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烟视媚行曹妖妇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保底月票,求推荐!)

    金泽滔恨得咬牙切齿,这明摆着是报复他下午催讨饭债,真是六月债还得快。

    正在这时,童子欣进来了,穿着件粉红风衣,脸颊嫣红,映衬得十分动人,柳鑫大惊小怪地赞道:“童书记越来越年轻,越来越有女人味了。”

    童子欣翻着白眼,脱了风衣,里面是黑色的蕾边束腰长袖女衫,衬托得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十分惹火,惹得在座的诸位都瞪着眼看。

    童子欣很难得地穿了这么有女人味的服饰,第一次被这么多异性瞩目,也微微有些羞涩,却是嚷嚷说:“怎么?都没看过女人啊,都把贼眼睁得这么大!”

    金泽滔也看得有些目眩眼晕,喃喃说:“主要是反差太大了,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安能辨我是雄雌。童姐,以后得把你以前穿的衣服全扔了。”

    童子欣刚才还有点居家贤淑女人的忸怩模样,这一刻,却是凤眼倒立,脸色不愉:“这么说来,我以前都不象女人喽?”

    金泽滔连忙住嘴,东张西望,正好看到柳鑫前跟班赵向红进来,热情地上前拉着他的手问长问短:“赵队长,怎么那么憔悴啊,是不是最近太辛苦了,要注意休息,都是快要进洞房的人了,可不能不注意身体,要不曹总可不答应。”

    话还没说完,曹剑缨从门后闪过,似笑非笑地看他:“金厂长””,好象你还没正经找过一个女朋友。倒是挺懂女人的。什么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一套套的说得象模象样,小男人终于长大了嘛!”

    说罢风情万种地带着一阵香风走了过来,熏得金泽滔眼迷神乱,真是个妖女,未婚夫就在眼前也不收敛下,金泽滔虽然腹诽不已,但还是老老实实地赶紧躲远点。

    童子欣见金泽滔被曹剑缨数落,心里就不高兴了:“曹总。好歹泽滔也是关心小红,你这都还没进洞房,就心疼成这样了,再说老包县长还没开口,你这事八字还没一撇呢。”

    童子欣终于显现了她的英雌本色,在纪委男人堆里练就的嘴皮和脸皮可不是一般女人能抗衡的。

    曹剑缨色变,有些神伤地垂头泫然欲涕,赵向红又急又心疼,脸色涨得通红,围着她又是安慰又是哄。曹剑缨仍是伤心欲绝的模样。

    金泽滔叹气,这妖女。在酒店厮混多年,很有演戏的天分,常把现实和舞台混淆,严肃起来一身正气,作弄人来却是妖气熏天,也只有小红真当她伤心了。不过人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关卿卿何事?

    赵向红最近确实憔悴了,耽误了十来年,赵向红现在正抓紧时间谈婚论嫁了,曹剑缨也听说已经羞羞答答地默许了。

    老包县长一直对曹剑缨的婚事持鼓励支持的态度,但真要真刀真枪进洞房,还要得到老包县长的当面首肯和祝福,这是曹剑缨提出的唯一条件。

    ””这条件却难坏了刑侦队长小红同志,他恳求柳鑫帮忙,柳鑫把麻子脸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死活不敢答应,你让他去拉纤保媒,他可能会考虑一下,让他跟老包县长这个老顽固商量,怎么把他儿媳妇嫁出去,打死他都不干。

    最后还是有点急不可耐的准新娘曹剑缨支招,老包县长谁也不卖帐,似乎就吃金泽滔那一套。

    如今,正想找个好由头让金泽滔主动开口帮忙,正巧童子欣不分青红皂白撞上枪口,她就顺势又是委曲又是难过,按她的估计,以金泽滔的性格定然会好生安慰自己一番,然后自己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提出要求。

    童子欣跟曹剑缨虽然说不上有多亲密,但平时接触也多,彼此都了解,一起时经常开些女人的玩笑,从来也没有因此反目。

    此时见曹剑缨这副作派,就知道她打上金泽滔的主意,不知怎的,她心里就微微有点吃味,你有事说事,非要做出这种让男人神失的烟视媚行。

    柳鑫浑身打了个寒颤,赶紧地转头和柳立海两人说话,李明堂还好,毕竟和曹剑缨相处久了,还多少对曹总的性格有些了解,能做到熟视无睹。

    柳立海还是第一次见到,曹剑缨这种似嗔还哀的娇媚模样,就有点迷迷瞪瞪地失态。

    柳鑫拍了一下柳立海的脑袋,低声喝道:“你还不如李明堂,定力咋这么差。”

    ”非常官道第二百二十五章烟视媚行曹妖妇”曹剑缨还在演戏的时候,金泽滔看不下去了,倒不是他有多大的定力,而是实在她的性子和过小欣一样,仿佛灵魂里都住着两个人,一个端庄,一个妖媚。

    他是让过小欣给害得心有余悸,杯弓蛇影,倒历练得心如止水,视红颜为祸水。

    他走上前去,也不避讳赵向红,反正这个粗神经的刑侦队长除了破案,宝贝着曹妖妇,不会在意除此之外的任何事情。

    他笑眯眯地说:“要不请省台单纯记者再来现场采访采访你?”

    曹剑缨还哀哀欲绝的神色立即变得忸怩起来,狠狠地瞪了金泽滔一眼,气汹汹地说:“有事,你帮不帮?”

    金泽滔摊摊手说:“有话说话,这多好,你看小红急得都流汗了。”

    曹剑缨一推赵向红,说:“你自己说去。”

    自己袅袅娜娜地过去,拉着有些郁闷的童子欣到一边,咬着耳朵说起女人的悄悄话。

    赵向红傻了眼,他脸皮可不象柳鑫那么厚,吭吭吃吃地说不出个所以然,还是柳鑫实在看不过眼,才帮忙解释,原来是让他去老包县长家里说媒。

    金泽滔吓了一跳,这可不比挖曹剑缨跳槽,这是要给他儿媳妇说媒,还不知道老包县长会不会发狂,拿把菜刀砍了自己也没人同情。

    连忙跟柳鑫一样直摇头,死活”非常官道”不敢答应,曹剑缨不知从什么地方窜出来,低声威胁说:“你帮不帮这个忙?不帮忙的话,就把单纯来采访时,你调戏我们三人的事都给抖出来。”

    金泽滔结结巴巴地说:“你这是恶人先告状,是你们三人合伙调戏我才对。”

    曹剑缨嘿嘿阴笑:“说破天也没人相信,我们三个千娇百媚的女人,会调戏你这只呆头鹅?”

    金泽滔只好俯首称臣,曹剑缨阴谋得逞,又躲到一边和童子欣咬起耳朵,还不时地朝着金泽滔指指点点,童子欣还脸红红地低头吃吃笑。

    金泽滔感觉浑身不自在,柳鑫耳朵尖,只听得曹剑缨说什么调戏,分明是用威胁的口气,而金泽滔的态度立马软了下去,心里越想越不踏实,鬼鬼祟祟地问:“什么调戏?刚才曹总威胁你了?”

    金泽滔一看这厮翘起的屁股就知道他拉什么屎,没好气地说:“我不答应,她就威胁要撕衣服说我调戏她!”

    若是让这个大麻子知道,朱小敏他们接受记者单纯采访的内幕,还不活剥了自己,尽管他也是冤枉的,但这世上就是不缺被冤枉的人,谁在乎呢。

    柳鑫悲壮地摇摇头:“太凶残了,最毒女人心,好自为之吧!”

    这个时候,纪委罗石山和蔡克东来了,大家都入席坐了下来,罗石山郁郁寡欢的模样,不象平ri一样人未进门大嗓门先响起来。

    ”娱乐秀”蔡克东调一室任主任,据说马上任县纪委常委,这对纪检干部来说是重要的一个台阶,童子欣等都对他表示了祝贺。

    罗石山和蔡克东关系比较好,但总是一个单位的,心里不平衡也可以理解,只有金泽滔知道,罗石山并不是因为这个才失落。

    汽配厂王爱平马桶自杀事件还未传开,这个案子其实不是罗石山牵头主办的,这个纪检一室的案子,因为县领导催得急,被安排让二室的纪检员一起参与审查。

    但王爱平马桶自杀时是纪检二室的干部值班的,所以目前罗石山被宣布暂停职务,等待查清事实。

    蔡克东说到这里,大家不住唏嘘,倒不是为王爱平抱不平,只是在马桶溺水自戕得多大的勇气,同时对罗石山受这池鱼之殃,大家也只能表示安慰,遇到这样的事也只能怪自己命歹。

    金泽滔不关心这些,王爱平在办案点,短短二个晚上时间竟然会下决心自杀,而且还是在纪检干部监视下,悍然夺门进厕所反锁自杀,甚至都来不及冲厕,等纪检成员破门而进时,已经溺水身亡。

    以王爱平的性格,及他在汽配厂的违纪事实,都不成为他致死的理由,为什么王爱平这么急着寻死,金泽滔百思不得其解,到底这背后还隐藏着什么秘密。

    金泽滔茫然,罗石山也茫然,两人寻了个理由出了包厢,找了个角落,罗石山有些无精打采:“泽滔,感觉很累,我想调出纪委。”

    金泽滔吃了一惊:“也不用这么灰心丧气,王爱平的死跟你没有什么大的关系,我想纪委领导最终会有个正确的结论。”

    罗石山抬头看了金泽滔一眼,有些自嘲地笑笑:“倒不是为了王爱平的死,我们相交已久,我的性格你也清楚,实在不适宜纪检工作,得罪人不少,只怕再呆下去,我会得罪光纪委所有领导同事。”未完待续。

    ♂♂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