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王雁冰不哭了,有些羞恼地推着赵文清:“你说什么呢,什么日思夜想,什么心上人,你心上人不在这里吗?”却是越描越黑,一双细长的丹凤眼偷偷瞄着金泽滔。wwwdyzww第,一,

    金泽滔给吓了一跳,不会吧,自己什么时候成了这个小傻妞的心上人了,难道她要感念自己的救命之恩,要以身相许?英雄救美,原来是有福利的。

    金泽滔心里乱七八糟地起着种种不堪的念头,章进辉挤了挤金泽滔,低声说:“你小子不地道啊,才没见你们见过几次面,就得手了?都成心上人级别了。”

    金泽滔哀叹:“我有吗?她有吗?”心里却是不敢信以为真的,今天又不是第一次被他们开这样的玩笑。

    章进辉狐疑地看了眼金泽滔,说:“你小子可不象是个到嘴的肥肉不吃的人啊,真没啊,那还不赶快下手,冰冰可是西大新科校花兼系花,追的人都可组成一个加强连了。”

    金泽滔哂笑:“你怎么不说是duli团?”看着王雁冰还在不断解释刚才打车的时候,报错地名了,白绕了西州城大半圈,才赶到这儿,就这么个迷糊小傻妞有这么大的魅力?

    王雁冰和赵文清解释着,眼睛却不住地往金泽滔这边看,人是懂得后怕的动物,当初刚从横门沟被救出时,也没什么大恐惧,日子照旧,饭照吃,觉照睡,没心没肺的样子。

    待回到西州后,局外之人都当她掉了山沟沟,谁也没当回事。她也不当回事。

    当她把掉横门沟里的事当故事。在电话里讲给家人听时。妈妈大惊小怪地说:“唉呀,那姑娘真是福大命大,这险地,唉呀,一个行差踏错,那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这个小伙子真不错,不是心尖尖的宝贝着。谁敢以身涉险,那是真正的命悬一线,是那姑娘的男朋友吧?”

    王雁冰失魂落魄地挂了电话,我怎么就没感觉金泽滔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不就是荡着秋千下来玩了一圈,顺带救了个美女回去吗?有这么伟大?

    直到一天,她们学校发生了一件惨事,有个女生不知怎么回事,和她男友翻了脸,上到宿舍楼的天台。要跳楼,那时候全校轰动。全都赶来围观,警察消防的来了一大群,最后,女生提了个要求,要和男友见面,不然就跳楼。

    其实也就是情侣间的口角小摩擦,说明白了也就烟消云散了,男生好不容易让警察给逮到天台上,却是死活不愿接近他女朋友十米内距离,说是怕她拉自己一起跳楼。

    女生绝望之下,一纵了之,当时就跌落她不远处,那种血淋淋的血肉分离,粉身碎骨的下场,令得她连续做恶梦。

    恶梦中,她总是会不停地坠落横门沟,然后眼睁睁看着自己香消玉殒,尸骨无存,每当她被恶梦魇着时,总有一双血淋淋的大手抓着她的后颈,生生地将她从深渊中拉出。

    这双手,很熟悉,被碎石刮成肉条条的,金泽滔的手。

    每当恶梦醒来时,她才活生生地感觉到面对死亡的大恐怖,大惊惧,她几宿几宿地不敢入睡,一闭眼,就是那女生的惨状,一睁眼就是金泽滔那双血淋淋的,却倍感温暖的大手。

    她无精打采地又打电话给妈妈:“妈,如果救那个女孩的男孩还不是她男朋友,那女孩应该怎么办?”

    妈妈倒不疑有他,说:“女人,这辈子最大的依靠是男人,是可以付出真情的男人,如果男孩都能为她付出生命,那她还犹豫什么,这就是她生命中的真龙天子。”

    不过最后,妈妈还是有些怀疑:“宝贝,这女孩不会是你吧?”

    王雁冰哈哈笑了:“怎么会是我呢,我有这么迷糊跑这深沟里去吗?再说,真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会没肝没肺到不跟妈你说吗?早跟你哭诉了。”

    妈妈听到最后一句话放心了,你说迷糊还真有可能,这丫头打小没少干迷糊事,不过她是有事也放不住,出这么大事,丫头可能早奔回家了,哪还会在电话里碎碎念呢。

    然后,她的迷糊的心就种下了一颗种子,这刚一见面,就恨不得大哭一场,却不料被赵文清误会,她也乐得装迷糊,但最终让赵文清给挑明了,她是又患得患失起来。

    女孩子没喜欢上一个男孩的时候,总不以为然,当她悄悄爱上他的时候,却往往把对方的一言一行,一皱眉一呲牙都放大十倍,所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

    王雁冰虽然对金泽滔情丝暗系,但终归是小女孩心性,唧唧喳喳和赵文清诉说完打车的糗事,已经将刚才乍看到金泽滔的激动忘了。

    四人又重新上了车,前面的副驾驶自然被赵文清他们让于王雁冰,反正他们也误会过多次,金泽滔也无所谓再误会一次。

    金泽滔以为是误会,王雁冰却不以为然,她规规矩矩地束手端坐做淑女,连眼角余光都不敢打量金泽滔,金泽滔连忙说:“我说,你别这样,该怎样就怎样,爱笑笑,爱哭哭,你这个样子,我看着挺别扭的。”

    换作往昔,王雁冰不说暴跳如雷,也会辨析几句,但此刻,却仍是垂头不语。

    赵文清在后面跺脚,章进辉在后面咬牙,这是恋爱中小女孩的标准模式,你难道真是不解风情的呆头鹅,不知道女孩是需要赞美的?

    还真是奇怪,金泽滔越是没好颜色,她越是规矩,金泽滔摇了摇头,不理她了,回头问章进辉说:“送你们到哪?”

    章进辉和赵文清对看一眼,谁说他是呆头鹅,谁说他不解风情,还没进洞房,媒人就抛过墙了,章进辉没好气说:“随便!”

    金泽滔奇怪说:“有这样的地方吗?”

    章进辉气坏了:“你爱放哪儿就放哪儿吧。”

    金泽滔吱地刹住了车,章进辉气急败坏地拉着赵文清下了车,金泽滔将头伸出车窗外:“咦,你们干么这么急下车,这大马路的又没床!”

    赵文清给说得红了脸,章进辉看着金泽滔无辜的样子,恨不得踹上一脚:“那你干么停车?”

    金泽滔还真是无辜,他指着前方的红灯,这里是十字路口,遇到红灯,难道不停?

    给气急了头,章进辉恨恨地扭过头,无力地挥挥手说:“算了,懒得管你们这对狗男女了,我们还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

    赵文清吃吃地笑,王雁冰却不恼反羞,偷偷地瞥了金泽滔一眼,发现他正瞧着自己,连忙扭过头去,脸却悄悄地红了。

    章进辉头也不回地拉了赵文清走了,金泽滔问王雁冰:“你到哪?”

    王雁冰依然是垂着头:“随便。”

    金泽滔拍脑袋,王雁冰连忙说:“你到哪我就到哪。”

    金泽滔好笑地看着她:“我要回去睡觉,难道你也跟来啊?”

    王雁冰头垂得更低了:“随便。”

    金泽滔彻底失败,只好闷头开车,他当然不能带她回宾馆,只好开着车在街上乱逛,两人都不说话,车厢里却弥漫着有点暧昧,又有些甜蜜的味道。

    十二月的西州已经有些寒冷,大街上行人不多,车子漫无目的地在西州穿行,不知不觉间,金泽滔将车停在了他们初次认识的隔着钱湖一条街,唐人会所的弄堂口。

    金泽滔只是想探头看看那家唐人会所是不是还在开业,王雁冰却开心地打开车门下了车,快乐地往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松柏底下跑去。

    金泽滔只好把车停在一旁,跟了上去,当时,他还和章进辉在树下吟了同心歌,何处结同心,西陵松柏下。

    这弄堂就是白日也是人迹稀少,夜虽不深,这时候更是阒无一人,夜风吹来,有点寒意袭人。

    王雁冰不敢一个人往前走,慢了下来,等待着金泽滔跟上,金泽滔看唐人会所好象并没开业,黑黝黝地看不到一丝光亮,要么关了门,要么迁了址。

    王雁冰慢慢地挨了上来,两手挽过金泽滔的胳膊,金泽滔迟疑了一下,并没拒绝,只因他感觉到王雁冰握着他胳膊的手微微在发抖,或许是天寒袭人,王雁冰本来穿得就稀少,他有些怜惜地挽过她单薄的肩头,却感觉她全身都在颤抖。

    在横门沟底下,他也曾拥抱过她,安慰过她,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妥,却不知道,此时已非彼时,王雁冰颤抖却并不全是天气原因。

    她现在就是刚刚坠入情网的小女孩,刚刚鼓起勇气挽上他的胳膊,随即便被他挽过身子,心里是又是欢喜,又是害怕。

    她颤抖得越厉害,金泽滔越搂得紧,到最后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这个时候,金泽滔才发现这种姿势很纯洁,很暧昧。

    两人就相拥着立于松柏下,在这万物凋零的季节,只有松柏这类常青的树木能经受住寒风和严霜,仍然挺拔如故,并不因季节变换而凋蔽。

    想要松开她时,自己的双手却被她紧紧抓在手里,小心地摩挲着他的手心。未完待续。

    ♂♂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