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怪叔叔?怪哥哥?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惯例感谢昨天打赏刘室凯、!

    金泽滔自豪地说:“产业办有人,财税局有钱,东源滩涂开发有成功经验和模式,我有信心三年基本完成任务。【百度搜索会员登入】”

    金泽滔接过这个任务,当然不是一时头脑发热拍脑袋想出来的,他也是经过深思熟虑,反复推断后作出的结论。

    当然他也完全有理由自豪,在盘活财政资金及动用资金上,他要找准每一个节点,行差踏错,不说万劫不复,也将无功而返,甚至被问责担罪。

    杜建学三人完全忽略了他人的存在,又具体谈了些细节,最后,大致框定三年时间,从明年开始计算,产业办和财税局还需要几个月时间,依据县政府提供的基础数据,进行调查和筛选。

    直到小楼楼实在耐不住无聊,揪着金泽滔的耳朵,杜建学和曲向东才罢手,解放了金泽滔。

    一回头,杜建学x曲向东两人就和柳鑫商量,集中整治创建卫生城市中出现的一些农村结合部及城中村的治安卫生问题。

    这些不关金泽滔的事,金泽滔带着楼楼和柳叶一人一杆小钓竿,搬了条小板凳子,坐于杨柳树下,此时,天色已暗,但湖边有灯,朱小敏还特地在边上架了盏射灯。

    这一方湖水是海鲜酒店特地用渔网围起来的淡水鱼放养池,城里人也不是人人爱吃海鲜,有些人就喜欢吃淡水鱼。

    养殖池以鲫鱼、鳖鱼最多,也混放些红鲤等,金泽滔三人嘻嘻哈哈地不住揭竿,却总是手忙脚乱地让鱼脱钩,卓华君和朱小敏看得心急,帮忙两小孩一起提竿,却总被两孩子喝斥。

    金泽滔不会钓鱼,但脱了几次钩后,也摸出一些规律,鱼浮沉下后,还不能马上提竿,得等鱼浮稍微往上一提,再下手,命中率就高了,依仗着自己肩圆膀粗,先拔得头筹。

    看着钓线上活蹦舌心c的鱼,楼楼和枷叶眼睛都红了,两母亲在旁边不住地帮忙上钓饵,也累得腰酸背痛但这放养的鱼就是狡猾……”只咬饵却不上钩,老姨看着眼热,也搬了条板凳子放长线钓大鱼。

    说也奇怪,老姨的线刚放下,就有鱼上钩了,老姨乐呵呵用力提竿,却不杵钓线势大力沉,差点没给闪着了腰,连忙招呼金泽滔帮忙,金泽滔用力一挑,半空中飞过一道红影,楼楼扔了钓竿就奔那道红影扑去。

    乍看之下,还以为是条红鲤,金泽滔眼尖,却看清楚这是只红鞋子,连忙抱住楼楼,这时红影落了下来,在地上骨碌碌转,正是一只女式高跟鞋。

    老姨惊吓之下,脸刷地惨白了,金泽滔拉着两孩子离开湖边,此时,柳鑫闻讯赶了出来。

    大家都有点兴味索然,聊了一会就离开了酒店,金泽滔嘱咐了朱小敏几句,先带着柳叶离开,留下柳鑫通知刑侦队来金钱湖侦查。

    若真是养殖池出了命案,金泽滔担心会对海鲜码头酒店有影响,柳叶却兴致勃勃地抬头问:“滔哥哥,你说这红鞋子是不是有凶杀案?”

    柳叶一直管金泽滔叫叔,受小楼楼的熏陶,也改口叫哥了,金泽滔的辈份自动下降了一级。

    金泽滔没好气地说:“小孩子关心这个干么,那是你爸关心的事情,你应该关心小叮当和黑猫警长。”

    柳叶小嘴撅得老高,不高兴了,扶了扶小眼镜,说:“小叮当什么的,我才没那么无聊去关心,都哄小孩子的。”

    金泽滔乐了:“你还真当自己是小大人啊,小丁豆一个。”

    柳叶怒目而视:“再叫小丁豆,就不跟你说话了。”

    金泽滔连忙求饶,柳叶人小乖巧,可脾岂也倔,她要说不跟你说话,就能忍着三天不正眼看你。

    柳叶威胁:“光求饶没用,我要看电影吃雪糕。”

    金泽滔只好答应满足全部要求,柳叶这才转嗔回喜,金泽滔带着柳叶到了电影院,电影院内外张贴的都是电影《妈妈再爱我一次》的招贴画。

    柳叶一看就叫嚷着要看这电影,前世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大街小巷都播放《世上只有妈妈好》这首主题歌,却没看过这部听说极其煽情的催泪大片。

    金泽滔这辈子还第一次进影院,第一次和女孩约会,却是柳叶这个小不点儿。

    两人说说笑笑着进了影院,出来的时候,柳叶两只眼睛又红又肿,还不停地抽泣,金泽滔本来还好,都经历两辈子的人了,一部虚构的电影还不至于让他掉泪,但柳叶哭得眼泪哗哗的,见金泽滔神情漠然的样子,又恼怒了:“滔哥哥,人家都哭了,你怎么就这么铁石心肠?太没人味了!

    金泽滔只好让努力让自己沉浸在剧情中,尽管画面音响现在看来还是太粗糙,但情节还是相当感人,金泽滔掉了几滴鳄鱼泪,才算完成了任务。

    影院外的高音喇叭还在放着世上只有妈妈好,柳叶刚有些止住的泪水又开始泉涌,唉,女人啊,不管老幼,哭泣就是他们的专利,可以无拘无束地放声大哭,男人却总象只受伤的狼躲角里舔伤口。

    柳鑫和朱小敏跑影院接柳叶,见小叶子摘了眼镜在抹眼泪,两只眼睛肿得象胡桃,既心痛又奇怪,难道被人欺负了?

    柳鑫刚在酒店起的警觉性顿时放大了几倍,狐疑地围着金泽滔转圈,一双金鱼眼鼓凸着直愣愣地瞪得金泽滔心头发毛,他讷讷地说:“可不是我惹她哭的。”

    柳鑫更加不安,厉声问柳叶:“谁欺负你了?”口气是疑问,眼睛却看着金泽滔。

    金泽滔直翻白眼,是我被欺负了好不?不掉泪还不行!

    柳叶刷地眼泪收了,戴上小眼镜,不悦地说:“不关滔哥哥的事,是我自己爱哭行不?”

    柳叶自打有记忆开始,爸爸还从没带过他上影院,好不容易逮着滔哥哥带着看电影,还有点心雪糕吃,这么好的哥哥可不好找。

    柳鑫直揪头发,果然,果然,年纪卜小的胳膊肘真往外拐了,连爸爸都要吼了。

    枷鑫见来硬的不行,只好换了笑脸,慈祥地问:“小叶子最乖了,告诉爸爸,看电影的时候,是不是有坏人对你动手动脚了?”

    柳鑫不笑还好,有点公安局长的威严,一笑,麻子就开始翻腾,若是光线暗一点,还真会吓得小孩尖叫。

    金泽滔嘴巴张得大大的,朱小敏狠狠地拧着柳鑫的腰间软肉,小叶子虽然不懂男女的事情,但动手动脚后面的潜台词她还是懂的,她小脸刹时涨得通红,张嘴就哭:“爸爸是坏人,爸爸是力蛋!”

    金泽滔赶紧溜之大吉,这都什么人啊,当老子是怪叔叔啊,我现在明明降级成哥哥了,怪哥哥?金泽滔忍不住打了个寒战,赶紧把这怪念头驱之脑外。

    电影院门口,朱小敏恼怒地抱着柳叶不住地安慰,柳鑫低着麻子脸不停地低声讨好求饶,金泽滔发动普桑的时候,正看到柳鑫求助的目光,金泽滔扬了扬头,高高地竖起中指,一抬脚,踩着油门轰地箭也似地飞驰而去。

    麻麻的,我贱啊,为你这大麻子出头?最好晚上回家跪马桶去!

    金泽滔回县招的时候犹在愤愤不平,迎头却撞上正从县招出来的高云瑜,高云瑜心情不错,打趣说:“金镇长春风满面,莫不是人约黄昏后,刚约会回来?”

    金泽滔看了高云瑜一眼,约会倒是没错,可我约的却是柳大麻子的宝贝女儿,能有好果子吃吗?你没长眼吗,你看我这样子象是满面春风的样子吗?

    最近县里掀起了创建卫生城市活动,县卫生局的社会地位一下子长了一大截,高云瑜分管卫生防疫,兼爱卫办主任,平时杀杀蟑螂灭灭老鼠的高云瑜,专门被抽调到县创建卫生城市办公室任副主任。

    要知道创建办主任,可是分管卫生科技的副县长郭鹏程兼任的,高云瑜一时大权在握,重任在身,春风得意,见人就打趣,没了以往无所事事时,整天传播打听着县委大院内外地下新闻的颓废模样。

    说起来,高云瑜还是很健谈的,两人站在大厅里说了十来分钟所闲话,高云瑜谈兴正浓,金泽滔无话可说,随便问了一句:“对了,你刚才急匆匆出去有急事啊?”

    现在也快十点了,能有什么急事,却不料高云瑜却“哎”了一声,连声说:“都忙糊涂了,忘了正事。”也不及招呼就匆匆走了。

    金泽滔暗笑,你忙什么呀,忙闲聊啊?金泽滔还没出大堂,迎头又撞上县府办副主任林玉明,金泽滔上次在海鲜码头酒店跟他有过一面之缘,还没待他打招呼,林玉明急吼吼说:“金镇长,没时间和你说话了,正找高局长呢,这么长时间出来还没回来,找鸭脖子难道找养鸭人家里去了。”

    金泽滔摇摇头,这两人一个性急,一个四平八稳。一前一后不知道跑哪个弄堂里,找什么鸭脖子去了。

    金泽滔在总台办入住手续,自曹剑缨离去后,县招就就冷落了许多,特别是餐饮这一块上门的客人更是寥寥。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