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省局领导的批评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发了一会儿呆,这才发动汽车往会议宾馆驰去,西州现在城市建设有些落后,街道两侧还有许多乱搭建的建筑,露天摆摊叫卖的更多。レ♠思♥路♣客レ

    白天城市秩序还好,到了晚上西州就成了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大舞台,成了各种不安定和罪恶滋生的温床

    街边出租车,黑车拉客的乱纷纷叫嚷,时常有斩客的事情发生,特别在晚间,行人车辆互相争行。..

    金泽滔还在感慨的时候,忽听空旷的大街上传来刺耳的急刹声,然后看到一辆黑sè的奔驰打了个急转,横在路zhongyāng,车上下来几个黑衣黑裤黑眼镜的彪形大汉,一副港台电影中经常出现的黑社会打手装扮。

    紧接着又传来一阵急刹声,街那边也驰来一辆白sè的宝马车,车主大约有些慌张,没有停稳,刮着奔驰车转了个弯,正准备调头离去,几个黑衣大汉围了上来,前后都堵着。

    车门打开,下来一西装革履的年轻男子,奔驰车也下来一个同样年龄的灰衣男子,两人隔空对视,互不示弱。

    奔驰男拨开大汉,飞起一脚就往宝马男胸腹踹去,宝马男虽是单身一人,却毫不胆怯,闪身一避,让过他一脚,奔驰男一脚踹空,有些恼怒,挥拳就打。

    宝马男也是水来土掩,拳来脚挡,两人一来一往,打得也是势均力敌,半斤对八两,打了大约十来回合,两人都累得弓着腰。直喘粗气。..

    金泽滔看了直摇头。明显这是对被酒sè掏空了身体的纨绔子弟。正想离开,奔驰男恼羞成怒,挥手让黑衣大汉上,几个大汉对付宝马男那是手到擒来,看架势,也是不敢下狠手,只是执着宝马男的手膀。

    奔驰男得意洋洋地走到宝马男跟前,伸手就左右开弓。扇了宝马男好几个巴掌,宝马男也是死硬,只是瞪着对方,也不求饶。

    金泽滔看到这里,前面的路也通了。

    第二天,省税务局税收宣传工作暨表彰先进会议在省局下属宾馆召开。

    金泽滔还作为先进项目代表,要作经验介绍,会议集中时间也就一天,但安排时间却有二天,其余时间按惯例是安排参观考察。也就是游山玩水。

    上午是各地交流经验,先进单位表态。下午就省局部署下阶段宣传工作,领导讲话。

    会议最后一项是省局常务副局长陈建华讲话,省税务局长由财政厅长兼任,所以,常务副局长也是实质上的税务局长。

    陈局长亲自参会,并作重要讲话,这无形中提高了会议档次,同时也说明省局对税收宣传工作的重视。

    开始还好,按着秘书起草好的讲稿照本宣章,讲的都是题内话,无非是强调税收宣传的重要xing之类的,金泽滔也没太仔细听,待说着说着,忽然弃了讲话稿,语气也渐渐地严厉起来。

    与会人员jing神一振,立起耳朵倾听,金泽滔也觉得奇怪,陈建华说:“我们税务部门开展税法宣传,不是搞花架子,而是下实功夫,要扎扎实实地把税收政策送到企业,送到纳税人手中,而不是搞些虚头巴脑的玩意,哗众取宠。”

    会场顿时议论纷纷,这个说法有点耸人听闻,常务副局长在宣传会议上说这话,已经很严厉了,大家都在打听陈局长说的是哪个地区的?

    陈建华说:“在这里,我要批评办公室,没有把好关嘛,税收宣传评先评优,要看实效,重实绩,而不是看谁新奇,就评谁先进,这不符合我们的工作规律嘛。”

    金泽滔怎么越听越觉得是在批评浜海少年税校的项目,除了这个项目,其他优秀受表彰项目都中规中矩,金泽滔想到了,其他与会的县市局自然也想到了,大家都把目光都看向金泽滔。

    金泽滔上午刚还在台上侃侃而谈,下午省局最高领导就劈头盖脸就训斥了。

    陈建华并没有就些收口,他说:“参加这个会议前,有人都告状告到我办公室来了,宣传时候天花乱坠,实际工作却是背道而驰,自身都不过硬,收过头税,子吃卯粮,还谈什么为企业服务?是不是有这样的事,浜海同志来了没有?”

    金泽滔顿时给臊得面红耳赤,这瞬间,他竟然无力反驳,他总不能说这事各县市区都有做,而且也不关他的事,但此刻,他也只能站了起来,说:“陈局长,我是浜海的。”

    陈建华并没有看他,也没让他坐下,而是继续黑着脸说:“经济是基础,税务工作是实打实的经济反映,容不得弄虚作假,但有些同志不思发展经济,却去跟人家争税源,拉企业,还把黑状告到当地党委zhèngfu,败坏财税形象,影响极其恶劣。”

    金泽滔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但听到这里,却是睁大了眼睛,啥?难道这也是批评浜海的?

    陈建华说到最后有些声sè俱厉:“我请浜海的同志站起来,就是想让他清静清静,冷静思考一下,应该怎么做一个合格的财税干部。”

    金泽滔不坐了,挺直胸膛,大声说:“陈局长好,我是浜海财税局副局长,金泽滔,您说的第一条,浜海有,对发生收过头税现象的原所长,我们局已经按相关规定给予严肃处理,至于您说的第二……”

    陈建华冷冷地扫视了他一眼,说:“现在没有让你检讨,至于有没有这事,不是你说了算,也不是我说了算,省局会专门责成有关处室调查,坐下吧。”

    我有说要检讨吗?你嘴里说着不是我说了算,也不是你说了算,可你的口吻分明就是你说了算,这到底是批评我不该告黑状呢,还是批评我跟人家据理力争,难道这也有错?

    金泽滔咽了咽口水,只好悻悻坐下,心里却既是愤怒,又是憋屈,在东源,无论面对谁,他还不至于连个自辨的机会都不给,但此刻,面对省局的副厅领导,他竟有一种无力感,官位的差异竟是连最基本的权利和尊严都可以随便剥夺。

    会议虽然最后并没有取消浜海的优胜项目和先进集体,但已经让浜海财税及金泽滔颜面扫地。

    而且这事你还不能好质问省局,陈建华局长都说了,这事要经过调查才能最后下结论,你能自辨吗?

    会议结束后,金泽滔并没有离场,而是让省局办公室主任留了下来,主任委婉地告诉他,原来申报的总局优胜项目给临时取消了。

    金泽滔也没所谓,直接回了宾馆,却是连忙打电话给朱秋明,询问最近二所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朱秋明很是奇怪,没有啊,一切风平浪静。

    金泽滔还是不放心,又打了电话给吴庆隆,问:“最近厂里都还好吧?”

    吴庆隆很开心地说:“挺好,我们的工业用车系列液压件新产品研制很顺利,目前试验车间出样品了,孙勇武这班人疯了似的到处推销。”

    金泽滔还是愁眉未解,说:“就没个反常的地方?”

    金泽滔总感觉陈建华局长说这话,绝不会是空穴来风,收过头税?方继光都处理好长时间了,争税源?也让温重岳书记压了下去,按说不会旧事重提。

    吴庆隆犹豫了一下:“厂里没什么事啊,要说反常,也就财务科,好象有人上门询问过,有没有委托代开发票之类的,这种事以前也发生过,没有人太在意。”

    吴庆隆兼管着厂办和财务,财务科还征求过他意见,当即让他给推了,厂长还是财税所长,肥水不能留了外田,这一点他还是有政治觉悟的。

    金泽滔心里一紧,以前发生过,不关他的事,但现在就关他的事了。

    稍微上规模企业都有财税所发放的工业发票和税票,如果有委托加工企业没有正式发票的,都可以通过企业财务科开具正式发票,并正常纳税,财税所还给予委托代征一定比例的手续费。

    金泽滔又重新打电话给朱秋明:“秋明,你赶紧让片组管理员跟所辖企业财务科联系下,有没有浜海外的发票流入企业?”

    不一会,朱秋明就惶惑地回了电话:“所长,很多企业都有外县发票流入,特别是南门的最多,现在正是企业财务年度结算的最后一个月,集中开票数额相当大,要是不阻止,我们二所的收入进度肯定会受影响。”

    金泽滔心里一叹,果然,南门市还是将主意打到了浜海,县城国有企业都有他们的影子在,不用说,东源和西桥的绣服企业这些财务不健全,流动xing相对大的企业,更成为他们的盘中餐了。

    金泽滔只是交代朱秋明做好管辖企业的工作,驻厂干部都要责任到岗,确保这最后几天能按时足额入库。

    他没有再打电话询问东源和西桥情况,南门市争的也是最后几天进度,为了赶这进度,都不惜把屎尿往涂浜海身上拨,恶人先告状了。

    金泽滔把情况向胡文胜局长报告后,就没再就此事跟其他领导沟通。

    他为此事已经和温书记告过一状,上一次如果不是想借机跟温书记密切一下联系,他也不想向温书记求助。

    再跟领导开口?金泽滔压根没有起过这个念头。(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