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香径落红剪不断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张晚晴给金泽滔推着,顶着门框的后背有些硌痛,令得她轻哼了一声。

    金泽滔半拥半抱着张晚晴进了走廊门,在这扇门旁边,有一间半掩着的值班医生办公室,金泽滔一脚踢开门,里面阒无一人,拥着张晚晴进了门后,反手倒锁了房门。

    金泽滔抱着张晚晴依墙而立,用心地吸吮着她略带香甜味的嘴唇,伸出舌头,轻叩着她的牙齿,张晚晴只觉得窒息难受,一张开嘴,金泽滔的舌头便往她的嘴里钻进。

    两人似乎都有些笨拙,小心翼翼地互相触碰着彼此的舌头,金泽滔用嘴衔住,轻轻一吮,张晚晴的香舌便被自己吸进嘴里,这一刻,仿佛某种被自己封印在灵魂深处的意识苏醒了过来

    张晚晴的舌头一被金泽滔吸吮进嘴,她就感觉,自己就是一叶在狂风怒海中漂泊的扁舟,心中却有一种声音在狂呼,他终于吻上我了。

    也许是矜持,也许是害怕,自那天喂饭后的短暂旖旎后,她就再一次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世界,她不想因为自己的主动而惹起他的不安甚至反感,她只想静静地站在他的背后,看着他在前台挥舞长袖,看着他在前面挥斥方遒,她喜欢这种默默注视的平静和欢喜。

    昨天,她回了趟老家,在那抔黄土前,她哭了一晚,烧了祭品,洒了祀酒,她就象祭奠了自己,埋葬了过去,她在离开时说:“小弟,你我缘份已尽。因果已报。从此。你我阴阳相隔,天各一方,希望你在””那方世界,早点找到亲人。”

    金泽滔吻着张晚晴的时刻,心里却踏实而又轻松,若想不留遗憾,就珍重身边人,人人都知道这个道理。但人人都有意无意地去忽视身边的人和物。

    怀里的张晚晴就象遇火的蜡油,又热又软,到最后竟象树懒一样挂着他的脖子,两人吻得气喘吁吁,几近窒息,良久,金泽滔才松开张晚晴,双眼却打量起办公室环境,发现里面还有间休息室。

    他抱起张晚晴就往里面走去,张晚晴心跳如鼓。却是丝毫也提不起劲抗议,或许她压根就没想过抗议。她只是横着白了金泽滔一眼。

    看着怀里的张晚晴又妩媚又俏皮的模样,忍不住低下头咬着她的红唇又吻了上来,两人经过刚才的生涩,现在配合起来,也逐渐熟练起来。

    张晚晴半阖半开着双眼,看着金泽滔专注的双眼,心里却生起无数的怜爱,论年纪,他还少自己几岁,论职务,他是自己领导,但就是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悄悄地在自己生根发芽,至今,已经长成参天大树。

    她也有过犹豫,象上次离开中学一样调离产业办,但当她生起这股念头时,她的心就隐隐刺痛,她悲哀地发现,自己已经无法抹去他的烙印,他就刻在她的心上,她的骨子里,她的生命中,她宁愿永远隐藏在影子里,也只希望是站在他的身后。

    金泽滔将她横放在床上,从旁边的衣柜里,翻出刚浆洗过的被单,垫在上””面,又换了床被套,然后,他舔弄着她的耳坠,轻声说:“做我的女人吧!”

    张晚晴微眯着的两眼忽然睁得大大的,她的身子一僵,差点没哭出声来:“为什么?”

    金泽滔双手抚上她的胸口嫩肉,轻轻地搓揉:“我不想远游,我只想珍惜身边的风景。”

    张晚晴浑身哆嗦,只是把自己的头埋进金泽滔的怀里,种种羞人的快意从胸口阵阵袭来,她轻咬贝齿,生怕一不小心呻吟出声,只是从鼻腔里呢喃着:“我愿意,我爱你……”

    她每一声呢喃,就象战鼓,刺激得金泽滔如冲锋陷阵的勇士,攻城拔寨,她先是感觉上身一凉,然后有温暖的嘴袭上胸口新剥鸡头,她只能快乐地扭动着身体,嘴里发着莫名其妙的音节。

    她听到有人有门外大声叫门,她还听到有人在大力地踹门,但这一切仿佛都离得她很遥远,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是瞬间,或许是很久。

    她的皮肤感官才慢慢恢复了知觉,当她想睁眼看看,那双刚才还在她身上肆虐的双手,却悄悄地抚上了她的双腿,刚刚还有些知觉的大脑,就象点了火的炮仗,就浑不知身在何处。

    她刚才还能理智地紧闭着牙,生怕自己不小心发出太大的声音,但这一刻,她完全无法去控制她的声音,那双手先在大腿内侧抚摸着,刺激得她全身毛孔都竖了起来,然后覆上层渐渐地绯红,然后轻轻一拨,张晚晴就情不自禁地张开大腿”非常官道第二百三十三章香径落红剪不断求月票推荐”,身下一凉,她这时知道,自己已经身无寸缕了,一想到这,忍不住全身颤抖,是害怕,是期盼,还是快乐?或者都兼而有之。

    她不敢睁眼看爱人,但她知道他也跟自己一样,已经燃烧起熊熊烈火,她想清晰地感受一下这种做女人的快乐和痛苦,但当爱人火热的躯体伏上来时,她就只能本能地抱紧对方,当他进入自己身体的瞬间,她心中纵有千言万语,也都化作一声叹息,一滴清泪。

    随即,就象被巨浪抛于风口浪尖中的树叶,她只能咬着牙关,承受着巨浪的袭击,但很快,那种发自灵魂深处的快乐象音符一样,从她的胸腔,从她的咽喉,不可抑制地澎湃着,尽管她努力克制,终于还是从鼻腔里飘出,有痛,也有快乐。

    她不知道这种快乐和痛苦持续了多长时间,只知道,她被他翻来覆去地搬动着身体,做着她自己都莫名其妙的姿势,她忘却了羞涩,忘记了矜持,忘记了自己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女孩。

    她象只鸵鸟一样,闭着眼睛承受,哼着小声享受,做他的女人,做他的女人,这是一个令自己心驰神往的美妙想法,今天终于成真,在医院里,在这张床上,在这一刻,她忽然感激起老包县长,正是他捅破了自己和他的那薄薄的一层障碍。

    不知道这中间,她因为快乐而迷糊过几次,也不知道他们躲在这个办公室里多久,当她终于感觉累了,累得懒得再动弹了,他却咬着自己的耳垂,发着和自己一样的呢喃:“我要你,我爱你……”两手在她的身间”非常官道”游移,引得她疲惫的身体又开始焕发起活力。

    这种亲密的叫唤,肢体的抚摸,瞬间刺激得她脑子一沉,又要迷糊了,几乎同时,两人就象要把对方都挤进自己的身体深处,身体不觉僵直,背脊紧紧绷起,两人齐齐地长长吐气,全身一松,然后男如泥,女如水,粘合在一起,或再造一个你,再塑一个我。

    两人盖着被子,拥抱着,谁也不想说话,就这样愣愣地望着雪白的天花板,金泽滔问了句:“刚才好象有人在叫门?”

    张晚晴收回目光,将脸靠着金泽滔的颈窝,舒服地扭了扭头,闭上眼睛,有些心不在焉地说:“好象是有人在踹门,不知道谁呢?”

    金泽滔回头打量着四周环境:“这是医院?”

    张晚晴嗯了一声,似乎有点睡意,皱着鼻子,似乎准备把这里当自家的床了。

    金泽滔又看了一眼:“这是医生的办公室?”

    张晚晴有些不耐烦他的啰嗦,用头顶了顶他的下颔,表示自己在听,但懒得说话。

    金泽滔连忙爬起身来,手忙脚乱地套裤穿衣,张晚晴给他一惊,也有些慌乱地下床,却是手软腿无力,怎么也利索不了。

    金泽滔赶紧帮忙给她穿衣,但终归担心这医院要是报警了,这事可就糗大了,而且还是刚从老包病房里下来,这让他怎么面对别人的闲话。

    ””刚才也是头脑发热,哪里不好干,跑医院的医生值班室来了,尽管这穿衣中间,有春光外泄,金泽滔也无心调笑。

    金泽滔看休息室的衣柜内还有白大褂,连忙和张晚晴两人穿上,偷偷开了一丝门缝,也没人在外堵门,才悄悄松了口气,金泽滔正想打开房门,张晚晴忽然脚步有些虚浮地跑回休息室。

    金泽滔只好站门后等待,不一会,便见她找了剪刀,然后听到休息室里传来咔嚓咔嚓的裁剪声。

    金泽滔见她垂着头,把一块布片往口袋里装,正是从里面的白床单上剪下,上面还有嫣红点点,正是桃花临水落如红,心里,却装作未见,连忙打开门。

    正想紧走几步,折向楼梯,却不料有个护士正好经过,看到金泽滔两人,感觉奇怪:“咦,刚才刘医生还在发火,好端端的值班室怎么就被倒锁着呢,医院后勤中心正要派人过来砸锁呢,你们是怎么进去的。”

    金泽滔也假装很奇怪地说:“还真是奇怪,这办公室不是都开着吗,我们正要找刘医生呢,你知道他在哪吗?”

    护士往值班室张望了两眼,摇了摇头:“也真怪了,哎,你们不是找张医生吗?跟我来吧,正好有个门诊手术,我做他手术护士。”

    张晚晴灵机一动,捂着肚子说直叫疼,金泽滔只好无奈地做了个手势:“算了,晚点再找刘医生吧。”

    两人总算安全下了楼,直到上了车,两人相视一笑,却是多了一份默契和亲近。未完待续。

    ♂♂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