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你就从了她吧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不过童子欣也并非老牛,才三十出头,正是女人最有活力,最灿烂年龄,刚来财税局时,她还带有纪检干部惯有的矜持和严肃,但近来却越来越女性化,好象焕发了青春似的。(无。,弹窗....шwщdyzw8

    原来原因在于此。胡文胜终于得出这个,他以为非常正确的结论,却是忘记了他来找童子欣的初衷。

    金泽滔看着还懵懂摸不着头脑的童子欣,说:“也不知道胡局长找你什么事呢?”

    童子欣也很奇怪地说:“对呀,怎么在门口转了一圈就回去了呢,也不说事?”

    金泽滔总不能说,刚才你拿我的手当指挥棒在挥舞,连忙掏出一份资料,说:“我们第二财税所在整顿干部作风中,发现了个别害群之马,请童书记牵头查处,现在正是多事之秋,上下都不安生,再不刹住这股歪风,二所的工作就要滑坡,请领导支持。”

    童子欣仔细看材料,排在第一个的正是二所副所长汪国正,后面都记录着违纪问题及有关证据,有些是企业提供的,有些是他人检举的,共三人,汪国正还有严重的生活作风问题,长期和一个已婚妇女保持不正当关系。

    童子欣很奇怪,怎么会有这么详细,金泽滔苦笑说:“这些检举信,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往我门缝里塞,以前不当回事,但最近企业反应也比较集中,所以就夹带着交给组织处理。”

    城关第二财税所实行征管查分离后,包括汪国正在内的所班子都还比较配合,各项工作都有条不紊。

    金泽滔尽管收到多封有关汪国正的生活作风的举报。不过他还想找时间和他深谈一次。让他处理好个人生活问题。没有想过向组织汇报。

    但调查组进驻二所前后,汪国正十分活跃,各种谣言从他办公室传出,然后不断发酵,到处传播,说什么金泽滔犯错误要被省局处理,什么纪委检察部门都已经介入,等等。

    今天更是主动联系调查组。要求反应金泽滔在二所的的违法乱纪行为,在这过程中,周云水却象个小间谍似的,发动妇女干部密切监督起汪国正他们的言行举动。

    金泽滔这个时刻,不能再手软,毫不犹豫地高高地祭起了廉政大旗。

    后院起火,两面受敌,局面将更复杂。

    除汪国正外,其中一位普通干部,在一家企业就报销各种匪夷所思的费用达万余元。里面还附着年份清单。

    这名干部一直任企业专管员,这次二所征管查改革。他被刷到征收组,和企业脱离了联系,一直牢骚怪话不断,多种场合攻击过金泽滔,这次也是主动向调查组反应问题的干将之一。

    当童子欣看到这张报销清单甚至有卫生巾之类的物品,咬着银牙,伸手就抓着金泽滔放在桌上的手,狠狠地敲着桌面,连声说财税败类。

    金泽滔只好咬牙切齿地承受着,此时,突然听到有人敲门声音,童子欣还有些愤愤不平,没好声地说:“进来!”

    门口站着胡文胜局长,刚才回到办公室时,忽然想起忘了找童子欣的初衷,这时打电话更显得欲盖弥彰,反正也就几步路,再走一趟吧。

    这回,他不再贸贸然随手推门,先敲门,然后就听到童子欣愤怒地说着财税败类的话,倒是心里一惊,难道我又来错了?

    这回,他们很规矩地对面而坐,童子欣愤怒地还抓着金泽滔的手,正欲往桌面敲击,金泽滔则是一脸悲愤地咬牙忍受。

    胡文胜心里不禁又是羡慕,又是同情,忍不住想劝说一句:你就从了她吧。

    金泽滔再想缩手已经来不及,这回童子欣倒是意识到还抓着金泽滔的手,连忙公开他的手,挥舞着手中的材料,说:“正和泽滔说着一些违纪干部的事情,等会还要向党组汇报。”

    胡文胜连忙说:“我了解,了解,你们继续,继续。”说着夺门而走。

    心里却又翻腾开了,你们配合得倒也滴水不漏,刚才金泽滔说是汇报干部作风廉政情况,现在童子欣就说违纪干部的事情,前因后果都很有逻辑性。

    走到半路,拍着脑袋,又忘事了,算了,不再碍眼了,还是打电话吧。

    童子欣睁着有些茫然的眼睛,说:“难道胡文胜今天很空?怎么老往我办公室瞧一眼就走?”

    金泽滔只好苦笑说:“也许他找你有事,得了,我事情也说完了,你忙吧。”

    童子欣点点头,拿着材料先找张军书记交换意见。

    胡文胜有点烦燥,地区局及省局领导都有意思要处理财税所,还要责任追究到人。

    胡文胜尽管心里也为金泽滔喊冤,但却不敢再分辨,他只是以金泽滔是县管干部为由,把皮球踢给县委县zhèng府。

    但对调查组提出的调整金泽滔分工,免去其兼职的第二财税所长职务,却无法推辞,正想找童子欣征求意见。

    握着话筒,不觉又犹豫起来,刚才的一幕不能说两人一定有关系,但童子欣对金泽滔有所要求,那是肯定的,跟她征求处理金泽滔的意见,是不是有点不合事宜。

    他终于还是拨打电话,直到传来盲音,也无人接听,胡文胜奇怪了,我前脚离开,她后脚就走了,难道……

    金泽滔回到自己办公室,还没坐下,周云水就打来电话,慌慌张张地说:“调查组有人赶汽配厂去了,据说有人反应所长在汽配厂有大额费用报销,正在核实。”

    金泽滔淡淡一笑:“嗯,知道了,继续关注,不要慌张,乱不了。”

    周云水才定下心来,脸却涨得通红,现在财税所乱糟糟一片,多数人神色漠然地坐于办公室内,不说话,也不搭话,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一部分人情绪激动,围聚在一起,嚷嚷着要为所长说话,虽然和金泽滔相处时间不长,但每月的奖金福利却是实实在在地装自己口袋里。

    再说,论起工作,说起水平,金泽滔确实比前几任所长要高上一截。

    这部分人大多是年青干部,金泽滔第一次全所干部集中的讲话,还是很煽动人心的,二所的优雅、热情和有内涵的气质概括,很打动这些年轻小伙子姑娘的心。

    还有个别人,则喜气洋洋地以副所长汪国正为核心,兴奋地谈论着调查组的谈话,恨不得把知道的,不知道的,听说的,臆测的,全都抖给调查组听。

    调查组对二所的调查,一是找谈话,二是看财务经费。谈话很快就集中在税收征管查分离模式,以及岗位责任制奖惩挂钩上,其中滥发奖金实物也给捅了出来。

    对于税收新管理模式,地区局曾经在东源财税所召开过现场会,倒不能横加指责,但其设置的奖惩挂钩措施却被省局调查组大为鞭挞。

    在财务经济调查中,金泽滔在第二财税所也没有任何费用报销,连差旅费用都没有,倒是一个干部提醒了调查组,金泽滔还身兼县汽配厂厂长,可能一些见不得人的费用都会在那里报销。

    于是,调查组分出数人赶赴汽配厂,然后由周云水将这消息通报给金泽滔,周云水等人是金泽滔推行新征管模式改革最大的受益者,她是一条心准备死跟到底,最坏打算也是被打回原形,没什么大不了的。

    其他几个都围着周云水问,所长有什么对策,周云水也不清楚,为安抚人心,她只能大咧咧地说:“没事,领导早有安排,现在都冬天了,这些秋后的蚱蜢蹦达不了多久。”

    周云水的乱表态,倒很大程度安抚了惶惑人心,稳定了局面。

    金泽滔此刻翻看着手中的征管档案,他总感觉从这大叠报表能找出点什么蛛丝马迹。

    南门市能在浜海骨干企业大规模地委托代征税款,后面没有黑手推动,很难在短时间内全面铺开。

    他翻到酒厂报表时,犹豫了一下,酒厂此次并没有发现有代开发票代扣税款现象。

    但他还是耐着性子,连续阅读了几年财务报表,却让他渐渐地觉得不对劲,他记忆不差,当翻到四年前的报表时,再看手中最近的财务报表,手一抖,差点没摔落在地上。

    对比五年报表,销售收入年年下降,但成本却不减反增,这就不正常了,也没听说浜海酒厂销路出现问题,难道都成存货了?

    这也不对啊,酒厂实行的是代理分销制,以销核产,除了窖藏酒,没有可能大规模积压存货。

    不过这对化解当然的矛盾无益,或许是企业自身经营问题,他单独将酒厂的档案置于一侧,就不再理会。

    下面是酒厂的下属销售公司的征管档案,酒厂销售公司是自收自支、duli核算单位,有单独报表和征管档案。

    金泽滔看得很仔细,终于发现一些蛛丝马迹,销售公司这些年纳税起伏很大,而且销售收入和成本及税收严重不对称,可以肯定,该公司有很大税收流失在外,或者说,该公司一直逃避在浜海开票纳税。未完待续。

    ♂♂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