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乐极生悲 教授中风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今天有雨,天凉,如果不是记得五一刚过,还以为到了深秋季节,天地无常,人间有情,感谢支持,感谢订阅的三百五十(怎么那么别扭)人,本书将会正常更新,正常开展剧情,正常完本,毋庸担心断尾或烂尾!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

    哨所还邀请金泽滔参观军营,并观看了全所官兵的操练演武,军营生活比较单调,平时也就唱唱军歌,开展一些诸如篮球等体育活动。

    最热闹的要数八一建军节之类的重大节日大,平常不让喝酒,这晚也要网开一面,徐法灵和杨俊生两人死活要金泽滔等人留下来军政同乐,军民共庆,欢度八一。

    对于军人和军营生活,金泽滔打小崇拜和向往,小时候,每到除夕,区里的武装部和村干部都会敲锣打鼓,给现役军人和烈士家属送红花送慰问品,张贴慰问信,这也成为农村过年的一道难忘的风景。

    以前都提倡拥军优属,从去年开始,中央提出了拥军优属、拥政爱民的号召,“双拥”活动也走进了国人的政治生活。

    喝酒虽然为哨所所禁止,但节假日还是被允许的,军营的酒文化也有其特色,军人的血性除了在军事技能要分个高下,就连唱歌和喝酒也比个高低。

    会餐还没开席,食堂的餐桌上已经泾渭分明地按波组分成几个团队,人人眼前都排着酒瓶,只是眼巴巴地等着领导一声令下,就开始捉对厮杀。

    徐所长摇头说:“这些兔,崽子这股劲都憋了几个月,要在今晚分个一二,你瞧着,不倒一片都不称英雄。”

    金泽滔笑着说:“当兵的就要有这么一股劲,一股气,才拉得出,打得响,你都蔫儿巴叽的,那就成软脚兔,子少爷兵了。”

    杨俊生也赞同:“金镇长这话有理,兵就要有股气,气势,志气,精神气,有这股气就能凝结成魂,气贯长虹的军魂。”

    金泽滔说:“行政部门的干部跟部队一样,也需要一股气,要有两袖清风的一身正气,要有克难攻坚的勇气,更要有蓬勃向上的朝气。”

    徐法灵大手一挥,说:“你们俩都是书生意气,再说气,大伙儿可都要生气了,都等着你俩开餐了。“从外表上看,徐法灵更有军人气质,讲话比划手势虎虎生风。

    食堂一片笑声,有胆大的兵开始嚷嚷了,杨指导,可不可以开始了?

    徐法灵高举酒杯:“祝同志们节日快乐,开餐。”徐法灵也不多废话,食堂一片欢呼,推杯换盏展开较量。

    金泽滔看得津津有味,一边和主桌几位主官你来我往互相敬酒,一边却不住地为战士们的比拼加油助威。

    大家的注意力也渐渐地被吸引住了,正在此时,门外跌跌撞撞地跑进来两个村民,后面跟着大门值勤的哨所战士,徐法灵皱着眉头迎了上去。

    两村民说得又快又急,徐法灵等人虽然能听懂些土话,但语速一快,也听得云里雾里,金泽滔倒听明白了,原来这两村民来自横门沟邻村上沟村。

    今天上沟村来了群大学教授,全村过节一样杀鸡斩羊款待传说中的大学教授,当然,花这大价钱也不是图稀奇,看热闹,朴素的村民也是别有所求。

    这些教授们在横门沟村等地,专门针对当地海产品特征,给村民门上过课,听得渔民群众如奉纶音,如痴如醉。

    北洋、涂下等村的海塘养殖已经开展得如火如荼,政府在承租、资金、销售及灾损等方面对当地养殖户都有优惠,早让他们垂涎三尺,

    镇严业办及养殖公司已经着手规划勘测附近滩涂海塘,大家伙都憋着劲,等着堤坝开筑,摩拳擦掌期待大干一场,这教授上门授课,那就等同于传经送宝。

    西忖大学这些教授学者们在大学校园内如何受过这等礼遇,所以每过一村,尽管大多数老师年老体弱,连日奔波十分劳累,但都咬紧牙关,尽心尽责为渔民群众传道解惑,排忧解难,贫苦渔民的脱贫求富的迫切愿望和高涨热情,也感染了这些教授学者。

    下午讲完课,上沟村定要这些教授们留下吃过晚饭再走,教授们盛情难却,也就留了下来,这一来,下一站的小岗岭村不答应了,说村里都准备了好菜好酒,你们上沟村不地道,截留了教授。

    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坏事,教授们都乐呵呵地看热闹,哪吃饭不是吃饭,你们自己商量着办吧。

    争执中,两村村民开始有了肢体接触,渐渐地小岗岭村村民把眼光对准教授们,动手拉扯直接抢人,这教授如何能挣脱得了这些力大气壮的村民,被他们半架半拖着往外走

    带队的产业办及派出所随队干部见势不妙,连忙劝阻,事情也应该平息下来,但其中一个老教授因为受惊过度,当场昏厥,有熟悉的同事说他平素血压就高,口袋里随身带着降压药片,恐怕有中风之危。

    这病耽误不起,村里也只好求助边防哨所,希望能借助哨所的巡逻艇,送病人到永卅医院救治。

    金泽滔听到这里,早扔了筷子,让村民赶紧用担架把病人送到哨所码头,自己却打电话让张晚晴送一万元钱到永忖医院。

    安排好了一切,金泽滔握着徐法灵所长的手愧疚道:“大过节的,还要劳烦哨所的同志出海,对不住了,等事情过后,一定登门感谢。”

    徐法灵也忙说:“都是为群众服务,就不说感谢不感谢,从横门沟到永州水上距离不远,但今晚风大浪急,还要注意安全。”

    金泽滔会同产业办及派出所民警,一起护送病人到永村医院,忙到大半夜,才把病人安置下来,经初步诊断,病人脑血管大面积出血,幸好送得还及时,生命应无危险,但要留在监护中心观察治疗几天,再视情况而定。

    监护室费用相当高,幸好上巡逻艇时,徐法灵把他的一万元慰问费塞还给他,让他垫用着,金泽滔让刚刚赶到的张晚晴把这钱连同她带来的共两万元钱都打入医院。

    虽然出院结算后,病人医药萎也能报销,但这垫行医药费也是产业办应有的态度。

    西大科研组教授被村民殴打到住院,第二天,赶回东源的金泽滔就听到这股谣言铺天盖地而来,金泽滔把情况向县委办及科委、科协都作了汇报。

    县委王书记很重视,责令公安部门查清原因,曲向东书记还要亲自代表县委、县政府看望老教授。

    金泽滔只好匆匆吃过早饭,又赶回永州医院。医院门口,金泽滔碰到了曲向东,陪同曲向东一起来的除了县委办、科委委协领导,还有罗才原。

    金泽滔赶回东源,本意想当面向罗才原汇报此事,只是他和卢荣归两人都出差未归,不料在这里见到他。

    由向东有些时间没和金泽滔见面,见他脸色苍白,有些憔悴,关心地说:“你也要注意身体,不能仗着年轻就不以为然,工作是干不完的。”

    金泽滔苦笑着点头致谢,医生都说,脑中风病人入院第一夜最为紧要,若是能度过危险期,还有治愈的希望,金泽滔几乎整宿未合眼,眼巴巴盯着急救室的大门,幸好听到的是好消息,他才在赶回东源的路上睡了一会。

    金泽滔落在曲部长的身后,小声地将情况汇报了一下,听说基本已经脱离危险期,尽管大家已经得到知晓,但听金泽滔亲口说起,还是令大家的脚步轻快起来。

    病人家属还在从西咐赶来的路上,看护病人主要由产业办及西大学生负责,曲向东看望陪护人员后,听取了主治医师的情况介绍,情况基本稳定,但还要观察一段时间。

    病人目前还住在监护中心,无法见面,只能隔着玻璃窗看了一会,曲向东等人和金泽滔等人又说了会儿话,就告别离开。罗才原看着金泽滔,想说点什么,却又无话可说,只是点点头也离开。

    送走曲向东他们后,和陪护的几个干部一起吃过中饭,一时间也无事可做。

    他还得守着医院,西大部分师生和病人家属会合后,要一起过来探望。

    医院门厅四周雪白的墙壁让人眼花,金泽滔坐在长椅上竟有些茫然,两眼直直地盯着天花板发呆。

    突然间,耳边响起“嘿”的招呼声,有些糯软、有些意外,金泽滔骤然转头,鼻尖擦过一阵幽香和柔软,却见何悦正凑近着脸,惊喜地打量着自己。

    金泽滔也极是意外,嘿嘿地傻笑着,不知道如何说话,他和何悦从东源别后,也有小半年没有见过面了,竟在医院里避追相遇。

    何悦连忙直起身体,两颊微微泛起潮红,金泽滔也有些不好意思地搔着头,何悦扑地笑了,几次见面,很少看到他有这样的窘迫,却是忘了刚才还是自己先凑上脸去。

    “你怎么在这里?“两人几乎不约而同地相询。

    金泽滔先做了个你先说的手势,原来何悦来医院是探望老父亲,父亲最近身体有些不适,入院检查治疗,没什么大事,例行来看看。

    金泽滔还记得何悦的父亲是个老铁道兵,说:“那我也得去看看,对于老兵,是要当面致敬的。“

    ♂♂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