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今晚有应酬,更新迟了点,抱歉)

    东腾公司的法人代表是岔口村村长李小娃,从辈份上排,村长李小娃还要叫村支书李良才一声叔。

    岔口村村长和支书是一对欢喜冤家,李小娃金泽滔见过几面,互相认识但从没打过招呼说过话。

    李小娃长得五大三粗,方头大耳,只是双眼长得细小如豆,年轻时打架是把好手,当时也是岔口时一霸,欺男霸女,坏事做了不少,绰号“坏小眼。”算是东源混混界的前辈级人物,在岔口村年轻人中颇有声望。

    只是后来因为祸乡邻殃及家人,才改邪归正走了正道,人到中年后,做了村长,和李良才搭班子后,一直不太合拍,互相常有恶言相对,虽未至水火不容,但也是不相往来。

    李良才做生意有头脑,最早投身绣服业,再加上产业办金主任的帮衬,很快生意就红红火火,大儿子从旁协助,小儿子被招进海鲜码头酒店,听说还在县城做了经理,赚高工资。

    这一切让李小娃又是眼热又是嫉恨,但他实在不是经商做生意的料,只能眼睁睁看着李良才的家翻了一层又一层,而自己还是住的二层破旧楼房。

    直到有一天,有人找上门来要和他合伙做绣服生意,还不用他出钱,只要他出人出力,帮忙在东源和三水收购绣服,李小娃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李小娃也是一肚子坏水,不收别的绣服户,专往李良才的老客户下手,给的价格高,没人跟钱过不去,李良才单靠自己的绣服厂完成不了大女儿接的订单,这给李小娃一搅和,让李良才差点没上吊一打听,居然是李小娃在后面下黑手,就记恨上了。

    李小娃做买卖不行让他在东源三水一亩三分地收购绣服,凭他年轻时积累的人望,再加上手头宽裕,给的价高,很快就打开局面,没几个月就让他翻了身,这样他就开始在李良才面前抖了起来。

    李小娃这次因为收购数量巨大,动静闹得很大在正常收购的同时加塞了一大批绣服户准备处理的不合格残次品,准备夹杂入正品绣服出运东源。李良才盯着李小娃很长时间,终于让他给逮着了机会。

    以前还都是小打小闹收购绣服也都是钱货两清,随着几次买卖成功,这一次李小娃因为收购数量原因资金周转困难,很多绣服户鉴于高价格也同意了他的售后付款的要求。

    金泽滔弄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和详细经过但苦于目前没有当场缴获另两车次品绣服,还不好处理东腾公司及手头的两货车绣服。

    正在苦恼时刻,卢荣归的电话打了过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顿痛斥:“金泽滔,你们财税所怎么搞的?好好的扛押人家的货运车算是怎么回事?还不赶快放行。”

    说罢就盖了电话,金泽滔傻愣愣地还捏着话筒发呆,这谁啊?口气比县长还粗,真当镇长管天管地什么都管了?

    金泽滔才懒得理会,不要说财税所是县财税局派出机构镇长还管不到财税所的人和事,就连产业办现在也是两镇共管你东源镇长还真不能一手遮天。

    金泽滔让财税所和产业办的同志核实清点两辆货车的绣服,自己却往镇委大院走去,经过党政办时,正想折进去,罗立茂满头大汗地捏着一分材料一头撞了上来,见是金泽滔连忙说:“罗书记正想向你了解财税所被围堵的事情,卢镇长也在罗书记办公室。”

    金泽滔点点头,却说:“好好准备一下,随时接受组织的考验。”

    罗立茂的脚步立时象踩了刹车似的停了下来,小眼珠不住地转动,吭吃吭吃地说不出话来。

    这一刻,站在太阳底下,他额头的汗却刷地不见了,只觉得神清气爽,待重新抬起脚步,却步发履沉稳,从容不迫,施施然往书记办公室走去,再也不见刚才的惶急。

    金泽滔走进罗才原办公室时,卢荣归仍自愤愤不平地在诉说着什么,大概他也知道和金泽滔说狠话,也只过过嘴瘾,解决不了问题。

    金泽滔横看了卢荣归一眼,说:“罗书记,对于违反产业办绣服管理办法的行为,特别对产品质量问题,我们是严格按照罗书记早先的指示精神,绝不姑且,也决不轻拿轻放,我建议吊销东腾公司的营业执照,按规定处罚。”

    卢荣归急口说:“金泽滔,我希望你能执行镇政府的决定,对于东腾公司的货车给予放行,不要把事情再搞复杂,岔口村是个什么样的情况,你也清楚,不要到时难以收拾。”

    金泽滔却笑吟吟地说:“第一,作为副镇长,我怎么不知道你说的什么镇政府的决定?第二,东腾公司是在东源工商所注册登记的企业,违反东源绣服管理办法,理应受到处罚,凭什么要放行。第三,如果是因为岔口村的村民违反了规定就可以逃避处罚,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凡是岔口村的村民都可以违反法律不接受法律的制裁?”

    卢荣归差点没被这番话给呛着了,我就说了三句话,你倒整了一二三点意见,但他能辩白吗?基层乡镇政府,哪个镇长书记下达指示时,不都是借着党委政府的名义?难道他能说你要执行我的决定?

    罗才原书记沉吟了一会,道:“当前绣服产业增长稳定,形势喜人,产业办还要做好服务工作,减少矛盾,稳定大局,切实改善经济发展环境,对于东腾公司的情况,产业办会习工商公安部门,查明实际情况,当然,如果真是产品质量问题的,我早就说过,要严惩不贷。”

    罗才原倒不是为卢荣归说项,现在东源大局还是滩涂养殖产业化工作,绣服严业化已步入正轨,能减少矛盾就尽量不要节外生枝,现在是非常时期,他不能不小心谨慎。

    金泽滔也是频频点头,说:“罗书记的指示高屋建瓴,我们产业办和财税所一定会以事实为根据,严格按规定办事,绝不冤枉好人,也不放过坏人。”

    罗才原皱了皱眉头,但也只能点头,金泽滔说得谦虚谨慎,但言下之意,却咄咄逼人,已不准备轻放此事。

    卢荣归面上犹自愤悠”s里却不住冷笑,真有质量问题的货车早就逃之天夭了,你产业办手眼通天,在京城能逮住这两货车,那我也无话可说口

    金泽滔告别了罗才原直接到李良才的绣服厂,李良才不在,李明山正满头大汗地指挥着工人装货,见金主任亲自上门视察,连忙把他迎进办公室,倒水让烟,非常殷勤,金泽滔摆摆手,说:“你说说,东腾公司的出资人是何方神圣?”

    李明山摇头,说:“不知道,好象从来不露面,东源都是李小娃在忙活口”

    金泽滔想了会,说:“带我去见李小娃,这事不能再拖了,得抓紧时间把问题解决了。”

    李明山吓了一跳,连连摇头:“这可不行,李小娃别看年纪大了,还能对付三五个人,再说,现在闹事的人都聚在他家里呢。”

    李明山小时候就见识过李小娃的威风,所谓虎老威犹存,再说李小娃也不老,才四十出头。

    金泽滔似笑非笑说:“吓着了?让你爹回来吧。”

    李明山给一激,正要拍胸脯表决心,李良才回来了,李良才不说李小娃的事,却感谈起金泽滔对李明堂婚事的说合,李良才也见过吴承慧那姑娘,很满意。

    现在农村娃儿找个城里姑娘也挺稀罕,如果不是因为李小娃的事闹心,李良才觉得现在生活美满得再无遗憾。

    金泽滔实在无心跟李良才绕弯子,直截了当地说:“带我去见李小娃。”

    李良才也干脆,三人到李小娃家时,里里外外挤满了人,这些人大多是岔口村人,一看到金泽滔,就将他围了个水泄不通,李良才外围直跳脚,却没人理会。

    金泽滔看着最先冲了上来的人,说:“李聪明,你很威风啊,再上来,我保证你今后一件绣衣都休想出得了东源,看你婆娘饶不饶得了你?”

    李聪明是个憨人,头脑简单,却起了这么有头脑的名字,如果家里不是有个心灵手巧的婆娘,估计早就要饭去了,一听金泽滔的威胁,脚步就刹住了,讪讪然退到人群中去。

    在他眼中,天大地大没有老婆大,想想如果老婆辛辛苦苦做出的绣服给断了销路,他还不在家跪断腿。

    李聪明都这么聪明地没有嗷嗷冲锋陷阵,其他自诩都要比李聪明聪明的明白人也屈服在金泽滔的淫威下,围着金泽滔七嘴八舌地诉说着苦情,求情的求情,讨饶的讨饶,只希望金主任放行被扣押的货车。

    金泽滔笑眯眯地说:“大家都是受害者,我们产业办也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产业办和财税所正在检查核实产品质量,如果质量上没有问题,你们去财税所签个字,领回去吧。但有一个前提,今后东腾公司毫无疑问将列入产业办的黑名单,如果再有下次,没收,罚款,决不轻饶口”

    大家齐声欢呼,一哄而散,李聪明跑得最勤快,跑了三五十米,又忽然折了回来,对着金泽滔小心地鞠了一躬,然后风一样地往财税所跑。

    你看,这么多明白人,也就李聪明聪明地给金大主任行了礼道了榭。

    李小娃门前转眼间就门前冷落了,李良才也不住地赞叹,金主任翻手为雨,覆手为云,绣服户围堵财税所事件就让他一席话化解了大半。

    ♂♂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