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巧遇美女记者单纯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王雁冰全身瘫软成泥成水,两条腿直哆嗦,两手无意识地在空中乱舞。レ♠思♥路♣客レ

    金泽滔三管齐下,只一会儿,只听得王雁冰的鼻息急促起来,感觉就象风箱被堵的声音,金泽滔正在山峦溪间行走,闻讯急叩蓬门。

    王雁冰脊背突然僵直,双手猛地抓住金泽滔的头发,使劲地往她怀里揣,鼻腔里发出短促,而又粗重的呼吸,就这种姿势一直持续了一二分钟才渐渐地平息下来。..

    直到走出电影院,王雁冰才渐渐地恢复过来,她傻傻地问:“刚才我这是怎么了?感觉象是灵魂都出窍了。”

    金泽滔笑而不语,王雁冰忽然拉过他的手臂,深深地张口便咬,直到真渗出血来,金泽滔才说:“再咬下去就要到医院注shè狂犬症疫苗。”

    王雁冰抬起头来,只感觉某处又麻又难受,不觉悲从中来,一滴清泪眼角落下。

    金泽滔有些慌神,连忙拥抱起她,王雁冰抽咽着说:“我会不会怀孕了?”

    金泽滔差点没从电影院出口的台阶上跌下来,金泽滔举起手指,指尖还有一丝清亮的粘液,可以拉成一段,王雁冰羞得都抬不起头来。

    金泽滔喃喃地说:“难道手指也会使人怀孕,我真是太伟大了!”..

    王雁冰用后跟狠狠地在金泽滔脚背上跺了一脚,昂首阔步地下了台阶,金泽滔捧着那只受伤的脚背直跳脚。

    金泽滔回头看了眼影院,谢谢你,初级恋爱学堂。再见。电影院!

    金泽滔快步追上王雁冰。牵起她的小手。

    王雁冰心情复杂地看着他,心里却怎样也兴不起兴师问罪的念头,把头靠在他的颈窝,喃喃说:“你要对我好,要一直对我好,我记着你的好,你也要记着我的好!”

    金泽滔连忙说:“好好好。”

    王雁冰心情起复很快,片刻便忘了刚才的不快。拉着他蹦蹦跳跳地逛着街边的店铺。

    看到亮晶晶的饰品,总要让店主拿出来佩带一番,还不住地拿着镜子打量,然后偏头问金泽滔,好看不好看?

    金泽滔自然没傻到说不好看,刚刚说要对她好,这也是对她好的重要内容,就一律说好看,好得天上没有,地上无双。

    王雁冰总是欢天喜地地追问一句。真好看呀。

    金泽滔把头点得鸡啄米一样,当他要掏钱时。王雁冰却又总是拉起他就走,逛了一条街,金泽滔头点得颈椎都快折断,王雁冰却还是两手空空。

    金泽滔问:“既然喜欢,怎么不买?”

    王雁冰认真地说:“难道看到我欣赏的东西,都要占为己有,那我有多累啊。”

    金泽滔忽然感到这傻姑娘真有哲学气质,金泽滔还没说话,她幸福地用脸在他的颈脖摩挲着,说:“追我的男生很多,也有我欣赏的,但我只要你一个,我只取我认为最好的。”

    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本来这话应该是我说的,可我现在都饮第二瓢了,难道我真变坏了?

    但此刻却被她的绵绵情意塞得满心满肺都是,变坏就变坏吧,做了一世好人,就做一世坏人!

    金泽滔正想感慨赞美一番,王雁冰却拉着他的手,惊喜地嚷嚷:“咦,这里什么时候新开了家品牌店,嗯,我们逛逛去!”

    品牌是家本土品牌,衣服却很有气质,店内装饰也极有个xing,王雁冰兴奋地不住地拿衣架上的衣服往自己身上比划,然后偏头倾听金泽滔的意见。

    金泽滔头点得比刚才都要狠,这确实不是他敷衍,这丫头青chun亮丽,长得又是清新脱俗,特别是那双细长的丹凤眼认真看你的时候,你会觉得这智慧和美貌全都集于她一身。

    而每次金泽滔露出sè授魂予的猪哥模样,傻丫头总会甜甜地嫣然一笑,然后又重新拿出一件比划,金泽滔深深地吸了口气,这丫头就是个小妖怪,迷死人,不偿命啊。

    两人正暗暗眉目传情的时候,门外又进来一群人,看起来,这品牌成衣店,还真是生意不错。

    王雁冰抬着瞟了一眼,就又低头挑选衣服,金泽滔却头都没抬,这时刻,他以为,这世上再也没有什么,比眼前这女孩更吸引他眼球的。

    王雁冰换了一件又一件,终于看中一件高领黑sè羊毛上衣,一条米sè呢料长裙,王雁冰进更衣间换衣服去了。

    金泽滔这才抬头打量起周围,正巧一个女孩也抬起头来,两人都有些不可思议地哎了一声,几乎不约而同地惊喜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女孩正是省电视台美女主持人兼记者,来过东源多次的单纯。

    单纯扔了手中的衣服,伸手就去握金泽滔的手。

    金泽滔看了她身后一个西装笔挺,气度轩昂,正虎视眈眈瞪着他的青年男子,只觉得有些眼熟,却原来是昨晚在大街上看到的奔驰男。

    金泽滔不想在这时刻惹麻烦,有些尴尬地缩手,说:“买衣服啊?”

    单纯也可能感觉有些突兀,伸出去的手有些不自然地去取旁边货架上的服装,拿在手中一看,却发现是件男装,更是感觉放也不是,取也不是。

    嘴里却说:“是啊,看衣服呢。”象是突然想起什么,将手中的男装递给金泽滔,说:“对了,还欠你一件衣服,正好还了你的债。”

    单纯在横门沟采访时,用金泽滔的衣服擦过眼泪鼻涕,答应赔他件衣服。

    单纯不提起,金泽滔差点忘了还有这件事,他连忙摆摆手:“都是玩笑话,不当真。”

    单纯瞪眼:“说好赔你件衣服,就赔你,怎么了,现在当领导,架子都大了。”

    单纯的小姐脾气一发作,金泽滔还真不敢当面逆她的意,不然还真不知道,她还会说出什么。

    金泽滔尴尬地接过男装,在身上比划了一下,又放回货架,说:“这品牌应该是女装为主吧,不适合我啊。”

    后面的奔驰男狐疑地扫扫单纯,又扫扫金泽滔,脸sè顿时沉了一下,正要发作。

    更衣室门开了,王雁冰蹦蹦跳跳出来了,上身黑sè高领毛衫,下身米黄长裙,配上她那张宜嗔宜喜的俏脸,既青chun,又成熟,看得金泽滔两眼发呆。

    奔驰男跟金泽滔一个德xing,差点就没流口水了,王雁冰跑到金泽滔身边,紧紧地捉住他的手肘,两眼jing惕地看着单纯。

    金泽滔连忙介绍说:“这是来我们东源采访过的省电视台的单纯记者。”

    王雁冰这才脸sè转缓,笑嘻嘻地说:“单记者好,我是泽滔的女朋友王雁冰。”

    奔驰男看着土里巴气的金泽滔,心里面是又羡又妒,这乡马佬真是好艳福,眼珠子却滴溜溜地转,上前伸手说:“你好,认识一下,鄙人陈东。”

    王雁冰看向金泽滔,金泽滔恍若未见,转过身来,挡着奔驰男陈东,大咧咧地说:“这衣服真好看,付钱走人吧,这里有点闷。”

    陈东脸涨成紫肝sè,单纯也不气恼,笑盈盈地看着奔驰男吃瘪。

    王雁冰横看了陈东一眼,有些鄙夷,仿佛在说,你谁呀,我需要认识你吗?

    只可惜,陈东却只看到王雁冰那双丹凤眼的妩媚和万千风情,涎着脸正想跟上,单纯在旁边有些不悦,尽管她也有些讨厌这个牛皮糖一样的陈东,但总归在自己面前却向另一个女孩露出这种表情,还是让她有点吃味,冷冷地哼了一声。

    陈东连忙收起种种不堪的表情,打着哈哈说:“看衣服,试试有没有合适的。”

    王雁冰拥着金泽滔,低声质问起单纯,金泽滔只好把单纯来过浜海的几次采访都说了,王雁冰还没等他说完,就低头打量身上的衣服:“真好看?”

    金泽滔哭笑不得,还亏得自己这么费口舌解释,却原来压根就没放在她心上,或许这只是她考验自己的态度。

    金泽滔忙说:“真好看的。”

    王雁冰也就喜滋滋地看着金泽滔付钱,完了后,她要去更衣间换衣服,就一小段距离,她又挎上他的胳膊,低声咬着他的耳朵:“这是你送我的第一件礼物,我会珍藏一辈子的。”

    金泽滔让她的大半个身子磨蹭着,又听得她软语缠绵,只觉心都快要跳出腔外,涎着脸说:“不如我帮你一起换吧?”

    王雁冰脸腾地绯红,拧着他的胳膊说:“你不但坏,而且sè,我怎么就昏了头,找你做男朋友呢。”

    金泽滔正经道:“正好跟你配成一对。”

    王雁冰也不知道想起什么,连脖子都红了,嘟囔着不知道说什么,甩了金泽滔的胳膊,不再理会,噔噔顾自去更衣了。

    金泽滔还在发呆,服装店门外,忽然嘎吱停下了辆中巴车,进而涌出五六个大汉,最后从车里出来的是头上还缠着纱布的年青人,仔细一看,却正是昨晚被奔驰男陈东扇了巴掌的宝马男。

    宝马男穿着件米sè披风,架了副墨镜,嚼着根没点着火的烟嘴,狰狞着脸,咬牙切齿地瞪着正向单纯赔罪献殷勤的陈东,一挥手,气势如虹:“打,给我打!”

    奔驰男一见这阵势,只吓得面无人sè,拉了单纯便往店里面跑。

    金泽滔早他一步,堵住店里唯一的更衣间的门,也不惊扰王雁冰,只是冷淡地看着奔驰男陈东。(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