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拜见何悦父悦母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南门经济财政情况今年以来,一直萎靡不振,单凭自身的税源,局长也分析过了,根本没可能完成市长的任务。//百度搜索看//(,看小说最快更新)

    做强盗虽然名声受损,但总好过头上的乌纱帽被摘,抱着这种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心态,他顶着地区局的喝斥,痴心不改地做起了职业税务强盗。

    南门市委书记也和王如乔叹苦,财税局长也是被逼上梁山,没奈何,市zhèngfu那边也有压力,作为地区所在地,辖区行政主官不能不考虑这个政治影响,南门市总不能落后于南边几个历来落后的经济薄弱县吧

    王如乔都气笑了,当即就摔了电话,什么理由?被逼上梁山都能成为强大的理由,这都做强盗了还***振振有词!要不我让胡胜文到南门市也开家财税所好不好?

    他向地委反应,地委也很恼怒,这不是朝自家人下手吗?你有想法,可以到别的地市挖税源嘛。

    这些话反馈到金泽滔这里,他良久都没有反应过来,这也太过了吧,难不成到别人家里挖税源是从地委到县市的共识?

    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想方设法发展经济,共度难关,反而上上下下都打起了这种损人利己的主意。

    金泽滔没办法,去趟地区吧,这股风cháo如果不抵制,再默许南门市如此胡作非为,接下来,南门市真会把税务所开到东源来

    金泽滔在永州地委只认识副书记温重岳和赵江山,至于组织部长郑昌良只一面之缘,赵江山副书记因为海鲜码头酒店的事。倒有过几次接触。他对自己印象颇佳。观感不错,但还没熟悉到能随意进出办公室的地步。

    唯一能说得上话的是温书记,他也正要借这机会跟温书记联络一下感情,巩固一下关系,跟曲向东说过这事后,曲书记也支持他当面向温书记反映。

    正巧何悦的母亲不知道从哪儿得来的电话,都打到财税所的所长室,嗔怪说这么长时间也没来串门。老头子都提过好几回了,每回何悦都说你工作太忙,要是有空就过来坐坐。

    金泽滔虽然感觉不妥,毕竟女未嫁男未娶的,这贸然上门还真让人误会,但老人家相邀,也是盛情,何悦没邀请,这是女孩的矜持,难道一个大男人也要矫情。他连忙答应尽快前来拜访。

    金泽滔说走就走,准备了一些上门拜访老人的礼物。直接自财税所出发。

    在去何悦家之前,他去了趟南门市财税局,出面接待他的是一个副局长,副局长态度很好,只是言明这绝对不是市局的安排,已经狠狠地批评了下面的财税所。

    金泽滔婉转地提出是不是能跟局长见一面,副局长脸sè就有些不善,你也不过是个党组成员,难道我接待你还跌了你的身份?

    副局长借口还有事,就拂袖而去,把金泽滔一人晾会议室里干瞪眼,只好悻悻地离开。

    从财税局出来,一咬牙,就奔南门市zhèngfu,先是被门卫盘问了好长一会儿,好不容易进了zhèngfu大院,找到市府办,言明身份,要求拜见市长大人。

    接待他的一位市府办副主任,很奇怪地看了眼金泽滔,仿佛在说,这人谁呀,懂不懂规矩啊,南门市财税局的副局长,都没资格想见市长就见市长,你一个浜海财税局的党组成员,却跑到南门市要见市长?

    副主任还算厚道,没有给他脸sè,只是委婉地说,市长很忙,今天行程都排满了,一整天都抽不出时间接见你,你看要不改ri再约约看。

    金泽滔走出南门市zhèngfu大院时,扭头望着大楼门口高悬的国徽,心里想,什么时候,如果连平民百姓想什么时候见市长,就能见到市长,那我们国家的政治或许就清明了。

    这事情还真不是自己能解决的,算了,明天跟温书记汇报吧。

    何悦家住地委家属楼,这些楼多是四五层楼,差别是领导住得大些,朝向和楼层好些,进门还要登记,跟后世的小区管理差不多,但对现在的人们来说,就显得戒备森严,庄重大气。

    金泽滔登记了名字,填上的探访人是何军,门禁没有多问,就伸手放行,金泽滔车开了几米,忽地又停了车,伸出头问:“考你个小问题,答对算你合格,知道何军主任住哪幢楼吗?”

    刚才还很和蔼的门卫顿时就脸sè一紧,不屑道:“7号楼301室。”

    答罢,随即回过神来:“回来,回来,连何主任住哪都不知道,你探访个啥子啊?”

    金泽滔哈哈一笑:“算你还算称职,我知道何主任住七号楼,谢谢啦!”一踩油门,车就嗖地箭一样离去。

    门卫猛追了几步,忽然就止住了脚步,苦笑着摇头,这年轻人有点贼,自己也是猪脑啊,妈的,这就给套了话。

    金泽滔跟门卫一逗,心情舒畅,敲开何悦家大门时都还乐呵呵的,何母开门一看是金泽滔,就乐得回头大叫:“老头子,有贵客上门了。”

    金泽滔在门口一鞠躬,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阿姨好!”

    行完礼,就大包小包地往何悦家搬东西,何母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帮忙:“哎哟,串门就串门,带什么礼物啊,这多费钱啊?”

    何军就站客厅门口,看着金泽滔他们搬东西,上次金泽滔看到他时还躺病床上,只觉得健壮,这一站在门框下,却显得jing瘦,身材也不魁梧,但一头白发,四方脸膛,神情严肃,不怒自威。

    金泽滔忙乎完事,这才对着何军又是一个鞠躬,却是按规矩称呼:“何主任好!”

    何军从鼻腔里哼了一声,算是应答,何母却越看越是喜欢:“老头子,你瞧瞧,这孩子多礼貌,多懂事!”

    何军又是哼了一声,算是对何母的话的认可,转头就往客厅走去。

    金泽滔亦步亦趋地跟了进去,还没坐下,何军问:“何悦没跟你一起过来?”

    金泽滔刚沾着沙发,见何军站着问话,连忙站直了身子,说:“没呢,我来看你们两老,就直接来了。”

    何军这才大刀阔斧地坐下,金泽滔让他这一闹,坐着沙发都感觉不踏实,何军又问:“最近工作还好吧?”

    金泽滔上次被何母的热情感染,不论是工作还是生活上的大小事情都给交代得一清二楚。

    这次金泽滔见何军发问,就把那之后的事情都又了一遍,也是奇怪,平常让他说这些琐事,他也不愿意说,但何军一发问,也不嫌烦,就象讲故事一样,讲了大半个小时说得声情并茂,生动具体。

    特别是说到工人集体上访事件和横门沟外海上惊魂,何军都哼了一声,也不知道是生气还是感动,

    何军对金泽滔的成长过程并不太关心,对他说的一些工厂和农村的情况却极为关注,还不时地发问。

    金泽滔口沫横飞刚说完话,何母就适时地递上一杯水,还连连夸赞:“不错,不错,这都当上了党组成员了,行政职务也要赶快跟上,辞了副镇长吧,你的工作重心也要移到县城了。”

    何母耳濡目染,对体制内的事情也挺明白的,她开心的是金泽滔在浜海县城上班,以后到永州就更方便了,何军也很难得地对此表示赞同:“不错,你的工作重心不能再局限于一镇一地,而是要着眼全县的滩涂开发改造,不管能不能上这副局长,产业办工作要亲自抓起来。”

    金泽滔理所当然地说:“这是当然,我都跟领导拍了胸脯,立下军令状了,要是不能在三年内完成目标任务,我还有什么面目见浜海父老,就算破釜沉舟也要咬牙顶上。”

    何军有些古板的老脸上这才绽出一丝微笑,还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说:“年轻人干事业就要这破釜沉舟的决心,滩涂开发改造是事关千万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大意不得,轻忽不得。”

    金泽滔有些受宠若惊,本能地想站起来,却给何军一只并不健壮的手轻轻一按,就乖乖地坐也回来,不愧是老铁道兵,这双jing瘦的手当初不知道打断了多少根铁钎,凿开了不知多少石方。

    何母刚才给金泽滔的说话吸引住了,这时一看手表,拍着大腿说:“哎哟,小悦都快下班了,都忘了做饭,你们聊,我得赶紧淘米去了,幸好泽滔带了不少海鲜,我还不用花时间买菜了。”

    金泽滔跟何军说话有点压力,连忙说:“阿姨,我来一起帮忙。”

    何母挺喜欢跟金泽滔唠叨,何军那只手却没放开金泽滔,按着他动弹不得,说:“年轻人跟个老娘们上厨房算什么,好好跟我说话。”

    何母喋喋不休地数落着何军:“我就知道你会这样,你就会摆谱,在家也摆领导的臭架子,没我这老娘们天天做饭给你吃,你早就饿死。”

    何军脸一拉,一挥手,何母就嘟囔着出去忙活晚饭了,金泽滔只好低头屈服何军的yin威。

    何军也不管金泽滔的脸sè,说:“你说的横门沟的事情,我知道,挺猖獗的罪犯,现在已移送至司法机关法办。”

    金泽滔正要说话,只听得房门咔的声响,何母说:“小悦回来了。”

    金泽滔连忙站了起来走出客厅,这个家,除了和蔼可亲的何母,何悦和何军都算是领导,何悦见客厅走出金泽滔,楞楞地指着金泽滔说:“你,你怎么到我家来了?”(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