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敬老完了,该爱幼了吧?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李良才笑得双眼都眯成一条缝,说:“我们家孩子都管金镇长叫叔叔,我们家的事金镇长可以作一半的主。(,看小说最快更新)”

    金泽滔笑得很开心,心里却暗道,说得我好象没事就来干涉你们家内政一样。其实你们家的事,还从来没叫我作过主,

    李明堂有点自豪:“滔叔叔现在任财税局党组成员,就快到县城上班了。”现在叫起滔叔叔却挺顺溜,再有没有上一次的生涩和为难

    吴父更是仿佛重新认识了金泽滔一样,站了起来,恭恭敬敬地和金泽滔握手,金泽滔让他给弄得有些不自然,连忙说:“说起来,都是一家人,不用这么见外的。”

    吴父坐了下来,说:“金局长,既然你都说是一家人,那我就不说两家话了。我们两口子都在县汽车配件厂上班,本来这事轮不到我们来说,可作为企业老职工,我们两口子在建厂的第一天就进厂了,汽配厂就象我们共同的家园,现在看到家道中落,心中难过。早些天,不是县酒厂工人都集体跑二所上访去了吗?”

    金泽滔倒有点兴趣了:“酒厂跑财税所去,跟你们汽配厂没啥关系啊?”

    吴父说:“我家那口子就是厂部财务科的,我们厂也归财税所管,财税所还算厚道,没有要求我们预缴税款,但却派了人来查账,本来这也正常,岁末年初,隔上一二年汽配厂都会被抽到税务重点检查目录。”

    吴母接着说:“但这次检查的时间却不是时候,企业都快发不出工资了,干部职工人心惶惑,厂里有些慌神,正巧碰到酒厂被要求预缴明年税款,工人要上访,就借机也一起闹事。”

    金泽滔有些糊涂:“你们汽配厂也参与了这次集体上访事件?”

    吴父点头说:“其实这次上访的工人有一大半都是汽配厂的,我当时也在现场。”

    金泽滔有点明白了:“这么说来,你们这是有组织的上访了。现在财税所的检查组撤了吧?”

    吴父说:“当然有组织的了。没有厂里同意,没有人招呼,工人又从来不关心什么税务检查,哪会无聊到上税务所上访。检查组已经撤了,倒没查出什么。”

    吴母插嘴:“汽配厂的产品一直很畅销,销售和利润都在全县国有企业中名列前茅,只是最近几年来。开始走下坡路,现在企业越来越不景气,工人的劳保奖金福利都停了,就拿基本工资,大家ri子都过得很拮据。”

    金泽滔也有些沉重。这是绝大多数不具备市场竞争力的国有企业发展的必然遇到的,国有企业不改革,所走的路将越来越狭窄。企业也越来越困难。

    金泽滔只有安慰说:“现在遇到的困难只是暂时的,只要企业上下同心,共策共力,相信会度过难关。”

    吴父有些黯然:“我们厂主打产品是车辆液压件,建厂也有十来年。有稳定的客户,只要能加大企业技术改造。企业还是很快就能走出困境的,可惜……”

    吴父现在厂工会上班。之前是技术科的技术骨干,对企业的技术改造和发展潜力有一定的发言权。

    从吴承慧父母了解的情况看。当时集体上访城关二所是酒厂和汽配厂厂部管理层默许,甚至可能是发动的,但目的应该是阻挠财税所狠查狠收的组织收入工作。

    说过了厂里的郁闷事,吴承慧父母喜笑颜开地说起了李明堂和吴承慧的婚事,先准备在近期定婚,明年选个黄道吉ri完婚。

    吴承慧个子不高,但也长得玲珑有致,吴父很严肃地对李明堂说:“我家小慧长这么大,一直没离开父母身边,胆子就不大,依赖xing强,作为小慧男朋友,以后的丈夫,你要负起照顾小慧的责任。”

    李明堂使劲点头,李明堂象小孩一样一直被父母姐妹照顾,自和吴承慧处上朋友以后,也找到了被人依赖被人重视的责任感。

    吴承慧很喜欢粘人,即使有双方父母在,仍是小鸟依人一样地靠着李明堂的肩膀,一边喜滋滋地把玩着手腕上的珠串。

    金泽滔看着一副大人模样,其实仍然需要人关心和照顾的李明堂也暗暗感慨,爱情能使人成熟,爱情也使人变得幼稚。

    双方父母都在商量着订婚吉ri,吴承慧却抬着手腕撒娇道:“我还是觉得马意如的那串珠链好看。”

    李明堂有些不愤:“有你好看吗?这可是我跑遍了县城才找到的。”

    吴承慧满意地抿嘴:“嗯,算你表现出sè,我很满意好不好?”

    李明堂高兴了:“那是当然,也不看是谁送的,我看那家伙就是小混混二流子,不是什么好人,以后少和你那同学来往。”

    其实他是担心自己这个胆小又有些虚荣的女友被人勾引,他见过她同学的朋友,长得比自己帅,举止也比自己优雅,与之相比,自己莫名地就多了分危机感。

    金泽滔正低头和李良才说着滩涂养殖的事情,忽然只隐约听吴承慧提到一个有生耳熟的名字,抬头问:“小慧,刚才你说你同学叫什么来着,好象听过。”

    吴承慧对金泽滔有点畏惧,担心金泽滔会反感自己的贪慕虚荣,畏畏缩缩地为自己辩解,说:“是我高中同学,叫马意如,我也不是真觉得她的串珠链好看,就是说说。”

    金泽滔说:“马意如的姐姐是不是叫马湘如?”

    吴承慧摇摇头说:“不知道,我们只是同年级,并不同班,跟她也不是很熟。”

    金泽滔问:“那你最近跟她什么时候见过面?”

    李明堂有些好奇:“有好几天了吧,小慧就是看了她手上的珠链后才要买的,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金泽滔问:“她男朋友你们认识吗?”

    吴承慧迟疑了会,还是摇了摇头,金泽滔认真说:“现在马意如失踪好几天了,她的男朋友是找到你同学的关键人,你知道事情的严重xing了吗?”

    李明堂拍腿说:“我就知道这家伙不是什么好人,很会讨女孩子喜欢。”

    吴承慧嗔怪道:“就跟他说了几句话嘛,你都说到现在了,好了,我知道了。现在是金局长问我,我说了,你也不许生气。”

    抬头看金泽滔还在凝眉注视着自己,连忙说:“上学时跟同学去过几次舞厅,在舞厅里看到过几次,但从来没说过话。”

    李明堂在旁边生闷气,金泽滔笑笑说:“好了,以前小慧还是学生,不懂事,都是以前的事了,你是男子汉,心胸要放宽,你们俩要互让互爱,才能长久厮守”

    问清了舞厅地址,金泽滔就告别离开,快回到门口时,看到柳立海正站门外抽烟,马意如这事应该归城关派出所管,金泽滔就把马意如的事简单说了下,让他派人查查,这里面是否有什么问题。

    说完事,金泽滔奇怪说:“你这正主怎么却跑外面来了?”

    柳立海笑得很贼:“柳局正和老刘拼酒,还真没想到,老刘平ri不显山露水的,酒量还真不赖。柳局招架不住了,我这是提前撤退,免得殃及池鱼。”

    金泽滔推门进去,正看到柳局长脱了外套,露出jing瘦的胳膊,红着两眼,嗷嗷叫着再开一瓶,刘止惠却神清气闲,镇定自若,优雅地伸手示意,悉听柳局长遵便。

    金泽滔一见就明白柳鑫又开始耍狠,寄希望一招制敌,可惜老刘也是久经考验的外贸局老领导干部,根本不吃柳鑫这一招,柳鑫骑虎难下,只好和刘止惠平分了一瓶。

    喝完这一瓶,柳鑫看起来有点摇摇yu坠,金泽滔暗道,开始装疯了,果然柳局长仰天大笑,正要发酒疯,金泽滔取来一瓶酒,说:“柳局长果然尊老爱幼,尊老完了,是不是轮到我了?”

    柳鑫笑声嘎然而止,也不发酒疯了,不屑说:“你是老人吗?我柳某人尊老爱幼也不是嘴上说说的,一口唾沫一枚钉,说话算话的……”

    金泽滔似笑非笑:“我算不上老,但算不算得上幼?爱幼应该够资格吧?”

    柳鑫喉咙发出咕咕地被唾沫呛着的咳嗽声,看看周围众人同情的目光,刚才还通红的面sè变得灰败,金泽滔嘟囔:“难道被钉子呛着了?”

    朱小敏三女咭咭笑作一团,曹剑缨更是整个前胸都垮在了桌上,两眼直楞楞地盯着金泽滔看,还一边晃动着白生生的拇指,金泽滔眼神无焦点飘忽,这妖妇,又开始作弄人。

    柳鑫指着曹剑缨和金泽滔大声嚷嚷:“不对啊,有私情,眉来眼去,**。”

    大家眼睛齐刷刷地转向曹剑缨两人,曹剑缨恼怒地瞪了柳鑫一眼,脸颊却悄悄地红了起来,金泽滔装作惘然不知地扭头张望,但脸却刷地臊红了。

    柳鑫见大家注意力都转向了金泽滔两人,悄悄地抹了把汗,老子容易吗?这一招声东击西,栽赃嫁祸也够你喝一壶的。

    纷纷闹闹中,唯有赵向红却从容不迫,只要曹剑缨在场,他的眼神不会离开她十秒以上,兼之他深悉柳鑫把戏,很快为金泽滔两人澄清了事实。(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