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结穷亲,走穷戚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月初求保底月票,求推荐!)

    金燕看着不开电灯,就几乎没有光线的,几无立锥之地的狭小房间,问:“小关弟弟,你一个在家害怕吗?”

    男孩咯咯地笑:“以前有姐姐陪着我,我不怕,现在姐姐去工厂上班,她赚钱比我辛苦,我更不怕。我一个人的时候,就去想,等哥哥姐姐赚钱了,就能医好我的脚,我能下地走路,我能帮哥哥姐姐干好多好多的事情,我还能帮姐姐赶老鼠。”

    说到最后,有点眉飞色舞,仿佛能亲眼想象到,在窄小的房间,他四处出击,追得老鼠无处藏身,保护着最害怕老鼠的姐姐不爱老鼠的伤害。

    金燕一边扛着摄像机,一边眼泪叭嗒叭嗒地掉,或许,作为记者,她曾经无数次地见识过凄惨的家庭,也无数次地听过哀恸的哭声。

    但就是没有耳闻目睹过,一个独自卧床在家的病孩,在这个令人窒息的空间内,忍受着褥疮和无法自主便溺的痛楚,面对陌生人,还能流露着如此灿烂的笑容,发出银铃一般的笑声,却直接击溃她自以为坚强的神经。

    金泽滔第一眼看到这个孩子,就想象过孩子能站会跑后,应该最渴望能象其他同龄人一样,走出房间,走向户外,玩耍,游戏和读书。

    他的愿望不大,但他的愿望很大很大,他要保护姐姐,他要帮助哥哥姐姐干好多的家务活,对小汉关来说,所有这一切。远比玩耍、游””戏和读书来得有意义。

    金泽滔握着小汉关的细瘦的手。说:“勇敢的孩子。毫无疑问,长大后一定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屋里实在拥挤,金泽滔挥了挥手,让大家都一起出去,金泽滔快走出门时,却忽然咦了一声:“秦朗住哪?”刚才他还以为小汉关的床铺住着秦朗。

    秦时月低声说:“我哥晚上的时候打地铺,等吃过晚饭后,就把这些桌椅架在墙上。就在地上睡。”

    金泽滔看着家徒四壁的破屋,很难想象,一家三口人吃喝拉撒住都在这方寸之内。

    站在门外,吴庆隆等人都心有戚戚,面露哀容,金泽滔语气沉重:“我想,改变这些家庭的命运,就是我们这些汽配当家人沉甸甸的责任,这份责任不是虚无飘渺的,而是实实在在的。就压在我们的肩头。访贫问苦就是要让所有干部职工认识到,劳动改变命运。责任产生效益,这是我们所有汽配人的共同使命,也是我们企业文化的重要内涵。”

    秦时月走出房间,低垂着头,忸怩不安地绞着衣干,脸红如血,声若蚊蝇:“对不起厂长,我给你丢脸了。”

    金泽滔看着她躲闪的眼睛,回头对厂办主任说:“这样的家庭,在我们汽配厂应该不在少数,尽快组织力量,把这次访贫问苦活动中发现的类似典型家庭,利用宣传橱窗,厂刊等形式,告之于众,让所有的汽配人都了解到,我们的工厂,我们的身边,每天都在发””生着什么样悲惨的故事。”

    厂办主任连忙记录了下来,金泽滔指着秦时月说:“中层以上干部职工,都要结对帮扶,结穷亲,走穷戚,这户家庭,我来结对。”

    小汉关并不是秦时月的亲弟弟,是父亲在世时在家门口捡到的弃婴,当时就已经发现是个病孩,之后,秦父就身患重病,卖了老房,现在所居住的还是租的,秦时月也退学回家,直到秦父去世,孩子就成了他们的弟弟,取名秦汉关。

    哥哥秦朗以微薄的工资养活三口人,还要时不时带小汉关看病,家庭十分拮据,小汉关并没有因为经济问题被哥哥姐姐遗弃,尽管活得很艰难,但总归还有希望和梦想。这是一个简单而又温暖,让人感动让人唏嘘的故事。

    之后,金泽滔又走访了两户人家,一户是在职职工,上有老,下有少,一个人需要养活全家老少十余口人,还有一户是退休职工家庭,儿子去世,儿媳离去,留了一对儿女要老人抚养。

    金泽滔自己掏钱留下慰问金,并把这两户人家也列作自己的结对帮扶家庭。

    回到厂部办公室,金泽滔把厂办主任和秦时月叫到办公室,说:“有三件事要做,厂办专人跟进负责一下,一是尽快和派出所联系,把小汉关的户口上上去,二是搬家,找个通风采光好的房子,三是将小汉关送医院护理治疗,呆家里,屁股都要烂穿,派出所和医院我会联系,房子厂办帮忙寻找,费用我来承担。”

    ”非常官道第二百二十七章结穷亲,走穷戚”秦时月开始惊愕,继而狂喜,最后掩面痛哭,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咚咚连叩三个响头,这三件事都容不得她拒绝,她也不敢拒绝,她从小丧母,父亲病逝,弟弟卧床,家庭的苦难也锻造了她坚强而又自尊的性格。

    金厂长让她进厂办上班,已经是比天高,比海深的大恩情,如果给钱给物,她或许会硬着头皮拒绝,但这回,金厂长直接解决了三件大事,送医院、上户口、租个大房子,这都是她孜孜以求,并准备付出毕生努力的奋斗目标。

    秦时月只觉用这样的方式,才能表达内心的感激和感恩。

    金泽滔长叹一声扶起秦时月,只是拍拍她的头,说:“苦难不是坚强,有志气孩子的拦路石,而应是他们不断进步和成熟的捷径,自强不息,奋斗不止,我相信明天一定会好起来的,这两天办这三件事,我会找人帮忙,厂办专人负责。”

    自从开展访贫问苦活动以来,整个工厂就象变了样,没有了最近一二年的惶惑和躁动不安,尽管工厂的机器还未开动,往ri热闹的厂房除了试制车间,一片寂静,但全厂上下都憋着一口气,都瞪着厂长室和技术科。

    这几天,金泽滔已经让东源集团为汽配厂担保贷出一笔款项,作为企业技术改造资金,主要用于设备改造和工艺技术革新,技术副厂长吴庆隆自走访回来后,就带着技术科和相关试制车间工人一起,夙夜匪懈,衣不解带。

    吴庆隆对叉车液压阀素有研究,汽配厂也”非常官道”有技术储备,不过十天,就有了眉目,初制出样品,又经过几昼夜的攻关,革新工艺制造技术,产品基本定型。

    旋即销售副厂长孙勇武亲自带队,这次厂部机构改革,销售科人员最为庞大,俱是有着多年营销实践,经验丰富,渠道熟悉的老汽配。

    在销售人员撒向四面八方时候,吴庆隆和生产副厂长冯三军着手生产设备改造,“我爱我厂,厂兴我荣”教育活动开展得如火如荼,参加过访贫问苦的中层干部,都轮流上台谈体会,谈我爱我厂我该干什么,厂兴我荣我该怎么干?

    电视台,报社也纷纷作了报道,特别是电视台金燕的专题报道:我们的工人兄弟,引起广泛关注和共鸣,一时间汽配厂的大走访,及“我爱我厂,厂兴我荣”企业文化教育活动引起了上级的关注和重视。

    连省电视台单纯都打来电话,询问有关情况,金泽滔请她在企业新产品上马开工后,请她来看看崭新的浜海汽配形象。

    甚至永州二轻局也委托县二轻局,总结汽配厂经验,推进二轻系统扭亏为盈,轻装上阵。

    干部职工也纷纷在教育活动中,为企业改革和发展建言献策,金泽滔也乘机推出了“我为工厂献一策”活动,设备更新改造在干部职工群策群力下,花钱不多,但质量和效率都大大出乎金泽滔的意料。

    很快,孙勇武率领的销售大军,捷报频传,新产品订单纷至沓来,企业终于插上了重新”娱乐秀”腾飞的翅膀。

    经过近三个多星期的艰苦努力,汽配厂车间的机器在金泽滔一声令下,纷纷打开电闸,重新轰隆启动。

    时间很快到了十一月底,秦时月搬家了,小汉关送医院了,汽配厂的工作也告一段落。这段时间,纪委对王爱平的自杀事件最终定性为畏罪自杀,为意外死亡事件,也不知道王爱平畏的是什么罪。

    因王爱平牵累,赵东进被免去组织部常务副部长职务,平蒲镇书记韩诚调任组织部副部长。

    十一月最后一天,县委突然宣布一项人事任命,免去罗才原东源镇党委书记职务,任命他为县委常委、委员,兼城关镇党委书记。

    同一天,关于金泽滔的任免文件也下达了,同时任命赵东进为东源镇党委书记,东源镇党政办通知他参加下午的干部大会。

    这是他最后一次以东源镇副镇长的身份,参加东源镇会议,同是也是他告别东源镇的一次聚会。

    这次和他一起来的,还有县局纪检组长童子欣和产业办副主任张晚晴,童子欣是前来宣布东源财税所的新所长人事任命,同时也是代表县局监督办理新老所长交接。

    浜海产业管理办公室即将正式挂牌,张晚晴是来处理和东源三水两镇的管理费分成问题,随着产业办的职能转变和管辖范围的扩大,和全县各有关乡镇不可避免涉及到有关管理费的收取权。

    东源镇的金泽滔时代,似乎要在十一月底的最后一天划上句号!未完待续。

    ♂♂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