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下企业调研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小姑娘很感激,端起酒杯就往嘴巴里倒,却直辣得眼泪都出来了,小叶子笑得前仰后合,柳鑫夫妻俩哭笑不得,看样子今晚保的这个媒有点不太靠谱,

    金泽滔递过面巾纸,小姑娘感激地接过,擦嘴擦眼泪,接下来柳鑫和朱小敏也不再存心介绍他们俩人认识,差距有点大,就不惹人笑话了。

    不知不觉就又聊起王慕河的事,金泽滔很慎重说:“王慕河毕竟是县人大代表,优秀企业家,纳税大户,要注意保护好自己,不要事情没弄清楚,却反而惹出麻烦来,那就被动了。”..

    柳鑫不以为意:“不犯案,我尊称他一声王厂长,犯事了,不要说小小一个厂长,县长书记也不能然法外吧?”

    朱小敏担心了:“老柳,多听点泽滔的话没错,你现在是局长,要考虑方方面面的关系,不象你当刑侦队长一样,横冲直撞,无所顾忌。”

    金泽滔语气严厉起来:“论政治头脑,小敏姐都比你强,你刚才这番怪话,体现在具体工作当然不是不可以,要讲究方法,但一定不能宣之于口,这就是一个态度的问题。一个合格的公安局长,不仅仅是破案,抓犯人,他更重要的职责是把法治的jing神灌输下去,讲究公平,公正和文明,并把它变net们的自觉行动。”

    柳鑫听了后,沉思了一会,郑重举杯说:“受教了,我仿佛看到未来世界,法治之花开遍每个角落。”..

    晚饭结束下楼的时候。金泽滔还在疑惑柳鑫今晚怎么那么好心。一家人陪着自己吃饭。还外带个小姑娘,自己最近没病没灾,心情也前所未有的好,按说柳鑫不会慈悲到这等程度。

    柳鑫长叹一声:“本来想介绍那小姑娘给你认识,你不是还没女朋友吗?唉,没见面感觉挺合适的,坐在一起,就感觉差别太大了。”

    金泽滔看着前面和小叶子手挽手。肩并肩,正唧唧喳喳说着悄悄话的小姑娘,忽然感觉悲哀,难道我已经到了让人家以为饥不择食,都到要找未成年人做女朋友的地步?

    其实朱小敏的小表妹倒是过了法定年龄,只是长得有些娇小,看起来和小叶子差不多年纪。

    柳鑫有些歉疚地拍拍金泽滔的肩:“不过,你放心,我老柳怎么也要给兄弟你物sè一个女朋友,不行就介绍个jing花给你认识。”

    金泽滔哀嚎一声:“麻麻的。你还不如把小叶子介绍给我算了,还省得到处张罗。”

    柳鑫心中恶念丛生。果然,果然是这样,终于露出狐狸尾巴,竟然都当面向她老子求亲,胆子都肥到这等程度了。

    柳叶扔了小姑娘,转身挽上金泽滔的胳膊,说:“滔哥哥,不如今晚就请我看电影好不?”

    柳鑫吼道:“不行!”

    金泽滔也摇头:“不行!”

    柳叶吃惊地看着爸爸,眼圈顿时红了,柳鑫音量马上矮了一个大调:“晚上不是作业还没完成吗?明天还要上学,过几天爸爸带你去,好不好!”

    柳叶柳眉一蹙:“带我看电影?这句话你小时候就开始说起,谎言说多了,说着说着,是不是都说习惯了?”

    柳鑫麻子脸顿时涨成紫酱sè。

    金泽滔最终没有去电影院,他还牵挂着孑茕一人在家的张晚晴,柳叶哀怨的目光,让柳鑫心都碎了,难道女儿长大了?

    接连几天,金泽滔都带着综合科和企业科,走遍了全县规模上的重点骨干企业。

    企业科负担着企业财务管理及行政企事业单位的国有资产管理,参与协调和实施国有企业扭亏为盈的企业改革,综合科除了正常的预算外资金管理,国债行和兑付,主要是还有一块财政周转金,对一些企业在流动资金方面还是能起到补充作用。

    很多国有企业需要zhèngfu支持的政策,都是这两个科室制定、落实和兑现的,向上一级业务主管部门争取政策和资金,也需要这两个科室出面从旁协调。

    一路行来,企业都非常重视,使得金泽滔对全县的国有企业情况有了比较清晰的了解和认识,同时,也对浜海国有企业的前景充满担忧。

    初看之下,现在国有企业还都生机勃勃,但因历史和体制原因,企业管理机制严重老化,产品和设备也都落后于市场,企业抗市场风险能力差,资金保障无力,单靠zhèngfu财政支持极为单薄,少数实力雄厚的企业还好,中小企业一遇市场上风吹草动,就摇摇摆摆,岌岌可危。

    随着市场不断开放和经济体制改革力度逐步加大,国有企业的经营模式和管理机制,将越来越难适合新形势的变化,尽管zhongyang已经高度重视国有企业经营机制的转换,但和逐步壮大的乡镇企业和民营经济相比,其灵活xing和企业活力还是

    勿论企业规模和效益,就现在浜海经济结构,既缺乏主导产业,也缺乏具有镇海神针作用的主导企业,浜海经济基础薄弱,展后劲不足,乡镇企业和私营企业展缓慢,尚未形成可带动一方群众致富的经济产业链。

    东源绣服产业可以说是自己一手带动的,其经营管理机制灵活,带动地方展和群众致富的潜在动力足,自己虽然在引导企业规模经营,和形成产业集聚效应上下过功夫,但现在看来局限xing比较大,离真正形成产业化目标距离还远。

    至于滩涂养殖,根本是小打小闹,实行的是分散作业和零星经营,抗市场风险能力犹其薄弱,只要市场价格一有波动,养殖公司和养殖户就将面临覆顶之灾,尽管现在有海鲜码头酒店支撑。

    但随着即将在全县推开的滩涂开改造,单靠一个酒店消化,或单靠一个区域酒店消化已经供大于需,还需要进一步开市场。

    回顾东源产业化的进程,毕竟只有短短一年,形成规模经营企业群和产业链,还有许多工作要做,zhèngfu和财税也要在其中挥好引导和指导作用。

    1992年是财税改革和展的前夜,税收征收管理法正式出台,结束了中国税收征收管理无法可依的现象,企业财务通则和企业会计准则及一系列企业财务制度6续颁布,这也标志着改革企业财务管理的开始。

    zhongyang鼓励经营困难的国有企业关停转,对现有国有企业开展清产核资,产权登记,这也是为下一步国有企业改革,推行现代企业制度打好财政和财务管理基础。

    国家税务局已在党报吹风,为适应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需要,我国税收制度将有重大改革。

    调研结束后,金泽滔会同有关科室负责人就调查情况,对全县经济结构和企业展现状作了概况说明,并将有关需要继续补充的数据下达到相关科室继续完善。

    他开展这样的调查,自然不会仅仅是为了熟悉工作,他曾经跟杜建学县长和曲向东副书记承诺的,财税局长不仅仅是管家婆,他应该还是贤内助,不仅仅会收税,也要会涵养税源,不仅仅会花钱,也要会用钱。

    推进企业展,转换企业经营机制,合理布局产业,优化产业结构,财税部门不仅要提出建议,为县委、县zhèngfu领导出谋划策,当好参谋,做好助手,还要用尽量少的钱,办成尽量多的事,财税部门还要在产业结构调整中做排头兵,先行者。

    金泽滔在连续几天调研中,一律谢绝企业就餐,倒不是他故作清高,实在是少年血气方刚,只愁这**苦短,哪还愿意在酒桌上虚掷光yin,现在正是和张晚晴两人蜜里调油,琴瑟和谐的时候,恨不得分分秒秒都粘在一起。

    其他诸如敬烟及一些小礼品的,金泽滔也没有回绝,都让驾驶员收了。

    老包县长的追悼会在浜海举行,金泽滔作为老包县长临终指定的孙子的监护人,老包县长的老伴委婉地提出,请他代表老包家属出席追悼会时,金泽滔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金泽滔和老包县长相识虽晚,相知不久,但临终话别,却引以为知音,老包县长弥留之际,不知出于什么样的考虑,浜海永州门生故吏众多,却偏偏将唯一的孙子托付于他。

    或许是他一时心血来chao,或许是因为曹剑缨的原因,或许是他看好金泽滔的品xing德行,或许仅仅是因为合缘,谁也说不清原因。

    但既是临终嘱托,不论老包县长的遗孀及家属,还是他生前亲朋好友,都没把这事作为老包县长的玩笑话,而是郑重其事地邀请金泽滔认了老包县长的孙子为干儿子。

    老包县长除了个老伴、儿媳和孙子,也没有其他直系亲属了,金泽滔站在老包县长的家属行列,接受同志们的慰问。

    追悼会很隆重,很多浜海乡镇机关干部,看到金泽滔站在老包县长家属队列,都恍然大悟,原来他是老县长的亲属,难怪在浜海政界有如神助,一年出头,几番拳打脚踢,就做到了财税局副局长。(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