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这种聚餐少儿不宜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回到副局长办公室还没坐多久,老鲍主任拿着一款最新的汉显传呼机来了,金泽滔想了想,还是放进了抽屉里,虽然用不着,但如果不收,老鲍就一定会想着法儿,把他在用的那个传呼机的费用给报销了。шwщ

    老鲍是来送会议文件的,金泽滔浏览了一遍,放在桌角,这时,有人打来传呼,金泽滔看了一眼,对老鲍说:“行,到时我自己去就行了,局办也不用安排车辆,我让邱海山来局预支些出差费用就行。”

    老鲍主任恭敬地点头离开,金泽滔连忙回电,正是张晚晴的传呼,张晚晴却是询问金泽滔中午回不回来吃饭,金泽滔的心里一暖,现在也终于有人关心自己的一天三餐了。

    产业办和财税所都有食堂,但毕竟食堂的饭菜吃多了也会倒胃口,哪有家里的菜可口,连忙说回来吃饭,两人刚有了肌肤之亲,也是食髓知味,两人都心照不宣地挂了电话,心里却期待着快点下班。

    金泽滔看还有些时间,就让办公室通知,有关分管财政业务科室负责人集中开个短会。

    快下班的时候,柳鑫亲自驾车过来,跟金泽滔通报案情,金泽滔让老鲍主任通知柳鑫,柳鑫马上派人抓捕,不知中间出了什么差错,最终还是扑了个空,王爱平、王联群的堂弟叫王宗数,是浜海县城小有名气的闲散混混的小头目,论起来,他还是马湘如的小叔。

    据被抓获的几个混混的交代。他们几个确实是受王宗数的指使。以马湘如的儿子为饵。敲诈钱财,马湘如隐约知道这些人应该是王联群的几个兄弟所为,她之前就知道王家在浜海很有势力,所以在举报王联群后,她隐有悔意,这也是重要原因。

    但她却万万没想到,这居然是她丈夫王联群亲自交代的,他拒绝了在临刑前接见自己娘儿俩人。王联群一直怀疑儿子不是他亲生的,在认识王联群之前,她曾谈过朋友,难怪王联群每次喝醉酒后,总会不由分说地将她殴打他们娘儿俩,原来根结在这儿。

    这些混混还交代,马湘如儿子已经不在浜海,谁也不知道带哪儿去了,只有抓到王宗数,才能真相大白。

    柳鑫说到这里时。深深叹息,现在红鞋子案的两位重要知情人都已不在人世。这些混混也不知道其中内情。

    金泽滔频频看表,柳鑫还很不解:“都快下班了,你还看什么表?”

    金泽滔没好气地说:“你都当局长了,怎么还没有一点眼力劲,我这不是端茶逐客了吗?你怎么还赖这里不走啊?难道还要我请你吃饭啊?”

    柳鑫勃然大怒:“我是看你可怜,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没着没落,借这工作之便陪你吃餐饭,你怎么不识好歹啊?”

    金泽滔更没好气了:“不用了,中午我有着落,你就不用惦念了。”

    柳鑫涎着脸笑:“带我一起吃饭吧,中午饭我没着落了,柳叶他妈又不回家。”

    金泽滔断然拒绝:“没你的份,这种聚餐少儿不宜,不适宜你柳大局长参与。”

    柳鑫怒气冲冲地走了,上车时,却忽然笑了,喃喃自语:“莫不是这小子怀春了,约会不是都放晚上吗?这大中午的约什么会呢?”

    金泽滔待柳鑫走后,便兴冲冲地赶到张晚晴家,张晚晴还没回来,他开了门,换了鞋,昨晚上,张晚晴给了他一枚家里钥匙,他正淘米准备蒸饭时,门开了,张晚晴大包小包地搬着东西进屋。

    张晚晴见金泽滔在厨房里忙碌,连忙说道:“你帮忙把东西搬屋里去,这里我来吧。”

    张晚晴买的东西不少,鸡鸭鱼肉,柴米油盐,家居生活所需都差不多备齐了。

    除了休息天,张晚晴很少一个人在家做饭,平时也都在食堂吃饭。现在不一样了,她上班去转了一圈,就奔市场,搬了一趟又一趟,她要把家打造成一个能留住爱人的温暖港湾。

    金泽滔甚至还发现,其中一包都是男性内衣裤及睡衣睡裤,显然是给自己准备的,真是个细心而又有心的姑娘。

    金泽滔放置好杂物后,就坐客厅的唯一一张双人沙发,看张晚晴快乐地在厨房张罗中饭。

    张晚晴这个家是临时租住的,二室一厅,另加个厨房和卫生间,现在县城里这样套房已经算是豪宅,大多数房屋都是前卧后厨的民居结构,行政事业单位的公房也一直沿袭这种结构。

    自90年新新房改政策新实施以来,各单位都各显神通,各类福利公房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

    干部职工只要支付很少的成本价,就能分到一套完全属于自己的,享受新房改政策优惠的房子,经费宽裕的单位,还能再承担一些诸如土地价款、各类行政性收费等,再分摊到人的成本就很少了。

    金泽滔在任职党组成员时,就分到一套前后间的公房,他也没有购买过户,这种现在还空余的房改房,都是地段差,楼层朝向都不甚理想的房间。

    产业办现正在物色地段,准备建幢居住楼,这种福利分房才是干部职工们最眼红的,也最渴望的,基层单位还无法享受此类的分房,这也是为什么基层干部对进城工作趋之若鹜的重要原因。

    有位有房,才能享受恋爱婚姻和家庭生活,产业办的平空升格为副科级单位,并不是简单的大家都平地升了一级,它背后由此带来的诸多利益重新分配格局,才是产业办干部职工欢呼雀跃的最根本利益所在。

    城乡差别,不仅体现在农民和居民的户籍差别,以及由此产生的就业、医疗、教育、经济等差别。

    城乡差别也体现在城关和乡镇干部职工的待遇的差别,这种差别也加大了城乡干部,在政治地位、经济收入和社会事业享受程度的距离。

    此是闲话,也是金泽滔坐沙发时的感慨,张晚晴手脚麻利,很快就炒好了几个小菜,只是饭还在电饭煲里蒸着,汤还在砂锅里煲着。

    她洗净了手,很自然地坐在金泽滔的身边,金泽滔轻轻一揽,张晚晴就像只小猫一样,蜷缩在金泽滔的怀里,甜蜜蜜地享受这依靠着爱人的温情。

    金泽滔怀里抱着个浑身散发着勾人热气的女孩,两人都初尝,好得更是蜜里调油,两人静坐了一会,就有些不安分地亲热起来。

    张晚晴睁着羞得都快睁不开的眼睛,说:“先吃饭吧?”

    金泽滔却用动作说话,都心痒了一上午,哪还轮她抗议,三两下就将她剥得象只小白羊,横放在沙发上,一声狼嚎,纵了上去,也幸亏张晚晴是苦出身,身体好得出奇,这般折腾,也没什么不适,正是合了金泽滔的意。

    也不知张晚晴是有意还是无意,饭都熟了好长时间,那锅汤却还在不紧不慢地滋滋地冒着香气,愣是没打扰到两人的好事,两人就这样在这张狭窄的双人沙发上,翻来覆去缠绵了大半个中午,才都心满意足地收了。

    张晚晴披着件毛巾被,袅袅娜娜地进卧室取睡衣,金泽滔看着她若隐若现,秾纤合度的腰杆和大腿,刚完事,就又开始蠢蠢欲动,忍不住拍了下,却差点没疼出泪来,不由委曲地想道,这也不是我定性不够,实在是这丫头太妖娆。

    张晚晴给金泽滔披睡衣的时候,发现他又不安分起来,尽管她学会在他面前尽量地假装镇定,假装熟视无睹,但还是难挡羞意,眼睛看着厨房,双手慌乱地给他套衣服,声音低得连厨房汤煲冒热气的声音都比她响亮:“你就不累吗?这样会不会坏了你的身体?”

    金泽滔讪笑着拍胸脯:“正是小水牛的年纪,怎么会累呢?”

    他现在也只能怪自己,对那玩意,他只能哄着惯着,给它好穿好住,还不能打不能骂,这是幸福的来源,也是苦恼的源泉。

    张晚晴飞快地瞥了一眼,已经是红云密布,羞不可抑,有些恼怒地转身去厨房,说:“水牛田犁多了,也会累趴下,你真当自己铁打的?”

    金泽滔嘴张得可以塞下鸡蛋,这话有点彪悍,应该是她无心之语,忙说:“都以为铁打的身体就能干好活,其实不然,都说铁棒也能磨成针,这玩意要真磨成针了还怎么干活?”

    张晚晴端着饭菜的脚步一个踉跄,差点没摔了饭碗,瞪了金泽滔一眼,终于明白,这种事情,男人都以为自己是超人,低声嘟囔:“就你能,真要磨成针了才作不了怪。”

    金泽滔穿好衣服,硬是让张晚晴把这大罐的煲汤先灌了一大半,金泽滔甘之如饴,十分欣慰说:“你还是担心磨成针了。”

    张晚晴跺着脚不理他,却也不敢再看他,吃好中饭,就差不多上班时间,金泽滔只好恋恋不舍地回办公室上班,刚出房门,就苦恼地回头对张晚晴说:“现在天日怎么那么长,老不见天黑。”

    张晚晴幸福地笑了!冬至都快到了,正是一年中天日最短的季节。未完待续。

    ♂♂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