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章 一笑泯恩仇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李小娃就是觉得金泽滔是自己的贵人和福星,凡是损害金泽滔利益和威望的就是损害自己的利益,一个朴素的先秦后裔,朴素的阶级感情。【高品质更新】

    金泽滔也没有太为难李小娃,又是感谢了一番才放李小娃仓惶离开。

    金泽滔送走李小娃后,立即向县局胡文胜局长汇报了东源情况,胡文胜局长接到电话后还连呼庆幸,幸亏自己有政治远见,让金泽滔亲自坐镇东源财税所

    你看,他刚到东源,就发现了这个漏洞,若是任由发展,全县财政收入要保持全地区领先水平就岌岌可危了。

    胡文胜如同刚才金泽滔表扬李小娃一样,高度评价了他的高度政治敏感xing,对财税事业的责任心和使命感,让金泽滔听了都觉得脸红。

    胡文胜没有跟他废话太多,搁了电话就向地区局局长告状,南门市财税局擅自免征附加税收及带征所得税,严重违反了税收征管条例,地区局应给予严惩,绝不能宽贷。

    金泽滔放下电话,感觉还是不能放心,你向地区局告状,对南门市财税局能多大约束力,现在大家都咬着牙拼命赶进度,财政收入进度,决定着当地党委zhèngfu在全地区的政治排位,他就不信这事没有当地zhèngfu的支持。

    对于财税部门来说,当地党委zhèngfu远比地区财税局有约束力,估计就算地区财税局出面,也是推诿扯皮,等打赢这场抢税款官司。今年的财政年度也结束了

    金泽滔连忙跑镇委大院找镇领导出头了。这事情还是通过县委出面比较妥当。此时,东源镇干部大会正准备开始。

    金泽滔在会议室找了个角落正准备坐下,罗立茂向他招手,让他坐前排领导位置,金泽滔看了看四周,见会议室人们都在注视着自己,不觉有些恼了,你这罗立茂。也没点眼sè,有事不能等会议结束后再说吗?

    其实他是冤枉了罗立茂,让金泽滔坐在前排还真不是罗立茂的主意,王良奎一定要党政办通知金泽滔参加,罗才原也是,让罗立茂看不懂的是卢荣归,会议后他就要转任三水镇人大主席,他也坚持金泽滔赴会后会议再开始。

    所以,金泽滔以为自己时间掐得正恰到好处的时候,其实全体干部都等着他到会后才宣布会议开始的。金泽滔不知道怎么自己一下子就成了香饽饽。

    罗立茂刚才连续打了几个电话给财税所。得知财税出了大事,所长正在处理。他也如实向组织部带队的尚示任命的副部长莫宏铭及罗才原书记汇报,两位领导都异口同声地指示,不要着急,等他来吧。

    罗立茂又不明白了,莫宏铭他不了解,可能因为关系比较密切,但罗才原没理由怎么在意金泽滔啊?

    会议很简洁,也就半多个小时就宣布结束了,接下来就是领导的事,台下干部就一哄而散,金泽滔和莫宏铭很默契地相视一笑,这一刻,两人都点惺惺相惜的融洽和亲近,

    会后莫宏铭没象以往一样匆匆告辞离去,而是和东源镇新老班子一块儿在海鲜码头酒店聚餐。

    罗才原走出会议室后,金泽滔就乘机向领导汇报了南门市财税局的做法,说再这样下去,东源好不容易培育起来的绣服税源就要为他人作嫁衣了,东源的大好局面和形势就要被南门市给破坏了。

    罗才原比胡文胜还沉不住气,胡文胜还表扬了金泽滔几句,罗才原干脆是一言不发地转身就往办公室里赶,关起门来向县委领导告状了。

    罗才原心急如焚,这还了得,自己辛辛苦苦一长年,图的就是最后财政收入在全县的排名,看今年能不能再实现历史xing的突破,创造一个东源奇迹。

    在这最后关头,竟然有强盗跑自己家来了,这不仅仅是抢税款,还是硬生生地抢自己的前程,老师王书记隐晦地说了,就等开chun事情就明朗了,一切都将水落石出。

    现在罗才原组织领导绣服产业化和滩涂开发改造都已经取得显著成效,东源的农民收入大幅提高,社会治安和社会风气都大大扭转,今年的台风损失也是历史最低水平,这一系列的耀眼成绩,还需要加上财政收入这个硬指标的排位才算圆满,

    罗才原在电话里跟王如乔诉说的时候,东源党政班子簇拥着莫宏铭和新任镇长王良奎来到了海鲜码头酒店,卢荣归并没有找理由回避,而是坦然来到酒店。

    以前班子聚会,金泽滔感觉并不太融洽,除了能说得上话的寥寥几个诸如胡怡得、谢凌和罗立茂外,很少和其他人交流。

    但此刻,大家态度都很格外热情,就连邹益民都找话题主动和金泽滔聊了几句,让金泽滔有些意外,但随即释然,也许大家都认为金泽滔在东源镇为时不久。

    能进城,并且在重要部门任职,这在乡镇干部眼中,就是受县委领导重视,等同于提拔重用。

    等大家都三五成群交谈时,卢荣归也找上了金泽滔,他没有笑容,和大多数时候一样,老成持重的严肃模样,只是气sè略显憔悴。

    两人找了个角落坐下,却又相视无语,金泽滔没话找话:“卢镇长最近还好吧?”

    能好吗?金泽滔也为自己愚蠢的问话感到汗颜,卢荣归不答反笑了,大多数时候看到的都是金泽滔的侃侃而谈,口若悬河,很少见到他有忸捏不安的样子。

    卢荣归说:“我儿子跟你差不多大,他每月还要问我要钱。”

    金泽滔知道他儿子在部队当兵,每月都有来信,来信不是跟父母问好请安,而是要钱。

    卢荣归说:“他在部队谈恋爱了。我吓了一跳。部队是严禁和驻地群众恋爱的。”

    金泽滔也被吸引了:“部队首长知道吗?”

    卢荣归有些骄傲说:“小渊在家的时候尽管成绩不太理想。但一直循规蹈矩,很乖很听话,从不让他妈cāo心。”

    金泽滔知道卢荣归的儿子叫卢文渊,取这名字可见卢荣归望子成龙的渴望,只是最后文不成,也就弃文从武了,金泽滔看着卢荣归还沉浸在对儿子的回忆中,难得地流露出慈父思念远游他乡儿女的思念情怀。

    父亲和儿子的感情是截然不同的:父亲爱的是儿子本人。儿子爱的则是对父亲的回忆。

    寸草chun晖,父慈子孝,只是儿女孝顺就真的能报答得了父母养育之恩,教导之功于万一?

    两人都默然无话,卢荣归自嘲地笑笑:“其实我已经无憾,好歹还保留着正科级别,家庭和睦,儿子孝顺,生活无忧。”

    金泽滔也附和:“是啊,家庭面前。儿女面前,功名利禄都是过烟云。家和身健就是福。”

    卢荣归看了金泽滔一眼,摇摇头说:“我刚才说年龄上你就跟我儿子一样大小,但很很多时间,却感觉你和我是同类人,历经沧桑,洞透世情,老与世故,不象个年轻人。”

    金泽滔失笑:“其实这就是代价,少年老成不是褒奖,卢镇长也不希望你儿子跟你一样整天都端着张木头脸吧?”

    嘴上虽然溢笑,内心却凄苦,一个年轻的身体装着一颗千疮百孔的灵魂,这就是重生的代价。

    卢荣归仔细端详着金泽滔,年轻得过份的下巴甚至都没长胡子,只是唇上冒着毛茸茸淡黑sè的嫩须,一双清澈的眼睛没有平常所见的咄咄逼人,更无挖苦的意味,满是坦诚甚至稚态,不觉有些失神。

    说到底,他和金泽滔之间并无什么解不开的矛盾,从一开始是因为产业办的滩涂开发改造和自己的分工有冲突,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不知从什么开始,他就视金泽滔为为心腹大敌。

    这几天一直在检视自己,自始至终,金泽滔都没有主动挑衅过自己,说起来,从分工产生矛盾开始,到反对改造方案,到拆分产业办,到最后闹出卢勇事情,其实都是自己在一旁煽风点火。

    金泽滔也是见招拆招,虽然有时略显稚嫩,但都是堂皇之战,光明正大,政治手腕很见功底,倒是自己却显得有些yin暗,上不得台面。

    虽然他在卢勇事件中也曾怀疑过是金泽滔幕后推动,但时至今ri,这些怀疑和不愉快都烟消云散,今天他坚持不顾脸面,前来参加聚餐,也是想借机和金泽滔一笑泯恩仇。

    以他对金泽滔的了解,他并不是一个穷追猛打,睚眦必报之辈,在这一点上,他还暗暗有些感激,如果金泽滔趁卢勇事发之机,再罗织一些旧事,想必自己也不会这么顺利过关。

    其实卢荣归倒是高看了他,金泽滔经上一世的折难,xing情和作风都已经大变,讲究光明磊落,那也是针对正常的政见争持。

    他坚奉一饭之德必偿,睚眦之怨必报的处世观,对为善之人善待之,对为恶之徒绝不留情。

    对卢荣归,他内心甚至根本没有当作必须扫除的对象,他也了解过,在诬告举报自己这件事上,卢荣归有过不光彩的推波助澜,但既非他指使,也非他筹划,这件事上,卢荣归可以说是受害者。

    正在两人各怀心事,辗转反侧的时候,忽然一声爽朗笑声传来:“怎么了?都谈些什么?”

    金泽滔抬头一看,罗才原书记也到了,卢荣归说:“没什么事,跟泽滔镇长聊了会我家那小子。”

    罗才原大约是解决了问题,心情很愉快,说:“小渊是个诚实肯干的孩子,在部队这个大熔炉一定能有出息。”,

    金泽滔却回头问卢荣归说:“卢镇长,你刚才还没说你家小渊怎么就在部队时恋爱了?”

    卢荣归苦笑着说:“这是部队首长的命令,首长女儿瞧上我家小子了。”

    金泽滔哈哈大笑:“那当真要恭喜!这可是条南山捷径。”边说边伸过手去,卢荣归也伸手接受金泽滔的恭喜。

    罗才原也伸手搭上两人的手臂,说:“来来,一起入席吧,等会老卢可要多喝一杯,回头让你家小子加把劲,早点把生米煮成熟饭。”罗才原也难得地开起了玩笑。

    金泽滔看着卢荣归和罗才原发自内心的笑容,这或许就是传说中的相顾一笑泯恩仇吧,其实他和这两位东源原主官都没有什么成见,更谈不上什么仇怨,那就让往事成烟吧!

    罗才原把南门市的所作所为跟王如乔书记汇报后,王书记十分重视,当场就和南门市书记沟通,南门市委书记态度很明确,对于这种以降低税率,吸引他地税源的违法行为必定要追究,不能因为这样的龌龊小事影响了两邻居的感情。

    晚餐气氛很融洽,特别是卢荣归更是频频举杯,四处邀战,大家回应也很热烈,你来我往,竟喝了不少于五瓶,令人大感意外。

    在东源工作了差不多一辈子,卢荣归和大家一起喝酒时间也多,却是从来没有显山露水过,只是偶露峥嵘,已杀得众人丢盔卸甲,成了卢荣归在东源的最后绝唱,自此后,卢荣归就封了杯,修心养xing,这是后话。

    金泽滔在东源呆了二天,从东源情况看,因为措施得力,一些不安份者都受到了jing告,对金泽滔,东源大多数绣服户都有些敬畏,他对于违反绣服管理规定的行为打击一向严厉。

    东源四乡八村,因为贪图眼前利益损害东源绣服形象,或扰乱绣服市场的不法分子,因为金泽滔一言而被吊销执照,取消信用等级而只能改投他业的不在少数。

    但随即,东源以外的几个乡镇的东源集团绣服工贸公司传来的消息,让他更加不安。

    南门市财税局在西桥这些乡镇居然堂而皇之地开设了代征开票点,除了低税率外,还按规定给予开票者一定比例的手续费。

    这等于是强盗把摊子摆到了家门口,这些情况层层通报至王如乔处,王书记刚打招呼没二天,南门不但没收敛,反而变本加厉了,十分恼火。

    和南门市委书记沟通时就没好气,市委书记也十分郁闷,上一次他接到王如乔书记的请求后,直接和财税局长通话,要求他停止这种既为人垢病,又违法的行为。

    这还没几天,又来了,还在人家地盘设立了代办点,你这不是打人家耳光吗?财税局长比他还委曲,他本来也不愿做这小人勾当,但架不住市长势大,市长言明,年岁终了,若是他不能保持去年较为靠前的排名,就地免职。(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