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二百章,这是个整寿,值得纪念,感谢一下诸位的支持,从未成功,但也不能失败到底,求推荐,求月票!)

    当了解到金钱湖畔的海鲜码头酒店还是东源企业投资的,并且已成为滩涂养殖海产品的重要销售平台,更是大感兴趣,金泽滔却得意洋洋地看着曹剑缨等女,这免费为海鲜码头打广告的机会,他可是公器私用了。【高品质更新】

    风落鱼不用说了,已见识过太多的奇迹,她总有一种强烈的好奇心,打开金泽滔的天灵盖,看看里面是不是住着一群人,一群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奇人?

    曹剑缨只能表示钦佩,现在她主要负责永州酒店的选址及前期基本建设,图纸已经出来,基本上是金泽滔的意图体现,等效果一出来,曹剑缨才真的无语了。

    这哪是酒店,简直是一个明清建筑的园林,有山有水有人家,正如金泽滔所勾划的风景,小桥流水人家,青山绿树炊烟,绿瓦青砖红门,单是按这图景落成,这酒店将毫无疑问在永州是最美丽的风景。

    永州海鲜码头酒店的图纸和效果图甚至还送至永州地委常委会讨论,书记专员当场拍板,就按这个图纸建,当是一项惠民工程来建,一个最重要的招商引资项目来抓,地委、行署要不遗余力地给予最便利的优惠条件的支持,尽快让酒店顺利按期落户永州

    地委还专门成立一个协调小组,赵江山亲任组长,事情出乎意料地顺利,现在正在勘测及古建筑测量保护阶段,很快工程队就可以进场了。

    说到工程队,东源建筑工程公司框架也已经拉了起来,具体由程真金负责,待东源横门沟标段工程结束后,焕然一新的工程公司将进军永州建筑界。

    永州海鲜码头的主体部分将由专业古建工程来承担。东源建筑工程公司将承担一些附属土建项目。

    不说曹剑缨等人的感慨。却说单纯等忙碌了一大晌午,累得香汗淋漓,却仍是情绪激昂,不住地架着话筒问东问西。

    刚开始,曹剑缨等有些紧张,但都是女人,关起门来。单纯和曹剑缨她们一阵嘀咕耳语后,金泽滔奇怪地发现,这三人再拿起话筒面对镜头,就仿若二人,不但神情自若。还能侃侃而谈,毫不怯镜。

    金泽滔揪掉了不少头发,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问单纯,单纯瞪了他一眼,这是女人的话题,你确定你想了解女人的悄悄话?

    金泽滔败走,问曹剑缨。曹剑缨似笑非笑,女人的事情。对男人来说,也不是什么秘密。但你一个雏儿,连女孩的手都没牵过。不是我怕教坏你,而是担心你还算纯洁的小脑瓜从此就龌龊起来。

    金泽滔继续败走,心里却大声呐喊,不是我不懂女人,不是我想纯洁,而是我没机会不纯洁啊!再问朱小敏,朱小敏笑得更放肆,你真要问,真要问?那你去问柳鑫去吧!

    金泽滔掩面涕泣,幸亏风落鱼还算厚道,经过金泽滔威胁加利诱,才羞羞答答地说,面对镜头,你要把镜头看作情人的眼睛,把话筒看作情人的身体,自然就没什么心理障碍了。

    金泽滔看着黑乎乎蒙着海绵体的话筒,直接败退,蹲一角落听着绝不单纯的单纯等一行妇人放肆的狂笑。

    直到第二天,坐在单纯采访车里,金泽滔还直愣愣地瞪着单纯身边的黑话筒,想象着单纯天天握着这东西,深身一抖,差点没落一地的鸡皮疙瘩。

    单纯看着金泽滔诡异的表情,就知道他的肮脏脑袋在想些什么,赶紧嫌恶地用指头把话筒拨拉到一边,俏脸却悄悄地爬上了红云。

    金泽滔看着她那根白生生的青葱一样的手指,在他的炯炯目光注视下还在玩弄着那根话筒,差点没有哼出声来。

    单纯恼怒地瞪着金泽滔说:“再用这sè迷迷的眼睛看着这东西,我就挖了它。”也不知道是说挖眼睛还挖别的什么东西。

    金泽滔肩膀一缩,连忙装作惊吓过度的样子,惹得单纯哭笑不得,只好实言相告:“因为她们都是已婚人士,我就跟她们说,要把镜头当作爱人的眼睛,把话筒当作爱人的嘴巴,你们就不会觉得对着镜头接受采访有多么困难了。”

    金泽滔连忙把头摇得跟风扇似的,鬼才信你,如果这么单纯,你单纯昨天就不会把这话当宝贝一样的敝帚自珍,秘不示人了。

    单纯委曲得泫然yu泣,但见金泽滔那副我知道,我明白的贱模样,心里就升腾起一股无名怒火,直接朝着金泽滔吼道:“那三女人都说了,把镜头和话筒想象成自己爱人的眼睛和嘴巴,没有代入感,更没有想说话的感觉,我说了句,那你们爱咋想就咋想吧,比如情人,没情人的,比如金泽滔。”

    金泽滔嘴巴张得能塞进鸡蛋,难怪,这三个婚女看自己时眼神是那么的暧昧,那么的怪异,也难怪,你让这三个千娇百媚的女人把镜头想象成自己丈夫的眼睛,把话筒想象成丈夫的嘴巴。

    就柳鑫、李沉鱼和赵红兵那三张丑脸,确实很难臆想成花,面对面过ri子都看得生厌了,还要拟物幻想,还真的让人倒胃口让人为难。

    不过想想这三人久经人事的婚女真把话筒想象成自己,不觉将身子往后面缩了缩,只觉下身寒嗖嗖的有些冻人。

    金泽滔想抗议,现在满大街都张贴着港台明星偶像的画像,你怎么就不提议让她们去想象这些帅哥靓男,单纯干脆把头折向车窗一边,眼不见为净,金泽滔却发现她粉嫩嫩的玉颈也变红了。

    采访车摇摇晃晃直奔涂下村,车还没停稳,一路如坐针毡的单纯就噌地窜下车门,速度之快令金泽滔都有些眼花缭乱。

    省台漂亮记者又来了!金镇长也陪同着来了!采访车一停下,涂下村就轰动了,男女老少都倾巢而出,大家扶老携幼,就象过节一样前来迎接省台记者和金镇长,现在都听说金镇长升官了,要到县府上班了。

    接到镇里罗立茂主任电话,早就在村口恭候的蔡长征等村两委班子齐刷刷地喊着:“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后面无数的老人孩子也参差不齐地响应:“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看过无数次类似欢迎场面,听过无数次相同欢迎口号的单纯,看着那些村民们脸上洋溢着的真诚而又朴素的欢笑,心里面那根最柔软的心弦忽然被触动了,眼泪扑簌簌往下掉,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金泽滔递过手巾,自己眼眶也有些湿润,老百姓对于帮助过自己的人总是当作恩人一样记忆和欢迎,有调皮孩童注意到漂亮记者在擦泪,欢呼雀跃说:“漂亮姐姐高兴得哭了,大家伙再让漂亮姐姐高兴高兴,跟我一起喊: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这次喊得比刚才整齐响亮得多,刚刚擦干了泪的单纯又泪花四溅,单纯一流泪,手脚就发软,金泽滔只好在一旁当拐杖柱着单纯,低声说:“乖,不再哭了,再哭就成花猫了!”

    单纯抽抽咽咽地才抹干了泪水,金泽滔大声说:“今天,单记者大老远从西州赶来,就是想问问乡亲们现在ri子过得好不好?”

    这次男女老少都喊:“好ri子,好ri子!”却是不约而同富有节奏地呼喊着。

    单纯终于平静了心情,风风火火地展开采访,金泽滔没事了,被蔡长征等人围着,七嘴八舌地问:“金镇长,听说你要调走了,你走了后,滩涂养殖塘政策会有会变化?”

    金泽滔笑说:“我即使不当这个副镇长,还是产业办主任,还管着这卢水给殖海塘,养殖公司还是产业办管的,所以你们放宽心吧,这个政策什么时候都不会变的。”

    蔡长征这才放下了心,说:“那敢情好,今天要不是省台记者来,要不是金镇长来,我们准备今天再起一网,东源海产品贸易公司的采购人员早就等在村里了,就等海产品一起网上岸就交易了。”

    单纯此时却拉着一个年轻人,嚷嚷道:“这就是海鲜码头的采购员,来这里收购海产品的,你们约好下午起网的?”

    那年轻人见到金泽滔规规矩矩地鞠了一躬,让单纯很意外,在这里,居然还有比自己这个美女还受欢迎的人,年轻人有些羞涩:“我们酒店都知道金镇长,海产品贸易公司就是在金镇长的建议下成立的,我们公司李总给我们讲话时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喝水不忘挖井人,致富不忘金镇长。”

    记者单纯清澈的眼睛单纯地看着金泽滔:“金镇长,我发现到浜海,不论是在县城还是农村,好象都有你的影子,你能说说你是怎么做到的?”

    金泽滔傻了眼,你这话听起来那么的别扭,这到底是褒奖还是揶揄?

    单纯看他有些惊疑的表情,扑地笑了:“有时候说你笨,你的想象力又高出常人一大截,说你聪明吗?有时候又是榆木脑袋,一点也不开窍,我的意思是,是什么样的信念在支持着你,能让你把企业的发展,产业的腾飞,和百姓的致富当做自己的事业一样在做?”

    说到金泽滔的想象力高人一等时,又忍不住有点脸红,但随即就落落大方,总归是想探究,这个看起来并不怎么出众的年轻人内心到底在想些什么。(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