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天然去雕饰的程真金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许西在全议最后要金泽滔讲话,会泽滔只是默默地起身鞠了一躬,却搏得了全场最热烈的掌声,有人甚至大声欢呼,也是,此时无声胜有声。//百度搜索看//(全文字小说更新最快)

    许西和罗石山会后并没有在东源就餐,罗才原提议今晚给金泽滔接风洗尘,当走出了一趟远差回来,金泽滔却说,这段时间实在有些心力交瘁,改天吧,谢谢罗书记的关心和体贴。

    看着丝毫不见心力交瘁,相反却精神抖擞模样的金泽滔从镇委大院出去的背影,罗才原心情复杂。

    有意无意间,两人似乎越离越远,想起以前汤军贤还未调出时,三人相处得水乳交融的情景,竟然有些淡淡的怀念。

    金泽滔直接从镇委大院直奔海鲜码头酒店,沿途遇到的认识不认识的村民和干部都纷纷大声打招呼,到吃饭包厢时,里面坐着的所有人都起立鼓掌,罗立茂和林文铮一齐扑了上来。

    金泽滔没有象往常一样闪避,而是紧紧地和他们拥抱,说:“你们做得都很好,没有让我失望,越是遇大事,越要有静气,产业办和财税所的干部,涂下村等农民群众没有意气用事,没有乱了阵脚,你们功不可没,我很欣慰。”

    罗立茂拍拍干瘦的胸脯,得意说:“好歹我也是领导干部,这点政治觉悟还是有的,能坏了大事吗?”

    林文铮这次也因为金泽滔的事情赶回东源,也是在了解具体情况后才踏实安静不少,开始时候,叫嚣着要到县委大院喊冤叫屈的声音数他最响亮。

    林文铮正想拍胸脯,金泽滔笑眯眯说:“不错,都不错,今晚上得好好和你们喝一杯。”

    两人都飞也似地遁到一边,跟你喝酒,开玩笑!天大的喜事也不能喝酒。

    要说金泽滔进去最慌张的要数在座的诸位,幸好当天晚上在柳立海询问柳鑫后,大家心里也就基本上有底了。

    其实消息灵通的在金泽滔进去当天晚上就知道,金泽滔没什么事,此后滞留看守所也只是例行公事。

    金泽滔看着包厢里的人,东源集团高层悉数在场,连金达,刘诗诗也都从南水赶回来了。

    看着大家关心的目光,金泽滔一时间有些无言只是对风落鱼说:“住在看守所这几天没什么收获,就给你的海鲜码头酒店物色了个好厨师,看守所食堂烧大菜的师傅不错,我还跟他学了几天手艺,临走时跟他留了话你让人去跟他接触一下姓朱,朱大柴家常菜烧得委实不赖酒店可以开些明档大锅菜。”

    大家都笑了起来,看着金泽滔大了一圈的肚子,原来是跟大师傅吃小灶吃出来的。

    金泽滔坐了下来,说:“我知道大家都想问我什么,其实你们想象的事都没发生,我就是吃了睡睡了吃后来无聊了才呆食堂跟朱师傅学烧菜,你们就当我去饭店学艺回来。”

    金达笑说:“没事就好,为澄清事实,纪委还特地为你召开了干部大会这样的待遇不多见啊。”

    罗立茂不知想到什么,哈哈大笑:“卢镇长这两天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接到纪委通知后,把自己关办公室里老半天不开门。”

    金泽滔摆手:“闲话休提,组织上已经有了结论,这是一件诬告诽谤案,纪委已经立案调查,谁是谁非,自有定论,我们就不在这儿说这些扫兴的事。”

    柳立海说:“就是,今晚开心,喝酒吃海鲜。”

    金泽滔说:“金达,南水的事情准备收官了,十月前必须离场,我们的海岛之行可以宣告圆满结束,今晚】你和诗诗都是功臣,以前说过,海岛事毕,当为你们摆酒庆功,今晚,就当给你们预先庆功。

    说到海岛收获,大家都喜不自禁,经历差不多一年的起起伏伏,大家虽然都有些麻木了,但闲来无事,也爱掀着计算器算计一下收益,莓每如此,都有种南柯一梦的恐惶和惊喜。

    金泽滔提议:“为了金达,为了刘诗诗,为了东源集团,为了我们共同的明天,干杯!”

    第二天,金泽滔就下了横门沟堤坝工程现场,程真金屁颠屁颠早等候在堤坝下面,倒也收拾得干干净净,再没有那刺鼻的香味,和一身不知真名牌还是假名牌的熨得笔挺的衣裤。

    程真金有着农民式的狡诈和多智,法人代表挂着他老实巴脚的堂伯,就是那个到纪委举报的说话都哆嗦的老农,自己却做起实际的当家人。

    程真金也算是个能人,最早时候一个人走南闯北,什么活都干,搬运工,踏三轮车,建筑工地当小工,贩鞋卖眼睛,后尸在村甲拉一支工程队,专门到建筑工地承包一些脏活累活,虽然苦,比以前单干的时候赚得要多。

    在外面闯荡久了,也长了一些见识,积累了一些经验,就回家乡正式注册了一家星源建筑工程公司,自己到处找活包工程,但因为工程队资质低,缺乏技术支撑,处处碰壁,很难揽到重活。

    后来给他想了个主意,换了身行头,也不知从哪找来的全身假冒名牌,挂了条狗绳子一般粗的项链,再加上刻意钻营,到处做撒钱童子,也陆续能找到活干。

    但也只能承包些筑路修坝等土建粗活,这些大企业不愿做的,到他手上时,也是别人转手承包,或层层承包的项目,利润微薄,他又不愿做损阴折寿的偷工减料的事,虽然能混个温饱,但辛苦打拼了多年,还是发不了大财。

    金泽滔今天来这里,一方面是看看工程进度和质量,想必在星源公司举报后,另两标段的工程会收到一些警告,两镇联合监理小组也会严防死守。

    另一方面是想和程真金好好谈谈,卢勇的落网,也令他去了一块心病,至少,在东源他可以少了许多掣肘,可以安安静静地干些事。

    程真金带着金泽滔来到工程队临时工棚,金泽滔看着“天然去雕饰”的程真金,也觉得顺眼多了,跟他拉起了家常:“工程队的都是村里人?”

    程真金搔着头皮说:“没外人,都是同村的乡里乡亲。”

    金泽滔说:“你这不叫工程公司,就是草台班子农民工程队,要想发展壮大,挣大钱,发大财,这样不行。”

    程真金为难地说:“我也知道,但扔了谁都不好说话,赚这份工资虽然辛苦,但也是一家人的希望不是?”

    金泽滔摆摆手道:“不是让你打发这些人回家,我是说,可以聘请些有专业职称的工程技术人员,慢慢打磨,从小工程开始做起,积累经验和资金,再逐步申请资质。”

    程真金苦着脸说:“我也打听过,我们这样的工程队,就象你所说的,就是野鸡工程队,相要申请资质,太难,要资金没资金,要技术人才没技术人才。”

    金泽滔说:“邵总之前应该跟你谈过,东源集团可以给你安排一些工程,但我跟邵总建议,东源集团发展壮大至今,也需要一家自己的建筑工程企业,由东源集团为你们公司注资,营业执照变更为东源建筑工程公司,作为东源集团的下属子企业。你们考虑一下,如果有意,具体细节你们可以和邵总谈。”

    程真金又惊又喜,一时不知道说什么话好,金泽滔这样考虑,一是为程真金谋条长远发展路子,避免因这次星源法人举报事件波及到企业生存问题。

    更主要的是把星源控制在自己手里,可以避免节外生枝,有心人只要仔细打探,还是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他不想因为这事被人为地牵累到东源集团。

    九月底,对于金泽滔来说还有一件大事,他按期顺利转入**正式党员,为此,他还特地请回了刘永达和方继光这两位入党介绍人。

    刘永达现在满面春风,想必日子过得还滋润,方继光比上次见到还要憔悴,马上就过三季度了,尽管方继光施尽浑身解数,城关二所的收入还是上不去。

    金泽滔安慰说:“担心也没用,顺其自然吧,不行就换个岗位,现在国有二轻企业效益普遍不佳,也不是你老方的问题。”

    刘永达对于抓收入深有感触,叹息说:“在东源财税所时还好,收入任务完不成,对全县大局无碍,领导也就睁一眼闭一眼,不当你存在。城关二所不一样,二所任务下来了,浜海整个收入波动起伏就大,也难怪领导就着急。”

    方继光愁眉不解:“没办法了,最后几天,也要拼一拼,不然上下都没法子交代。”

    金泽滔有些担心,方继光是要利用最后几天狠查狠收,应收尽收,还要为凑任务,子吃卯粮收过头税,现在二所管辖企业效益普遍不好,这事弄不好真要出问题。

    刘永达见气氛沉闷,就说了些题外话:“泽滔,从纪委出来,组织还公开为你澄清的,你也算是在浜海历史上创造了一个纪录,还真是可喜可贺!”

    金泽滔笑着说:“我还真不愿意创造这个纪录,要不让给老领导怎么样?”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