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王爱平自杀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月末求月票求推荐

    电话那头早搁了电话,金泽滔握着话筒还发楞,王爱平自杀了?!

    他干么自杀?他没有一丝理由自杀!

    哪怕他交代了所有问题,那也仅仅是挥霍浪费国家资产,最多属违纪行为,够不上违法,金泽滔仔细研究过他经手的所有账单凭证,王爱平很清楚底线,哪个该干,哪个不该干,他甚至没有落一个子儿进自己口袋。

    你可以说他慷国家之慨,但他确确实实没有贪污、侵吞哪怕一分钱,如果他的罪行真可以上纲上线,他还能将他的证据公之于众,他早跑纪委韩云山书记里告黑状了。

    他甚至挖空心思交代柳立海,把他两次非法组织工人上街都做了笔录,就是因为很清楚,对王爱平最严重的处理就是开除公职,至少,以金泽滔的财会业务水准,是看不出王爱平做过什么手脚。

    不然,他挥霍光了汽配厂救命资金,就想抽身离开,工人不找他麻烦,视汽配厂为自己生命的老厂长余秋生,也会要了他的命。

    但现在王爱平居然就自杀了,而且还跳进马桶里自杀,这种笑话就跟后世的躲猫猫死、洗脸死、睡姿不正确死一脉相承,极度挑战人们的想象力和创造力。

    王爱平前世贪污受贿数额这么巨大,也只判了个无期,而且自己在见他时,还能镇定自若,侃侃而谈,丝毫没有轻生的倾向。这样一个””沦落绝境。都没轻言放弃生命的人。居然会以这样肮脏而又郁闷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前世自己没有杀死他,今生他自己杀死了自己,这难道是上天对他的隔世报?他把所有人都赶出了办公室。

    王爱平的自杀,很快在工厂传开了,除了一些和他关系尚可的有些兔死狐悲,大多数都表示王爱平此举,大快人心。庆父不死,鲁难未已,爱平不杀,厂难不止!

    深论起来,汽配厂到今天地步,王爱平并没有多少责任,这是管理体制和产品市场的问题,要说,老厂长余秋生才是企业缺乏创造力和市场活力的罪魁祸首,王爱平只是在恰当的时候。做了恰当的行为,成了企业进入窘境最恰当的替死鬼。

    换句话说。王爱平至少目前还罪不至死!尽管他对于自己来说,早就该死!但他此刻的心情并不是欣喜,而是一时还不能接受这个事实的迷惘。

    金泽滔推开窗户,看着工人们三五成群地议论着王爱平的自杀,忽然感到有点厌倦,秦时月蹑手蹑脚地进来,小心翼翼地给杯里添水,还帮忙整理桌上凌乱的文件档案。

    金泽滔背对着她,有些迷茫地问:“时月,你说说,一个人怎么才算死得有价值?”

    秦时月吓了一跳,上午才一上班,财税所综合办主任周云水就赶了过来,特地交待她,金厂长是一个很厉害的领导,对工作要求也高,特别是对身边的人,要求更加严格。

    ””似乎她不这样说,就不足以显示她是所长身边人,而事实上她也是以所长身边人自诩的,幸好,她在财税所人缘还好,若是换个比较复杂的工作环境中,不知外面会传出什么流言蜚语,

    为做好身边人,她还四处求教曾在所长身边工作过的人,包括尹小香,张晚晴,她们也愿意悉心指点,虽然周云水还没在金泽滔身边呆多久,但至少在二所,她是比较了解金泽滔的人了。

    比如爱喝白开水,偶尔会加点茶叶,但得他吩咐;一个人躲办公室爱把腿翘在桌上,所以,你要时刻注意有客人来访,要先敲门示警;开会时要记得夹带红蓝两色笔,等等。

    最重要的一点,他喜欢看数字,所以如果他要了解某方面情况,只要给他一张数据报表就可,你甚至不用文字材料,但若是有文字没数据,对不住,他的嘴巴让你死的心都有。

    秦时月给周云水说得一愣一愣的,差点没拔腿就走,厂长也太难侍候了,所以,今天上班第一天,吓得她走路都踮着脚尖,呼吸都数着节奏。

    金泽滔这一发问,她手一颤,幸好热水瓶握得紧,才没有当场摔下,却已经吓得冷汗都出来了。

    金泽滔回头微笑:“你别听周云水胡咧咧的,我没她说的那么不堪,有什么不懂,多问就行,一步步来,不用紧张。”

    金泽滔在安慰她的时候,秦时月脑中却想着他刚才的问题,想起父亲健在时候的美好时光,忽然”非常官道第一百二十四章王爱平自杀”脱口而出:“我觉得,一个人,只要他死了,还有人怀念,怀念的时候还会哭,那他的死就是有价值得的。”

    金泽滔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想你的父亲了?”

    秦时月低着头说:“难过的时候会想,快乐的时候也会想。”

    金泽滔点点头:“你的答案我很同意,嗯,去忙吧。”

    金泽滔坐着发了会呆,拨了个电话,接电话的人沉默着,金泽滔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也是沉默着,隔了一会儿,他才开口:“王爱平罪不至死。”

    对方仍是沉默,隔了一二分钟才说:“是啊。”

    金泽滔又说:“请节哀!”

    对方说:“谢谢!”

    然后两人几乎同时搁了电话,王慕河的声音很沉痛,但哪怕如此,仍是沉静如水,彬彬有礼。

    金泽滔又拨了个电话给童子欣,童子欣惊喜道:“昨天听说你受伤了,我还巴巴地赶去医院,医院说你没什么事出院了,正想找你问问呢。”

    金泽滔感动说:“谢谢童姐关心,我没啥事,劳你牵挂了。”

    童子欣嗔怪说:“当领导了,好象越来越见外了,是不是你打电话过来,我还要感激涕零地说,金局长亲自来电,小女子不胜荣幸。”

    虽然金泽滔还没被”非常官道”任命为副局长,但这事全局上下都知道了。

    金泽滔连忙说:“姐,我的亲姐,你可不能这样子作贱人啊,金局长什么时候都是你的小弟弟。”

    童子欣啊呸了一声:“这话听着怎么那么别扭,什么叫都是你的小弟弟。”

    金泽滔嘿嘿掩饰着转移话题:“我这不是向你赔罪,请你吃饭来了。”

    童子欣咯咯笑了:“我正念叨着这顿饭呢,不过怎么今天想起我来了?”

    金泽滔委曲道:“怎么是今天想起你来了,我是天天想着你。”

    童子欣嗔色道:“油嘴滑舌,今天刚出院,伤口还有没有事?”

    金泽滔说:“真没事了,上次说过,请石头他们聚聚,正好柳大麻子还欠着我一顿饭,顺便还了你的债。”说罢,还狠狠地拍了拍腰胁,却是拍着没受伤的一边。

    童子欣闻声,果然不再提他的伤势了,笑骂:“原来你是慷他人之慨,花别人的钱你倒不心疼,什么时候你也出出血?”

    金泽滔嘿嘿笑说:“行啊,找个时间,咱单独聊聊人生和理想,届时任你斩你割,怎么样?”

    童子欣隔着电话,似乎都能感受到他的嘻皮笑脸,开口欲骂,金泽滔连忙正经说:“嗯,童姐,我希望,无论将来现在,无论身处何方,我们两不相忘,彼此永远记着对方,认识你,我三生有”娱乐秀”幸,牵挂你,我四季常有,五百年的缘分,一瞬间的回眸,却仿佛是一生一世。”

    童子欣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金泽滔此时会说出如此感性,如此动人的话语,还没等她回过神来,电话啪地挂了。

    童子欣握着话筒发呆,心微微颤动,脸悄悄发热,明明知道这是金泽滔的玩笑话,这一刻,却是那样的真实,仿佛还能看到他那双黑白分明,真诚单纯的双眼,流露出几分狡黠的笑意,她分明感觉自己心里是喜欢的。

    金泽滔还不知道,为逃避童子欣的追骂,他不经意间胡扯的,不知从哪里打眼到的情话,却悄悄拨动了她死水微澜般的心弦。

    金泽滔打过童子欣的电话,又拨打柳鑫的电话,柳鑫似乎很忙,有点不耐烦:“唔?”

    金泽滔说:“晚上你请客,再不兑现,怕你赖账。”

    柳鑫声音顿时拔高:“唔!”就挂了电话,连多一个字都懒得说。

    金泽滔低骂了声,柳麻子的官架子越来越大了,他现在都不用声带发音,而且是直接从鼻腔出声。

    柳鑫官架子不小,但态度还好,金泽滔到金钱湖的时候,柳鑫已经大刀阔斧地坐在包厢的沙发上,带着两个新跟班,柳立海和李明堂,李明堂穿着略显偏大的警服,却偏偏还带着顶小号的帽子,活象个还乡团的兵痞子。

    李明堂恭敬地弯腰,规规矩矩地喊了声:“滔叔叔!”差点没让头上不合寸的帽子掉地上,金泽滔现在也习惯了滔叔叔这个古怪的称呼。

    赵向红现在挂上局党委委员,现在既有身份,又有家室,没时间也没精力和柳大局长鬼混,自动把长随跟班的光荣使命交于后来人。

    四人聊了一会儿,问起了金泽滔的伤势,柳鑫还很内行地压了压他包扎的绷带,直到金泽滔痛得都快流泪,才满意地点头:“恢复得不错,年轻人到底是底子好,不象我们,老喽,受了这样的伤不躺个一月二月是起不了床。”未完待续。

    ♂♂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