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屁股决定脑袋,位置产生权威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很想跟书友聊聊,或者是本书的情识,或者是其他话题,有空加上丑毖凹西,)

    &nb)“我要求具体分管农业财务科和财政综合管理科,同时,产业办人员需要扩增,产业办需要迁至县城,我希望在进人时组织人事部门能给予最大的自主权,人员扩招,机构编制也要重新核定,希望核编为副科级全额拨款单位。”

    蒋国强凝视良久才缓缓说。“产业办以葬仅为东源镇下属机构,但如果升级为赢科级全额拨款单位,这还要经县委主要领导同意,同时。还需和相关部门协调机构职能,可能还需经过书记会议和常委会通过。希望你们能提前做些工作,提供相关职能、内设机构及人员配备的资料以及对该机构基本情况说明。”

    金泽滔国庆期间和杜建学、曲向东提出要挂财税局党组成员时,就已经对产业办的机构、人员、职能及初步计划等都有了腹案,而且已经安排产业办相关人员悄悄拟写初稿。

    金沧滔答应尽快拿出相关材料,蒋国强又和他聊了会滩涂开发改造事宜,前后大约有半卉”小时,等有工作人员进来汇报工作,蒋国强部长才结束了这次对金泽滔来说影响深刻的一次例行谈话。

    从蒋部长办公室出来,干部科长莫宏铭已经等在门口,这次到县财税局宣布任命还是莫科长出马,莫宏铭自撰稿在报上宣传了干部任命公示制后,深受新任部长蒋国强器重。

    莫宏铭现在同金涤滔相处得很愉快,从个人感情上来说,两人比曲向东在组织部任职时还要亲近。

    县财税局办公室早就虫排了全局中层干部会议,莫宏铭和金泽滔一进会议室,胡文胜带头鼓掌,大家态度热情,掌声热烈,金涤滔坐于会议室并不豪华的主席台上,俯视机关中层及各财税所长,却感觉比坐县委大礼堂还激动人心。

    只因从此在这主席台上就有他一席之地,他将长期据此位,谋其政,在这座有些破烂的办公楼里,他将拥有自己的独立办公室,并发出自己的声音,而且,他坚信,终有一天,他还会站得更高,看得更远。

    金泽滔的任命宣布会议很快结束,送走莫宏铭,胡文胜就建议召开党组会议,商量调整班子分工,胡文胜对于金涤滔的任命很在心,恚度也很积极。

    估计在前往财税蕊的路上,蒋国强部长亲自交代了胡文胜,令金涤滔意外的是在分管农业财务、财政综合苹理科基础上,又多了个联系城关二所工作,这大概是胡文胜自己想出来的,没有局领导有联系基层财税所的。

    考虑到现在城关二所的困境,或许是寄希望于金泽滔能打开局面d

    不过他现在也没精力和时间过问城关二所的工作,办公室主任老鲍领着金泽滔进了新腾出来的局长室,大概对于金泽滔的称呼可能比较为难,叫名字又感觉不礼貌,期期艾艾不敢开口说话。

    金泽滔笑说。“老鲍主任,论年纪,你当得上前辈,论资历,你在办公室里呆的时间都快赶得上我的年纪了,所以,你爱咋叫都行。

    老鲍确实绞尽了脑汁,最后给憋出了个金镇长,反正平时也有人这样称呼的,但在财税内部称呼镇长就有点不伦不类,不过金泽滔也无所谓,就这样,金镇长堂而皇之地在县财税局鸠占鹊巢。

    办公室安置妥善后,金泽滔并没有找分管科室谈话,先拜访除局长外的几卉,班子成员,张军书记、高海明副局长、王奎良赢局长以及童子欣组长。

    面对年轻得出奇的金泽滔,几人心情都有点复杂,金涤滔跳跃式的升迁让所有人目瞪口呆,曾几何时,金泽滔还在自己面前毕恭毕敬地站着汇报工作,此时此刻,却已经同自己比肩而立。

    金泽滔也不期望大家一时间能完全接受自己,这种心理反差也需要时间来消磨。

    倒是在童子欣办公室里,让他略微地感觉温暖,童子欣很开心地主动握手。“真要恭喜,唉,到底是我老了还是你成熟得太快,我都有些不真实感。”

    童子欣的感觉是对的,金泽滔也有些不真实感,九十年代,城乡差别处处存在,即便在从政仕途上,也有城乡差别,乡镇正职只要能进城到机关任职,中上规模的部委办局也只能任赢职,或无实权书记,而机关副职,让他到乡镇,如果偏远乡镇,你让他当书记都不定愿意去。

    上辈子自己几乎是不惜一切代价要进城,事实上,他进城的代价也确实高昂。

    他在东源镇提拔赢镇长,大家虽然吃惊,也并不奇怪,机关干部看基层干部,看乡镇干部都一种奠名的优数感,而金泽滔想在县局挂党组成员,却挖空心思又是写党建文章,又是拍胸脯保证三年改变滩涂面貌。就差点当场立军令状,才让杜建学县长和曲向东副书记松了口。

    所以从某和程度上说,乡镇干部容易提拔,而机关干部要在本单位出头露尖却是难乎其难。

    金泽滔笑说。“童姐你可一点都不显老呢,只能怪小弟我成熟得太快,让童姐受惊了。”

    现在同一个集子共事,再一口一个童书记或童领导,反而见外了。私人场合,他以前也这样称呼过,现在叫着更显亲密。

    童子欣很享受金泽滔的童姐称呼,说。“那你可要负责压惊,你在下面一惊一乍,还真是让人担心。”

    金泽滔说。“等我工作头绪捋顺了,请你和罗石头几人一起吃个饭吧,好久没聚过了。”

    童子欣掩嘴笑说。“那还真要聚一聚了,罗石头提过多次,他也要给你压惊,为上次进纪委谈话的事。”

    金泽滔哈哈大笑。“我们俩都成了惊弓之鸟,两只小鸟都需要安慰。”

    童子欣“啊呸”了一声。“你才是小鸟,狗嘴吐不出象牙。”

    金泽滔嘿嘿地陪笑。“童姐是凤凰,我才是小鸟,我才是小鸟了

    童子欣横了他一眼,金泽滔这才发现这话好象有点暧昧,连忙借口还要找分管科室谈话,仓惶告辞,童子欣在后面咯咯地笑。

    金泽滔回到办公室时,农业财务科和综合管理科两科室的中层都已经恭敬等候。

    机关有一点比乡镇强,机关管理是一级管一级,官大一级压死‘人,特别在乡镇有派出机构的大局,等级观念更强,所以尽管金泽滔的资历浅,可能才不压人,德不服众,但决定脑袋,位置产生权威。

    公开场合,大家都很尊重局领导,当然前提你这领导也要给予下属一定的尊重和信任,集金泽滔在全局中层干部会上,公开和胡文胜局长较真,这种现象在机关部委办局并不多见了

    不象乡镇,领导权威经常受到挑战,资历和背景在乡镇比位置更有权威,因利益之争,一言不合,普通干部就可以拍着乡镇领导的桌子,谩骂威胁,甚至大打出手。

    农业财务科长章敏华,副科长马文化,原来东源财税所的老同事。综合管理科长齐永利,副科长步高进。

    金泽滔和局机关中层干部都很熟悉,坐下后,笑说。“都坐吧,大家都不是第一次见面,就不要摆出洗耳恭听的恭敬模样,还是随意点。”

    章敏华是个老农财,在局机关也有些年头,资格相当老,业务精通,但有个毛病,无酒不欢,而且酒量浅,稍喝两杯,就晕晕乎乎,经常因酒误事,所以不太受胡文胜局长的待见。

    他一开口就说起了酒。“金镇长,领导初来乍到,是不是该请我们喝一杯?”

    一般领导刚来,应该是科室请分管领导吃饭,其他三人都在观察金泽滔的反应,金泽滔并不以为忤,笑说。“章科长,你不提,我还正要说,明天吧,今晚局班子要一起聚餐,没时间了,明晚海鲜码头酒店。科室干部都一起聚聚。”

    章敏华见金泽滔一口答应,倒有些讪讪。“我就随口一提,领导就不必当真。”

    金泽滔摆摆手,不再纠缠这种小事,两科室分别就负责的工作作了简单汇报,从汇报情况看,这几人对自己分工的一块情况都很熟悉,业务也都拿手,可为传重。

    金泽滔在县城待了两天,正事没干多少,酒是喝了不少,回东源路上时,感觉吐出来的气息都带着酒气。

    一到东源,他首先进了东源财税所的大门,既然已经任命县局党组成员,再兼任东源财税所长职务,就有点不合事宜了。

    他在县局党组会议也主动提出要求辞去所长职务,胡文胜不置可否,只是说东源财税所还需要他把握大局,过了年再考虑吧。

    金泽滔只好答应,城关二所的酒厂职工集体上访后,涣海财税局组织收入任务就更艰巨,城关二所收入的锐减造成的全县财政收入的缺口,还需其他财税所来弥补,而东源财税所今年高歌猛进的收入进度。正是完成今年收入任务的希望所在。

    这个关键时候,他怎么能让金泽滔袖手旁观,东源情况复杂,组织收入难度大,最后一个收入季度,没有金泽滔的坐阵和把关,胡文胜还真不太放心。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