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轩然大波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枫之吻.x刘定凯的打赏,感谢你们成书以来持之以恒的支持,嘶哑地再喊一嗓子: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

    有人提出:“即使按劳分配,这报酬也太高了吧?”

    金泽滔对西大教授十分优待,除了下村的误餐和工作补贴外,还根据对东源滩涂产业化作出的贡献度给予高额回报。【高品质更新】

    王如乔看了那人一眼:“查案要以法律为准绳,有哪条法律规定不许给予这么高的报酬?”

    那人又说:“还有一条,产业办有二万元钱的领条只有金泽滔的签字,上面只注明一个名字,没有去向和事由,经查,此人为西大教授,但上面没有教授本人的签名。”

    曲向东说:“既然有这教授的名字,那就找到这人,核实后再向县委汇报,你是要我们凭此下结论吗?”

    新任纪委常委、监察副局长许西连忙摇头,许西被免去宣传部副部长职务后,闲置了一段时间,最近刚调到县纪委工作。

    对于调查金泽滔这个案子,许西从内心里并不愿意接手,就他个人来说,他对金泽滔并没有成见,被免去宣传部副部长职务时的组织结论是宣讲办工作不力,造成重大砒漏,但谁都明白,他是因为金泽滔才被免职。

    调查金泽滔,无论结果如何,他这个调查组负责人都将处于尴尬境地,但作为县纪委分管信访举报的常委,他无法回避,也无法避重就轻,所以他也唯有就事论事,尽管可能惹人厌憎,但总归比让人轻视甚至无视要强。

    金泽滔被调查时,东源暗流涌动,有村民在串联签名准备上访为会主任喊冤,也有财税所和产业办干部在整理材料为金镇长叫屈,但都被罗立茂等人悄悄压下了。

    这些无用功的事,除了造点声势,不但与事无补,还给人以黔驴技穷,做贼心虚的印象。东源集团高层齐聚东源,各种信息从四方汇集,又从东源发向四方。

    尽管王如看书记对调查组关于科研人员报酬问题的质疑颇有微词,但对纪委的调查程序还是给予充分尊重。

    只是县纪委调查组还没赶到西州大学,西大的科研组教授联名写了封公开信,发给省报和省委领导,当天,省委办公厅就西大教授报酬事宜明确指示,此事符合按劳分配原则,浜海县委应谨慎处理。

    措词虽然平淡,但县委领导还是从中闻到了某种政治气息,隔天,省报头条刊登了西大教授的公开信,在越海甚至全国都掀起了轩然大波,造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论调又被重新提起。

    现在终于有思想解放的开明政府官员,给予造原子弹的教授以卖茶叶蛋的待遇,却被立案调查,现实中真正落实讲话精神的官员遭到打击,南巡讲话关于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论断受到质疑。

    各地大专院校纷纷刊文声援西大教授,声援浜海受屈官员,越海日报请求省委领导后,趁机开设了一个专栏,开展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解放思想大讨论。

    省委领导的果断处置避免了越海处于全国典论的风口浪尖,化被动为主动,也为越海进一步解放思想奠定了思想和实践基础。

    省委领导的指示虽然没有解放出金泽滔,但他已经能和外界接触,纪委办案人员原本和他就相熟,平时也处得不赖,现在除了赴西州大学调查人员外,其他人也无事可做,整天和金泽滔打牌闲聊打发日子。

    邵友来探望金泽滔回来后,就直接赶到横门沟二期工程施工现场。对于东源养殖公司的大股东,东源集团董事长、总经理邵友来,程真金有过几次接触,但对方态度一直不冷不热,拒人于千里之外,今天看到邵总亲临现场,如何不着意钻营,曲意承迎。

    自工程队进场后,程真金一直和工人同吃同住同劳动,邵友来看到他的时候,那根闪闪发亮的金项链都脏得快成稻草了,一身名牌换了劳动服,如果不是认识,邵友来还真没认出眼前点头哈腰的工人会是工程队负责人程真金。

    这个给人以刁奸油滑,善于投机钻营印象的暴发户,此时却又拘谨憨厚得象农民,邵友来说:“看不出来,程总还亲自干活。”

    程真金嘿嘿搓着沾满泥巴的手,说:“工程队都是一个村里出来的,我能有今天还不是乡亲乡邻一颗颗汗水摔出来的,我不比他们高贵多少,再说,干活我也是一把好手。”

    程真金说这话时,也不见了坐办公室的世故和圆滑,邵友来摇了摇头说:“感觉你这样子说话,真诚多了,干么非得要西装革履,油光粉面。”

    程真金苦笑着说:“还不为了多接几个活,现在工程不好做,没有关系后台,就要靠行头靠钱开路,你说我这副穷酸相出去谈生意,接业务,能有人理会吗?”

    邵友来也叹息:“大家都不容易,怎么样,工程能按期完成吗?”

    说到工程,程真金话也多了,按照目前进度,再加上附近村庄的村民支持,没有意外,按合同工期只有提前没有延期完成的可能。

    邵友来笑着说:“进度要保证,质量也要保证,防洪堤坝质量出问题,那是谁都负不起的责任。”

    程真金眼神一黯:“邵总,我老程在接工程谈生意时,因为生计所迫,可以不择手段,但接到手里的活,我老程还没扣克过一分物料人工,我也是农村出来的,正如金镇长所说的,这条堤坝是附近村庄数千村民的生命线,我程真金做工程也是真金白银,脸厚手黑可一颗心却是鲜红的,我可以用性命担保本标段的质量绝不出问题。”

    说到最后有些激动地站了起来,旁边工程队的几个工人大约也听到了两人的谈话,都愤愤地围了上来。

    邵友来也收敛笑容,真诚说:“如果有说的不对的,我道歉,我自认对你和你的工程队认识有偏差,做生意的难免会有涉及灰色甚至阴暗的地方,但有句心里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程真金挥手赶走了面色不善的工程队工人,说:“邵总请讲!”

    邵友来笑着说:“如果你和我谈工程谈项目,看到你带着狗项圈一样的东西,我第一时间就将你拒之门外,难道你就没有尝试过正正经经和人家谈生意吗?”

    程真金取下颈上的项链,苦笑着说:“工程队,特别象我们这样的农村工程队,也就筑筑堤坝修修路,这些活都有建设方的工程技术人员把关,对我们的资质和技术方面要求不高。”

    邵友来点点头,程真金把玩看着手中的金项链,说:“而这些活又都是和政府部门打交道,你知道,没有这玩意之前,我费尽口水,费尽心机,连管事领导的面前见不着,后来有人给出了个主意,然后就是你们看到的这副形象,你不知道,就这玩意,让我进出政府大院如入无人之境。”

    邵友来没有这方面的经历,东源集团创业伊始时,方方面面前是金泽滔在协调,其中艰辛也唯有他自知,他也从未在自己面前摇过头叹过苦。

    企业发展很快,实力壮大后,邵友来再出面协调谈判,不说无往而不利,也是一时风光无两,即便在京城这样的皇城脚下,他也处处受到礼遇,对于在生存线上挣扎的乡镇小微企业,他缺少感同身受的切身体验。

    程真金看着低头深思的邵友来说:“政府领导干部象金镇长这样的毕竟太少,在你们眼中,我就象被自己套上项圈的一条狗,而且还是一条土狗,但在大多数领导眼中,我却成了真金白银的财神爷。”

    邵友来咬着牙床,拉着程真金躲到一边说话:“如果我给你一个机会,给你一个让你的工程队发展壮大的机会,你干不干?”

    心里却忍不住想起金泽滔的话,程真金还是有真金白银的,他能用真金白银打倒别人,你也就能用真金白银打倒他。

    尽管程真金有自己的坚持和底线,但显然对于他打过交道,接过工程,拉过生意的人,应该不在他的底线。

    两人躲在角落嘀咕了许久,等送邵友来下堤坝时,程真金看了眼手中的项链,忽然将它远远地抛在远处的海水中,连浪花都没冒出一点就沉没不见。

    邵友来时至今日,也已家财万贯,但也直喊可惜,这项圈少说也值个万把元,程真金嗤嗤笑说:“这就是根铜链子,外面涂了层金水,值不了几个钱,时人都习惯狗眼看人低,把人看成鬼把狗看作人,也不知道谁是人谁是狗?”

    金泽滔在看押地好吃好睡地住了一个礼拜,忽然一个夜晚多了一个伙伴,关在隔壁房间,动静很大,搅得他一晚上没睡踏实。

    他期望这家伙能早点交代问题,政治斗争不能哭爹叫娘,和国家暴力机关对抗也同样不能哭爹叫娘,有问题说问题,就象他一样,说了不就没事了?

    可惜,很多人说了也不能象他那么心安理得,接连几天,每晚都有人进来,然后,整幢楼都不得安宁。

    纪委没有自己的办案点,是借用公安的一个临时看守所,一直和他打牌聊天的办案人员全都不见了,上面领导有过交代,只要他不出这个看守所大门,就随他自由活动,除了一天三餐有人送饭,也没人过问他了。(未完待续[本文字由红尘乱韶提供]。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首发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