,他的心思也就渐渐淡了。

    罗立茂叹气说:“随他去吧,做好本职,这样也挺好,没有负担,轻松上阵。”

    金泽滔笑说:“也不要这么悲观,只要你踏实做好本份,组织上会看到的。”

    罗立茂说:“但愿吧,不过,东方不亮西方亮,说不准哪天组织上真瞧上我了,再说,不是还有你吗,老娘说了,升官发财找你哥。”说罢也忍不住笑了,现在不说老娘的字字句句都当圣旨,但也对老娘的话很是信服。

    金泽滔笑骂:“你还赖上我了,不过,等看吧。”

    经过这次交锋,他和罗才原还算是亲密的关系也悄悄地出现裂隙,在政治上,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在一起长期共事,难免会出现磕磕碰碰,有政见的争执,也有利害的冲突。

    但他知道,他和罗才原也仅是因为政治立场不同和对政治利益诉求的差别,就个人来说,并无根本性的矛盾。

    但就是如此,以他和罗立茂的关系,罗才原对罗立茂的使用会更加慎重,再加上卢荣归,罗立茂要想按正常组织途径提拔,那无异于痴人说梦。

    对于罗立茂,他不仅有了设想,而且还正逐步付诸行动,罗立茂若能顺利上位,对他也是个政治上的一大助力。

    两人说话间,车已经进了横门沟边防哨所,哨所所长徐法灵和指导员杨俊生率着哨所全体官兵等候在大门,勘测和规划横门沟滩涂,金泽滔陪习教授专家多次来过,再加上为感榭救援王雁冰的哨所官兵,所长最近金泽滔和边防哨所接触较多。

    两人分别敬礼,握手,金泽滔代表镇委、镇政府向全体官兵致以节日问候,并一一种大家握手,其中见过面的武警官兵,金泽滔还能叫出名字,气氛非常热烈。

    当金泽滔在送上慰问品后,大家都一齐欢呼,哨所官兵长年远离尘嚣,打交道最多的是渔民,平时除了海产品供应较正常,鸡鸭猪羊也仅在重大节日才能吃得上,这段时间能开荤加餐,自然欢腾。

    但当金泽滔奉上产业办的节日慰问费时,气氛达到了**,这笔钱用在伙食改善上,能让大伙美美地过上很长一段时间的好日子。

    ♂♂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