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分工调整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梁杉蹦跳着上了副驾驶,愤愤然说:“刚才所长真厉害,这伙流氓也太可恨了,恐吓勒索,打人骂人,真是无恶不作。шwщ書蛧書蛧”

    在梁杉心中,这两项罪名是流氓最坏的坏事了,却不知道这社会阴暗面是黑如墨,毒如蝎,流氓如果仅仅是恐吓勒索,打人骂人,那就不叫流氓,叫善人了。

    金泽滔把事情简单跟她说了一遍,感叹说:“马湘如也是个可怜人,丈夫刚被依法处决,孩子又被绑了。”

    梁杉拍着额头,恍然大悟,道:“你说这个马湘如的丈夫,是不是浜海小学的体育老师?”

    金泽滔点头嗯了一声,梁杉惊叹说:“他们一家子还真是哥是英雄弟好汉,一家子人都不是啥好人。”

    金泽滔随口问了句:“怎么个不好法?”

    梁杉说:“你瞧,王联群欺负小女孩,被公安抓了吧,他有个哥哥,叫王爱平,就是被所长给搞进纪委的那个副厂长。”

    金泽滔嘎地踩了刹车,认真地看着梁杉说:“你说的都是真的?”

    梁杉脸一红,给金泽滔看得心扑扑地跳,低声说:“我咋敢跟所长撒谎,我不认识这个女的,但她丈夫王联群我打小就认识,他们不是亲兄弟,是堂兄弟。”

    金泽滔奇怪地问:“你怎么那么清楚,不对啊,按你的性子,是不太愿意和社会上的人来往,难道他们跟你是邻居啊?”

    梁杉拍手说:“所长真聪明,他们正是我外婆的邻居。我从小在外婆家长大。王家几个兄弟。我全认识,别看他们长得人模人样,个个文质彬彬,斯文高雅的样子,打小就是街坊的坏孩子,偷东西抢女孩打架骂人,什么都会来。”

    大约梁杉小时也受过王家兄弟欺负,现在都十几年过去。说起来还是咬牙切齿,可见恨得不浅。

    金泽滔摇了摇头,这一家子还真是跟自己都忒有缘,或者说怨念太深,竟先后都直接或间接丧命在自己手中,不过又转念一想,他们都自有取死之道,关我何事?

    梁杉见所长对自己说的事情感兴趣,说得更是起劲:“除了这两兄弟外,他们还有一个堂弟。也是腻坏腻坏的家伙,就是社会上混混。后面跟着不少人,经常打群架。我看刚才这批人没准就是他们这个堂兄弟的手下。”

    金泽滔一听到这里,连忙刹住了车,想了想,还是继续往财税局驶去,带着鼓励的眼光说:“嗯,你说的情况都很重要,还有什么?”

    梁杉苦苦思索了一会,忽然拍手说:“他们小时候,干什么事都爱一起,就象老鼠一样,成群结队,集体行动。”

    金泽滔乐了:“你这比喻挺生动,好了,我们到县局了,你去找周云水吧,领好税票就在楼底下等会儿。”

    梁杉答了一声,就开门下车了,金泽滔忽然想到什么,问了一句:“王慕河你认识吗?”

    梁杉皱眉:“就是浜海酒厂的厂长王慕河?”

    金泽滔说:“对啊,他不也是王爱平的堂兄吗?”

    梁杉愣了一下,有些不高兴说:“所长是想考我吗?王慕河虽然也姓王,但根本和王爱平没一点关系,王爱平几口兄弟,就没有叫王慕河的。”

    金泽滔挥挥手说:“行了,算你通过了。”

    梁杉又转嗔回喜,高高兴兴走了。金泽滔却站门口发呆,一时间心乱如麻,这王慕河为什么要说是王爱平的堂弟?

    又突然想到海鲜码头酒店服务员所说的,红鞋子女孩疑似和王爱平曾经一起出现过,还有几个年轻人,那么其中有没有他的混混堂弟,如果真如梁杉所说的,几兄弟喜欢一直做坏事,或许真一起在酒店出现过?

    金泽滔还在沉思时,忽然有人冲着自己喊:“金局长你来了?”

    金泽滔抬头一看正是老鲍主任,笑说:“对不起,会议开始了没有?”

    老鲍主任笑说:“这会议少了谁也不能少了你金局长,都在等着你呢,现在事情处理好了没?”

    金泽滔连忙写了个号码,递于他说:“正有件事要拜托你,你按这个电话打给公安局柳鑫局长,就跟他说,这伙流氓有个头目,是王爱平的堂弟,赶紧抓捕,可能还涉及到红鞋子事件。”

    老鲍主任又复述了一遍,说:“金局长,你放心吧,一定原话转告到,你快进会议室吧。”

    金泽滔赶到会议室,会议室烟雾缭绕,大概等了不短时间,会抽烟的面前的烟缸都堆了不少的烟头。

    金泽滔连忙鞠躬道歉:“实在对不住,劳各位领导久等了!”

    胡文胜大度地挥挥手,进入十二月后,他的日子突然轻松起来,收入任务高歌猛进,收入大所城关二所和东源财税所,都以令人瞠目结舌的增幅和速度赶超着去年同期数。

    毫无疑问,两所兼职所长金泽滔得记首功,刘军书记关心地问:“事情处理妥当了没有?”

    除了童子欣,金泽滔给在座的其他三位领导都发了包软壳中华,说:“嗯,柳鑫局长亲自来了,是一群社会闲散,怀疑和上次两名蒙面暴徒有关。”

    金泽滔也没有细说,在座的见金泽滔没什么事情,也没有多问,胡文胜说:“这样,今天党组会议,主要议议金泽滔副局长的分工事情,目前,金泽滔同志的任命文件大家也传阅到了,大家有没有什么意见和建议?”

    其实局班子除了局长,书记,财政税务各一个副局长,再加上童子欣的纪检组长,也就五个人,大家分工明确,各管一摊,也没有什么可议的。

    胡文胜这么郑重其事地专门召开党组会,也是为了向他示好,另一方面,也是组织上正式明确他作为财政副局长的地位,这也是身为一局之长所必须有的政治态度。

    金泽滔笑说:“作为财政副局长,我是希望担子越轻越好,产业办马上要铺开摊子,未来几个月,我还真可能没多少精力过问财政分管工作,不过好在有胡局长亲自把关,我也不担心我不在,会耽误了工作。”

    作为财政局长,胡文胜分管财政预决算编制及财税资金核拨,联系预算科。财政局内设科室,除此之外,农业财务和综合管理两个主要科室目前是金泽滔分管,其他科室倒也无所谓。

    胡文胜用手指点了点他,说:“你还真会避重就轻,这可不行,财政这一摊就我们两人,该你负责的,你也逃避不了,单是财政预决算工作我就头疼不已,其他的你就一肩挑吧。”

    金泽滔也只好勉为其难地接过分工,作为财政副局长,手中的权力很大,但肩上的责任也十分重大,金泽滔还没有通盘考虑过全县财政工作。

    而且以现在浜海的财政实力,实在也没有太多余力干大事,眼前可以在基础工作上先下点功夫,等待后年的分税制财政体制改革实施到位后,再通盘考虑全县财政工作的改革,那时,才是财税工作的春天。

    三言两语就说完了正事,会议又议了一些其他事项,跟金泽滔关系都不大,税务副局长高海明气色很差,脸色灰败,精神萎靡,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金泽滔关心地问了一句:“高局长,你好像脸色不太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高海明会议上基本没发过言,有些疲倦地摇了摇头:“没事,可能最近天气有些阴凉,感觉可能感冒了,有些累。”

    自上次在处理二所所长方继光后,高海明就一直闷闷不乐,回想起来,他当时确实有些急躁,为了推卸责任,也是为了逃避追责,在胡文胜找谈话后,他俩一拍即合,将酒厂职工集体上访事件全部责任扣在方继光头上。

    最终结果,却被眼前这位一步步,从一个普通财税专管员,成长成为财政副局长的年轻干部,一句人人有责,不如集体担责,就将二所上访事件造成的后果化解于无形。

    事情结果是,县委领导满意,全局干部满意,还悄悄在全局确立了自己的威望。而高海明因为在处理此事的失着,导致广被干部,特别是基层财税所长诟病。

    心情郁闷下,身体情况每况愈下,金泽滔又安慰说:“还是抽时间到医院看看,小心无大错。”

    高海明勉强笑了笑,表示了感谢,金泽滔见他仍抱着无所谓的态度,也是无语,或许是心病还须心药医。

    金泽滔回头和张军又聊了会儿,张军还一年就要退了,最近也不太管事,有些韬光养晦了,也是为了减少矛盾,顺利退休。

    会议又议了办公室和人事科提交的事情,一个小时很快过去,出会议室时,高海明忽然说:“对了,金局长,省局最近要召开税收宣传表彰会议,我局的少年税校项目被推荐为优秀项目,东源财税所被评为省级优秀宣传示范点,我建议还是你参加这个表彰会比较妥当。”

    金泽滔看了高海明一眼,当仁不让地点了点头,这个宣传示范点和宣传项目,都是自己新手抓的,这份荣誉,他不想相让。未完待续。

    ♂♂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