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宁以义死,不苟幸生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写这两章时,我的耳边还一直在盘旋着,欢迎欢迎,热烈欢迎,这句话就送给看书的朋友,欢迎欢迎,热烈欢迎!给点支持给点力!)

    金泽滔挺了挺胸膛,正气凛然地说:“作为党的干部,只要时刻把发展经济,带领一方百姓致富当作自己最崇高的职业使命,那么他就会无往而不利,因为他必定会得到了群众的拥护,必定会得到组织上的肯定和支持。【高品质更新】”

    金泽滔话音一落,周围围观的群众都纷纷鼓掌,金泽滔心里却不无惭愧

    对自己来说,企业发展,产业腾飞,百姓致富都是一件事,那就是大家一起发财。

    单大记者,如果你知道这企业大多都是自己的产业,你就不会疑问我为什么把这些事都当作自己的事业,这本来就是我自己的事业嘛!

    单纯看着周围百姓群情鼎沸,看着金泽滔纯洁得如同水晶一样的眼睛,也被深深地感动了。

    采访完村民,金泽滔又陪着单纯,到滩涂养殖塘现场及永缚苍龙堤坝取外景,晚上的时候,涂下村举行盛大的篝火晚会来欢迎远道而来的省台记者。

    篝火晚会,那是金泽滔的说辞,说是篝火,其实是因为涂下村还没通电,烧几堆柴火照明用的,至于晚会也就是在晒虾坪上搭几张破桌椅凳,大家聚一起胡喝海吃

    但单纯等人还是体验到了渔村新鲜的民俗风情,

    第二天一早,金泽滔和单纯等人跟涂下村民依依惜别。准备上车前往横门沟村采访。

    晨雾缭绕中。门前屋后。却涌出许多还是赖床年龄的孩子们,他们排着歪歪扭扭的队列,喊着没昨天整齐的口号,流露着和年龄不相称的哀伤:“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喊到最后,都已经带着荒腔走板的哭音。

    漂亮姐姐单纯的神经瞬间被击垮,她不加控制地放声大哭,掩面奔上采访车。生怕自己这一停留下来,再也不愿离开这群可爱的孩子们。

    车驶出里许,还能隐隐约约听见村口传出的稚音:“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连同行的中年摄像师傅等人都忍不住泪如雨下,单纯哀哀地伏在金泽滔身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痛哭流涕,本来还有些哀伤的金泽滔看着胸前东一团西一团的还起着泡泡的鼻涕,就再也没心情悲伤。

    车开出好久,单纯才抽咽着平复了心情,看着金泽滔胸前大块大块的泪渍鼻涕,有些不好意思地想拿手擦掉。可脏不拉叽的又实在下不了手。

    金泽滔只好拿出那块被单纯擦了好几回眼泪的手巾,翻了又翻。才找出一角还算干净的地方,小心翼翼地皱着鼻子擦拭自己的前胸衣服。

    单纯看得怒了:“别用这副好象擦大便的嘴脸好不好?这是美女的眼泪好不好,一般我还不往他身上擦。”

    金泽滔只好装作欢天喜地咧着大嘴笑的样子,却干脆不擦了,单纯扑哧一声转悲为喜,难得地温柔一声:“好了,你也别装了,大不了回去我帮你洗了,或者以后干脆买件名牌的送你。”

    金泽滔这才作罢,苦着脸说:“姑nǎinǎi,不是所有人都喜欢美女的鼻涕和眼泪的,你问问老毛师傅他们喜不喜欢。”

    老毛叫毛益昌,就是接替吕大伟的摄像师,他同情地看了眼金泽滔这件尿片一样的外套,连忙摇头。

    单纯哼地一声,扭转脖子,眼睛往窗外看去,不知看到什么,连声尖叫:“师傅,停一下!”

    金泽滔扭头看去,采访车正停在横门沟边防哨所大门边,大门里涌出大群的武jing,带队的正是所长徐法灵和指导员杨俊生。门外有群众正群情激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金泽滔连忙下车,他作为包片联系横门沟地区的镇领导,对横门沟发生的事有权利过问和处理,开始他还以为是哨所和当地群众发生矛盾。

    待过问后,才知道,横门沟附近几个村落有几艘渔船就在外海不远处遭到货船撞击,附近捕鱼的渔民纷纷驾船围堵,请求哨所官兵前去相救。

    金泽滔二话不说,也跟了上去,单纯见此热闹景象,如何能落人后,再说身为主持人兼记者,她对不明真相的事情都有着天然的敏感和兴趣,用她自己的话说,她有着一颗新闻鼻。

    金泽滔看着她悬胆般玉鼻,鼻尖还冒着汗珠子,摇了摇头:“看不出你这鼻子跟新闻有什么关系?”

    单纯一向对自己的鼻子很有信心,真是用“一管玉鼻”形容都不为过,得意地扬着鼻子说:“那你说说这鼻子跟什么有关系?”

    金泽滔不好意思地说:“我老家养过一只狗,天热的时候,小狗的鼻子也会象你般冒汗,除了这个联想,我实在想不出你这鼻子还跟别的有什么关系。”

    金泽滔一说完,车里就响起笑声,单纯捏着小拳头,如雨点般往金泽滔身上落下,金泽滔抱头缩做一团,任由单纯的拳头给自己搔痒痒。

    一阵吵闹,就到了码头,金泽滔等人随着哨所武jing官兵分乘两艘巡逻艇出发。

    巡逻艇跟近海渔船排水量差不多大,但马力大,重量轻,速度可快至三四十节,金泽滔对坐船没什么感觉,跟坐车差不多,但单纯他们没坐过船的可就惨了,巡逻艇速度很快,海上看起来风平浪静的,一上船就感觉象在海上骑马。

    晕船还跟晕车不一样,昏昏沉沉,手脚发软,感觉五脏六腑都移位了。金泽滔只好帮着记者们照看设备,单纯一行人早就四肢无力地瘫软在船舱座椅上。

    大约驶出了一个小时不到,引路的渔民指着前方海边,示意已经到了事发地点,巡逻艇放慢速度,站船头甲板,可以清晰看到十数艘小排量的近海渔船,正围着一艘货轮模样的庞然大物四周打转。

    徐法灵所长紧皱眉头:“让渔民们都小心点,应该是走私船,防止他们狗急跳墙。”

    围着货船的其中一艘渔船有些歪斜地缓缓地转着圈,大概就是横门沟村民说的被货船撞的渔船,

    单纯等人随着船只缓慢停了下来,虽然比刚才要好点,但随波逐流的味道还是让人难受。

    徐法灵开始对着货船喊话:“前面的船只请注意,我们是横门沟边防哨所巡逻队,请停船接受检查!请停船接受检查!”

    渔船渐渐地向巡逻艇靠来,那艘受伤的渔船摇摇摆摆地落后一步,另一艘巡逻艇一边喊话,一边跟了上去,货船大约犹豫了一下,慢慢地停了下来。

    徐法灵等人都松了一口气,但正在此时,货船忽然加大马力,奋力往北驶去,货船速度不快,但胜在体积庞大,巡逻艇只能在边上游驶。

    货船往北走了会儿,又忽而折向东南,金泽滔看得心胆俱裂,货船行驶的正是渔船撤离的方向。

    看货船不减马力横冲直撞,走在前面的渔船纷纷作鸟兽散,唯有后面那艘受伤的渔船无论怎样也避不开货轮的航线,徐法灵连忙厉声喊话:“前面船只请规避渔船,请速转向规避!”

    旁边跟随的另一艘巡逻艇往船舷靠了上去,企图强行登船,但因为对方全速行驶,根本无法接舷。

    杨俊生建议:“鸣枪jing告吧。”

    徐法灵手一挥,有武jing朝天鸣枪,徐法灵也不再喊话,只是吩咐巡逻艇紧紧跟上,货轮离受伤渔船越来越近,眼前不过一会就要撞上。

    四散逃开的渔船都慢慢停了下来,最前面的那艘渔船开始转向,转弯打得很急,金泽滔能看到渔船急转划过水面的白亮波痕,船身整整掉了个儿,速度不减地地往受伤渔船驶去,马力越加越大,到后来全速迎头往伤船方向冲去。

    第二艘转向了,第三艘转向了,所有渔船都转向了,慢慢地所有渔船都从四方向伤船聚拢,团团围住伤船,却是要用自己脆弱的外壳保护着同伴。

    在这一刻,金泽滔整个身子都快跨出护栏,他就仿佛看到远古烽火连天岁月里,两军对阵,伏尸百万,流血漂橹,有卒重创,伏地不起,伍友登高,一呼百应,虽临强敌,死战不退,同为胞泽,岂能独存,生死与共,祸福相依,宁以义死,不苟幸生。

    摄像师老毛不晕船了,杠起机器将镜头对准了大海中即将发生的悲壮一幕。单纯也不晕船了,双手握着栏杆,指关节因太用力而发白,所有人都赤红着眼,紧紧盯着刚刚四散逃离的渔船又重聚在一起,为了受伤的同伴!

    这一刻,巡逻艇上的所有人只觉得心血沸腾,恨不得生对翅膀也飞到那渔船上,只为做那不独善其身,偕友存亡的奇男儿,没有悲怆,没有哀痛,只有气吞**的大无畏气概,男儿得死所,其重如山丘!

    货船愈驶愈近,眼看就要撞上了,徐法灵等瞋目切齿地举枪就往货轮shè,子弹打在船身,只是擦过道道火花,徐法灵咬牙低语:“我发誓,只要撞上去,我一定要让他们后悔活在这个世上。”(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