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敬礼!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宣布干部任免的会议都是千篇一律,大家的心情也都是喜忧参半,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坐台下洗耳恭听的永远是大多数,坐台上慷慨激昂的永远是少数命运宠儿。__//

    大家或许都在期待,金泽滔最后告别时刻,能有一番让人耳目一新的深情话别,金泽滔在短短一年多时间,就从一个普通财税专管员,跃至财税局副局长,从偏远乡镇调至县城机关。

    他在东源创造的一系列工作业绩,被有心人罗列出来,令人惊叹,他创造的工作岗位变化,以及职务升迁神话,成为年轻党政干部的榜样和偶像。

    但轮到金泽滔发言时,金泽滔居然前所未有地读起了讲话稿,这让大家感觉有些意外,他在主席台上从来不是这样规规矩矩的,或许当领导都是这样的吧?

    其实这是金泽滔有意为之,今天他又不是主角,再说,他也不是到东源任职,而是离任,没必要再惹人不快。

    罗才原说得很动情,也有点伤感,他说,因为工作关系,可能伤害了一些同志的感情,可能得罪了一些人,请同志们一并原谅。

    最后他说,感谢与之同事搭班的几任镇长和同志们,特别要感谢金泽滔副镇长,正是因为他们艰苦卓绝的工作,满怀对党和zhèng府事业的热情和忠诚,实现了东源绣服产业的规模化和滩涂养殖的产业化,对东源经济发展和腾飞,对改善东源经济和社会环境。对东源人民勤劳致富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

    罗立茂也在主席台就坐。他已经被任命为东源镇副镇长。望着台下或羡慕,或冷淡,或亲近,或嫉恨的种种目光,他的心情可能是台上就坐的领导中最复杂的。

    一年前,他还是东源中学的校长,一直以来,他并不因其貌不扬。家境贫寒而自暴自弃,他也从来没有放弃过努力和希望,他从一个普通教师,做到校长,那个时候,他以为这就是他人生的最顶峰。

    或许他可以做个全县,乃至全永州最优秀的老师和校长,他从来没有想过,他还能有朝一ri坐在镇委大院的主席台上,接受别人的掌声和欢呼。

    他的梦想不包括这个。他觉得梦想还不如现实瑰丽和壮美。昨天晚上,老娘还特地为他设宴庆贺。颤颤巍巍地举杯说:“儿啊,你是罗家开天辟地第一个当官的,这是罗家祖公坟冒青烟了,罗家要转运了。”

    罗美丽有点显怀了,摸着肚子说:“娘,你瞧瞧,孩子都在里面拳打脚踢了。”

    老娘嗔道:“孩子才几个月就能动了?是你的心在动了。”老娘嘴里虽然这样说着,还是忍不住问了一下:“真动了?”看来她的心也动了。

    罗立茂很享受这种天伦之乐,孩子虽然还没出世,但已成为他们全家的中心,刘美丽辞了水管站的工作,最近连东源集团的班也不去坐了。

    按老娘的意思””,当前全家的中心任务,是让宝贝孙子安全降临人世,罗立茂还奇怪,这胎儿应该都还没成形,你咋知道是孙儿,要是孙女咋办?

    老娘当机立断,那就继续生呗,一直生到孙儿为止,所以罗立茂和刘美丽每天都在祈祷,希望肚子里怀的是儿子。

    他们俩人都再经不起折腾,要知道为了早抱孙子,这对小夫妻每次行房的时候,老娘可是虎视眈眈地就蹲门外监督着呢。

    刘美丽怀孕后,罗立茂甚至跟金泽滔提过,这孩子是要认他做干爸的。

    其实以罗立茂的心思,是不愿意让自家孩子管别人叫爸爸的,我这么辛苦耕耘才播下的种子,你倒好,做现成爸爸,你这是明着不劳而获了。

    对这一点,老娘和刘美丽的态度都不约而同地坚决,孩子得管金泽滔叫大爸,你只能排到二爸了。

    罗立茂侧眼往旁边的大爸金泽滔看了一眼,心里暗叹,但又不能不服气,人家那是真有本事,拳打脚踢的没几下,噌噌,就爬上一台阶,噌噌,又爬一台阶。

    还不止这样,他顺路还有余力帮带他人,柳立海现在上副科了,自己也名正言顺成了堂堂副镇长,更是将东源产业办平地升格为副科级单位,还整体搬迁到县城上班去了。

    这让东源、三水两镇很多人悔得肠青,产业办因为是临时机构,调过去也只是借用,脱离了领导视线”非常官道第二百二十八章敬礼!(求月票推荐)”,对自身发展并不利,所以尽管产业办福利不错,但对大多数要求上进的干部来说,产业办并不是个好去处。

    但事实往往与想象相反,产业办短短一年时间,从临时机构到定编机构,再到副科级单位,关键是直接整体进城,对东源大多数年轻干部来说,进城进机关,甚至比提拔上台阶还令人神往。

    产业办这条南山捷径,就生生被自己错过,等产业办副科级编制批下来后,很多人只能望洋兴叹,现在产业办人事已经冻结,按金泽滔主任说,今后产业办进人要严格按规定办,领导打招呼也没用。

    金泽滔身兼职务不少,但每个岗位都干得红红火火,这不但得益于他的领导水平和领导能力,更重要的是他勇于担责,敢于为干部说话,使得干部职工无后顾之忧,这或许就是他在每个工作单位,都有崇高威望和强大向心力的根本原因所在。

    罗立茂还在若有所思,或有所得的时候,会议已经接近尾声,因为金泽滔还要参加财税所人事任命会议,先向组织部前来宣布任命的常务副部长韩诚等人告别。

    王良奎镇长作为老财税,也参加财税所新人事任命会议,两人走在前往财税所的路上,一时间,都有些相顾无言。

    几个月前,两人一个在县城任副局长,一个在基层财税所任所长,在此间,虽为同一系统的同事,却因种种阴差阳错的政治选择和偏见,两人的关系一直若即若离,有时甚至是对立”非常官道”。

    在组织部对王良奎任职东源镇长考察谈话后,两人开始都有点惺惺相惜,此后工作上多有配合和支持,偶尔还能打打电话,诉说一下心情或家事,在王良奎看来,人生命运之离奇,莫过于此。

    财税所大门洞开,门洞里阒无一人,在金泽滔想象中,应该是全所干部整齐出迎的场面并没有出现,金泽滔自嘲地摇摇头,总是把现实想象得太美好,但心里却不免有些失望和失落。

    或许在同事的眼中,自己这个所长并不太称职,也是,东源的三百多个riri夜夜,自己还真没有多少时间和精力用在财税所工作上,对于胡祖平和尹小香来说,自己就是个甩手掌柜,除了动动嘴皮,打打电话,真没干多少正经的事。

    王良奎理解地拍拍金泽滔的肩,雁过留声,人过留名,所有离任的人心中都有一个念想,都希望自己能在离职的单位飞鸿踏雪,留有爪痕。

    金泽滔站在门洞里,有些萧瑟地抚摸着挂在门边的东源财税所的匾牌,拍拍门框,回头对王良奎说:“我做得不够,还远远不够,如果重来,或许会做得更好些,留有余憾,只待后来人了!”

    王良奎摇头笑说:“自谦了,泽滔,你虽然任职时间不长,但基层财税所长,我以为,你是做到极致了,东源这一年所获得的荣誉,所出的经验,在全永州都出类拔萃,听说地区局已经向上级申报,争取全省甚至全国先进基层财税所荣誉称号。”

    ”娱乐秀”金泽滔笑得有些勉强:“这是全所干部职工共同努力的结果,关我何事,我只是做了些后勤保障工作,但就是这一块,我还做得不够,对他们工作之外都干些什么,我一无所知,我甚至都不知道,大部分干部家里都有几口人,这是失职啊。”

    金泽滔就是受秦时月触动,才开始反思自己的一些工作方法,才想起在汽配厂开展访贫问苦大走访活动,而之后遇到的情况也正印证了自己的某些想法。

    他本来想留有时间去走访下干部职工家庭,了解一下他们工作之余的所思所想,但至今他也只能抱憾了。

    王良奎拍拍金泽滔的肩头,竟也无言,两人沉默着走进门洞,门洞过后,右转就是上二楼会议室友的楼梯,左右都是一楼办公室的过道。

    金泽滔两人却在转身的瞬间都止住了脚步,右边的过道上,沉默地站着两列队伍,整整齐齐地穿着崭新的税务制服,尽管看过去高低不平,但无不高扬着头颅,挺直着胸脯,象两支接受部队首长检阅的军队。

    胡祖平和尹小香笔挺地站在排头,两人眼里都蓄着泪水,后面的干部职工站姿挺拔,但都可见很多人的肩头在颤动,几个女同志已经是泪水挂满两腮,却都还咬牙一声不吭地站着,只为对所长行一个庄重的敬礼!

    最后一排两位同志忽然张开双臂,拉开一幅两米许的横幅,就四个字:此致,敬礼!

    胡祖平和尹小香几乎是吼出来的声音:“敬礼!”未完待续。

    ♂♂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