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上眼药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双倍期间诸位对非常官道月票、推荐票、点击、订阅及书评的支持,望君继续支持,我当倾力写字!)

    在这期间,还有人陆陆续续上门贺喜,倒也不是贪图这包烟,更主要是现在村民十之五六都做起绣服生意。

    现在婶婶拉着母亲和伯母在村里正式办起了绣服厂,靠着西桥镇绣服工贸公司的关系,生意一直火红,金家的大喜事,说什么都要上门喝上一杯喜酒。

    上门都是客,有客有好酒,酒席都翻了好几轮才算应付出这些陆续上门贺喜的宾客。

    金家亲友一直在楼下围着圆桌等待着老姑睡醒,老姑这一顿好睡,直到过了子时,奶奶才打开房门,招呼大家上楼,小海等人在大院里点响了挂满院墙的爆竹,全村人都给惊醒了,大家都知道,金家姑娘睡醒了。

    老姑目光还是有些呆滞,但已有些光泽,手脚还是无力动弹,但已经能在旁人的帮助下活动起来也有了方向感,听着屋外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嘴巴动了动,奶奶努力地附耳倾听,却还是没有声音。

    奶奶只好安慰说:“宝贝囡不害怕,这是全家为你放的喜庆炮,鞭炮一响,所有晦气啊,龌龊啊,四方牛鬼蛇神都要避走,从此以后,就大吉大利,百事百顺!”说罢还虔诚地念了句阿弥陀佛。

    待鞭炮声渐渐地稀了下来,大家七嘴八舌地问候起老姑,老姑虽然不会说话,但应该能听明白,爷爷奶奶坐在两旁,父亲等三兄弟就围坐在床上,说着听在金泽滔等后辈耳里都早成老皇历的旧事。

    说着说着,待说到老姑少不更事离家出走,奶奶天天站在村口哀嚎,爷爷整宿整宿地睡不着觉,点着老烟斗叹气直到天亮,三兄弟四处找人打听,一直没断了寻找亲妹的念想。

    老姑就流泪,两手努力地想支撑起身体,嘴里“嗬嗬”地发着嘶哑的声音,大家都慌了手脚,生怕老姑身体又出现什么反复,老姑忽然挣扎着举起那支细瘦的胳膊,五指箍着喉咙,咽喉深处发着咯咯的响声。

    爷爷奶奶等人只是死死地握着她的手,却不知所措地齐齐望着金泽滔,不知不觉间,金泽滔成了家里的主心骨。

    金泽滔看着老姑忽然间涨得紫酱色的脸,连忙翻转老姑的身体,让她侧着身子,一边用力地拍打着她的后背,奶奶也赶紧帮忙拍打。

    不一会儿,听得老姑发出咕咕的长长抽气声,嘴巴大张,父亲等人见状,忙抬起床底下的盂盆凑着老姑,几乎同时,老姑一声长呕,吐出一大团一大团散发着恶腥的黑红色浓痰。

    尽管屋内全是血脉至亲,但这种恶臭还是令人掩鼻,即便奶奶也是捏着鼻子嘟囔,太臭了,比你小时候满裤裆屎尿还恶心。

    奶奶向来整洁干净,以前经济条件差,穿的衣服是补丁打补丁,但也是浆洗得干干净净,折叠得有棱有角,穿在身上干净整洁。

    奶奶有些洁癖,金泽滔却天天在海边跑,村里村外,到处晒着烂鱼烂虾,空气中弥漫的腐尸气味中人欲呕,那才叫腥臭。

    此时也不觉得脏臭,他人避之不迭时,他却安之若素,小心地擦拭着老姑的嘴角,待她终于闭目示意好受点后,金泽滔才端着盂盆倒在门外排水沟。

    这一阵好吐,让老姑的脸色迅速地变得红润有光泽,前几天的红晕是干巴巴病态的,现在的面色才让人觉得健康。

    老姑大约又累了,沉沉睡去,但这睡起来,再也听不到傍晚那闷雷般的打鼾声,而只在鼻腔里发出的轻微的鼾声。

    奶奶拍着金泽滔的手:“滔儿啊,辛苦你了,你老姑的人是你找到的,她的命也是你捡回来的,现在想想,刚才真是险哪,若不是吐出这口痰,你老姑可能一口气就上不来了。”

    奶奶毕竟年长见识多,大家想想刚才的情形,也忍不住一阵后怕,商雨亭和商念西年纪轻,倒没怎么在意。

    但刚才金泽滔忙前忙后,不惧恶臭服侍着老姑,却令姐弟两极为感激,刚才的情景,就是至亲骨肉都觉得恶心难忍,但金泽滔做起来极为自然,让两人都觉得惭愧。

    老姑虽然能做一些简单动作,也能吃会拉,但还是开不了口说话,金泽滔在家呆了二晚就直接赴浜海县城。

    曲向东书记家的老姨才是自己老姑的恩人,他得当面致谢,再说,他找曲书记还有事。

    这次带到曲书记家的礼物,比往常都丰厚了一倍,今天正巧是周日,金泽滔赶到曲向东家时候,已经是午后二点多了,金泽滔往他家搬东西时,曲向东才刚刚午睡醒来,还睡眼朦胧的,看金泽滔象搬家一样搬了一趟又一趟不觉奇怪了:“你是要搬我家住呢,还是干什么?”

    金泽滔呵呵笑说:“曲书记,这些东西可没你什么事,是给芳姨的谢礼,是我奶奶特地交待的。”

    老姨在旁边不开心了:“今天小滔可是给我送礼的,他有这份心意,再大的礼我也受了,我不是领导,不犯法。”

    曲向东还是觉得不解:“月余前,你奶奶不是特地交待过了一回了吗?”月余前,老姑回家的时候,金泽滔也特地送过谢礼。

    金泽滔仍然是笑呵呵:“上次老姑回家,这次老姑醒过来了,但还不会开口说话。

    曲向东也很高兴:“那真是要祝贺一下。”不过心里嘀咕,这小子现在就开始打伏笔,等他老姑能说话,估计又要来一回奶奶特地交待,不过,他送的也就是一些吃食,不犯忌。

    老姨可不管这礼最后受用的是谁,至少名义上是她的,也感觉面上有光,金泽滔老姑金盏花也是她老邻居,能苏醒过来,那真是要谢天谢地了。

    老姨边在旁边搭手帮忙,边说:“等金盏花哪天说话利索了,定要一起说说话,唉,苦命的孩子。”

    金泽滔说:“那是一定的,老姑能走动,一定让她当面向您老说声谢谢,您老可是她的救命恩人啊。”

    老姨眉开眼笑:“不敢当救命恩人,是她福大命大,辛苦了大半辈,后福有报啊。”

    两人说话间,已将东西搬整齐了,金泽滔洗漱了一把,就跟着曲向东往书房走去,这八月天气,极是闷热,书房里开到最大一档风力的电风扇也吹不走屋内的热气。

    两人都没了要泡茶的兴趣,倒是老姨做的冰镇酸梅汤,却让两人喝得津津有味。

    金泽滔照例先汇报了东源滩涂养殖二期开发情况,现在曲向东不仅作为常委联系着东源镇,身为县委副书记,名正言顺分管着农业。

    谈了会儿工作,金泽滔说:“曲书记,上一次还要谢谢领导对产业办机构和人员编制的大力支持,让我们度过了一次难关。”

    说到产业办差点被拆分的事情,曲向东也有些恼怒:“真是乱弹琴,产业办的成立是县委同意的,东源镇有权随意拆分和裁撤?还有没有组织纪律性?”

    金泽滔心里暗笑,曲书记亲自给产业办揭的牌,还当众承诺过适当的时候要解决产业办的机构和人员编制,部分人利令智昏,竟公然提出拆分产业办,也不想想,这要置曲书记的威望于何地?

    金泽滔沉痛地说:“这件事,我也要检讨,没有很好地协调好有关领导的利益纷争,导致了有些领导同志对产业办产生了误会,认为产业办没有端正态度,摆正位置,当好角色,而是歪了嘴巴念错了经。”

    金泽滔此刻抓住时机,狠狠地给某些人上上眼药,他也没有添油加醋,只是把当日会上说的一些话原原本本地复述了一遍,相信曲书记不会偏听偏信,也一定会通过某些途径了解到事情经过。

    金泽滔在曲向东面前向不虚言,他也不能图一时之快,逞一时之能,而胡编乱造,乱攀乱咬,那才得不偿失,所以哪怕给人上眼药,他也留有余地,没有指名道姓。

    曲向东啪的一声,握杯的手狠狠地拍在桌上,他自然有自己的途径知道东源党政联席会议上发生的事情,今天他还正想详细了解一下这事,听金泽滔说诉说完毕,不觉怒道:“鼠目寸光之辈,只会盯着自己手中的一亩三分地,利益分配?到底是人民群众的利益,还是个人政治得失甚至是以权谋私的利益?这种利益不应该你来协调,也不用你来协调。”

    金泽滔有些委屈地说:“领导,我怕给你脸上抹黑,这滩涂产业化是你一手抓起来的,产业办肩负着滩涂开发改造的重任,任何有一丝破坏滩涂开发改造大局的风吹草动,我们产业办都承受不起,所以,我交代大家,只要不影响大局,受点委屈,吃点批评,没什么,但若是要拆分或撤销产业办,那我们决不答应。”

    言下之意,不是我愿意协调这种狗皮倒灶的利益纷争,也唯有这样,产业办才能不成为众矢之的,才能不处于风口浪尖,但我也有底线,一切以不影响滩涂开发改造的大局为准。

    曲向东渐渐地平息了怒气,区域经济利益之争,领导权力分配之争,也是现在政治生活中的常态,他低沉着声音说:“泽滔,今后有什么难事,不能再藏着掖着了,要及时汇报,滩涂产业化也不是你一个人的事。”

    ♂♂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