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工人集 体上访事件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坐在车里,听着围观的人们议论,才知道这些围观的都是浜海酒厂的职工,最近第二财税所狠抓组织收入,应收尽收,这也罢了1虽然国有企业效益普遍下降,但作为全县龙头骨干企业,纳税大户,浜海酒厂的销售及利润还一直不错。

    三季度,县局下给第二财税所的任务是,确保去年同期水平,力争按时间进度完成任务进度,这个难度就更大,保同期已经让方继光快揪落头发,保进度与时间同步就使方继光铤而走险了。

    但方继光总归还是个心善的人,没有跟效益差的企业下手,对规模企业,有利润企业先是谈话恳求,应收尽收,一点不留情面,这些企业也就咬咬牙认了,并没有同那些亏损企业计较了,但亏损企业留下的窟窿得有人弥补,所以老方最后眼光还是盯上了这些效益企业,预收所得税吧,把你明年的利润所得税收先缴了?

    企业不答应了,这不合规定吧,哪有利润都还没产生先预计着收了,如果亏损了呢?是不是还能退回来了?

    老方还签字画押保证多退少补,绝不让企业吃亏,只是任务实在紧迫,请企业谅解支持,企业管理层凉解了,企业职工闻讯后不解了,凭什么就让我们酒厂预征所得税,既然都是预估的,现在的亏损企业明年不一定也亏损吧,大家都在同一起跑线上,都一起光荣纳税吧。

    朴素的工人兄弟并没有认为财税所预征税收有什么错,他们只是愤愤于财税所的不公,要摊派大家一起摊派,不能亏了酒厂一家0

    所以尽管围着财税所,但工人师傅们还是很有秩序地没有情绪激化了也没为难进出财税所的人和车。企业税收负担的加重也直接影响了企业职工的工资和福利发放,酒厂的管理层也睁一眼闭一眼,爱闹就闹吧,闹一闹对企业也没坏处。

    第二财税所上下如临大敌,但在大门口满头大汗做工人师傅工作的只有方继光这个光杆所长,其他人都躲办公室里紧闭门窗隔岸观火,幸灾乐祸了

    金泽滔摇头感叹,老方在二所的处境比他想象的还要艰难,方继光在二所的工作局面一直没有打开,看这情势,估计也就孤家寡人一个3

    老方还是不太合适管人当领乎,业务是他的专长,做些幕后的思想工作也还拿手,让他负责一个大所的全面工作,就有点捉肘见襟,力有不逮了。

    金泽滔还在感慨的时候,并不单纯的单纯既愤怒,又激动,愤怒的是这财税所的作为,和旧社会的那些地主老财预收佃户来年地租有什么区别,都是对劳苦大众的盘剥和压榨。

    激动的是在平淡无味的采访中,终于让她逮到了真正的新闻,她为自己放弃国庆假期奔赴浜海的英明决策而暗自得意,浜海终是自己的福地。

    单纯的侠女情怀让她和工人师傅们很快引起共鸣了省台记看到现场采访,让工人师侍放弃了围堵财税所,转而把单纯围个水泄不通。

    陪同领导从劝说省台记者离开,到最后紫紧围着单纯和吕大伟等人,筑起人墙当起了义务保镖。不管报道多么负面糟糕,总比记者因此而受到伤害,回转余地要大,陪同领导里三层外三层一边保护着记者,一边苦口婆心地劝说工人师傅离开0

    但此时因为单纯的采访,浜海酒厂的工人师傅们情绪激昂,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诉说着心中的不满,场面一时有些失控,幸亏此时,大批公安干警及时赶到:

    道路逐渐堵塞,交警人员也赶来疏散围观人群和车辆,金泽滔只好驾车离开,因为还要处理手头的丈章,金泽滔一个下午都把自己关房间里咬笔头,等快下班时,他才最后在撰稿人一栏里填上曲向东和自己的名字。

    曲向东坐在家里的客厅,仍自满面怒容:“真是乱弹琴,子吃卯粮,收过头税,引发企业工人集体上访,这种主意都亏他们想得出来,”

    金泽滔只好低着头洗耳恭听,对这事,他不置一词,曲向东发了通牢骚,再看眼前这篇文章,心情也渐渐平复下来,看完后,对金泽滔擅自添上自己的名宇并无微词。

    作为分管党建工作的副书记,适当发出自己的理论宣言,其政治意义不言而喻,而且该文在金泽滔的妙手操作下已经面目全非,更多的突出了曲向东的一些观点,就现在看来,此文除了实践例证留有金泽滔的痕迹,已经和金泽滔并无太大关系。

    金泽滔笑说:“现在财税部门组织收入下计划定任务,这也是通行做法,为完成任务,下面征收单位各显神通,虽然有些手段并不太合规矩,但也无可厚非,”

    曲向东叹息:“都是经济落后才会这么被动,财税部门不但要会收税1还要会涵养税源,在这方面,你就做得很好,现在东源经济稳步发展,财政收入快速增长,你功不可没。”

    金泽滔谦虚道:“这主要是领导支持,上下同心,我只是做了份内的丰。”

    曲向东摆摆手:“该是你的功劳,组织上都记着,回去后,抓紧把岔口村的党建工作做扎实,有空我会来亲自看看。”

    金泽滔有些心动,组织上记着,是不是该给点好处,不过想想刚提拔了副科,再上台阶,那就要时间和资历了,有些遥远0

    金泽滔呀着嘴笑:“随时接受组织的检验,也欢迎领导莅临东源检查指导工作。

    小楼楼蜷缩在金泽滔的怀里,象只小猫一样眯着眼打盹,老姨还心有余悸:“昨晚闹的事还真是吓人楼枝都一宵没睡踏实了……”

    金钱湖里钓到一只红鞋子,还真是有点诡异,曲向东说:“公安部门正组织力量侦查,就现在发现的情况看,没有进一步的证据能证明有案子发生或许就是谁恶作剧扔了只红鞋子乙……”

    年纪大了的老人都有点迷信,老姨亲手钓上红鞋子,她坚信这只红鞋子就是阴魂借她的手申冤,口口声声要曲向东引起重视,继续深查下去,才能让死者安息,生者安心。

    曲向东自诽晚后也不知听了老姨多少回的唠叨,而且他还不能装聋作哑,还得耐心地安慰她那颗有些受伤的心灵,对老姨的念叨也感觉心烦。

    金泽滔却越听越碜得慌,还借你的手伸张正义,还让死者安息,分明是让自己安心。

    他安慰了老姨几句,说:“芳姨啊,我觉得呢,你的任务已经圆满完成了,再说,鬼都怕官,你老住曲书记家里,那是有神明在守着家门,鬼神莫入,你就放宽心,该吃吃,该睡睡!”

    老姨脸都白了:“那我不就不能出这个房门吗?惨了惨了,这跟坐牢有什么区别?”

    在曲向东上班后,老姨平日无事,也爱逛逛街,最近她迷上了麻将,结交了些本地老年朋友,也算在无聊时有个说话的人。

    曲向东有些好笑,这一吓,或许能让她心安几天,金泽滔佯装惊诧:“芳姨,你缺乏常识,鬼是不会大白天现身的,只要你在天黑前按时回家,就万事大吉。”

    老姨一拍大腿:“对呀,你看,我都给急糊涂了,这下我就真安心了。”

    卓华君在边上吃吃低笑,老姨刚才拍腿惊醒了小楼搂,楼楼搓着惺忪的睡眼:“姥姥,你安心什么?”

    小孩子不象大人,来得快,去得也快,只是昨晚受了点惊吓,没睡踏实,现在补上一觉也就没啥事了。

    老姨眉开眼笑,抱过搂楼在她脸上乱亲11小楼楼抹着脸上的口水,不开心了:11姥姥你流口水了!”

    大家都乐笑了,老姨笑得更欢:“.小楼搂多可爱,姥姥都恨不得咬上一口,姥姥喜欢楼楼小宝贝。”

    横搂也不计较她的口水了,反手抱着姥姥的脖子,奶声奶气地说:“搂横也喜欢姥姥呢。”

    金泽滔在曲书记家吃过晚饭,就直接回县招去了。县招大堂,郭鹏程和相关单位领导大约是刚从外面吃饭回来,正围着单纯等人说话,大约是在恳请删除财税所的工人围堵镜头。

    单纯有些不耐烦,见到金泽滔,眼睛一亮,远远就打招呼,金泽滔本不想掺和他们的谈话,但此时也不能视而不见,只好硬着头皮上前招呼。

    单纯眼尖,看到舍泽滔手中的一份资料,劈手就夺了过去,金泽滔只有苦笑,吕大伟也无奈地摇头。

    金泽滔奇怪,以单纯这样的性子,在现在的喉舌机构,应该步履维艰,但看她的随行人员对她的举止不闻不问的情形,她应该工作得很舒畅,这也是十分令他费解的地方。

    单纯看的正是曲向东修改过尚未重新誊写的那篇文章,单纯看得很认真,对周围领导的游说充耳不闻。

    待费劲地看完这篇文章,单纯将文章递于吕大伟,说:“我看明天就去东源,这个东西如果能做成专题新闻,很有意义。”

    金泽滔根本没有请省台记者采访的打算,不过他们自动请缨,对扩大东源的知名度,叫响东源精神,甚至下一步发挥农村党组织战斗堡垒作用,领导和带领群众奔小康都不无益处。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