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此致敬敬礼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月末了,求月票!)

    何母嗔怪道:“你这孩子咋说话的,难道泽滔就不能到我们家吗?”

    何军也是深以为然,鼻子哼了一声,以示赞同。(本章节由网友上传&nb)

    金泽滔贼笑:“你看阿姨跟何主任都表示了欢迎,难道你还能将我拒之门外。”顺手接过何悦手中的公文包。

    何悦弯腰换鞋,边抬头说:“我这个何主任可还没有同意哦!”声音一如既往地糯软动听

    何军又是哼了一声,施施然回了客厅,也不知道是同意还是反对。

    金泽滔指指何军的背影,说:“这才是何主任,你只是个小何主任,说的话不作数。”

    何悦换好了鞋子,说:“怎么样,现在对纪委工作有了更直观的了解了吧?”

    金泽滔知道她指的是自己被传唤审查的事,事后,何悦还打电话慰问过自己,不过怎么听都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金泽滔哈哈笑了:“倒挺好,不过我也报了一箭之仇?”

    何悦笑眯眯地问:“哦?怎么个报仇法?”

    金泽滔随着何悦进了客厅,说:“我把你们浜海纪委办案点的大厨给挖走了。”

    何悦停住了脚步,说:“你说的那个朱大肠?做的肉挺好吃的那个?”

    金泽滔忍俊不禁:“原来何主任也体验过办案点的伙食啊?”

    何悦白了他一眼:“什么叫我也体验过,我那是在里面办过案。”

    金泽滔拍拍脑门:“我倒忘了何主任是主办浜海**大案的纪委领导,现在浜海纪委同志想要吃朱大柴的伙食。可就要自己掏钱到海鲜码头去了!”

    何悦扑地笑出声来:“你这捉狭鬼。这是打击报复纪委同志好不好?”

    何军也在旁边听得一乐。说:“你进纪委买个教训,是好事,纪委审查你,让你拐走了厨子,也是买了个教训,下次再审查你,一定要看紧自己窝里的人。”

    金泽滔冷汗直流:“何大主任,你可不能这样埋汰人。我进一次就够噩梦的,再进一次还活不活?”他把何军和何悦用大小主任区分开来。

    何悦抿着嘴笑:“纪委捉你进班房,也没捉错人,油嘴滑舌的,对你这样的干部就要适当地给点颜)”

    金泽滔见这两父女对自己进纪委不但没点同情心,还一唱一和调侃自己,只好闷不作声。

    何军却力挺金泽滔,说:“金泽滔还是个合格的基层领导干部,纪委就象个糠筛,汰劣存优。你经过了党的纪律考验,那就应该放下包袱大踏步前进。”

    金泽滔眉飞眼笑:“还是何大主任慧识人。我现在是轻装上阵,正准备甩开膀子大干一场。”

    何悦又是甩了个白眼,金泽滔发现何悦要是跟你熟悉了,很喜欢用这眼神表示鄙视或无语,只是这白眼在金泽滔看来,却是又媚又憨,难免让人想入非非。

    何悦说:“你们东源横门沟发生的走私案知道的吧?”

    何军神sè一凝,说:“怎么了?这事还涉及到党政领导干部?”

    何悦愤恨说:“倒不关我们永州的事,据货主交代的,触目惊心啊,简直是祸国殃民,这案子已经上报上级了,我们是无能为力。”

    金泽滔隐约也知道这事可能涉及到南边海关,现在正是经济体制转型的关键时期,改革开发带来的各种负面东西层出不穷,只要狠下心来下加以剜除,也就是疥癣之疾,影响不到整个肌体的健康,这也是这个时代不可避免的阵痛,

    何军也没深问,只是有些沉痛地说:“胆大妄为,党纪国法绝不容情,只是差点没有伤了渔民,那录像我也看过,当真是惊心动魄。”

    金泽滔等父女俩说到这里,才插上话:“当时我就在船上,跟何大主任刚才汇报过了,哎,万幸啊!幸好渔民们吟唱起安魂曲,才惊醒了船主,最后关头在鬼门关前转了一圈回来了。”

    说起安魂曲,金泽滔事后还跟薛仕贵他们了解过,附近渔民都能哼上几句,但除了第一句金泽滔坚持认为是岂曰无衣,其他内容连他们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反正是祖宗口口相传下来的。

    何悦愤怒地比划着手势说:“真是万幸,小渔船若是被这货轮撞上了,恐怕我们永州在全世界都要出名了。”

    金泽滔黯然:“说起来,这根子还在穷字上,你没看到那渔船,风平浪静还好些,稍微风浪,那就是船翻人亡的下场,不过明年应该会好转,横门沟堤坝也近尾声,这个月中就能合拢了。再抓紧时间围塘,开chun后就能下苗,老百姓只要袋里有钱,谁愿意做这脑袋搁在裤腰带的营生,相信以后ri子会越来越好过的。”

    何军也点头盛赞:“不错,不错,滩涂养殖,是项大善政,既解决了渔民的生计问题,也保护了一方百姓不受大风大cháo侵袭。”

    说到这里,何母已经做好了晚饭,让他们都出来吃饭,何悦惊喜地大叫:“哇,老妈你真好,知道我今天特别想吃大青蟹!”

    何母笑眯眯地看着金泽滔,说:“这是泽滔特地从东源带来的,还好多,使劲吃阿!”

    何军疑惑地看着金泽滔,金泽滔搔着头皮:“何大主任,你别这样看我,我送礼向来是自己花钱的,不花公家一分钱。”

    何军不悦说:“那也不对,领导干部,怎么能到处送礼,这是不正之风。”

    金泽滔一张脸胀成猪肝sè,讷讷说:“我送给大学导师也是螃蟹,他跟何悦主任一样喜欢吃蟹。这算不算不正之风!”

    这下轮到何军尴尬了,何母大怒,象只老母鸡般护在金泽滔的身前,怒斥:“当年也有人给你送礼,别的不要,提酒的你不也都让收了!泽滔送几只螃蟹,你就喝五吆六的,爱吃不吃,小滔你别理他!”

    经何军这么一闹,何母对金泽滔的好感度又噌噌升了一格,称呼也从泽滔变成小滔。

    金泽滔心里大乐,你个老顽固,人情往来,还这么认真,活该现在都没人上门送酒了。

    何悦也不劝解,自顾自剥了只大青蟹就吃开了,算是无声的声援,何军此刻一张老脸时红时青,金泽滔看这老头快到暴发边缘,连忙用手指捅了捅何悦的腰,让她劝导一下。

    何悦怕痒,咯咯笑着,却用沾满蟹黄的手去打金泽滔的头,金泽滔头颈一伸,何悦的手指刚点在金泽滔的鼻尖,一大团蟹黄粘在上面,模样极是滑稽。

    两年轻人这一闹,倒也解了尴尬气氛,何军从酒柜里取了瓶茅台,跟曲向东家里喝的那瓶茅台同个年份,金泽滔一看,乐了:“何大主任,好酒啊!”

    何军一拿起酒瓶神情跟平时就完全不同了,抚摸着酒瓶的那种深情,就连金泽滔都觉得过份,何军抬起头来,说:“你也别叫什么大主任小主任的,随你阿姨叫吧。”

    金泽滔只好规规矩矩地鞠躬重新称呼:“伯父好!”金泽滔叫完伯父又认真地问:“那我怎么称呼何主任?”他指的是何悦。

    家里两个何主任,还真是不好称呼,何母慈祥地说:“叫什么何主任,在家里就称小悦吧。”

    金泽滔却嘻皮笑脸地说:“小悦乖!”

    何悦又张牙舞爪地伸手去涂金泽滔的脸,何氏父母却谁也不觉得两人轻狂,都是笑容满面地看着两孩子玩闹。

    金泽滔开酒倒了两杯,是半两小杯,喝这极品茅台,用大杯喝就是浪费,何悦也伸出青葱一样的小手,要了一杯,金泽滔只好再斟一杯,却是递给了何母,何母平ri不沾酒,今晚也笑眯眯地接过酒杯。

    金泽滔先严肃而又恭敬地向何军举杯:“先敬老铁道兵一杯酒,此致敬礼!”

    何军坐于主位纹丝不动,一听金泽滔这话,马上站了起来,很庄重地双手举杯碰杯,何悦和何母也站了起来默默地举杯共敬。

    金泽滔干了这杯酒后,说:“祖国大地,铁路密布,就象母亲身上的血脉,哪有铁路,哪就有母亲的血液流经,铁道兵就是祖国母亲最贴心的清道夫,筑路工,再敬老铁道兵,祝愿铁道兵的jing神和祖国母亲万世长存!”

    何军一言不发,又干了一杯,何母抹着眼泪,喃喃说:“你这孩子就是会说话,这话都说到老头子的心尖尖了。”

    喝了这两杯酒,金泽滔和何军就仿佛成了老战友,何军喋喋不休地说起青藏铁路打关角隧道的旧事,金泽滔不住地认真提问,何军也不厌其烦地解释。

    两人差不多喝光这瓶酒时,何军拍着金泽滔的肩膀跟何母一样称呼小滔,还连连说叫伯父太见外了,部队里都称呼他老何,金泽滔也从善如流,两人一老一少勾肩搭背,一个叫小滔,一个叫老何。

    喝到最后,何军拍着桌子打着节拍,小声地哼哼:“背上那个行装,扛起了那个枪,雄壮的那个队伍浩浩荡荡……同志们哪迈开大步呀朝前走呀,铁道兵战士志在四方……”

    金泽滔大声附和,渐渐地何悦和何母都加入合唱的队伍。

    送出金泽滔时,何悦面sè不善,气哼哼说:“你这酒量还会喝晕头了?都称呼上我家老头子老何了,是不是也想叫我小何啊?”(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