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爱人日记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这时已经将近晌午,两人都有些饿了,现在海鲜酒店尚未开业,但南门市原为渔村,码头边上海鲜排档林立,两人就寻了个干净点的角落坐下。

    现在客人不多了,但排档摊铺内,还缭绕着烹炒海鲜的蒜椒香味,还未上菜,两人已觉得食指大作,两人对面而坐,张晚晴起先还假装镇定,言笑晏晏,但随即在金泽滔的凝神注视下给打回原形。

    金泽滔很喜欢看她慢慢红上耳梢的娇羞模样,张晚晴抬头有些恼羞,想分说几句,却总是被他灼灼的目光击毁,最后只好低声求饶:“你别这样看人,那么多人看着呢。”

    金泽滔吃吃低笑:“都看透彻了,还不让我看你的脸啊。”

    张晚晴恼怒了,伸脚便欲去踹,但脚尖刚至金泽滔的脚背,却又缩了回去。

    金泽滔还笑吟吟地做好了和她打情骂俏的准备,张晚晴却抬头看着他,很认真地说:“我不舍得。”

    金泽滔也收起嘻皮笑脸,伸手握上她的手,另一只手抚摸上她的脸颊,定定地看着这个深情款款,目光可以熔化一切的女人,说:“谢谢你的爱,我会珍重一辈子的。”

    张晚晴握着他在自己脸上摩挲的手,说:“泽滔,你不嫌弃我吗?”

    金泽滔笑说:“你是我的女人,你从来都不是别的什么人的女人,我嫌弃你长得好看,我嫌弃你贤惠能干?”

    张晚晴放下他的手,有些悲伤地说:“不管怎么样。我照顾了一个男人五年。在大多数人眼里。我已经不洁。”

    金泽滔拍拍她的柔软的手背,说:“我不是大多数人,这就够了,而且照顾一个男人五年怎么样了,很多女人要照顾一个男人一辈子,还要恋爱结婚生子,难道还会有人谴责她吗?”

    张晚晴吃了一惊,没等她发问。金泽滔就说:“这个男人可能是她父亲,可能是她兄弟,也可能是她亲人,很奇怪吗?没人会谴责这样的女人,这都是你自己心理作祟。”

    张晚晴嗔道:“你说话老一惊一乍的,就不能好好说嘛。”

    金泽滔看着她不语,张晚晴低垂下眼睑,说:“那个男人其实还是个男孩,他家跟我住隔壁,小时候就认识。我家里父母去的早,我是奶奶抚养长大的。小时候吃不饱,男孩经常往家里偷东西给我吃。”

    金泽滔还不知道张晚晴的家庭情况,心里不由一痛,紧紧地握着她的双手,张晚晴平静地讲述着她的故事,就这样,女孩张晚晴渐渐长大,并考上了师范大学,大学期间,奶奶去世,还是邻居一家人帮忙料理的。

    但就在奶奶去世后不久,男孩的父母都因车祸双双离世,张晚晴读大二的时候,男孩患了怪病,全身肌肉萎缩,行走不便,到最后甚至生活都不能自理。

    张晚晴把他带至上学的城市,带到身边照料,直到工作,捱了五年不到,男孩终于还是离世,为免闲言碎语,对外,她一律称是男友,其实在家里时,男孩自小称她为姐。

    昨天她就是去祭拜了他的坟墓,只希望从今往后,了结了这段因果,她也要重新开始她的生活。

    张晚晴叙说这段往事时,有些伤感,却没有悲恸,被她视作小弟的男孩弥留之际,甚至是开心的,向往的,或许是因为在冥冥世界中,有他的父母亲人。

    金泽滔听得又感动又疼惜,张晚晴跟他袒露了心情,只觉得浑身轻松,就仿佛笼罩着自己多年的那层阴霾,顿时就烟消云散,她快乐地给金泽滔张罗起酱油醋碟,还主动地开了瓶啤酒。

    菜很快陆续上来了,金泽滔和张晚晴碰杯,说:“为你,为那位往生的小弟,为我,为我们,一起干杯!”

    张晚晴喝下这杯酒时,眼角却飘下一颗清泪,也不知是因为喜悦还是悲伤。

    走出这间海鲜排档时,金泽滔看着张晚晴说:“今晚住这儿还是回去?”

    张晚晴忸怩不安,只是低声说:“你定吧,我随你。”

    平日工作中,张晚晴也大都以金泽滔的意见为主,现在更是把金泽滔当作主心骨,哪还有自己的主张。

    金泽滔沉吟了一会,有些暧昧地说:“那还是回去吧,我有点想念你做的菜。”

    张晚晴低声嗯了一声,两人又驱车菜场,备了晚上的菜肴就直接往回赶,一路上,两人都不太说话,车厢内弥漫着一股异样的气氛,金泽滔频频扭头看张晚晴,张晚晴却是羞涩地看着窗外,只是眼角余光还在偷偷注视着他,又是欢喜,又是害怕。

    大约行了半程,金泽滔有些急躁地将车驶离了公路,停在山旁一条侧道,掰过张晚晴的头,喘着粗气,低头就吻了上去:“不行了,我又想要你了。”

    张晚晴唔唔地挣扎了一下,就软嗒嗒地任由他轻薄,心里却莫名地快乐起来。

    金泽滔自重生以来,未近女色时,还能把持得住,这刚一开荤,如何能经受得住张晚晴似喜似怯的致命诱惑,真是一发而不可收拾了。

    两人深吻了一会,都有些情不自禁地想进一步索取,金泽滔直接把坐椅放倒,低吼一声,就合身纵了上来,张晚晴小声地哼哼:“轻一点,有点痛。”

    这话不说还好,这种从咽喉深处发出的似是抗议,似是引诱的呼唤,就象往火上浇油一样,引得金泽滔嗷嗷直叫,早忘了怜香惜玉,直接纵横驰骋,大开大合,引得张晚晴蹙眉呼痛,粉拳如雨点般往金泽滔身上落下。

    只是金泽滔在埋头苦干了一会儿,张晚晴的呼痛声就变成了轻吟声,两人渐渐地水乳交融起来,幸好天色将晚,这里没有村民经过,良久,两人才尽兴而起。

    金泽滔穿好衣裤,下了车,伸伸手弯弯腰,只觉神清气爽,心情舒畅,心里却不免嘀咕,难不成自己在这方面的需要,也如酒量一样,成倍增长,这倒不是什么好事,心里苦恼起来。

    张晚晴没下车,隔着车窗,看着金泽滔快乐的样子,满心的温暖和欢喜,摸摸自己还麻酸的四肢,只觉得愿意为之付出一切。

    后面的半程,两人就轻松地说些家常事,回到张晚晴的香闺,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金泽滔还是第一次上张晚晴的卧室。

    张晚晴从衣柜里翻出一双还没开封的棉拖鞋,跟她自己脚上穿的那双一样,都有自己绣的卡通形象,只不过给金泽滔的是绣着男孩高举双手的形象,细细看这眉眼,却跟自己颇为神似。

    金泽滔赞了一句:“手真巧,很漂亮。”

    张晚晴蹲在地上,给他换鞋,轻声说:“这双鞋,我从东源带到浜海,只希望有一天,你能穿上它,现在它也终于找到主人了。”

    金泽滔有些感动,扶着她的肩头,在她微微有些凉的唇上亲了一下,张晚晴抱着他的腰,深情说:“泽滔,我很开心,你能喜欢这双拖鞋。我爱你!我一直深深地爱着你。以前,只是害怕你会拒绝,会疏离我,才不敢接近你。让我不去思念你,让我去忘却你,我无法做到,我只是因为爱你,才愿意把自己交于你。所以,你不能轻视我,笑话我。”

    金泽滔抚摸着她的脸说:“我保证,我之爱你跟你之爱我是一样的,我保护你就象保护我自己一样。”

    张晚晴一直把这份情感深藏心间,此刻,鼓起最大的勇气,说出了自己一直想说而又不敢说的话,听到金泽滔的答复,只觉得眼眶一热,忍不住流泪,喃喃低语:“我相信,我这辈子就你一个亲人了,我愿意为你生为你死,只求君怜惜我心。”

    金泽滔吻着她的泪,吻她的唇,却是怎样也不能表达心中的爱怜,正想抱起她,张晚晴却连忙地打了一下他的手,白了他一眼:“你以为自己是铁打的,先进卧室休息一下,我做好饭再叫你。”

    金泽滔也不敢太过己甚,毕竟张晚晴也刚刚破瓜,松开张晚晴打量起她的居室,张晚晴办公室的摆置极为端庄,但她的卧室却处处洋溢着小女孩的情调,各色五颜六色的小摆设布满房间角落。

    金泽滔看了一会,见张晚晴在厨房忙碌,也想帮忙,却被张晚晴作嗔给赶了出来,最后有些无聊,进了她的卧室,这几天在东源连日奔波,再加上永州和张晚晴两度春风,还是有些累了,正想和衣休息一会,只觉得枕头有些硌人,掀开一看,是一本笔记本。

    他也随意地翻开扉页,上面一行娟秀的字,爱人日记,看笔迹应该是添上去不久,里面却是用英文记录的日记,幸好,金泽滔英文水平还凑合,看读问题都不大。

    日记从她刚进产业办时记起,事无巨细,只要是有关金泽滔的,不管是亲身接触的,还是道听途说的,都有详细记录。

    中间,有很多时间,自己根本未在产业办坐班,但自己的工作日程及具体经办工作都记录得清清楚楚,有些细节,以他现在的记性都差不多淡忘了的,还都被清晰地记录着。

    甚至上面有单独辟章,记录着他的爱好和习惯,有的是记事,有的是自己的所思所想,字里行间,浓浓情义,跃然纸上,金泽滔没有再细看,仍是藏还于枕下,却是心满意足地阖眼休息,这一顿好睡,等睁开眼时,天已大黑。未完待续。

    ♂♂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