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拜访老师苏厅长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还没成家,就已经成了两个孩子的干爸爸了,其中一个还在娘肚里,曹剑缨的儿子还在读小学,外表文静,xing格内敛,既不象英雄军人的后代,也不象曹剑缨的跳脱xing格。

    金泽滔没有送钱送物,而是别出心裁地手抄了一本《孝经》送他作见面礼,作为包家唯一的男xing,他希望孩子能孝敬长辈,做包家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料理完老包县长的丧事,已是十二月中旬,这段时间,他一有空就扎进第二财税所的征收组,快到财政年末了,县局几个班子都分头包干几个大所的收入任务。..

    金泽滔还分管着东源和城关二所两个收入大所,东源财税所已经捷报频传,还未到月末,已经额完成了县局下达的任务指标,比去年同期15o%,工商税收收入达25oo万,咬紧牙关,年终岁末,财政预算收入可达28oo万元,除城关所外,已经相当接近西桥所。

    城关二所目标是保同期,并实现略有增长,这已经是大大出县局预计,国有二轻企业全年上次财政利润也仅为6万元,计划亏损补贴达到75o万元,原来为税收收入大头的企业所得税锐减,收入压力全部集中在工商税收。

    城关二所的岗位责任制考核制度充分调动了干部组织收入的积极xing,除了统计收入收入人员外,全所干部职工,分组别,分片区。全部下到企业帮助促产增收。收入进度以肉眼可见的度每ri攀升。在弥补前三个季度收入缺口基础上,也全面越了去年同期水平。..

    金泽滔如期启程前往西州,参加省局召开的税收宣传表彰会议。这次来西州他让邱海山开车,自己在车上美美地睡了一觉。

    这段时间,确实挺cao劳,白天忙于工作,晚上还要辛苦耕耘,尽管辛苦。但苦中有乐,其乐无穷,ri子也过得前所未有的充实,这段时间他也跟张晚晴提过两人的关系,但张晚晴不知是出于什么考虑,仍是没有答应公开关系。

    金泽滔想想现在张晚晴还任着产业办副主任,自己为主任,如果公开恋爱关系,两人就不合适在同一个单位任正副职务,张晚晴虽然没有明说。但她不愿意离开产业办,也使得金泽滔十分头疼。现在还没仔细考虑过张晚晴今后展方向,先缓缓也好。

    金泽滔已有几个月没有拜会苏教授,虽然平时都有电话书信来往,但还是十分想念,一到西州,就直奔苏教授的新居所,刚分配的一套新建的三室一厅一厨一卫的大套间,居市中心闹市区,离省厅也近,步行十来分钟也就到了。

    苏教授最近正忙于全省财政体制测算,准备开年调整省县财税分配体制,省财政厅刚调整了分工,苏厅长现在分管预算、办公室、人事及财税科研所,也算是财政厅名符其实的二把手。

    财政工作越到上面分工越细,单单支出管理这一块,按区域划分省本级预算,地市预算和县市预算,越海实施的是省管县政策,财政体制直接和县市挂钩。

    按支出单位xing质,又可以分为教科文卫,工交商贸等等,预算处作为全省支出的总管家,举足轻重,作为分管预算的副厅长,直接参与省委省zhèngfu决策,是省领导的钱袋子和重要决策助手,和省委省zhèngfu主要领导经常有密切接触,可谓位高权重,炙手可热。

    金泽滔到苏教授家时,已经是宾客满堂,高朋满座,幸好现在家里够大,因为正好是周末,很多工作都带回家里了,宋雅容也不烦人多,家里也多了个保姆。

    宋雅容开门一见是金泽滔,分外惊喜,也不顾客厅里这么多客人看着,竟然激动地拥抱起金泽滔。

    金泽滔也有些激动,一年多时间密切交往,心里也早将老师和师母看作长辈家人,平时也多有电话书信问候,轻拥着师母,恭敬说:“挺想老师和师母的,身体都还好吗?”

    宋雅容笑说:“除了你老师工作忙点,其他都挺好的,你也很久没来西州,当了领导就跟你老师一样,没ri没夜地忙。”

    金泽滔有些愧疚:“说忙,也就是瞎忙,杂务多,突的事情多,特别是农村工作,完全没有规律。”

    金泽滔这次带来的土特产比较多,象是把这段没来的时间都补偿回来,甚至大米都带来两大袋,说是有机肥种出的晚稻营养价值高。

    不管营养高不高的,六七个小时车程送两袋大米,单是这份心意就挺让宋雅容动容的,两百多斤,从楼下背到楼上,也不是件易事,她没注意刚才开门的时候邱海山刚下楼。

    金泽滔搬东西的时候,有人抢着出来帮忙,金泽滔定晴一看,带眼镜,身材魁梧,相貌堂堂,不是师兄章进辉吗?其他人则都傻愣愣地看着。

    苏厅长家的规矩不是不能提礼物进门吗?怎么这个乡镇干部一样的年轻人,却能搬家似地往苏厅长家送礼啊?难道这是苏厅长家的什么远房农村亲戚?

    章进辉自上次金泽滔带着引见苏厅长后,就上了心,有空没空找时间向苏厅长汇报工作,他也能投其所好,就当前税制现状和税制改革的思路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虽然在苏厅长看来,有些肤浅,想问题,看问题都没有金泽滔这么有针对xing,分析问题也没有金泽滔那样能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理论和实践功底都还欠缺火候,但作为机关工作才二年多的年轻人,他也不能太过苛责。

    一来二去,苏教授也渐渐地有些喜欢上这个年轻人,爱思考,有个xing,这些都是他的优点,最近,在物sè办公室机要秘书时,将他调整到省财政厅办公室。

    机要秘书不是zhèngfu机构的跟班秘书,平时主要坐班机要室,收机要文件,机要室位于厅班子办公楼层,所有进出厅长办公室的都要经机要室请示登记,其实就是给领导看家的秘书。

    机要秘书的工作职责其中有一项,是完成领导交办的其他任务,就这个其他任务,章进辉却深得其中三昧,除了正常收机要文件、坐班值班外,他还主动向苏厅长要求为其整理文稿,查漏补阙的任务。

    苏教授经常亲自撰写一些财政理论文章,每次下基层调研有所得,他都要有针对xing地写篇文章,但毕竟苏教授工作繁忙,有时候就写个提纲,或有个轮廓,还需要大量的资料搜集和补充,但章进辉每次都能圆满完成任务。

    几次下来,苏教授也渐渐地有所依赖,每逢周末,苏教授家客人多时,他都会上门帮忙,有时候他主动来,有时候苏教授打电话让他来。

    今天他还刚来没多久,正瞧见到金泽滔前来拜访苏教授,章进辉和金泽滔素来关系亲密,平时也经常联系,见到金泽滔非常高兴。

    两人忙碌时候,苏才厚架着副黑边眼镜出来了,梳着七分头出来了,原来苏教授都是一头大背头,金泽滔建议左右分路,这样看起来有jing神,更富活力,苏教授也从善如流,改了型后,看起来果然年轻jing神得多。

    苏教授看到金泽滔也很开心,对省厅同志嘱咐了几句就打走了,让金泽滔随便参观下新居,自己先和客厅里几位地方党政领导谈话,宋雅容带着金泽滔转了一圈,房间是厅办公室统一装修的,宋雅容虽有遗憾,但也能将就。

    金泽滔边参观边摇头,说:“师母,你把建筑图纸及装修设计图给我,回去我找人,先做张效果图给你过过目,这装修,不是我说,太庸俗,不符合老师和师母的审美爱好和审美层次嘛,老师家往来无白丁,这个环境就让人垢病。”

    宋雅容平ri对这房间装修就颇多微词,只是苏才厚不能因为个人喜好,就推翻为厅大多数领导接受的装修方案,但心里也是对这个方案不满的。

    宋雅容大喜,这事也只有金泽滔这样既贴心,又知xing多识的学生才让人放心,关键是让金泽滔做这件事,苏教授也只能睁一眼,闭一眼。

    宋雅容很快就捧着一大堆图纸出来,金泽滔详细看了图纸,他现在也算是小半个建筑设计师了,海鲜码头几家酒店都出自他的设计理念,他比较了一下建筑和装修设计图纸,带着师母分别讲解该怎么修改调整。

    金泽滔也确实比较懂师母和老师的喜好,他几个房间解说下来,宋雅容是恨不得马上将设想变现实,金泽滔笑说,不急,回去就做成效果图让人送于你先过目,如果可行,他派工程队前来装修,也就最多一个月左右,就能改装好。

    宋雅容兴高采烈地收好图纸后,苏教授也打了最后一批客人。

    还没等金泽滔说话,宋雅容就急不可耐地拉着苏教授,解说起金泽滔刚才的设想,苏教授听完后一言不。

    金泽滔只说了一句话:“老师,进你这房间,如果我不知道你是谁,我以为到了一个商人的家,老师,你是文人,谈笑皆鸿儒,你喜欢休息天在家办公室,这家就不是私密场所,它还要和你的身份相映衬。”(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