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敲门砖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不知这块敲门砖能不能敲出几张月票?谢谢昨天愤怒小鸟子、.枫之吻.、唐1阿里巴巴读书的打赏,谢谢大家的月票支持!)

    曲向东面色柔和了许多:“我们信任你的能力,也信任你的品行,但应该看到,产业办及其所从事的绣服和滩涂产业化都是新事物,很多人质疑这种管理模式,再加上这短短一年,你从一个财税基层干部做到副镇长,已经够引人注目了,借此机会,组织能有个正面的结论,对你以后的成长也有好处。【百度搜索会员登入】(本章节由网友上传&nb)”

    按曲向东刻板严苛的性子,从不主动向人示好,或主动解释什么,当初胡文胜焦头烂额时,曲向东也只是不冷不热地点了一句,多看党报,多学理论,结果胡文胜给折磨得,天天读党报,从人民日报一直读到浜海报,南巡讲话都能倒背如流了,最后还是不得其要领。

    其实只要曲向东多解释一句,注意金泽滔在省报的关于农村问题的文章,他就明白。但效果很好,胡文胜经此事以后,沉静稳重了许多。

    现在曲向东能为此事说了这么一大段话,已经同他平时的为人处事大相径庭,其中拳拳爱护之情溢于言表,令金泽滔十分感动。

    他默默地起身鞠了一躬,杜建学此时大致浏览完了文章,叹道:“论笔头,论思想活跃,浜海上下还真找不出第二个金泽滔了,你这文章立意很新颖,符合中央精神,而且切入点找得很准,对农村党建工作实践和理论发展都有很大的现实意义。”

    金泽滔说:“东源绣服业发展至今也有年余,我一直在思考,为什么东源有钱的人不少,但大多数老百姓还是没有得到实惠,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然后先富带后富,最后实现共同富裕才是农村发展的最终目标,但现实与理想相距甚远。”

    曲向东正在看文章,接口说:“所以你就认准了农村党建是实现共同富裕的最合适的切入。?”

    金泽滔点头:“我正在东源岔口村做一些实践工作,希望能建成农村党建工作的一个样板,当然这也需要时间和实践的检验。”

    此时,柳鑫已蹑手蹑脚地进来,小楼楼等人早就听得无聊透了,在朱小敏带领下参观点菜间饲养着的鲜活海产品去了,柳鑫来的时候还带着柳叶,小楼楼多了个伙伴,一路上留下的都是她银铃般的笑声。

    曲向东分管党群党建工作,现在党建工作重点放机关党建上农村党建还未引起重视但金泽滔的文章令他产生了紧迫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加强基层特别是农村党建工作比机关党建要迫切和更具现实意义0

    杜建学拍着金泽滔的肩头说:“要不调我县府办来吧,在农村,可惜了你这笔头这头脑。”

    金泽滔还未说话,冉向东皱着眉头说:“杜县长,我怎么觉得你这话好象有点别扭,农村广阔天地才是金泽滔这样的年轻领导干部施展胸中抱负最好的舞台,县府办?格局太小了,不舍适。”

    杜建学也笑笑不语,柳鑫却极其羡慕金泽滔受县委大院二三把手如此的青睐和重视,可以相见金泽滔在仕途上将会如虎添翼。

    说到这里,小楼楼满头大汗地回来了,也不管身上的泥巴和水渍,一头就纵进金泽滔的怀里,却是对她平日最热乎的爸爸视而不见。

    曲向东气鼓鼓地瞪着小楼楼,小楼楼用手掰着下眼睑,翻着大白眼做鬼脸。

    柳鑫这才逮着时间跟金泽滔说话:“恭喜安全出宫,此后无灾无难,一马平川。”

    金泽滔笑骂:“你才出宫,没句好话,只有太监出宫才值得庆贺。

    柳鑫脸色刷地给臊红了,若不是领导在场,少不得要当场暴跳如雷,好不容易想个好词祝贺一下,还不识好人心,公安里习惯将出监说出宫。

    小楼楼却拍着手说:“公主要也出宫的,还有皇帝也要出宫的。滔哥哥,你也出过宫吗?”

    这番轮到金泽滔臊了,只得所讷说:“没有,哥哥不是柳局长,他才爱出宫。”

    柳鑫差点没动手,看两位领导都似笑非笑的模样,只好悻悻地在一旁生闷气。

    闹到这时,小楼楼她们也有些饿了,嚷嚷着要吃大螃蟹,现在正是蟹肥时节,每人面前都放着蒸得通红的大青蟹,旁边还放置吃蟹的三大件。

    金泽滔不耐烦斯文吃法,和柳鑫一样,两人风卷残云一般,剥了壳,直接拗作两半,三两口就下肚了,在其他人还在战战兢兢地用小勺子挖蟹黄时,两人拍拍肚皮干上了酒。

    海蟹不同与湖蟹,壳软肉肥,一口咬下去,满口蟹肉,鲜而肥,甘而腻,白似玉而黄似金,巳造色香味二者之至极。

    金泽滔举杯要和杜建学敬酒,上次在曲向东家里,杜建学因为心情愉快,放言不喝好不许放杯,最后自己哭着喊着让金泽滔给灌醉了,自己还不能有半句怨言。

    所以这次他学聪明了,跟曲向东一样,只倒半杯,擦干净了手,和他干杯,金泽滔一饮而尽,说:“两位领导,这大青蟹味道还好吧?”

    杜建学说:“不错,肉丰而鲜美,黄厚而香甜,可为蟹中上品。”

    金泽滔举杯敬曲向东:“曲书记,这就是卢水港滩涂养殖塘第一批起网的大青蟹,东源海塘养殖的大青蟹肉质鲜美度可完全媲美野生蟹,所以这一杯,我代卢水港的养殖户敬曲书记!”

    曲向东郑重地倒了满杯,说:“产量怎么样?价格高不高?”

    金泽滔高兴说:“有防护堤坝保护,有西大技术支持,有资金保障,再加上养殖户的辛苦经营,不丰收都要天怒人怨了,价格方面没有问题,海鲜码头销售部按质分级,保证以市场最高价收购,目前还只起了一批,但大多数养殖户已经能赚足了成本,接下几批就是利润了。”

    曲向东大喜,开心之下,连喝了两杯,卓华君拦都没拦住,恼怒地瞪金泽滔,小楼楼一双眼睛滴溜溜地转,看着妈妈不解地问:“妈妈,你睁这么大眼瞪着滔哥哥干吗?滔哥哥可没让爸爸喝酒,爸爸自己不听话,要瞪也瞪爸爸呀!”

    金泽滔大悦,表扬说:“楼楼真乖,等会儿哥哥带你钓红鲤鱼去。”

    小楼楼骄傲地抬着小脑袋,挑战似地看着母亲,仿佛滔哥哥说的都是真理,曲向东两夫妻只好摇头,都说女大向外,这女还小这胳膊肘儿就没向里弯过。

    大家都给小楼楼的天真模样惹笑了,柳鑫在一边看看小楼楼,又看看女儿柳叶,心情却有点复杂了,这金泽滔太会逗小女孩欢喜了,自上次浜海小学杀人犯事件后,现在柳叶就有这种胳脖肘儿往金泽滔拐的倾向,幸好孩子都还小,不过得防患于未然。

    饭局过了半程,曲向东放下筷子,问:“泽滔,好象你以前写的文章,主要围绕财税经济方面的理论和实践探讨,跟你的工作有着密切联系,这会儿怎么会想到党建工作?”

    金泽滔连忙站了起来,严肃说:“报告曲书记,我现在也是一名**正式党员,就要时刻按照党员的标准,党员的职责和义务要求自己,而且作为行政干部,也不能局限于行政工作,还要跳出行政看问题,想问题,这样,既能提高自己的大局观和政治鉴别力,也能推动本职工作,这不算不务正业吧?”

    金泽滔今天来拜访曲书记,当然不仅仅是送一篇文章这么简单,写这么篇和自己工作风牛马不相及的文章,不是为了投领导所好,更不是哗众取宠,他有着自己的政治考虑。

    一直以来,他基层税务专管员出身,身上打着深深的财税烙印,再加上自己已有多篇有关财税及经济类的文章见报,局限性很大,当初自己坚持在申报滩涂项目资金受挫后,写了一篇关于农村和农民的文章,也是基于这样的考虑。

    正如曲向东曾经玩笑着提过的,金泽滔对被别人封为某某专家相当反感,他期望有更全面的,更开阔的工作高度和工作视野。

    要跳出行政看问题,想问题,那就要把眼光转向党的组织建设和队伍建设,而且,从他的行政职务看,写这么一篇东西,也不显得特别的突兀。

    最主要的是,现在自己预备党员已经转正,他需要全盘考虑自己今后的努力方向和安位,所以他才用这篇文章做敲门砖,他从现在开始要学会用两只腿走路,经济路线和组织路线都要紧紧跟上形势的需要。

    杜建学有些玩味地看着金泽滔,在省委宣传部问工作多年,对于有些口号式的表态和政治术语堆积起来的发言,他听得太多,有些腻味,甚至反感,他经常有种错觉,通过这些语言伪莱能直视到他人的虚伪灵魂和脆弱的精神本质。

    但无论从曲向东还是柳鑫的表情看来,似乎并没有流露出一丝的不以为然的神情,甚至在听到金泽滔最后一句,带有玩笑意味的反问的话,还发出会心的轻笑。

    这些让杜建学有些不解,或许,金泽滔头脑灵活,思维敏捷,某些方面有独到的见解,就比如他提出的以创建卫生城市为契机统揽全局,就深得他意,但以事论事,他还是觉得金泽滔有些取巧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