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组织部长找谈话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吼一声吧,求推茬求月票,感谢昨天感谢打赏的一枫之吻.、“es网和投票的精忠堂后裔!)

    年轻后生说着说着有些偏题了,单纯却生起浓厚兴趣,问:“那你说说,金镇长跟当校长,跟你们升学率有什么关系?”

    年轻后生继续离题:“因为考上大学的全部是少年税校的学生,都是平时最认真听金镇长讲课的学生,都怪我当好玩听,没认真记住。【百度搜索会员登入】”

    金泽滔听到这里,知道自己不适宜再在这里旁听,悄悄地离开岔口村大楼,但内心却感觉无比欣慰,东源中学这一届高三毕业生他是真心把他们当作自己的学生和孩子一样爱护,毕业典礼上,他也参加了,学生们告别他时那撕心裂肺的痛哭让他动情,也让他感觉这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国庆前后及之前的教师节,他每天都能收到大量的贺卡,很多都是学生亲手做的,他也挺享受这种为人师的自豪感。

    至于其后的采访,金泽滔不担心偏离他的方向,岔口村已经正紧锣密鼓成立合作滩涂养殖公司,合作绣服工贸公司,现正在动员村民自愿入股。

    村支部在这中间起着战斗堡垒作用,党员更是率先垂范,带头以身作则,只要真正发挥好农村党组织的作用,其效果几乎是立竿见影的,现在进岔口村,扑面能感受到奋发向上的活力和和谐团结的村风村貌。

    采访组这一天几乎全在岔口村村民及民居中转悠,最后总算采访了李良才和李小娃,在镜头前,两人的表现还不如那今年轻后生最初的表现,满头大汗,结结巴巴,手足无措,但总归还是表达了自己内心的一些话。

    不过尽管这两人表现不尽如人意,但作为岔口村的最高领导人他们的采访谈话还是相当讲政治,把岔口村的变化都归结于上级领导的关心和帮助,归结于组织上的支持和关怀。

    只是这个上级领导和组织格局有点小,对于这两人来说,上级领导就是金泽滔镇长,组织就是产业办和财税所,没有镇委和镇政府什么事。

    而且这也是岔口村上上下下众口一词的共识,倒不是大家商量好的。

    李良才不用说了,他已经把自己看作是岔口村里金镇长最贴心、最亲密的人李小娃自金泽滔亲自关怀后,也办起了绣服厂,并被东源集团工贸公司重点照顾,没一两个月就完全大翻身了,对金泽滔的感激自然不是几句话能表达的。

    晚饭的时候单纯不住地打量着金泽滔却是眉头打结,金泽滔忍不住问了一句:“单记者什么事让你愁眉不间?”

    单纯还是不说话只是啧啧摇头,金泽滔开始纳闷,随即惊骇:“是不是在村里有人骚扰你了?”

    大胡子吕大伟喝进嘴里的酒水差点喷了出来,你都让派出所所长亲自率领三个彪形大汉贴身保护着她,能有哪个色胆包天的村民敢骚扰单纯,一路上都是单纯骚扰别人好不好?

    金泽滔的担心一说出来果然单纯柳眉倒竖:“金大镇长,你的脑子很龌龊啊,本姑娘难道一看就是个很容易被骚扰的人吗?还是你对你辖区的群众没点信心,难道岔口村的村民经常骚扰民妇吗?”

    金泽滔连忙举手投降认错,伏罪单纯才悻悻作罢,但还是口沫横飞足足数落了十来分钟。

    大胡子吕大伟低着头对着金泽滔挤眉弄眼,让金泽滔好不郁闷,我就关心一下,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过也只能在肚子里鄙视一下,脸上却摆出一副教训深刻,态度诚恳,认识到位的欣然受教模样。

    单纯见金泽滔态度还算积极,才恨恨地最后问了句:“就你这素质,怎么还那么受村民拥护,你平时都怎么蒙蔽村民的?”

    金泽滔苦着脸趁机回击:“姑奶奶,我这不是关心你吗,你愁眉苦脸的,我能不担心吗?在你眼中,我就这么不堪?”

    单纯夹夹眼,点点头,算是接受了他的好意:“嗯,从你的立场出发,关心和担心也是应该的。”

    金泽滔和大胡子吕大伟一起低头吃饭,啥都不说了,这都什么人,自我感觉也太好了,越是对她了解,越是感觉从此要对此女敬而远之。

    难怪吕大伟挺能说会道的一个人,在单纯面前,也经常装聋作哑,装疯实傻,人都是给逼的!

    单纯见金泽滔不说话,又不乐意了:“你怎么象个哑巴,看你挺会说的,怎么就不说了呢?”

    金泽滔用饭覆面,却是一声不吭,吕大伟加快进食速度,一忽儿功夫,就吃完了饭,闷声说:“我吃好了,先出去透透气,太热了。”

    金泽滔差点没骂出来,都起秋风了,还太热了?柳立海跟金泽滔一样,努力吃饭,却是差点没笑断肠,其他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整齐划一地低头吃饭,视而不见。

    风总呆了一会,借口说外面太忙,赶紧到门外乐去。金泽滔吃好饭,正想找个理由溜走,单纯气呼呼地说:“都走了,谁陪本姑娘吃饭?”

    金泽滔一看,***,全都脚底抹油,把自己一个人扔水深火热中。

    两人不咸不淡地聊了几句,都没了说话的兴致,一人吃饭,一个看吃饭,两人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单纯扑地笑了:“是不是觉得我这人不好相处?”

    金泽滔拨浪鼓似地直摇头:“挺好相处的,单记者平易近人,和蔼可亲,慈眉善目,大家都说好!”

    单纯又是扑地笑了:“你就是睁眼说瞎话,我有那么老吗?还慈眉善目,和蔼可亲。”

    金泽滔连忙凝眉细虑,说:“那就换个说法,美丽大方,亲切动人,和颜悦色,岔口村老少都说单纯记者又善良又纯洁。”

    单纯捂着嘴咯咯笑:“挺会逗人欢喜的,难道你和岔口村民就是这样讨人家喜欢的?”

    金泽滔收起了玩笑:“老百姓说你好不好,不是让你扮小丑做鬼脸就说你好,你要为百姓踏踏实实做事,能让老百姓真正得实惠,老百姓才会真正拥护你,爱护你。

    单纯笑得有点狡黠:“那是不是你扮扮小丑做做鬼脸,我就可以说你好?”

    金泽滔嘿嘿笑:、‘女孩子笑一笑没伸么不好’归根揭底,老百姓说你好,那才是真的好!”

    单纯抿着嘴说:“你就不怕我故意在报道中丑化或都淡化你?”

    金泽滔严肃说:“我栩信单记者的职业素养和职业道德!”一个爱抱不平,嫉恶如仇,能为一张逝者名单哭得差点没晕倒的记者,尽管有着自己的小脾气,但其品德是毋庸置疑的。

    单纯笑了笑,却觉得有些牵强,只是低声叹息:“还是第一个官员对我说这样的话,我一直以为,作为一个新闻记者,其职业素养和职业道德是最重要的!谢谢你的肯定!”

    金泽滔没想到就这么容易把单纯打发走了,心里感觉单纯也并非一定要敬而远之,从职业来说,她是成熟的,但在性情上,她又是单纯的。

    第二天,原计划安排这几天到涂下村及横门沟村的采访,却因单纯接到一个电话匆匆离去而告终,金泽滔也无所谓,岔口村也是东源的一个窗口,能正面宣传岔口村的党支部建设也已经达到预定目的。

    待送走省台记者一行,金泽滔也接到组织部门通知,蒋国强部长亲自找他谈话,金泽滔知道自己被正式任命为县财税局党组成员,因为是平级调整,也不需要组织考察,但会有组织例行谈话,不过组织部长亲自谈话,还可见组织对他任命的重视。

    蒋国强部长他并不陌生,貌不出众,才不惊人,平时也很低调,但就是这么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从排名靠后的分管农业副县长,一下子跃过很多排名在前的副处级干部,直接就任常委,组织部长,成了全县干部人事任免的大总管。

    蒋国强看到金泽滔的第一句话就是:“金泽滔,你做好准备了吗?”

    一向说话轻声细语的蒋国强,此刻竟问出这么锋芒毕露而又有些咄咄逼人的话,让金泽滔感觉陌生,但本能似的他挺直胸膛,大声说:“时刻准备着,随时接受组织考验!”

    蒋国强微笑说:“不错,当了副镇长,没把那股精气神丢了,还是那么富有活力。”

    金泽滔坐得笔直,说:“不敢,一个人没了活力,没有那股精气神,那就变行尸走肉,一个领导干部没了活力,那就是素餐尸位。”

    蒋国强点头:“理解很深刻,希望继续保持,让你在县财税局任职,是组织经过慎重考虑作出的决定,你对自己到财税局任党组成员,有什么打算?”

    金泽滔说:“我希望能在全县推广滩涂开发改造工作,为滨海农村和农民安居乐业作出自己的贡献。”

    金泽滔在蒋部长面前并没有任何的具体承诺和表态,只是点明了今后自己的工作方向,蒋国强满意地说:“嗯,浜海滩涂开发改造工作确实需要一个有能力,有经验的干部牵头推开,你是目前最合适的人选,地区领导也多次提及浜海的滩涂改造,我们有东源经验,现在也是在全县推广的时候了,说说,对组织上有没有具体要求?”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