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不收效就不不收兵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月末求票!)

    金泽滔苦恼地说:“我也是没办法了,不叫他老何,老何都要跟我急!”

    何悦气乐了:“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金泽滔装傻:“我故意什么?故意占你家老头的便宜?”

    何悦两手叉腰,脱口而出:“你这是故意占我的便宜!”即便是气急败坏,何悦说话的声音也是如珍珠落玉盘,又清脆又好听。【百度搜索会员登入】(全文字小说更新最快)

    金泽滔仔细借着路灯的灯光端详着何悦,面容姣好,身材欣长,凹凸有致,何悦刚喝了几杯酒,这刻让金泽滔一打量,顷刻间便红云密布。

    金泽滔喃喃说:“这便宜占大了。”

    何悦又羞又急,拍打着金泽滔的前胸后背,金泽滔就鸵鸟一样抱头任由她施虐,旁边有个老太太正抱着个小孩经过,大约和何悦也认识,津津有味地站一旁看热闹,不走了。

    何悦还沉浸着施暴的痛快中,金泽滔却笑盈盈地对老太太说:“小孩好可爱!”

    何悦愈发地窘迫,刚占了口舌便宜,这一刻竟惦记上小孩了,这金泽滔平时看起来挺正经的,却也是心怀叵测之辈。

    老太太笑眯眯地说:“小伙子哪上班啊?”

    金泽滔说:“阿姨好,我叫金泽滔,在浜海财税局上班。”

    老太太笑得更欢:“真懂礼貌,是个好小伙,不错,小悦,你有眼光。”

    能不讲礼貌吗?地委家属院随便出来的都是地委领导的家属。何悦此刻却变成了鸵鸟,手足无措地缩着身子,靠在金泽滔的身后。不知如何说话。

    金泽滔喜欢孩子。伸手接了过去:“小朋友叫什么?叔叔抱抱!”

    小孩还不会说话。却咿咿呀呀地手舞足蹈,身子还往前倾倒,伸出两只胖乎乎的小手,想要金泽滔抱抱。

    金泽滔熟练地抱过小孩,小孩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他,不一会就咯咯地笑开了。

    何悦见了小孩也忘了窘迫,还不住地用手指挑逗着小孩。说:“叶nǎinǎi,小孩谁啊?男孩还是女孩?”

    老太太对何悦没有金泽滔热情,说:“是我家孙女的闺女。”

    金泽滔双手做起摇篮状,还不住地左右摇晃,小孩咯咯地笑得更加的欢快。

    玩闹了一会儿,老太太看看时间也该给小孩回家喂nǎi了,说:“小伙子,有空多来玩啊!”

    直到送走老太太,小孩还在哭闹着要金泽滔继续抱,老太太怎么哄也哄不住。

    何悦奇怪地说:“怎么小孩老头老太太都喜欢你啊。平时挺热情的一个老太太,现在都好象看不到我了。”

    金泽滔笑眯眯地说:“因为我会闹小孩。所以小孩喜欢我。因为我管老太太叫阿姨,而你叫nǎinǎi,凭空把老太太叫老了,所以比较而言,还是我更讨人喜欢!”

    何悦忽闪着睫毛,恍然大悟:“难怪我妈这么喜欢你,等我回家就揭穿你的真面目。”

    金泽滔仍然笑眯眯:“那是你嫉妒!真理是颠扑不破的,任你喊破喉咙都不会相信你的。”

    何悦不信:“我妈不信我反信你?”

    金泽滔坚定地说:“不信你回家试试,你揭穿我什么真面目?”

    何悦洋洋得意地说:“我说你叫阿姨是故意讨她欢心。”

    金泽滔反问:“那我该叫你妈什么?叫nǎinǎi?叫你阿姨?”

    何悦傻眼了,伸手又要捶打金泽滔,金泽滔直起身子:“温书记好!”

    何悦道他在耍自己,一边打一边还嚷嚷说:“让你叫温记,吓唬我一回还不够。”

    温重岳从车里下来,正好看到何家闺女在张牙舞爪地追打着金泽滔,倒是挺意外的,但仍是恍若未见,声音一贯地厚重:“泽滔来了。”

    何悦吓了一跳,抬头见温重岳正看了过来,连忙端正身体,脸却血喷一样嫣红,恭敬说:“温书记好!”温重岳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金泽滔笑说:“本来还想明天到您办公室跟你汇报,相见不如偶遇,晚上不打扰您吧?”

    何悦吓了一跳,温重岳书记是地委大院里出了句的铁面如霜,眼里容不得别人半点差错,到他办公室汇报工作,只要你衣冠不整,都能让他给轰出来,跟他说话,都是战战兢兢的。

    而金泽滔却用极为随意的口吻跟他说话,心里不由暗暗焦急,你个猪脑,就刚才那个机灵劲,也会犯这种错误。

    温重岳凝视着金泽滔,渐渐地绽出一丝笑容,说:“不打扰你们的话,就一起来我家认认门。”边说边在前领路。

    金泽滔大步跟上,何悦摇了摇头,只觉得这一定是幻觉,见两人在前离远了,才恍然大悟,马上紧跟了上去。

    温重岳是一个人住,没有家属跟过来,但房间却收拾得整齐干净,一丝不苟。

    金泽滔并不因为在领导家里就拘谨无策,扫视了一周,就找到烧水的电茶壶,倒水插电,跟自己家一样的毫无拘束。

    温重岳也不说话,任由金泽滔在自家厨房忙活,沙发上坐下后,示意何悦也坐下来,说:“何主任身体还好吧?”

    何悦可不敢象金泽滔这么随意,有点战战兢兢地说:“还好,谢谢温书记关心!”

    温重岳说:“父母身体健康就是儿女的福气,你要多关心何主任的身体。”

    何悦欠身致谢,金泽滔拿着两茶杯,又在温重岳坐着沙发旁边的茶几上拿过一只紫砂茶杯,应该是温书记在家常用的茶杯了。

    何悦在一边看得心悦诚服,论起接人待物,自己还真跟金泽滔差距不少。为什么老头老太太,小孩大人都喜欢他,从这些细节就可以看出。

    等泡好茶水,何悦已经如坐针毡,恨不得拔脚走路,幸好金泽滔坐了下来,温重岳提过一份材料,赫然是全地区沿海农村近十年的台风大cháo灾损统计,金泽滔可以肯定,这份数据只能是侧面反应了损失的严重情况,尚不能窥见全貌。

    但就是这份不完全的统计数字,金泽滔仍是看得发呆,脸sè是青一阵白一阵,温重岳说:“你知道你身上的担子有多重吗?浜海只是块试验田,滩涂改造开发势在必行,希望象你说的,用几年的时间在浜海,在永州基本构造防护堤坝,让人民群众最基本的生存权得到保障。”

    金泽滔重重地点头:“刚才在何悦的家中,何主任也说过,这是一项大善政,既解决生计问题,又保护渔民家园,一举两得,我一定不辜负领导期望,绝不掉以轻心,以破釜沉舟的决心,义无反顾,克难攻坚,不收效就决不收兵!”

    温重岳大为欣慰,重重地拍着他的肩头,说:“好,我们就拭目以待!”

    金泽滔又说起南门市到东源、西桥一带设点开具绣服业销售发票,以降低税率为饵吸引不法商贩到南门开票纳税,以此来敛税虚造政绩,最后金泽滔说:“温书记,一个地方,一个财税局,不把心思放在发展经济,扶持支持企业发展,积极有为地涵养税源上来,竟想出这么匪夷所思的主意来,人为地免除征收相关附加税种,降低整体税率上来,这既扰乱了财经秩序,也是助长了不正之风,挫伤地方zhèngfu发展经济的积极xing。”

    其实金泽滔也是有意夸大代开发票的后果,助长歪风是有,至于扰乱财经秩序和挫伤积极xing之类就夸大其词了,南门市也是奈何作贼,这样的事只能偶尔为之,度过难关就收手,若是长此以往,当地党政领导也脸上无光。

    但这番话听起来却是逻辑分析严密,因果关系清晰,似乎是不制止南门市代开发票这种不法行为,整个永州就要天下大乱。

    温重岳眉头大皱,脸sè顿时沉了下来,何悦在旁边看得心惊肉跳,金泽滔却看得眉飞sè舞。

    温重岳拿起话筒,直接打给南门市委书记,不等对方答话,就训斥道:“乱弹琴,你们南门市想干什么?不花心思发展经济,想什么事都不劳而获,这就是你们市委的工作态度?这种花架子数据看了你们不觉脸红,我都为你们感到羞愧!”

    说罢,就重重地搁了电话,金泽滔看得大为佩服,南门市委书记也是老资格的县市委书记,作为地区所在地党委书记,据传地委正考虑南门市委书记的入常,温重岳居然就这样毫不留情。

    温重岳放下电话,就脸sè如常,缓缓地棒杯饮了口茶,说:“领导干部,不怕你才薄,才薄可以通过学习,予以弥补,也不怕你望浅,望浅可以通过沉下心来办实事,慢慢积累月政望,就怕你用错心思,行不正之风,走歪门邪道,对这股风不刹一刹,就会衍生为毒瘤恶疾!”

    金泽滔脱口而出:“温书记,你是永州上下第一个对这种歪风俗气零容忍的领导,县委县zhèngfu也多方协调过,但没一个人认为这种做法是错误的,如果有不对,也是不该在自家窝里偷,还理直气壮地说可以到其他地市去挖税源嘛,对发明创造这种下作做法的还冠之以能人高招的美誉。”

    温重岳哼了一声:“我们党一贯提倡实事求是,真临到实践了,都把实事求是丢到脑后了。”(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