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举报实属诬告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张月票吧,不然,今天又是空白了!)

    金泽滔不关心这楼里新关押的是谁,没事,他就专门蹲食堂看大师傅烧大菜,所谓大菜,也就是大锅菜,这几天下来,他感觉伙食的口味还真不错,特别这红烧肉做得很地道。//百度搜索看//

    可惜他一个礼拜也就吃过一回,整个看守所就一个大师傅做菜,师傅姓朱,朱大柴,白白胖胖的一个自学成才的厨子,烧火大婶都喊他朱大肠,他也乐呵呵地不生气。

    金泽滔干脆跟朱大柴学起了做菜,也不吃正常伙食了,跟着老朱和烧火大婶吃小灶,这两人还以为他是办案组搞后勤的同志,结果调杳组找到他时,发现他都快肥一圈了。

    告别朱大柴时,他神秘地告诉他,挺地道的手艺,落这里服侍一群违法违纪分子,可惜了,有机会,让他换个环境。

    朱大柴还挺高兴,纪委领导终于发现我这匹千里马了,想到有可能到县委大院里做饭,乐得转起了圈,但随即又有些不解,我在这里做饭,除了服侍犯罪分子,还有一大群纪委干部,难道他们也是?

    金泽滔不管朱大柴的纠结,调查组西州大学外调人员找到中风老教授时,他正在家休养,听说浜海纪委找上门来,还挺开心,高度评价了浜海人民的热情好客,还连连表扬东源产业办的同志急人所急,助人为乐口

    调查人员吭吭吃吃地说明来意后,老教授临时配置的拐棍萎点没当头砸下,铁青着脸,在家人的担忧目光中,掏出e大叠的医药费账单,扔在调查人员的脸上,愤愤地说:“我正要让我家孩子把这两万元钱送还东源,你们来了正好,还不用我家孩子专程跑这一趟。”

    调查人员在老教授一家鄙夷目光中仓惶逃窜,还没赶回浜海,省纪委电话直接打到了浜海县纪委韩云山办公室,责令他尽快结案,越海的脸都丢到中纪委了。

    韩云山感觉很委曲,这些天他承受的压力太大,每天都有电话打进来质问金泽滔这件事的处置,不是上级领导就是大学教授,他一个都不能得罪,还得陪着小心陪着笑脸解释。

    金泽滔案子基本已有结论,只等西大外调组回来,就可以结案,并且县纪委已经明确,经杳确属无实据的,纪委将派人送金泽滔回东源,为他正名。

    但事情似乎并没有到此结束,星源建筑工程公司的法人代表,一个老实得连说话都哆嗦的农民企业家,亲自上纪委举报,举报工程承包的一些违法乱纪行为。

    按这个农民企业家的说法,星源公司实在是无路可走,才向政府举报,被盘剥得太厉害了,企业无利润也罢,有些工程承包款甚至连正常质量都无法保证。

    长长的一张名单,详细记录着触目惊心的一系列权钱交易黑幕,韩云山看到这张名单时,只觉得心头都在绞痛,王如乔一言不发,只是重重地连续锤着桌子,咬牙切齿地说:“查,查个水落石出。

    名列首位的姓卢,卢勇,浜海建筑安装公司总经理,星源公司做的很多工程都是从卢勇手里转包的,东源二期工程也是卢勇转包给星源公司的。

    按那哆哆嗦嗦的星源公司法人代表的举报,如果不考虑偷工减料,完成转包工程,不干黑心活,最多只能赚些工资,公司根本没有利润可言,利润大头都让卢勇给吃了。

    那个住金泽滔隔壁房间,头晚搅得他睡不着觉的就是卢勇,卢勇在里面没有象他名字一样勇敢多久,第二天凌晨就开始陆续交代,自己事情交代完了,开始绞尽脑汁揭发他人立功。

    金泽滔被举报的真相就是他揭发的,说是揭发,其实也是他为报复金泽滔才举报的,只是幕后有高参指点,卢勇不但做工程,只要能赚钱,什么都做。

    听说东源、西桥等乡镇绣服业赚钱多,他就跑东源找他同村的堂叔卢荣归商量,最后他在东源注册了一家绣服贸易公司,叫东腾公司,却找了岔口村村长李小娃做法人代表,自己奔京城跑订单,只是几趟下来,高价收购的绣服剔除了费用,并没让他赚到什么钱。

    不过他脑子灵活,看规矩经营,想在绣服业上发财有点困难,就指使着李小娃低价收购伪劣产品,只是最后自己差点没被京城的工商部门给移送法办了,算是偷鸡不着蚀了把米。

    由此,他就恨上了据说在东源一手遮天,连堂叔卢荣归都在他手中吃过亏的金泽滔。闲谈中,卢荣归有意无意地说起了产业办最近开支巨大,西大教授有大笔的劳务费在产业办开支,有些不合规矩啊,连他这个镇长都无权干涉。

    卢勇就记在心里,他也打听到金泽滔在浜海县纪委关系密切,长期与行政部门打交道,他很熟悉党委政府的这套运行程序,他多方打听,西大教授在东源也活动了这么长时间,打听到姓名也很容易,如此,他泡制了一份子虚乌有的东源产业办以付劳务费为由大肆贪污的举报信,上面还言词凿凿地开了一份详细的名单和金额。

    乍看之下,这份名单还真有分可信,但产业办的财务凭证上莓笔劳务费后面前有领款人签名,首先排除了金泽滔借机贪污的嫌疑。

    最后县纪委调查组也只能把争论的焦点集中在该不该发这笔劳务费上,这也引发了省报开展的科技是第一生产力解放思想大讨论,引起了全国媒体和院校的热议,这无论是纪委调查组还是金泽滔本人,都是没有想到的。

    现在金泽滔举报案的最后一笔二万元钱不但有出处,还牵扯出他曾经危急中从海上送老教授入院治疗,这事曾经惊动县委主要领导,曲向东还去永州医院探望过,金泽滔不但无过,而且有功,这让县纪委和韩云山极为被动。

    但幸好,星源公司的举报让纪委稍微挽回些主动权,金泽滔被调查组副组长罗石山直接带出了看押地,金泽滔看着熬出黑眼圈的罗石头,笑嘻嘻说:“小心身体啊,看样子近阶段你是没得空了,是不是要放我出去了?”

    罗石山看着他微微男起的小腹,摇了摇头:“你倒好,在这里面前能过得心宽体胖,真是服了你。

    金泽滔也苦恼:“是啊,还发憨怎么减了这身膘,唉,劳碌的命啊,一安耽下来,就要发胖。”

    罗石山差点又没动手,但现在总归还没正式宣布结论,有点不合时宜,两人一路说笑看来到韩云山书记办公室,副书记方得兴和纪委常委许西也在,金泽滔和韩云山和方得兴分别握手致意,却独独对许西视而不见。

    许西嘴巴有些发苦,早就知道自己牵这个头,两头不讨好,真是往死里得罪了金泽滔,真要找人从中说和说和,他现在再也经不起折腾。

    寒暄了一会,韩云山忽然收敛笑容,认真而严肃地说:“金泽滔司志,现在受组织委托,正式向你宣布,经纪委调查,永州地区纪委批转的金泽滔习志举报案件,查无实据,实属子虚乌有,属诬告,县纪委已经对此立案调查,将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严杳此案,还金泽滔同志一个清白。”

    横门沟二期工程,两镇班子都倾向于由党委会议决定承包企业,这种利益纷牟背后的猫腻金泽滔本来并不想触动。

    但在他被举报调查后,他几乎不假思索地就将目光对准了星源公司,作为最大标段的承包商,若是用利益驱动程真金,或许会在东源搅动出一些沉渣烂泥,这权且算是对自己在东源被举报调查的一个小小的回报口

    金泽滔没想到,他这一拳打得又准又狠,不但报了一箭之仇,还为自巳的举报案找到了方向和线索。

    金泽滔刚刚坐着的身体嘣地立了起来,大声说:“感榭组织信任,感榭领导关心!”

    韩云山满意地点了点头,还好,金泽滔并没有趁机对组织提要求,还是个识大体硕大局的好干部。

    金泽滔当然不会昏了头在这个时候跟组织谈委曲,提条件,韩云山一句话能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这是组织对你的考验,党员领导干部,不应该随时接受组织的考验吗?你感觉委曲?我还委曲呢。

    按照原定计划,许西还要负责将金泽滔送回东源镇,并在一定范围内给予澄清事实口罗石山在通知东源镇时,却有意无意将澄清范围界定在全体干部。

    当许西等人来到东源镇礼堂,看着底下黑压压的人头,也只有宣布会议开始,主席台就三人,罗才原、许西和金泽滔,许西先是回顾了金泽滔一年来的工作业绩,先一顿好夸,接着就把这次调查情况作了简单通报。

    最后说:“司志们,金泽滔习志经受得住组织的检查和考验,事实证明,金泽滔司志是个为人民服务的好干部,是个为百姓拥护,为干部拥戴的好领导,我们可以自豪地认为,我们东源,有这样的一名好党员,好干部,好领导,必将会对东源经济和社会各项事业的发展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未完待续本文字由人间修罗6提供。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