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树欲静而风不止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一直下雨,不冷不热,心情也就不好不坏,这几章可能有些乏味,书评区也一片安静,有空的写写书评或提提要求,谈饮枫之吻的打赏,这两天有些冷清,唯有君名在上。最后求订阅求推荐,)

    杜建学和曲向东两人都有点兴奋,可惜老姨却来叫饭了,杜建学兴冲冲地说:“不愧为青年财经理论专家,农业农村问题专家,名不虚传,大受启发啊,晚上得喝上几盅,不喝好不许放杯。”

    曲向东赶紧给打预防针:“老杜啊,你夸他什么什么专家他不一定乐意,但你要和他整几杯,他一定偷着乐。”

    杜建学忙问其故,曲向东简单把上次县委礼堂宣讲活动的事情说了一遍,主持人许西当时就夸他什么什么专家,金泽滔原封不动把这些称号封给主持人。

    这事还惊动了当时在现场听宣讲报告的王如乔书记,最后他还亲自上台总结为他正名,也算是浜海政界的一段轶闻。

    说到酒量,曲向东直接头,说:“你喝水,他喝酒,你也许还有胜算。”

    杜建学对金泽滔了解不多,他最初是从妻子,省报理论部的俞笑梅那里有所了解,理论功底扎实,农业农村情况熟悉,这是他的最初印象,到浜海后,也对他的情况有所耳闻,但大多是工作上的。

    对他个人,所知不多,金泽滔还没到他要着意去了解的地步,按曲向东的脾性,你若不问,他也不会主动跟你对一个人品头论足。

    但此刻,他还真对金泽滔有些深入了解的兴趣,能在县委大礼堂众目睽睽之平,公然抨击宣传部的安排,还对东源部分干部思想不解放提出了尖锐的批评,很有个性的年轻人。

    短时间要了解一个人,酒就是最好的媒介,曲向东的告诫,他不以为然,曲向东提供的是五粮液,五粮液顾名思义就是杂粮酒,香气悠久,杂味谐调,是典型的浓香型白酒。

    金泽滔酒喝得多了,对各类品牌的白酒都有些了解,开始的时候对这类的浓香型白酒不太适应,但慢慢地只要你静心去品尝,也能品出滋味。

    就如看风景,你喜欢看山,就不能说水不好,爱山的人不一定就是仁者,乐水的人也不一定就是智者,仁看见仁,智看见智。

    杜建学很豪气地说:“不用斟来斟去,就一人一瓶吧。”

    曲向东只好无奈苦笑,幸好金泽滔也并没有拼酒的意思,三人杯来盏往,杜建学大约解了忧烦,心情十分的愉快,端起酒杯就一口见底,曲向东一律半杯相陪,金泽滔无所谓,杯来酒尽。

    不一会杜建学和金泽滔两人的酒瓶就见底了,杜建学意犹未尽。叫嚷嚷再来一瓶,老姨笑眯眯地又给开了两瓶。

    金泽滔也不主动向两人敬酒,却跟老姨频频地碰杯,老姨笑呵呵地借曲向东的酒也喝了几杯。

    杜建学不高兴了:“不地道啊,我们好歹也是你领导吧,你这态度有问题口”

    金泽滔只好频频跟杜建学敬酒,杜建学渐渐地舌头大了,不过神情依然兴奋:“这样才对,看出来了,老曲说得没错,你喝酒跟喝水差不多,不过也不能因为酒量大,就怕把领导灌醉。”

    金泽滔只好把杜建学喝趴下,金泽滔动起手来一点不手软,这是你自己哭着喊着要喝趴的,可不能怪我哦。你不让他倒下,他还记恨你。

    杜建学想借酒了解金泽滔,却不料金泽滔倒是借酒有些了解杜建学县长的脾性,性格倔犟,不服输,也不怕输,有担当,能冲敢杀,看不出,宣传部笔杆子这样脾性的也少见。

    第二天,金泽滔要参加县局三季度工作部署会,胡文胜局长自东源滩涂开发改造项目上马以来,紧紧抓住这个契机大做文章,在省厅及永州地区局反响颇好,如今进出县委大院腰杆也粗了许多。

    只是新县长上任以来,他的日子又难过了,杜县长对财税工作盯得很牢,特别对财政收支各项指标看得更紧,也不知道他从什么途径了解掌握的,对财税工作很内行。

    这让胡文胜的神经绷得更紧,每天蹲在预算科和计划财务科看数据,三季度以来,全县财政收入速度明显放缓,增长疲软,这让他更为紧张,三季度后的收入数据如果不好看,那新县长就会让自己好看。

    金泽滔进县局会议室时,离会议时间还有十来分钟,会议室已稀稀落落地坐着早到的参会者,金泽滔仔细一看,方继光也提前到场了,方继光也正巧看了过来,招招手让他过来。

    方继光现在任二所所长也已有些日子,但一直力不从心,从他憔悴面容看得出来。

    二所负责的是县直属企业的税收征管,一直是全县收入大所,占全县财政收入比重较大,但今年以来,特别在他上任以来,县属企业效益就一天比一天差。

    有干部甚至传言,莫非方继光瘟神转世,一直红红火火的县属企业怎么方所长一来以后就发瘟了,收入上不去,所长挨批,干部也没好日子过。

    方继光先是当面恭喜了一番,金泽滔升任副镇长时,方继光打过电话,但一直没有谋面。

    金泽滔看他的精神有些萎靡,说:“老方,不能太着急,责任也不在你,现在全地区,甚至全省上下,国有集体企业生产经营指标都在下滑口”

    方继光沮丧说:“情况谁都知道,县长知道,局长知道,但收入上不去,所有的解释都是苍白的。”

    金泽滔也无言,现在是数据论英雄,财税系统也一样,所长干得好不好,看你的总收入排名,看你的增幅排名,其他工作都是锦上添花,组织收入永远是财税工作的主旋律。

    说话间,局班子也都陆续到场,金泽滔扔下方继光,一一招呼握手,最近二个月,因为忙于滩涂事情,县局会议也甚少参加,再不来露露面,都要被遗忘了口

    胡文胜最后出现,扫视了一圈后,发现金泽滔也到位参加,招手让办公室主任过来,请金泽滔主席台就座,金泽滔连忙推辞,在财税部门,自己只是个所长,名不正言不顺,其他班子领导也都笑吟吟地让他上台。

    但金泽滔依然坚拒,说:“感褂各位领导的厚爱,就饶了我吧,让我坐这上面,我也会坐立不安的,我怕坐椅上生钉子啊。”

    大家都笑了,胡文胜只好作罢,但也提议说:“金泽滔习志虽然没有在我们财税部门提拔,但财税所长提拔当地副镇长,也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我们一起鼓掌表示祝贺。”

    会场掌声如雷,金泽滔在全县科所长里人缘不错,特别机关中层里面,在任副镇长前,一直往来密切。

    会议主题还是抓收入,东源财税所榜上有名,无论是收入还是增幅都明显向前移位。

    东源绣服产业贡献的税收一直稳步增长,而滩涂产业也随着滩涂养殖公司的运行开始产生税收,可以预见,进入九月份后,第一批投放的种苗会逐步起网销售,届时海鲜产品销售将会占养殖业产值的大头口

    胡文胜对东源财税工作很满意,在各科所汇报插话和最后总结讲话中,多次提及东源财税所,高度评论和表扬东源财税所的工作踏实有效。

    反衬城关二所的工作就黯然失色多了,胡文胜不点名地批评了二所的工作,并要求三季度中要狠抓收入不放松,要抓出成效,向征管要效益,向征管要税收。

    金泽滔暗暗叹气,胡文胜已经孤注一掷了,县属企业都是些国营二轻企业,产品设备落后,销售低迷,企业负担沉重,胡文胜提出要向征管要效益,向征管要税收,那是要狠收狠查,应收尽收,甚至会出现收过头税的现象。

    资金情况良好的企业还好,尚能应付过去,企业效益差,资金链出现问题的,恐怕会在这一轮狠抓收入中闹出动静。

    方继光的城关二所还没人开始闹事,金泽滔的东源财税所有人闹事了,金泽滔会后匆匆赶回了东源。

    等金泽滔赶到东源财税所时,在当地派出所的干预下,闹事群众才陆陆续续散去,财税所大门紧闭,所有干部都躲办公室里,这也不能怪干部们,这还是金泽滔再三强调和要求的,收税过程中,遇群体围攻或围堵事件,以保护自己为要。

    金泽滔召集相关干部了解情况,聚众闹事的是一家新批的工贸公司,财税所及产业办接群众举报,这家名为东腾工贸公司的企业近段时间,在东源和三水两镇到处收购绣服,而且价格比东源工贸公司要优惠。

    这本来也是正常市场竞争,只要按规定纳税缴费,质量过关,财税所和产业办也不会过问,但在正常收购的同时,也低价收购不合格产品,目前已有两货车绣服被查获,还有两车乘夜逃离。

    产业办和财税所会同工商、公安部门扣押了这两辆货车,目前以未按时完税名义还扣押在财税所内。

    因为东腾公司是以售后付款的办法收购绣服,东腾公司的货车被产业办和财税查获后,尚未收款的绣服户急了,被人一激就都来向财税所要个说法。

    当金泽滔获悉举报东腾公司的是李良才这个棺材板的大儿子李明山时,就忍不住笑了,现在李明山觉悟也高了,都学会举报他人了,以前他还被人举报查处过。

    ♂♂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