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回首依依勒马看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求推荐!

    这一刻,金泽滔双泪长流,他没有试图去擦拭泪水,而是缓缓地举起了右手,庄重而又饱含深情地回了一个敬礼,大声说道:“向同志们敬礼!”

    一个人,面对一群人,就这样相互敬着举手礼,默默地对视,谁也不肯先放下手。

    走廊的另一端,办公室里走出童子欣等县局领导,本来还笑吟吟的脸上此刻也是黯然神伤,童子欣导演这一幕,原来也是为了给金泽滔一个惊喜,或者是一个分离之际的一个安慰。

    人们都说好了,谁也不哭,要笑着送走所长,如果没有王良奎的安慰,如果没有金泽滔在大门口的自责,大家尽管心有不舍,但还不至于伤心落泪。

    童子欣很感慨,她离开纪委赴财税局任职时,平静得就好象出门去办案,有同事遇见,也只是淡淡地点头。

    童子欣还好,还有单位和科室同事一直把她送到财税局,而王良奎离开财税时,财税局党组也只是例行公事般地开了个欢送会,外加一顿饯行酒,既没气氛,也没有离情别意,冷清得象下班回家一样。

    王良奎看这持续敬礼的时间有些长,就说了声:“礼毕!”

    童子欣揉揉眼角,还是有些眼眶发热啊,说:“都解散了吧,送别的话可以留到会上或晚上。”

    童子欣话音刚””落,刚才还强忍哭声的几个女同志,蹲地上抱头痛哭。

    金泽滔抹干泪水。回头朝王良奎和童子欣他们笑笑。说:“让你们笑话了。”

    王良奎有些羡慕地想说点什么。最后还是摇摇头,没有说话,童子欣比较感性:“很令人伤感啊,这就是对你一年来所长经历最好的褒奖,行了,都上楼吧。”

    这时候,孙寒梅泪眼婆娑地上前,抽咽着说“所长。我能抱抱你吗?”

    孙寒梅自尹小香当副所长后,就接过了会计和票证岗位,是目前财税所唯一的全职内勤岗位,金泽滔打电话一般都是孙寒梅接听,到后期,金泽滔有什么工作安排,都是通过孙寒梅传达的,跟金泽滔接触久了,不知不觉有点依赖感。

    金泽滔轻轻拥抱着她,说:“应该是我来抱抱你。谢谢你这一年来的辛勤工作!”

    几个女同志都一拥而上,几个人抱成一团。七嘴八舌地说:“所长,我们都舍不得你走!”

    还有人说:“不知道你走了后,我们的福利奖金还有没有?”

    金泽滔有点哭笑不得,说:“难道你们是跟人民币道别?难怪都这么依依不舍。”

    大家经过这么一闹,气氛倒也渐渐地欢腾起来,金泽滔被免去所长职务,胡祖平也终于如愿以偿接了所长的班,李相德任副所长,虽然李相德一直都担任着财政和农税总会计””岗位,但依学历和资历,也该他担起这个担子。

    在座的唯有尹小香闷闷不乐,倒不是她对所长这个位置有什么想法,而是随着所长的调离,她有些意兴阑珊,象是突然间被抽去了什么似的,心里面空落落的。

    再说,她对胡祖平这个人有点瞧不太上,说话皮里阴阳的,总感觉跟他搭班有点使不上劲,不象金所长,哪怕他不怎么在财税所坐班,自己好象总有使不完的劲,有种精神动力在后面推动,愿意干活,也喜欢东奔西跑做工作。

    在交接会上,大家都说了很多的话,有表达依依不舍的,有希望金局长今后能常回来看看的,有表示感激和感谢的,唯有尹小香一言不发。

    直到晚饭到酒店时,尹小香还是郁郁寡欢,金泽滔有些担心,难道她对县局的任命有什么想法?

    尹小香看着金泽滔关心的目光,脱口而出说:“所长,我想跟你走!”

    说完,脸颊有些发热,幸好没有旁人,不然,人家还不定有什么误会。

    金泽滔看着神情黯然,脸色憔悴的尹小香,也忍不住有些怜惜,伸手就去摸她的头,说:“现在正是财税所抓收入的关键时期,年后有机会,我再看看,好不?”

    被所长象长辈一样摸脑袋,尹小香还是有些不习惯,不安地扭动着头颈,试图摆脱他的手掌,金泽滔一看尹小香垂着头红着脸,连忙讪笑:“行了,开心点,不”非常官道第二百二十九章回首依依勒马看”知道的,还以为你当不上所长发脾气呢。”

    尹小香见所长答应了考虑自己的要求,也渐渐地高兴起来,说:“说好的,所长不能赖哦。”

    金泽滔乐了:“小孩子脾气,行了,入席吧。”

    尹小香就乖乖地跟了上来,包厢门外,金泽滔忽然问道:“对了,你家毛昌培,是叫这个名字吧,今年底是不是准备办转业了?”

    尹小香高兴地说:“嗯,正在跟部队首长申请,如果档案下来了,我会提前跟所长说的。”

    金泽滔有两摊子要赶,陪着童子欣喝了两杯,就赶镇委这一摊,刚到门口时,正看到胡怡得匆匆出来,随后谢凌紧跟而出。

    两人看到金泽滔,仓促地打了声招呼,说:“金局长,不好意思,出了点事,不能跟你尽欢了,下次吧。”

    乡镇工作,常有突发事情发生,金泽滔也理解。大约是受刚才胡怡得事情的影响,包厢气氛并不热烈,他先是歉意地自罚两杯,作为此次聚餐的主角,罗才原、赵东进频频和周围新老同事推杯换盏。

    对东源镇新任书记赵东进,金泽滔心中还是略有愧疚,赵东进一向对自己关照有加,他是完全受王爱平的事情牵累,也就是说,是金泽滔一手将堂堂常务副部长打落尘埃。

    王爱平事情后,他就一直没跟赵东进照过面,虽然也跟曲向东书记有过交流,委”非常官道”婉地表达了歉意,但毕竟没有当面致意,为此,他特地倒了大杯,离席走到赵东进身边,说:“感谢赵部长一年来对我的关心和培养,也希望赵书记一如既往地关心和支持财税工作,这杯酒,谨表谢意和敬意。”

    这席话说得不伦不类,但赵东进和他心照不宣,所有在座的领导也都心照不宣,前一句赵部长,点出他们过往的情谊,表达了自己的感激,后一句赵书记,道出他的善意:一些不愉快,也非我所愿,我是一直敬重你的。

    赵东进从组织部副部长下到镇委书记,心态早就调整端正,对金泽滔,虽然有些怨怼,但毕竟是城门失火,想必金泽滔也不是有意针对自己。

    再说,到东源镇工作,还需要财税部门支持,更需要金泽滔主政的产业办支持。

    所以,对金泽滔的敬酒,他的态度也很积极,站起来怡然而笑:“泽滔言重了,组织部门职责就是发现和提拔人才,我不过是敲敲边鼓,做了些穿针引线的事情,不说什么谢不谢的,心意在酒中。”

    赵东进一说完话,韩诚带头鼓掌,包厢内的气氛稍微热烈了一点。

    金泽滔第二杯酒敬罗才原,他没有说恭喜高升的客套话,而是直接端酒说:“敬罗书记!我少不更事,遇事冲动,感谢领导一向来的宽宏和包容,谢谢罗书记。”语气真诚,态度诚恳。

    罗才原凝视了金泽滔一会,感慨说:“泽滔,眨眼一年了,你可说是我看着””成长起来的领导干部,看到你,我总以为自己老了,后生可畏,后生可为啊!”

    金泽滔真诚说:“罗书记,那也是你栽培和关心的结果!”罗才原没有再多说,微笑着和他碰杯。

    聚餐结束得很快,组织部韩诚他们还要连夜赶回县城,走出海鲜码头的大堂,罗才原和韩诚握手告别,正在说话,不知谁喊了一声:“出来了,罗书记和金主任出来了!”

    然后只听得锣鼓大作,然后有鞭炮震天的响声,酒店两边街道聚满了群众,大家都纷纷大声说:“谢谢罗书记,谢谢金主任,谢谢罗五条!”

    罗才原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只是愣愣地看着金泽滔,似乎在征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金泽滔正待开口,有几个老人颤巍巍拨过人群,端着两碗水,一碗递于罗才原,一碗递于金泽滔,碗里的水有些混浊,一个没牙漏风的老人咬着腮帮说:“这是东源河的水,喝了这碗水,祝两位领导一路顺风,步步高升!”

    罗才原和金泽滔相视一眼,不敢怠慢,连忙一口而尽,又有老人提瓢再加了一碗,说:“再喝一碗,感谢两位领导发展绣服,改造滩涂,带动百姓致富,造福一方民生!”

    老人说话很有条理,罗才原发现,这几人正是当初反对镇委拆除长街厕所,建造海鲜码头酒店最激烈的村民耆老。

    两人又干了,这水喝起来有些苦涩泥腥,但落在喉间,却如蜜般甘甜,又有一老人再添一瓢,说:“连喝三碗,祝愿两位领导保重身体,一生平安!”

    话虽短,却是窝心的温暖,罗才原两人眼睛微有湿意,又仰脖喝了,旁边村民群众都大声喝彩,齐声叫好。

    旁边卢荣归等老东源干部,莫不艳羡,赵东进、罗立茂等新晋东源领导莫不心潮澎湃,恨不得也立马大干一场。未完待续。

    ♂♂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