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李明堂订亲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罗才原和金泽滔喝了三碗水,几个村民耆老呵呵笑着:“东源人也能过上好日子了,归根到底,都是得益于罗五条,谢谢两位领导为东源带来好日子。”

    罗才原哽咽着说:“谢谢乡亲们……”却是再也说不下去。

    罗才原在东源工作已有几年,东源民情独特,民风迥异,局面复杂,工作难度大,罗才原几年如一日,宵衣旰食,日夜cāo劳,其中艰辛,唯有自知。

    离任之际,他不求政声留名,只求不留骂名,三碗浊水,却令得他一掬热泪奉于过往,只觉得所有的辛苦和努力都是值得的。

    金泽滔低声说道:“君为民谋利,民为君祈福,罗书记,罗五条就是群众对你实施的绣服产业化政策的最大褒奖,老百姓还记得你为他们做过的事情。”

    绣服产业发展五条政策,至今仍深刻影响着东源经济,这是东源绣服产业腾飞的翅膀,也同时催生了产业办这个令得金泽滔能一展抱负的平台。

    罗才原喃喃说:“罗五条,如此崇高的赞誉我当不起啊,我还远远不够,远远不够。”

    罗五条确实是罗才原从政几年来最为自得的政绩,写在纸上,他还不感突兀,但一经百姓口说出来,他除了惭愧,竟没有一丝的欢喜。

    金泽滔也深有感触地说:“是啊,离开时,总感觉我可以做得更好,我可以为老百姓办更多的实事,””留有遗憾也好。可以激励我们可以不断改进。做得更好。”

    他一天经历两番感慨。内心深处,已深深地把这种遗憾印在骨子里,时刻对比,寄希望于明天能做得更好。

    罗才原忽然伸手紧握着金泽滔的手,说:“现在想来,以往种种,既有遗憾,又有惭愧。风物长宜放眼量,共同努力吧。”

    罗才原此言听来象是共勉,但言下之意,金泽滔十分明白,这是他第一次对产业办拆分事件,委婉地表达了歉意,这令他对罗才原的胸怀感佩不已。

    一个堂堂县委常委,折节下人实属不易,连忙说:“惭愧的应该是我,小子年少。多有冒犯,领导不记恨我。就谢天谢地了,哪敢当得领导惭愧。”

    两人正说话间,又有老者嘶哑着声音喊道:“起舞!”

    接着锣鼓喧天,人声鼎沸,一条大红绸布包扎的,十米许的长龙从短街一角蜿蜒而出,待游到罗才原等人旁边时,却不走了,把罗才原一干县乡领导围在中间,翩翩起舞。

    还有人在不断吆喝着不明意义的节号,象是给舞龙起伏伴奏,又象是给自己喊加油,硕大龙头忽然对着金泽滔张开血盆大口,里面露出滚动龙头的两个贼兮兮的人,正是李明山和李明堂两兄弟。

    龙头停顿了一会儿,围绕着其他领导游去,龙尾又扇动着往金泽滔而来,龙尾抬起,却是笑起来有点傻,曾经围堵过财税所的””李聪明,一个貌似不聪明,但金泽滔一直以为是大智若愚的真正聪明人。

    现在听说李聪明也纠集起几户人家,办起了规模不小的绣服公司,家境渐渐富足起来,算是岔口村不大不小的小康人家。

    这场出人意料,却又令人感怀的群众自发组织的欢送场面,直到镇值班人员有急事向领导汇报,才落下帷幕。

    东源派出所有位民警开枪驱赶群众,目前已有一人受伤入院,事情经过还不清楚,胡怡得和谢凌大概就因此事离席处理此事。

    罗才原虽已离职,但这事发生在今天,他也不能视若未见,赵东进刚任书记,就碰到了他从未遇过的棘手的干群冲突事件,两任书记送走韩诚等人也匆匆离去,其他党政领导纷纷赶回镇委大院。

    金泽滔转身折返酒店,大门口却遇到李良才正咧着嘴等候着他,李良才两只干枯的手握着金泽滔不放,眼眶眶里都差点淌出泪水:“金主任,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明堂这孩子,有今天的造化,都是金主任一手提携,若不是因为明堂年纪大了点,都想让他你做干爸爸。”

    金泽滔想象着站得比自己高,样子比自己帅,年纪比自己大的大好警察居然叫自己干爸爸,就感觉浑身一阵恶寒,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连连拒绝说:“良才书记啊,你这话就见外了,我不是说过,我和你们一家子有感情,那是真有感情,我把明堂这孩子当晚辈看,但这干爸却是万万不敢当的,他现在好歹也是个光荣的人民警”非常官道第二百三十章李明堂订亲求月票推荐”察了,若是叫同事知道,他管一个年纪比他小的人叫爸爸,你不是让他抬不起头吗?”

    金泽滔和李良才说话间,李明堂和李明山满头大汗地出现了,舞龙头是最耗体力的活,不是有一把子力气的人还真是干不了。

    李明堂很稔熟地开口招呼:“滔叔好。”

    李明山搓着手,粗着脖子,开了几次口,却是对金泽滔怎么也叫不出叔叔,尽管在他面前,金泽滔一向以长辈自居,却是从来没让李明山叫过叔。

    李良才怫然作色,就欲开口大骂,金泽滔连忙拦住:“良才啊,明山这孩子憨厚老实,面子薄,开不了这个口,就不要勉强,随便叫,不就是个称呼吗?”

    李良才恨恨地跺脚,如果说以前和金泽滔套近乎,他还有那么一丝的功利,但时至今日,他也对金泽滔真起了感激,自打和他认识起,一直都是金泽滔在帮衬自己家人,心里面也早将他视作可以依靠的亲朋友戚。

    李良才也从未因为金泽滔年轻,而生过轻慢之心,只觉得他的言行举止,所作所为,都称得上为人沉稳,处事干练,在他面前,很容易让人忽略他的年纪。

    在李良才怒其不争和金泽滔殷切期待的目光中,李明山脖子一梗,眼一闭,忸忸怩怩地跟随弟弟叫了声:“滔叔。”

    尽管他喊这称呼时,面目有些狰狞,看样子是鼓起全部勇气,听在金泽滔等人耳里,声如聚蚊”非常官道”,几不可辨,金泽滔却舒畅得如饮醇醪,浑身通泰。

    连忙重重地应了一声,说:“明山还是脸薄,多叫叫就习惯了,哦,对了,明堂,你今天怎么在家,局里不忙吗?”

    李明堂因为在抓捕袭击金泽滔的蒙面暴徒时表现优异,而受到柳鑫局长青睐,并向上级申报立功表现,虽还未被正式记功,但已经是正儿八经的公安人员,现暂时在刑侦队金泽滔遇袭专案组帮忙。

    李明堂挠着头皮,期期艾艾说不出话来,李良才在旁边急得直连忙拨开他,恼怒说:“这孩子,当了干部,却反不会说话了,是这样,泽滔,上次不是跟吴家父母商量过先订婚吗,明天晚上,我们就在这里,给两孩子办个订婚酒,也不邀别的,就两家家长,想请你无论如何都在东源留一晚,我们也是趁着你在东源才定这日子。”

    李良才倒会打蛇随棍上,金泽滔称他良才,他也称呼泽滔,倒亲近了许多,李明堂一家人都期待地看着金泽滔,金泽滔原来也没准备明天就回东源,就点了点头,笑说:“说起来,我和你们一家子还真有缘,现在你们亲家吴庆隆还是我的副厂长。”

    李良才又紧紧握上金泽滔刚悄悄抽取的双手,感动地说:“泽滔,你有情有义,我心里都明白,你还不是瞧我们的面子,才重用的亲家,啥都不说了,明晚儿就在酒中。”

    金泽滔握着李良才又枯又湿的双手,实在是感觉浑身不适,但又不好拂了他的热情,只好强忍着说:“见外了””,见外了。”

    心里却不免嘀咕,老李啊,你便是我的老丈人,也没那么大面子,我岂能因为你的面子坏了汽配厂的大事,吴庆隆才德不差,能力也有,才临时点将,如果不能胜任,能上去自然也能下来。

    李良才一家人又热情地和他寒暄了一会,才告辞离去,金泽滔搓着湿漉漉的手心,心却想,什么时候得提醒下老李同志,让他看看医生,出这么多手汗,不会是肾虚了吧?

    离开酒店的路上,童子欣和他说起罗石山的事,罗石山最终被免于纪律处分,悄悄地离开了纪委,调入浜海检察院控告申诉科任科长,远离了案件查处第一线,做些受理控告、申诉和举报的保障服务工作。

    罗石山终于还是选择离开纪委,这或许对他是个新的开始。

    第二天,金泽滔送走童子欣他们,专程跑了趟横门沟边防哨所,和徐法灵、杨俊生等官兵道别,中午却被闻讯起来的横门沟村长薛仕贵拉到村里吃饭。

    横门沟堤坝已经基本完工,现在正在围塘,产业办养殖塘招租政策沿袭卢水港滩涂不变,养殖公司准备近期组织招租,横门沟等邻近村庄都在养殖公司优惠范围,这几天有事没事,村民都围着滩涂养殖塘转,就等招租开始,就率先订个好塘。

    这对横门沟村民来说,是个梦想起飞的地方,听说金泽滔要调离东源,到县城当官去了,拉他来村里吃顿饭,一方面也表达感激之情,滩涂堤坝的合拢,也筑起了一道渔村的生命防护线,另外正要确认一下产业办的政策会不会变。未完待续。

    ♂♂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