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英雄救美?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陈东气急败坏地往里挤,只听得王雁冰在里面不耐烦地说:“里面有人,等等!”

    金泽滔一把揪住陈东的胸,也不理他似是恳求又似是发狠的神情,一把将他推得远远的。レ.si露ke.♠思♥路&c露bs;客レ

    外面的动静惊动了王雁冰,她询问了句:“你没事吧?”

    金泽滔拍拍着更衣室的门说:“没事,你慢慢来,外面有只大苍蝇刚给拍飞了。”.

    王雁冰低声说:“哦,你等会,我很快就好了。”

    奔驰男陈东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单纯倒吃了一惊,论个头,奔驰男差不多比金泽滔要高出半个头,论块头,奔驰男的身板比金泽滔要健壮得多,但奔驰男被金泽滔一推搡就象散了架似的倒地。

    金泽滔仿佛读懂了单纯的心思,咧着嘴笑:“男人,不是比谁长得高,银样蜡枪头的货sè能经打吗?”

    他心里本就恼怒刚才他对王雁冰的无礼,这时还想挤进更衣室,麻麻的,我都让她给拒绝了,你有个什么资格。

    单纯见他刚才还一副小心翼翼陪着小心的样子,这一刻却峥嵘毕露,既霸道又温柔,在东源,两人也有过搂抱的亲密接触,但无论是金泽滔,还是单纯,都没起过别样心思。.

    以前尽管自己讨厌陈东这种死皮赖脸的痞子相,但他这副皮囊还是很吸引自己的眼光。此时,单纯看着倒在地上惊惧交集的奔驰男陈东,忽然觉得他面目可憎,

    回头看向金泽滔。反觉得他挺有男人味的。难怪浜海金钱湖酒店的那几个千娇百媚的女老板。看着他就象小女孩看到棒棒糖一样。

    宝马男迈着外八字,在一群大汉的簇拥下,很是豪迈地踱到陈东身边,店内服务员和顾客纷纷避让不迭,宝马男说:“嗯,昨晚挺嚣张的,今天怎么死狗一样。”

    陈东的表现远不如宝马男昨晚有种气,哭丧着脸说:“标哥。有事都好商量,昨晚是小弟不地道,事后,一定摆酒赔罪,行不?”

    宝马男标哥看着金泽滔身边的单纯,一脚就踹在奔驰男的后腰,直踹得他哇哇痛嚎,标哥咂巴着嘴说:“妈妈的,赔罪,赔罪能解决问题?信不信我先痛扁你一顿再请你喝酒赔罪。”

    陈东眼泪鼻涕一齐飞溅。哭嚎着求饶:“标哥,不要踹了。再踹就没命了,从今往后见到标哥,我绕道走,单纯也让你,再不敢跟你争了。”

    标哥却仍不解气,又往他肉嫩的地方狂踹,陈东抱头满地打滚,金泽滔看得目瞪口呆,这世间还有这般极品的男人。

    金泽滔看得很清楚,尽管宝马男标哥踢得很凶狠,但下脚极有分寸,大多是皮厚肉肥地方,这个看起来挺威武的青年却是如此的不堪,又是哭又是叫。

    陈东抱头鼠窜的狼狈模样,令得单纯都羞愧地低头不语,待听到他说要把自己让于标哥,脸sè苍白,看着金泽滔的眼神有些飘忽。

    单纯xing格独特,个xing张扬,兼之相貌出众,气质不俗,在单位或外地采访被人众星捧月般奉迎惯了,自我感觉一贯不错。

    但此刻,她的所有骄傲和尊严如玻璃般被击得支离破碎。

    自己成了别人争风吃醋的对象不说,竟象是货物一样被人插标相让。

    标哥却呵呵地笑着说:“单纯需要你让吗?她是你妈还是你妹,草,真以为自己是个东西。”

    说罢,还示威地往金泽滔这边扬起头,单纯抬头,努力挤出笑容,想说些什么,却只觉满嘴苦味,满心都是悲哀。

    或许在大多数人眼中,她是个职场的宠儿,镜头前的风光人物,女人中的佼佼者。

    但在这两个男人眼中,自己不过是个有着几分姿sè,只因职业背景比较独特的女人罢,或许就是这令他们感觉新奇。

    此前面对他们时候,尽管内心鄙视,作为漂亮女人,她还时常能象只高傲的小天鹅一样,顾盼神飞,但现实的权势和财富却又令得自己感觉卑微。

    标哥转头弃了陈东,往单纯走来,这时,王雁冰换好衣服,开门走了出来,却见店内一片狼藉,一个缠着绷带,却一脸嚣张笑容的西装男子正朝这边走来,吓了一跳,本能地往金泽滔靠去。

    金泽滔搂着她的肩膀,看看单纯,又不忍弃她一人于此,说:“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单纯正想答应,随即犹豫着摇头,说:“你们先走吧,我没事。”

    标哥大刺刺地拨拉着挡着前面的金泽滔,说:“小子,哪凉快哪去,这里不是你这乡巴佬玩的地方。”

    金泽滔看着小鸟一样躲在自己身后的王雁冰,深深地吸了口气,拉着王雁冰转身就走。

    王雁冰看着有些孤单,神情又有些凄苦的单纯,正义感发作:“这位姐姐好可怜,不如带她一起走吧?”

    宝马男标哥不屑地扫了眼金泽滔,却骤然看到他身后的王雁冰,不觉眼睛一亮,男人雄xing激素刺激得他奋力变身为孔雀男,伸手拦着金泽滔说:“喂,小子,我让你现在走了吗?”

    金泽滔气笑了:“莫非你还准备留我宵夜?”

    孔雀男标哥甚有风度地笑了:“挺幽默的,嗯,宵夜也不是不行,你女朋友挺清纯的,陪我们哥们喝几杯吧。”

    金泽滔又拉着王雁冰回来了,王雁冰虽然担心,却也骄傲地昂头挺胸,心里想,之前,跟他还没啥关系的时候,都能亡命相救,不知道他今天还能不能象那天一样,从天而降,救自己和那位漂亮姐姐于水火?

    金泽滔来到标哥跟前,伸手把握着王雁冰的手递了出去,王雁冰不敢置信,单纯愕然,只有标哥却面不改sè,似是习以为常,嘻嘻笑说:“还算识时务。”

    金泽滔递出的手半空中放了王雁冰,手掌却捏成拳头,风一样冲着孔雀男的脸上绷带击去,大约是隔着层纱布,声音噗噗地听着既沉闷又碜人。

    标哥甚至连惨号都没有,旧创再添新伤,只觉眼冒金星,推金山倒玉柱般扑通跪坐在地上,金泽滔击倒他后,转身往那几个大汉冲去,大家都还没回过神来,那五六个大汉就给三拳两腿打倒在地,抱头弓腰惨号。

    奔驰男陈东见标哥瞬间被金泽滔象块破布一样击倒,忍不住忍痛呵呵地幸灾乐祸地笑了,为刚才没有主动挑衅而不由庆幸,却选择地遗忘了,刚才自己还是被他给推倒在地的。

    金泽滔打倒几个大汉后,又奔了回来,伸脚狂踹标哥肉多的部位,就跟刚才他踹陈东一样,嘴里还兀自怒骂:“麻麻的,还真以为自己是小马哥,穿风衣?戴墨镜?敢打我女朋友主意,你以为你是黑社会啊?”

    标哥给他踹了几脚,就清醒了过来,脸上的墨镜早给踢到一侧给踩得粉碎,身上的风衣被踹得到处都是一个个大脚丫鞋印。

    金泽滔的脚法比他地道多了,每一脚踢过来,都是钻心地痛,尽管他努力忍受,不发出呼痛声,但眼泪鼻涕却是失禁了一样横流。

    王雁冰和单纯都捂着嘴,这还是平ri那个整天笑呵呵,慈眉善目的金泽滔吗?现在看去,分明是凶神恶煞,金泽滔又踹了几下,有点累,不过心中还是比较佩服这个叫标哥的孔雀男。

    尽管目露求饶,嘴巴却死死地咬住,金泽滔也知道这几下一般人都要崩溃到哭,但他还是一言不发。

    金泽滔看着一旁小声地拍着掌喝彩的王雁冰,心里不由涌上一股豪情,这辈子有更多的人需要自己的呵护,也有更大的责任和荣誉。

    不过想起他刚才看着王雁冰的邪恶的目光,心里就怒火勃发,啐了一口痰,啪地吐在标哥的脸上,冷冷说:“见一次,打一次,打到你妈都认不出你!”

    女孩都是崇拜英雄的,王雁冰和单纯也不例外,两人出了店门,还在议论着刚才金泽滔的壮举,单纯脆弱的自尊心因为两痞男遭金泽滔的痛殴,瞬间恢复正常。

    在某些方面,王雁冰和单纯有些相似,容易受伤,也容易找到理由平衡心理,都有着侠女情怀,爱抱不平,xing格独特,xing情纯粹。

    先是送单纯回宿舍,单纯有些担心,让金泽滔尽快早点回浜海,这两人在省里都有些背景,他们虽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恶徒,但却是省城臭名昭著的恶棍,方方面面认识的人也多,得罪这两人,会纠缠到你倾家荡产。

    送别王雁冰时自然有一番缠绵,将车停在西大门口角落,目送她进去。

    然后看着这个世界,看着来往的人群从身边走过,渐行渐远。

    有的人离开,或者将要离开,以及正在离开。

    我们从来不认识,也从不关心,他们之离开,正如自己之离开,彼此的意义就是无意义。

    但此时此刻,你目睹了他们的离开,走向未知的方向。

    你之所以关心,是因为人群中,还有她,她离开的方向对自己来说,不再是未知的。

    第二天一早,金泽滔就离开了西州,这一天,起雾,大雾,颠颠簸簸了一天才回到浜海。(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