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金镇长被隔离审查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天气很不爽,又湿又闷又凉,江南的天气啊!感谢今天投票的枫之吻、舞夜孤枫、大头yang,)

    程真金笑得很猥琐:“那是,金主任金屋藏娇,自然养成了跟女人亲密接触的良好习惯。”

    金泽滔强压着郁闷,说:“程经理,你看如果没什么事,就请自便吧。”

    金泽滔准备逐客,程真金却刷地纵向门口,把门反锁上,从黑皮包掏出一个用报纸包得严严实实的包裹,往金泽滔的办公桌的抽屉里塞,看轮廓,是大扎的人民币无疑。

    金泽滔让开身子,兴致勃勃地看着他往里塞包裹,窗户一开,房间里热气滚滚,电风扇也起不了作用,程真金忙得满头大汗,坐回座位时,心满意足地咂巴着厚嘴唇。

    金泽滔两辈子加起来还是第一次有人上门塞钱,饶有兴趣地问:“看你动作挺娴熟的,经常干吧?”

    程真金嘿嘿笑说:“现在工程不好做,大家都各显神通,不撒米哪能钓到大鱼,小意思,小意思啦。”

    金泽滔目测刚才这刀钱少说也有万元,可见星源公司也是下了血本,或许在程真金眼里,自己就是个能屙金拉银的金娃娃,滩涂开发改造既有一期二期,就有三期四期,这算盘倒打得挺精。

    金泽滔人往椅背倾坐,说:“钱是个好东西,程总赚了不少钱吧?”

    程真金有些得意:“还行啦,就是混口饭吃,全靠兄弟们帮忙,中午要是金主任没什么安排,能不能赏光吃顿便饭?”

    现在称主任,估计吃过饭就该称兄道弟了,程真金虽然庸俗,但看起来生意场上却很吃得开,一送二吃三娱乐这是程真金之流生意场上无往而不利的看家法宝。

    金泽滔站了起来,将那包被塞进抽屉的钱扔在桌上,敛起笑容,面无表情地说:“如果你还想顺顺利利地把工程做下去,我建议,守规矩,知本分。”

    程真金晕乎乎地让张晚晴从主任办公室给赶了出来,却有点迷茫,钱不是好东西吗?

    程真金为人有些不地道但做事还地道,不知道受了金泽滔的训诫,或是受了他人的警告,从星源工程公司进场施工以来,再也没有在金泽滔前露过面一心扑在横门沟工程上。

    从金泽滔几次检查情况看质量及进度都还过关,金泽滔也就没有详加过问反正有两镇监理组监管也不用他操太多的心。

    大学也陆续开学,金泽滔抽空回了趟家,小海和商家两姐弟也都陆续启程回校,老姑还不会开口说话,但面部不再僵硬,能表达喜怒哀乐等情感奶奶整天侍候着老姑,连睡觉都不愿离步。

    中旬时候,县委县政府下发了关于在全县开展创建全国卫生城市活动的通知,并召开了动员会书记县长亲自作动员部署报告,全县特别是城区轰轰烈烈开展爱国卫生清扫运动。

    原本随处可以的垃圾场也不见了,街道清洁了,人们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金泽滔回到东源时候,镇委也召开会议部署爱国卫生大清扫活动,金泽滔一直没有包片任务,在这次创建活动中也给挂了管片领导,联系横门沟等村。

    9月17日这晚,他谢绝了所有应酬,一个人关在财政所办公室,直到天亮时分,金泽滔才迷迷糊糊睡着。

    那晚,他没有象前世一样喝得酩酊大醉,而是在地上洒了三杯酒,以告慰逝去的灵魂,祭奠过往的遭遇,也是为了忘却的纪念,回到过去,也已经整整一年了,就当作周年祭吧,或许,这将是自己平生最后一次去纪念这一天,从今往后,这一天,也只是普通日子,当是为了忘却吧!

    他想努力忘却过去,却有人没有忘却他,第二天,在罗才原办公室,有些精神萎靡的金泽滔被县纪委宣布隔离审查。

    带队的是二室主任罗石山,童子欣调财税局任纪检组长后,罗石山从一室主任调到二室,也不知道是贬还是升,但听童子欣说,罗石山大大咧咧,过于刚硬,不知变通转折,经常说些不合时宜的话,无意中也成了某些领导眼中的刺头。

    此刻,罗石山黑着脸,面无表情,金泽滔却只是笑笑,纪委调查组兵分两路,一路产业办,一路财税所,等封存了两个单位的财务收支表账凭证,一行人押着金泽滔回县城去了。

    金泽滔的被隔离审查,成了东源爆炸性新闻,在镇委大院内外掀起了轩然大波。

    产业办和财税所如丧考妣,个别被处罚或被列入黑名单的绣服户及镇委大院的少数人却手舞足蹈,喜不自禁。

    有人悲有人喜,有人哭有人笑,让刚上党委委员的罗立茂体验了冷热两重天,罗才原面无表情,不知心里作何感想,但卢荣归明显比往常轻快许多。

    罗立茂匆匆交代了工作,跑回家中向老娘问计,对于他来说,金泽滔被隔离审查,感觉天都快要塌下来了。

    老娘听了罗立茂的话,却不以为然,只是说:“滔儿洪福滔天,谁能奈何得了他,等着吧,什么牛鬼蛇神都要敢往真神身上凑,找不自在啊,啧啧,可怜!”

    老娘不为金泽滔担惊受怕,却为那些身后搞鬼的牛鬼蛇神们担心了,罗立茂听了老娘的话,心中踏实了许多。

    回到办公室,他给东源集团及产业办、财税所分别打了几个电话,只是告诉他们,一切都按原定计划正常开展工作,不要自乱阵脚,没什么事,过几天事情就会水落石出。

    按照行政级别,金泽滔被隔离了,罗立茂自然成了东源集团的主心骨,金泽滔的代言人。

    罗立茂还在为金泽滔的事情奔忙时,金泽滔却一脸轻松地坐在车里和罗石山闲聊,金泽滔和调查组的成员基本认识,平时来往就多,但此刻,金泽滔不提被调查的事情,大家也愿意陪着他聊天。

    罗石山实在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就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事?”

    金泽滔笑道:“我若是唉声叹气,你是不是可以在路上放了我?”

    罗石山差点就象平时一样,伸手去敲打金泽滔的头,金泽滔这次倒没有闪躲,罗石山的手却在他头顶停住了,一声叹息:“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金泽滔摊开双手:“那不就结了,我担心没用,我又何必担心。”

    罗石山还是摇头叹息,这道理谁都明白,但又有谁能豁达乐观到心无外物,胸无羁绊的境界。

    金泽滔努力地平息心中的愤怒,面对苦难和挫折的考验,鼓励自己要坚强勇敢,不让绝望和庸俗的忧愁压倒,保持灵魂在经受苦难时的豁达与平静。

    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身后还有一群可以肝胆相照的同事和兄弟,有一群朴素无华,能仗义执言的农民朋友,还有一向关心、帮助和照顾自己的诸如曲向东等领导。

    被纪委调查,无非就是一些经济问题,在这一点,他清白为人,问心无愧,不怕被调查,也不怕被栽赃,自己不再是前世的法规科长,可以被收受贿赂,可以任人斩割。

    下车的时候,金泽滔问了一句:“纪委领导有没有什么交代?”这才是他关心的事情,至于调查,他并不担心。

    罗石山沉默了一会,摇摇头:“只是上级纪委例行的举报批转件的正常调查,西大的费用。”

    罗石山最后一句话说得没头没尾,但金泽滔很清楚这两句话的分量,他感激地朝罗石山点了点头。谁说罗石头是块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他也懂人情世故。

    西大费用?金泽滔心中嗤笑,或许其他费用解释起来还要费一番口舌,但若是调查西大科研组教授们的劳务报酬,那真要让纪委调查组碰得头破血流。

    调查工作很顺利,金泽滔也非常配合,有问必有答,金泽滔记性向来不差,某月某日某人,多少费用,金泽滔说得又快又准,做笔录的纪委干部换接连换了好几个,最后,谈话笔录做了厚厚两大本。

    实在问无可问,谈话的干部请示罗石山,该问的都问完了,下一步怎么办?

    罗石头瞪了一眼,都无话可说了,难道还要陪他过夜啊,让他休息。金泽滔就成了纪委第一个在被隔离审查当天,就正常休息的被审查对象。

    前世被检察院调查时,他也坦然,他据理力争,但最终他还是身陷囵圄,深受折难,最后还是省高检的同学出面才得以幸免。

    此生,他依旧坦然,但不争辩,不分说,积极配合,主动交代问题,在调查组高高兴兴地收拾笔录后,他转身脸上露出的狰狞却显示他内心的愤怒和戾厉。他根本不用怀疑,这事会没有东源镇某些人的影子。

    接下来二天,调查组就一心扑在产业办和财税所的账表凭证中,夜以继日地核查着金泽滔的笔录,最后经过核对,发现和金泽滔的笔录完全相符,没出一点差错。

    当关于金泽滔案的厚厚的调查结论经层层审核递交到王如乔书记面前时,王如乔书记勃然大怒:“西大和浜海建立的校地科研合作基地是县委决定的,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科学研究人员按劳动取酬,符合按劳分配的社会主义分配原则,难道你要拿着这个处理金泽滔同志?”

    ♂♂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