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讨论处理方继光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求推荐!)

    柳鑫这下惹了众怒,众人拾柴火焰高,不过一时三刻,你一杯,我一盅,柳鑫局长终于光荣牺牲。【高品质更新】

    离开酒店时,却意外看到赵东进的身影,跟着他后面的赫然是县财税局副局长王良奎,两人正低头交谈。

    原来赵部长说的晚上另有安排,就是和王良奎在金钱湖的饭局,金泽滔落后几步,也没上前招呼,虽然吃饭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但毕竟在这里遇到大家都尴尬

    金泽滔没现身,王奎良却一眼看到了金泽滔,热情上前寒暄,金泽滔也只好硬着头皮和赵东进打招呼。

    赵东进神sè如常地握着金泽滔的手,说:“朋友聚会?”

    金泽滔笑道:“嗯,几个东源朋友聚聚,柳鑫局长也。”

    王奎良张望了一下:“没见柳局长出来。”

    金泽滔嘿嘿笑着:“柳局长今晚表现神勇,一人单挑了全桌,最终壮烈牺牲,他的jing神值得我们学习。”

    赵东进大约也听说过柳鑫的恶名,大笑说:“了得,撂倒柳局长可要付出代价。”

    说话间,赵东进身后忽然闪出一人,定睛一看,却是个让自己惦记了两辈子的人!

    此人正是后世令得金泽滔遭遇飞来横祸,几近家破人亡的时任财政局长王爱平,是他一辈子都无法忘怀的人。

    重生回到源财税所后,随着他政治和社会地位的不断提升,他也曾经多次寻找王爱平踪迹,但一直没有音信,一度他也认为王爱平会不会同自己妻儿一样,成了他重生的牺牲品。

    但他始终认为,上苍绝不会慈悲到随手把他的两辈子的仇人也一起收走,此刻,他就在这里。就在眼前!

    晦暗的灯光下。他双目熠熠发光,犹如狼睛,脸颊肌肉不断抽搐,狰狞可怖!

    赵东进见他站着发呆,抽出了还被他握着的手,笑说:“狗急要跳墙,兔子急了还咬人。柳鑫喝酒凶名在外,要撂倒他定也给劝了不少酒,早点休息,时间不早了,以后有机会聚聚。”

    直到赵东进他们俩人离开。金泽滔才恍然大悟,连忙追着王良奎问:“他是谁?”

    王良奎看着赵部长身后亦步亦趋的年轻人,说:“汽配厂的。好象姓王,今晚还是他作的东。”

    果然是他,王爱平,难怪找不到他的音信,居然一直在企业中工作。后世他也没具体了解王爱平的履历。

    望着王爱平那熟悉得化灰都认得的背影,他转身离开。

    这一晚。他一直辗转反侧无法入眠,脑海里想的全是和王爱平有关的人和事。最后他那张有些伪善,却穷凶极恶的脸被放大定格。一直在他的噩梦中飘荡游走,前妻和儿子甚至父母那凄苦的脸交相闪现,令得他半夜惊醒时全身冷汗淋漓。

    十月中旬,省台播送了浜海县创建全国卫生城市的新闻,新闻做得干巴无肉,一二分钟的领导讲话和几个街景,新闻最后,却加了一句,采访过程中,我们拍到了这样一组镜头,然后是酒厂职工集体上访群情鼎沸,及方继光声嘶力竭劝导的场景。

    新闻还说,据现场了解,是该县财税局因提前预收税款,子吃卯粮收过头税,导致国有企业职工集体上访,这同该县创建卫生城市的大局格格不入,我们将继续关注。

    金泽滔看过新闻,只能摇头苦笑,记者单纯还真是不单纯,言词犀利,观点尖锐,让人印象深刻。

    新闻播出当夜,县委王如乔书记,勃然大怒,责令县财税局尽快处理相关责任人,并声sè俱厉地要求追究相关领导责任,并要求财税部门拿出整改方案。

    第二天一早,金泽滔就被传呼声震醒,县局紧急召开党组会议,商量处理意见,让他速来县局参加会议。

    金泽滔赶到县局,刚刚上班时间,不断有人和他打招呼,但都行sè匆匆,神情严肃,还没赶到会议室,整个县局已经笼罩了一层凝重气氛。

    会议室就办公室主任老鲍一人在忙碌,金泽滔也一起帮忙倒水泡茶,老鲍主任连忙拦住:“不敢劳动领导亲自倒水,你坐着就行,局长他们也应该快来了。”

    隔了盏茶功夫,局班子成员都陆续到达,这一次,胡文胜是除了金泽滔外最早到来的。

    胡文胜脸sè有些憔悴,眼睛都起了黑圈,大约昨晚一晚上没怎么睡踏实,他进了会议室看到金泽滔,努力想以轻松点的神情笑笑,却看起来比哭还难看。

    金泽滔也不知道怎么安慰,财税局被省电视台曝光,作为一局之长胡文胜,首先要承受县委县zhèngfu的雷霆怒火,除了救火还要善后,碰到这种突发事件,也是最考验一个领导干部的综合协调能力。

    若非有长袖善舞的手段和强大人脉支撑,很少有人能全身而退,显然,胡文胜并不具备这种能力,看他有些恍惚的神态,金泽滔担心,等会儿的党组会出现怎样的局面。

    除了胡文胜和高海明,其他人都非常轻松,张军和童子欣还在低声说笑着。

    胡文胜低沉地宣布会议开始,先是通报了省台曝光的内容,然后传达了县委主要领导的指示,提请党组会讨论对城关第二财税所所长的处理建议和分管领导的责任。

    胡文胜话音刚落,高海明就开腔发言,作为分管税务副局长,他不但要向党组会说明情况,还要向县委县zhèngfu作出书面解释,然后提请有关领导作出相应的处理。

    高海明发言不长:“胡局长,张书记,同志们,很遗憾,出现这样的事情,给我们财税脸上抹黑了,作为分管税务局长,我承担应该承担的责任,有一点,我需要在党组会上说明一下,第二财税所作出的,提前预收税款,严查狠收,收过头税的决定,城关二所班子事先既没向局领导汇报,事后也没及时和我们沟通,造成这样的后果,我认为应该严查违反纪律的事实,以明确责任。”

    这大约是他事先征求过胡文胜的意见,并形成这次党组会议处理相关责任人的总基调,轻描淡写间,胡文胜和高海明把自己都撇得一干二净。

    其他几人虽然有些愕然,但也只是垂头不语,不管怎样,作为局长和分管局长,城关二所不可能这么大的动作没和你们汇报,退一步讲,即使没有和你们汇报,但为完成任务,收过头税预征税款,也是一些财税所的通行做法。

    即便要追究责任人的责任,但也要说明一下,对这种财税内部一些传统做法,虽然有着客观的失误,但至少主观愿望还是要肯定一下。

    这样做,既能减轻责任人的责任,也避免兔死狐悲,挫伤基层财税所的组织收入的积极xing。

    高海明发言完毕,沉默了很长时间,胡文胜才说:“张书记,你是分管干部人事的,你先说说该怎样处理才妥当?”

    张军有些狡黠地反问:“县委领导认为怎样处理才妥当?”

    胡文胜笑得有些勉强:“一查到底,严肃处理,绝不宽贷!”

    张军指关节有节奏地敲打着桌面,听在胡文胜和高海明的耳里有些碜人,轻笑着说:“那就坚决按照市委领导的指示办,先派调查组,查清事实,再开会商量责任处理。”

    高海明面sè涨红,说:“张书记,县委领导指示要求我局尽快处理直接责任人,并拿出整改意见,事实已经清楚,责任十分明确,无需再费时费力派出调查组,现在就可以商量处理意见。”

    胡文胜也点头:“我认为这样是妥当的,财税局再也承受不起折腾,还是党组会敲定处理意见吧。”

    胡文胜决定快刀斩乱麻,你们倒好,坐会议室里动动嘴皮,还这个不愿,那个不行,可怜我还要费尽心机,绞尽脑汁才可能在领导这里涉险过关。

    张军也并非一定要坚持自己的意见,他只是提出自己的意见,发出自己的声音,也就达到目的。

    童子欣低头看着笔记本,说:“我服从组织决定。”分管干部纪律监察的纪检组长,都不愿意就这件事多一字。

    王良奎更干脆:“我同意胡局长的意见!”

    金泽滔很奇怪,胡文胜局长都还没说自己的意见,他居然就同意了,这种透支意见和方继光的预支税款有区别吗?

    论到金泽滔发言,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局重大决定中,正儿八经发出自己的声音,他并不想和前面几个领导一样,或附议或曲从。

    他清清喉咙,说:“各位领导,离上次党组会议也没几天,我记得,我还有个联系城关第二财税所的工作分工,如果要追究领导责任,我也责无旁贷。”

    金泽滔说完此话,胡文胜等人都目瞪口呆,这也太无耻了点吧,城关第二财税所出事时,好象你还不是局领导吧?这都能给扯上关系。

    金泽滔咧着嘴笑:“大家是不是心里暗骂,金泽滔也太皮厚了吧,你承担什么领导责任,这不是给自己脸上贴金吗?其实说起来,我要说,城关二所出事情,不能仅追究高海明局长一个人的责任嘛,先说张书记,不好意思,你先别骂我,张书记分管干部人事,基层所长出事,是不是平时教育学习不够?”(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