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得非所愿,愿非所得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月底求月票,求推荐!)

    金泽滔手忙脚乱地拦着她再鞠躬,连忙说:“回房间吧,过道上人来人往的,让人看着碍眼。”

    金泽滔很恐惧他人动不动鞠躬,还动不动要鞠三个躬,说罢掉头就回病房。

    秦朗边走边介绍说:“厂长,这是我妹妹秦时月,高中没毕业就辍学在家照顾弟弟,家里就靠我一个赚工资,我要是出事,这个家真要完了。”说到最后喉咙有些哽咽,也越想越后怕。【】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金泽滔看了他身后体格单薄,低垂着头绞着衣角的女孩,忽然有些触动,说:“家里都还有什么人?”

    秦朗说:“还有个弟弟,就三人,其他都没了。”

    母亲在生下秦时月时难产死的,父亲生病去世,这个弟弟还是父亲在世时收养的,秦朗还是厂里照顾他家让他顶班进的,现在是这三口之家的顶梁柱了。

    这是一个很普通家庭很普通的遭遇,尽管在金泽滔听来,有些愀心,但秦朗说起来很平常,没有多余的情感流露,或者,在他看来,这就是家庭,贫困而没有希望。”“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家庭应该是父亲的王国,母亲的世界,孩子的乐园,一个过早失去父亲和母亲的家庭,只能说是几个人在一个房子里生活的松散团队,这个团队会因为某人的变故而瞬间瓦解。

    也许就因为自己的一念之善,挽救了一个即将解架的没有父母的家庭,金泽滔看着秦时月紧紧揣在怀里的一袋苹果。竟有些失神。或许这对她来说是一笔多么大的财富。

    工厂穷。工人也苦,金泽滔这时候感觉,平时对下属干部职工关心还远远不够,如果不是凑巧让自己撞上,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秦朗的家庭情况。

    秦时月为时注意到,金泽滔盯着自己怀里的苹果看,慌忙把苹果搁病床的床头柜上,看着堆得满屋的包装精美的滋补品。有些慌乱,有些羞愧地喃喃说:“我们穷,买不起滋补品,就个意思,就个意思。”

    秦朗窘极,低声喝斥着妹妹:“让你不要买,都跟你说了,厂长会在意你几个苹果?多难为情!”

    金泽滔瞪了秦朗一眼:“我还真是在意上了这几个苹果,海山,带这袋苹果回我办公室。我还要天天吃它。”

    秦时月让秦朗说得快要掉泪,这时候见厂长力挺自己。欢天喜地地说:“我就知道厂长会喜欢的,谢谢厂长。”

    她为厂长能接受自己这份寒碜的礼物而快乐,却令金泽滔差点没掉泪。

    金泽滔扭过头来,对邱海山说:“捡些水果,让小妹妹带回家去。”

    两哥妹又是一番推辞,金泽滔一句话就让两人安静了下来,金泽滔说:“收了水果,我送你一份大礼。秦时月,很好的名字啊,读过高中,抄写些东西没问题吧?”

    秦朗说:“我妹读书是很好的,一直在学校里名列前茅,父亲病的时候,实在无力再上学,家里小弟还要人照料,就退学了。”

    金泽滔看得出,这个家庭哥哥是顶梁柱,但操持家务,支撑这个家庭的还是瘦弱妹妹秦时月。

    金泽滔说:“厂办和党办合并,是改革厂里人冗于事的现状,我也了解过,你在党办表现还好,改革总难免有人会受些委曲,汽配厂新产品上马后,生产工人的工资会大幅提升。所以你们下车间的,不要都认为是厂里变相贬谪。”

    “厂长,我都想通了,在哪工作都一样,我也相信自己能干出名堂,不会再听信坏人的教唆,做对不起厂长和汽配厂的事情。”秦朗很真诚。

    金泽滔说:“厂办还少一个抄抄写写,收发文件的内勤,这个岗位本身要求不高,但我对它的要求很高,秦时月,有信心接受这个挑战吗?如果愿意,来厂办吧,顺便还可以帮我打扫整理办公室。”

    金泽滔个人生活比较懒散,到哪都习惯身边有个尹小香、张晚晴这样的管家婆,可以预期,不短的时间内,自己将以汽配厂为家。

    这就是厂长说的大礼物?果然是个大礼物,两兄妹都有点不敢置信,工厂进人,那是求爷爷告奶奶,都不一定能办得下来,尽管现在汽配厂有点举步维艰,但还是很多高中毕业生向往就业的企业。

    直到有第二批人来,秦朗和秦时月拘谨着告别的时候,还有点感觉象是做梦。

    出了医院大门,秦时月傻傻地对哥哥说:“哥,你掐下我的胳膊,我怎么感觉不真实啊?”

    秦朗没掐妹妹胳膊,掐自己的腿,痛得出来了,才肯定地说:“是真的。”

    秦时月紧紧地抱着哥哥,眼泪哗哗地流:“哥,我们家终于好了。”

    秦朗只觉得很久没有和妹妹相拥过,这种感觉现在重温,还是那么的美好和温馨。

    有病人和医生经过,看着这对兄妹相拥流泪,没有感觉大逆不道,却以为可能他们有家人患了重症,终于有望救治,才喜极而泣。

    秦朗兄妹拥抱的时候,被怀疑得了重症的家人金泽滔,正在接待王慕河。

    王慕河带着大束的鲜花和礼品,代表浜海酒厂来看望汽配厂厂长。

    金泽滔说:“王厂长,感谢你这么忙还来看望我,愧不敢当啊。”

    王慕河即使坐在病床旁边,也显得极优雅很有风度,说:“哪里,金厂长是为企业改革走出困境,才遭暴徒袭击受的伤,同为国企人,我们都要守望相助,更何况只是来探望一下。”

    金泽滔摆手笑说:“没你说的那么伟岸,企业要发展,必定要变革,但我想大多数人是赞同的,少数不满意是有的,也不至于要动刀动枪的,不存在这样的因果关系。”

    王慕河点头一笑:“这还要公安部门侦查,不是我们坐这儿能得出结论的,不管怎样,能全身而退还是值得庆幸的,我们相信,汽配厂在你的继续领导下,一定会很快走出困境。”

    金泽滔咬着清洗好的苹果,示意王慕河也来一个,王慕河摇了摇头,金泽滔边吃边含糊地说:“挺好吃的,又香又甜,是个小女孩送的。”

    王慕河有些羡慕地说:“金厂长人缘真不错,很有人望,有时候,我想,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浜海酒厂,或者离开这个人世,有人能为我笑,为我哭,我就心满意足,得偿所愿。”

    “得偿所愿,谈何容易,人生有无数无奈,最可悲莫过得非所愿,愿非所得,为政为商者,都有大愿望,大目标,王厂长,你的大愿望是什么?”金泽滔谈笑风生,问起了王慕河的人生理想。

    王慕河这一刻竟有些迷茫,看着金泽滔,说:“以前认为能挣大钱就是人生的大理想,企业能创造最大的利润就是大目标,但随着年龄增长,会发现,大多数时候,钱是买不到自己最想得到的。”

    金泽滔粲然一笑:“所以我建议你吃个苹果,这袋苹果,可能是那个小女孩用所有积蓄买的,我的愿望很简单,就是希望这样的小女孩都能买得起苹果,而不是要勒紧裤带才能吃上一个。”

    直到离开,王慕河都绝口不提王爱平的事,王爱平移交已经移交纪委,目前正在交代问题。

    夜幕降临的时候,金泽滔悄悄离开病房,办了出院手续,第二天,金泽滔就回厂里。

    老厂长余秋生腾出了厂长室,把办公室安置在厂长室旁边原来的储藏室,尽管很失落,也很失意,但仍还是坚挺着胸昂然上下班。

    金泽滔进厂长室时,正巧看见余秋生站门口,他微笑着打招呼,余秋生抽着几元钱一包的西州烟,淡漠地看着金泽滔,说:“我会一直看着汽配厂,直到有一天,它重振雄风,我才会在你眼前消失。”

    金泽滔走了过去,认真地看着老厂长说:“领导既然把汽配厂交给了我,一天工厂没救活,我一天不会离开这个厂长室,但我希望,真到它重振雄风的一天,你不是离开,而更应留下来,它属于你们,而不属于我。”

    上午,金泽滔召集技术科所有攻关人员,根据企业技术优势,把企业腾飞的主打产品定位在叉车液压阀,这也是以目前汽配厂的技术力量,就能很快胜任的,更主要的是该厂和叉车企业都有过稳定的合作历史。

    下午,金泽滔召开中层干部竞聘上岗会议,确定了未来几年企业发展的中坚力量,随即,金泽滔召集办公室和人事科开会,部署开展“我爱我厂,厂兴我荣”主题教育活动,现在企业大部分干部职工,正处于停产待岗时期,不乘机洗洗脑,灌输一下企业文化,很容易出现类似秦朗的事件。

    这个主题教育活动,第一步就是大走访活动,所有中层以上干部都下到企业贫困户中,和工人们生产生活一周,感受一下工人所想所思,所急所愿。

    把所有以该厂为唯一经济来源的职工都列了一份名单,竟然占企业三分之一强,而供养人口在五人以上的又占了一半,拿着这份名单,金泽滔感觉压力骤增,责任立重。

    会议还没结束,厂办接到纪委电话,王爱平跳抽水马桶里自杀了!(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