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事情闹大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大门口工人越聚越多,王爱平在鼓噪着财税捏造胡编的时候,有工人选择相信老厂长和金泽滔,要求看看那张表账。【高品质更新】

    金泽滔回头说:“柳立海,先控制住王爱平迅速带回派出所,另派两同志跟着余秋生,不要让他出什么意外,朱秋明找几个干部在厂部橱窗里,把王爱平的违规支出目录和明细帐全面公开,让这条蛀虫在阳光下晒晒,我马上去县委县zhèngfu汇报这事,请有关部门立即介入处理!”

    金泽滔决定把王爱平一年来的所有违规支出大白于天下,他不怕工人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他就是要让汽配厂闹起来,这也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不是爱让工人闹吗?那就闹个天翻地覆吧!

    把柳立海和所班子都打发走后,他对吴庆隆说:“我这就去县委县zhèngfu要求彻查王爱平违规违纪情况,工人们还要吃饭,想必县委领导会有进一步的措施,不用担心,记得要安抚好工人的情绪,维护好工厂的秩序,有什么有什么事可以去县委找我。”

    吴庆隆心领神会,颔首兴奋地走了,金泽滔上车时,叫过柳立海和朱秋明说:“不管发生什么事,派出所和财税所首要的是要维护好秩序,不要出现伤害事件。”

    柳立海等人听得如堕五里雾中,金泽滔也不加解释,让邱海山把自己送县委大院,邱海山这段时间一直在产业办帮忙,这两天因为二所收入任务繁重,自己也没jing力开车。就让他回来

    金泽滔跟分管国企工业的副县长不熟。直接找到县长杜建学。把那张摔在余秋生脸上的表帐摊在县长硕大的办公桌上,说:“这就是汽配厂一个副厂长一年来的所有违规支出,汽配厂从下个月就再无资金发放工资了。”

    杜建学看着表格上面的名字,王爱平!气乐了:“刚才组织部还递来一份提拔考察名单,王爱平榜上有名啊!”

    原来如此,前路都安排妥当,难怪他能挥霍国有资产如此的理直气壮,我走后。哪怕恶浪滔天,下个月工资发不出去,关他什么事?

    金泽滔指着一行数字说:“仅这个月,王爱平就请客吃饭送礼上万元,我不知道这算不算违纪,但如果折成工人工资,足可以支付三十人以上工资,这些工人血汗钱都让他一口吞肚子里去了。(本章节由网友上传&nb)”

    这些应该是王爱平为自己调离汽配厂最后的火力攻势,其中包括那晚海鲜码头的招待赵东进等人的费用。

    杜建学拍着桌子大骂:“败类,蛀虫!前几个星期他们厂长余秋生还跑我这里哭穷。他们不穷,他们是自己把自己吃穷了!”

    金泽滔又将汽配厂的近况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最后,他郑重其事地说:“杜县长,我建议,立即免去余秋生的厂长职务,立即责令纪委介入调查,汽配厂再不下猛药,工厂数百工人发不到工资,将造成极大的不安定隐患,县委县zhèngfu应引起高度重视!”

    他把汽配厂的前因后果都说明白了,此后,处理汽配厂的后续事宜就不关他什么事了,他要端把椅子,泡杯茶,好好看看王爱平怎样的下场。

    杜建学并没有让金泽滔轻松抽身离去,拉着他直奔书记王如乔的办公室,王如乔书记看到金泽滔微皱眉头:“刚才柳鑫还汇报说,汽配厂工人要集体到县委大院上访,城关派出所和你们财税所不是去处理了吗?”

    金泽滔看了杜建学一眼,杜建学也心急如焚,匆匆把情况简单说了一下。

    王如乔接过那张违纪统计表,浏览了一遍,然后用手指有力地点着表格上方王爱平的名字,说:“不错,这就是我们组织部门经过业务主管部门推荐,各方面反应都很优秀,jing通企业经营管理的领导干部,宜提拔到全县工业管理部门,嗯,请蒋国强同志来看看这位优秀拔尖人才,不,请所有在家的常委都来看看。”

    王如乔神情自若,语气平和,但熟悉王如乔的人都知道,这是他雷霆暴怒前的平静,或许浜海又要掀起一场风波,而且是滔天恶浪。

    金泽滔并没有随两位浜海最高领导进入常委会议室,而是被留县委办公室,县委县zhèngfu两办都设有秘科秘书主要负责文字材料,并不跟随领导活动。

    除了书记县长有跟随秘书,其他领导如外出活动,由办公室临时指定,一般也是让负责该领导的文字秘书跟随。

    在县委大院里,只要领导有会议,就不需要秘书随身侍候,不象后来,领导上个厕所,秘书也得在外面恭候,工作秘书蜕变成全职保姆。

    金泽滔跟两位领导的秘书都比较熟悉,王如乔的秘书郭勇,挂县委办秘的秘书裘星德,挂县府办综合科长,既有为也有位,甚得两位领导器重。

    郭勇是东源人,对金泽滔犹为亲近,他家人办了个绣服公司,一直受金泽滔照顾,生意极为火红,半年下来,老家就翻造了两间四层砖混结构的大楼房,算是小康人家。

    金泽滔在县委礼堂的宣讲,他对东源人粗鄙、暴烈、好斗,但团结、仗义、刻苦的十二字总结,深得他心,当时他在会堂里差点没掉泪,这也是浜海历史以来在县委礼堂为东源人正名第一人。

    之后,他就刻意接近金泽滔,当时,领导秘书没有象后世那样包揽所有,政治地位并不高,但金泽滔却一如尊重王如乔一样尊重自己,用金泽滔的话来说,领导秘书是领导的脸面,是浜海的形象。

    后来闲谈中,郭勇跟王如乔提起金泽滔的话,王如乔大为赞赏,说这句话可以作为你们领导随身秘书的座右铭。

    裘星德是从宣传部宣传科长调过来的,可算杜县长的嫡系,和金泽滔接触不多,但无论在宣传部还是县府办,金泽滔这个大名可谓是如雷贯耳。

    就他所知,杜县长上任以来抓的第一个突破口创建卫生城市,就是金泽滔最早提议的,杜县长对金泽滔极为推崇,也令得他对金泽滔逐步接近了金泽滔。

    其实就他看来,金泽滔是个极为热情好客的基层领导干部,并无传言中的心胸狭窄,逞强好胜,接触多了,他觉得金泽滔反倒是个学识广博的谦谦君子。

    三人相谈甚欢,金泽滔说些工作中的趣事,县委办秘书科几个办公室相连,金泽滔口才甚好,逗得秘书科一些女同事笑得前仰后合,仪貌全无。

    在金泽滔说着笑话的时候,心里却想着汽配厂的工人应该闻风而动,常委会大概也剑拔弩张,磨刀霍霍了。

    金泽滔所料无差,王如乔铁青着脸,终于拍了桌子,整个会议室都是他拍着桌子的震天声响。

    他把那张描红的税务检查摘录表格直接扔在蒋国强的身上,立眉瞪眼,声音不高却字字透着寒意::“这就是你们组织部门推荐的好干部,好领导,病入膏肓了,同志哥,我看这不是王爱平病了,而是你们组织部门病了,病得还不轻,需要治治了。抬着这样的好干部走上领导岗位,你们这是犯罪,是对我们身后的党旗国旗的亵渎!”

    蒋国强捏着这张薄纸,却仿佛握着烙铁般感到揪心的烫手,他抬起头来,没有人们想象中的羞臊或者苍白,而是平静如水,面寒如冰:“王书记,这件事,我亲自彻查,有任何的问题我都会如实向常委会汇报,我以党xing保证,我会给在座的各位常委一个交代,会给党委zhèngfu一个交代!”

    曲向东暗暗叹息,这件事,不用查就很清楚,组织部提交的拟提拔考察名单不是蒋国强经手的,就必定是常务副部长赵东进cāo刀。

    金泽滔啊金泽滔,你给了蒋国强一把好刀!

    作为分管党群农业的副书记,他和蒋国强合作得并不舒畅,蒋国强是个外圆内方的人,平ri一向低调,入常后峥嵘初露,就在组织部内部确立了权威。

    曲向东冷着脸说:“作为分管干部组织的副书记,我没有严格把关,应负一定领导责任。”这是他作为党群副书记应有的态度,尽管他很不愿意表这个态。

    王如乔看了曲向东一眼:“到底该负什么样的领导责任,还是待查清后再论吧,这件事,纪委必须立即介入,汽配厂班子重新考察,余秋生已不适宜再担任厂长一职,必须另选贤能,组织部尽快提出人选,汽配厂不能乱,我们浜海经济建设的大局不能乱,这是当前压倒一切最重要的政治任务。”

    蒋国强缓缓点头,没有再说话,王如乔和杜建书点点头,挥手说:“散会吧,云山同志留下。”

    韩云山摊开笔记本,正想说话,郭勇匆匆忙忙闯了进来,不等王如乔喝斥,他就有点气急败坏地说:“汽配厂工人倾巢而出,正打着标语往县委大院涌来,派出所和财税所无法阻挡,只能一路上维护秩序,公安局正派人前往制止。”(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