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乱局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提起电话打给朱秋明,说:“老朱,有一件事,需要你亲自落实一下。”

    朱秋明倒没有犹豫,说:“所长,你说。”

    金泽滔也没有客气:“立即组织稽查组干部,对酒厂下属销售公司的这几年税收情况了解一下,我怀疑该公司一直偷逃税款,重点比对销售收入和成本,对公司销售发票要认真查核。”

    朱秋明心一紧,说:“所长,酒厂是我县功勋骨干企业,一直是县重点保护企业,财税局要开展重点稽查需县zhèng./>

    金泽滔嗤笑:“随便找个理由,核查其他企业发票,找家跟他们有业务往来企业,就以调查这个企业销售发票为由吧,正常纳税调查,态度诚恳一点。”

    朱秋明咬了咬牙,说:“所长,现在调查组还在我们所里调查,这时候去查酒厂销售公司,会不会?”

    金泽滔很郑重地说:“不用担心,他们爱查就查吧,而且,我怀疑销售公司正是破局的关键,所以拜托你了!”

    朱秋明尽管谨小慎微,但此刻被人信任的感觉还是让他涌起一股勇气,大声说:“所长放心,我马上亲自下去。”

    朱秋明业务很强,与人为善,却不善于和领导打交道,能当上支部书记,还是他在所内人缘不错,算是给同事们抬上去的,再加上他资历及能力都能服众,局里最后还是任命他为副股级待遇支部书记,也不知道这个副股级是个什么样的待遇。.

    可以说。金泽滔是第一个除业务外。重视自己的县局领导。在省地调查组进驻浜海后,第二财税所的气氛就变得微妙起来,但他却义无反顾地站在金泽滔一边,毫不动摇地支持和配合金泽滔的工作安排和部署。

    所以,金泽滔也愿意在这个时刻相信他,朱秋明不同与方继光,方继光是纯粹业务jing英,接人待物。确实有所欠缺,自己经常在县局坐班,除了偶尔在楼梯碰到,点点头招呼外,从未见他进自己办公室寒暄。

    而朱秋明xing情温和,乐与助人,团结同志,在所内威信也比较高。

    金泽滔交待下去后,却是松了一口气,希望会有所收获。

    此时。童子欣正来到胡文胜办公室,胡文胜还在斟酌怎样跟童子欣开口。见她进来,热情地倒水,还打开抽屉拆出一包未开封的野菊花茶,据说有美容养颜的作用。

    童子欣夹了夹眼,有些不明白,胡局长怎么今天这样客气,难道是有求于己?

    胡文胜局长正想说话,童子欣却率先将手中材料递于他,说:“触目惊心,我建议县局组织调查,如果情况属实,我建议尽快提请纪委介入。”

    胡文胜初初看了一眼,也有些惊愕,抬头看了眼童子欣说:“现在调查二所的班子及干部,合适吗?”

    他的担心不无道理,金泽滔此刻已经是四面楚歌,再加上干部问题,难道这要置他于死地,啧啧,这女人,狠起心来,真是让人寒心,这不就是因为金泽滔他没当场从了她,就下这狠手?

    童子欣却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干部违纪问题,什么时候查都合适,难道这个时间也有讲究?再说,这材料还是金泽滔他自己提供的,我觉得他的态度很端正,愈是这个时候,愈是需要清风拂面,二所工作的大好局面不能被糟蹋。”

    胡文胜又仔细翻看了关于汪国正的有关材料,除了经济问题外,突出的还是一大叠检举信,举报汪国正通激ān事情,有名有姓,有时间有地点,恶劣的还是在旅馆里幽会,却把旅馆费带到单位来报销。

    这等同于财税局资助其通激ān,胡文胜对汪国正也不熟悉,看到这种情况,脸都涨红了,麻痹的,是不是还要我们财税局给你提供作案工具?

    他重重地一捶桌面,直震得童子欣面前的泡着菊花的茶杯差点没给震翻。

    童子欣手忙脚乱地去扶茶杯,却给溢出杯外的热水汤得花容失sè,哇哇尖叫。

    胡文胜吓得都忘了生气,差点没伸手就去捂童子欣的嘴巴,这是我的办公室,你这尖叫,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占你便宜。

    不过仔细一想,汪国正和人通激ān被你查处,难道你就没点兔死狐悲的感同身受?

    童子欣刚才还笑盈盈的脸sè有些难看,说:“胡局长你怎么看?”

    胡文胜也感觉自己有点大惊小怪了,连忙正襟危坐,严肃说:“对这样的害群之马,绝不能手软,该查的查,该移交的移交。”

    童子欣见胡文胜态度这么好,也很欣慰,说:“谢谢胡局长对纪检工作的支持,我这就安排着手调查。”

    胡文胜伸手虚拦了一下,说:“不急,我还有件事要跟你通报一下,按省局调查组的意见,建议我局调整金泽滔同志的分工,建议免去其第二财税所所长职务,并建议县委考虑停止其副局长、党组成员职务,等调查结果出来后再处理。”

    童子欣惊愕地瞪大双眼,指着胡文胜,半晌说不出话来。

    胡文胜也有些惭愧地说:“我也顶不住压力啊,省局副局长,地区局局长都在等着我答复,事情我已经向县委领导汇报过了,县领导不置可否,我也不是没办法吗?”

    童子欣收拾起桌上的材料,噔噔地头也不回出了门,只把胡文胜尴尬地晾在座位上。

    还在他发愣的时候,童子欣却推门进来,平静地说:“我不同意,我想张军书记也不会同意的,如果勤勤恳恳抓收入,干工作的都要被处理,这工作就没法干了,我们都看过这份情况反馈,说真的,胡局长,是金泽滔他个人的问题吗?”

    胡文胜被呛住了,他长叹一声:“童书记,我也知道不管如何处理,都要让金泽滔同志委曲,但省局一定要处理,也是有法可依,有据可查。尽管这些都是旧的征管模式和工作方法造成的,但至少金泽滔他是所长,追究领导责任,他无法回避。”

    童子欣却说:“这个时候,调整金泽滔同志的分工和职务合适吗?”

    胡文胜听这话咋这么熟悉呢?这不正是刚才他对童子欣说的?

    调查其他人员违纪问题,什么时候都合适!调整金泽滔的分工和职务这个时候就不合适了?

    真有激ān情?绝对有激ān情!胡文胜不禁感慨,只可惜落花有情,流水无意,看起来金泽滔还是能坚守防线的。

    胡文胜也无话可说,他总不可能象童子欣这么大义凛然地说,调整金泽滔的分工和职务,什么时候都合适。

    童子欣回到自己办公室,直接把胡文胜和她的谈话捅给了金泽滔。

    金泽滔却无所谓地摇头,免了所长的职务还真是巴不得,就是不知道调查组免得了免不了,他倒要拭目以待。

    金泽滔收拾了心情,却在犹豫着要不要给张晚晴打个电话,或许她很担心,正准备揭起话筒时,胡文胜急吼吼地跑了进来:“调查组成员在汽配厂被人打了!”

    金泽滔吃了一惊,他还是汽配厂的名义厂长,连忙问:“没伤着人吧?”

    胡文胜焦急地说:“具体还不清楚,但其中一人的鼻梁骨给打断了,满脸都是血,场面非常混乱,赶快走吧。”

    金泽滔摇了摇头:“真是多事之秋啊!”

    跟着身后的张军书记也有些担忧:“无论如何,省局的同志不能出事,不然,我们浜海县局在全省财税系统就声名远播,臭名远扬了。”

    童子欣却有点幸灾乐祸地在后面掩嘴窃笑,眼睛却示意着金泽滔找个理由不要出面,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吧。

    金泽滔犹豫了一下,说:“我去不好吧?调查组反馈情况都开始回避我了,我这一去会不会激化矛盾?”

    金泽滔倒不是存心要回避这事,但他还是担心动手的人,真要打伤省局调查组干部,恐怕马上会捅到县委县zhèng/>

    金泽滔这么一说,胡文胜却又担心起来,金泽滔确实不适合出面处理汽配厂的冲突,无论结果如何,都有幕后cāo纵冲突的嫌疑。

    张军书记想想也是不妥当,最后只好让他在县局待命吧。

    金泽滔就守在电话边,电话一直沉默着,金泽滔反而担心起来,吴庆隆他们几个副厂长应该最早通知自己的,却反而是胡文胜前来知会自己。

    电话铃终于响了,他没等铃声响上第二声,就急不可耐地揭起话筒,但他却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会是老厂长余秋生的电话。

    余秋生的声音很疲倦,却是中气十足,说:“金厂长,我是余秋生,我知道你现在处境很微妙,我告诉吴庆隆他们,如果真心帮助金厂长,就不要在这个时刻打扰他,汽配厂的事,我们自己能处理,但现在有个情况必须要知会你。”

    金泽滔心中不安起来,既然发生冲突的时候都没有通知自己,现在老厂长却如此慎重其事地告知,莫非闹出人命了?(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