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街头遇袭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李明堂气势汹汹冲上前时,还破口大骂:“灰孙子,有种单打独斗,这么多人围着一人打,孬种,敢对我叔动手,我捏出你们的蛋黄!”

    李明堂加入战团时,金泽滔有些气喘,毕竟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对方个个身健体壮,还都持有长棍短棒,让他一时难以招架。

    李明堂身材高大,挥舞着长棍,虎虎生风,颇有章法,让围殴金泽滔的众人吓了一跳,随即分出大半的人围起李明堂。【】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金泽滔压力一轻,顿时就有余力说话:“我知道你们是汽配厂下到车间的工人,如果现在放下凶器,我还可以网开一面,再有犹豫,必严惩不贷。”

    其中有人说话:“龟孙子才是汽配厂的工人。”但气焰明显不象刚才那么嚣张。

    李明堂耍着长棍,东敲一棍,西砸一棒,竟砸得这些人哇哇大叫,金泽滔见状也加快了手脚,李明堂边打还边哈哈大笑:“就这几个软脚虾,我一人就揍死他们,滔叔,你瞧好了,我这招泰山压顶怎么样。”

    李明堂打架向不怯场,而且敢于拼命,在他的记忆中,东源里,和人打架打输的还只有金泽滔,不过他心中颇为不服,当时如果手上有武器,绝不会让金泽滔给踩在脚下,一是在东源传为笑柄。”“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他在洋洋得意地表演着泰山压顶的棍技的时刻,回头不忘向金泽滔炫耀,随即,他就目瞪口呆。围着金泽滔的四人都哎哟哎哟地歪躺在地上。抱头的抱头。束脚的束脚,没一个人囫囵站着,四周撒了一地的棍棒。

    李明堂还在发呆的瞬间,有人一棍砸在他的后背,痛得哇哇大叫,转过头来,血红着双眼,举棍冲着那人猛敲。丝毫不顾其他二人的棍棒,那人一愣之下,差点没吓得尿裤子,扔了棍子连忙便逃。

    李明堂咬牙切齿,也不说话,盯着那人就追,金泽滔上前指着一人说:“我认得你,党办的秦朗,放下凶器!还想顽抗吗?”

    秦朗哭丧着脸放下棍棒,自觉地抱头蹲在地上。另一个看了还在地上哼哼呼痛的众人,麻利地干脆趴在地上。

    不一会儿。此时,场中就只有金泽滔和六个躺地上的歹徒,曲向东在旁边敲门找人打电话,不一会儿,金泽滔看见远处李明堂用木棍顶着那人的脑袋回来了,不觉松了一口气。

    就在他松气时,旁边的弄堂里此时却窜出二人,蒙着脸,露在外面的眼睛却疯狂地闪着凶光,手里反握着黑黝黝的长刃短柄匕首,金泽滔只是瞟了一眼,心里生起的却不是恐惧,而是寒意。

    不容他多思,他脚腕一抖,脚尖挑起落在脚边的一根短棒,还没等举手抓过短棒,其中一人闷喝了一声,举起匕首就往他腰胁插来,金泽滔间不容发地向另一侧扭动腰肌,刀刃划过胁侧,金泽滔只觉火辣辣的痛,受伤了。

    李明堂眼神好,见两个蒙面人握刀正逼近金泽滔,心魂俱裂,他知道金泽滔身手不错,但此时赤手空拳要面对两个持刀的大汉,只怕后果堪忧。

    金泽滔连哼都不哼,生死存亡间,他越发地冷静,避过那人的一刺后,他连连后退,往身后飞快地看了一眼,一脚踏在一根粗棍的底端,粗棍向上一弹,金泽滔另一脚脚背弓起,往上一桃,粗棍便给抓在手中。

    轻敌了,金泽滔心里暗想,刚才若是手中有此木棍,也不会受伤了,那蒙面大汉见金泽滔手中抓住了木棍,也是不惧,继续向金泽滔逼去,手一长朝金泽滔胸口刺去,金泽滔冷着脸,也不闪避,两脚一蹬,挥棍便劈头往大汉的天灵盖击去。

    一伤还一命,这买卖也合算,大汉若是教金泽滔给砸结实了,不死也傻,而大汉的这一刀刺的却是右胸,而且金泽滔纵身一跳,这一刀还不知道会扎哪里,但可以肯定,这刺的位置绝不会是致命伤。

    这两人都已经拼了命,大汉明显是要金泽滔的命,金泽滔更是不会留情,你想要我的命,那就先来纳命。

    大汉也是亡命之徒,只稍稍一偏头,匕首往上一挑,刀头便戳向金泽滔的颈窝,金泽滔也一收力,粗棍却落向大汉握刀的胳膊。

    金泽滔和大汉拼命的时候,另一个蒙面人举刀扎向金泽滔的后背,这时李明堂早丢下那人,此时也已来到现场,长棍离在金泽滔后背偷袭的蒙面人还有米许,他想也不想,用力甩向蒙面人。

    金泽滔前有虎后有狼,已是退无可退,李明堂的掷棍解了金泽滔的后顾之忧,但李明堂也没了武器。

    眼看粗棍就要落在胳膊上,大汉只好撤了攻势,金泽滔抽身往李明堂那侧闪去,那边还抱头蹲着秦朗两人,此时却愣愣地站了起来,不知道如何是好。

    金泽滔低喝道:“你们不会是同伙吧?不是同伙的就一起上。”

    大家也都看得明白,这两个蒙面人才是真正的亡命之徒,自己等人也不过是衔恨要来教训一下新厂长,想当然地以为,只要不伤了他筋骨,金泽滔也不会劳师动众让公安介入调查。

    本来还想趁着这里昏暗,乱棍打几下,解了心头之恨,就迅速离开,只是怎么也没想到,新厂长竟然这么会打,不但如此,还会在这么个偏僻地方都能遇到帮手,让他们一时间根本无法脱身。

    现在却突然窜出这俩杀胚,要是伤了厂长,却真是有口难辩,跳到黄河里也洗不清。

    刚才被金泽滔认出自己,就已经悔得肠子都青了,当场就想开口求饶,可惜还没等自己开口,就又奔出两个蒙面人,他都看不懂了,难道有人比自己还自己还要恨金厂长,看他们的架势,这仇结得可不轻,但接下来,他就知道这两人就是来要金泽滔的命的。

    秦朗首先抢过地上的一根木棍,冲着金泽滔身后的那蒙面人掠去,他算是看明白了,如果不解了金厂长眼前之危,以金泽滔的滔天气焰,等待自己的将是铁铐铁窗生涯。

    自己怎么就经不起人家的怂恿,几句言语的拨弄就全身发热,头脑发昏,不过也确实窝心,凭什么他一句话就让党办和厂办合并了,而且党办也好几个人,就自己下到车间呢。

    当时头脑一热不顾不问,带了几个难兄难弟就来了,现在想来,还真是疑窦丛生,他们怎么知道金厂长要在这条大街散步,还让人通知自己提前在在这大街尽头的小巷里埋伏着。

    不过自己在这小巷也埋伏了没多少时间,金厂长应该让他们盯梢了,想到这里他暗暗松了口气,觉得即使金厂长认出自己,自己也有个说词。

    但随即他就恐惶不安起来,这些唆使自己的人竟然一个也没印象,只是当时他们穿着工服还以为是同厂的工友,现在看来恐怕这就是个圈套。

    他越想越恐惧,这种恐惧让他恨上了蒙面人,他在鼓起勇气为金泽滔解围的同时,也是拯救自己,只有逮到其中一人,就能解了自己之危。

    秦朗持棍和蒙面人对峙时,其他几人也拾起棍棒和另一个大汉困斗,金泽滔这时才松了口气,伸手往腰间一模,湿糊糊的好象流血了。

    李明堂掷了一棍解了金泽滔之围,见刚被金泽滔打翻在地的歹徒却纷纷爬起来拦了过去,竟然帮起了金泽滔,有点看不太明白,但总归是好事。

    此时,曲向东也从胡同口出来了,用普通话喊道:“我已经通知柳鑫,很快公安就会过来,小心保护自己。”

    曲向东这么一说,两蒙面人其中和秦朗对峙的汉子连忙说了一句:“撤吧。”抽身便走,秦朗刚才是鼓了所有的勇气才敢和他对峙,见他主动离开,哪敢再不要命地上前追赶。

    金泽滔听得这人说的却是地道的普通话,心里一动,连忙说:“留下他们,不然你们都逃不了这杀人未遂的嫌疑。”

    金泽滔这么一说,首先往那逃离的蒙面汉子追去的是李明堂,金泽滔一瞪正喘着粗气的秦朗:“还不赶快跟上。”

    秦朗只好快步跟上,金泽滔自己则和其余四五人团团围住另一蒙面大汉,那大汉见无法脱身,狗急跳墙了,拼着让后背砸了一棍,终于逼退面前的两人。

    蒙面大汉正想窜出,金泽滔手中粗棍觑机从旁边砸下,这一棍含恨出手,势大力沉,只听得清脆地咔嚓一声,那大汉持刀胳膊软软垂下,然后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嚎,其他几人的棍棒也都劈头盖脸地没轻没重地向他身上招呼。

    不知谁在他后脑勺敲了一棍,这大汉闷哼一声,就瘫倒在地,连刚才的惨叫都咽了回去,昏暗的路灯下,还能看出他倒下脑袋的下面淌出一滩黑血,也不知是死是活,围殴的其中一人咣地扔了木棍,大声嚷嚷:“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杀的。”

    其他几人都呆呆地盯着他看,也不知想些什么。

    金泽滔俯身在他的颈侧动脉一搭,还好,命还在。那人却拉着金泽滔的衣干,差点没哭出来:“金厂长,你可要为我证明,我不是故意的,我是自卫的,对,是自卫的。”他终于为自己找到个好借口。(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