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调查组被打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唉!求张月票和推荐吧,老空白一片,看着都碜人!

    余秋生说:“全厂干部职工情绪都很激动,现在县委有领导到场,公安武jing也都已经陆续到达,工人们只有一个要求,希望厂长你能现身汽配厂。..”

    金泽滔一听这个要求,宽了心,笑说:“你们没解释我是因为不便出面处理,才没赶来工厂吗?”

    余秋生笑得很苦涩,说:“我们出面说明解释,没人相信,他们一定坚持说,厂里发生这么大事情,厂长不可能不现身,那一定是被省里这帮调查组拘禁了,失去人身ziyou。”..

    金泽滔听到这里,内心悸动,却一时忘了说话,有些失神地不知在想些什么。

    汽配厂能够迅速走出困境,其实并非全是金泽滔的功劳,企业长期积累的基础扎实,技术储备能适应市场经济的需要,销售渠道稳固。

    关键是企业拥有一批勤劳而又质朴的技术工人,他上任厂长后第一个月,用财政资金发了工资。

    第二个月企业就基本走出困境,自负盈亏了,并且迅速地打开了市场,企业干部职工原本停发已久的福利待遇都已全面恢复,而且甚往昔。

    金泽滔所主导的一系列企业经营管理的改革,开展的“我爱我厂,厂兴我荣”企业文化活动,以及之后的访贫问苦和我为企业献一策等活动,极大地调动了工人的主观能动xing和主人翁责任感。..

    他只是在其中做了些穿针引线的工作,但工人们却记住了这一切都是金厂长带给他们的。很朴素的情感。

    他们都隐约已经听闻。厂长现在被省税务局调查。听说是乱收税事件,心里本来就不满。

    调查组居然气势汹汹地跑汽配厂,调查厂长有没有在企业乱报销,取报酬事情。

    财务科把他们带到楼低下一个橱说:“除了涉及生产经营的生产成本及有关费用外,工厂所有的行政费用全部公开在这里,你们自己睁大眼睛看看,这上面有没有厂长一个铜板儿的支出费用。”

    调查组成员冷笑着:“有这么笨的厂长,愿意把自己裤裆露出来让人品头论足?”

    就是这句带点污辱xing的话。却被不断围上来的工人们听到了,从人群里窜出一青工,举起钵大的拳头一拳砸在那人的鼻梁上。

    老厂长正好经过这里,只看到那个满面血污的调查组成员跌跌撞撞往自己撞来,还好心地扶了一把。

    然后调查组就开始找电话跟领导告状,然后工人们越围越多,最后惊动了县委县zhèngfu领导,甚至省局调查组长,刘俭副局长都到场处理冲突事宜,事情一直捅到省局。

    金泽滔听到这里。心里又是感动,又是担心。说:“不管我来不来现场,有两件事,请老厂长转告一下,一是保护好自己,二是保持好秩序。”

    他说这话时特别加重了保护好自己的语气,余秋生有些狡黠地说:“你放心吧,没人注意到当时发生了什么,或许是那家伙自己撞到别人,或许是推搡过程中,被橱蹭破了鼻子,谁知道呢,反正我是没看到。”

    金泽滔最后说了句:“那就好,保重!”

    电话刚放下,铃声就大作,金泽滔笑了,这不来大家都约好谁也不打电话,这一来,就连歇气的时间都不给。

    电话却是柳鑫打来的:“你倒稳如泰山,不知道现在汽配厂就象煮开了的沸水一样吗?告诉你一件事,省公安厅直接电话打到浜海,要求我们浜海公安严惩凶手,绝不宽贷。”

    金泽滔拧着眉头:“省厅很闲得发慌啊,又不是什么人命关天的事,不过蹭破点皮,需要这样小题大做吗?”

    柳鑫哈哈笑了:“果然是英雄所见略同,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金泽滔恼怒了:“谁跟你是英雄,我是宁愿当狗熊,也不愿与你这种老鸨皮条客为伍。”

    想起柳鑫将他老婆朱小敏还在念中学的外甥女介绍自己,心里那股邪气就噌噌地往外冒。

    柳鑫也不生气,嘿嘿笑说:“今年我们局里刚分来个姑娘,真是水灵,那帮小兔崽子们,整天往那姑娘身边凑,有没有兴趣帮你介绍介绍?”

    金泽滔不接这话茬,柳鑫的审美观点迥异常人,从他口中说出的羞花闭月之貌的人,要打个七折八扣,虽然同嫫母盐还有距离,但同嫦娥西施同样差得老远。

    而且他还只说水灵,那要再打个折扣,估计除了女xing特征,同人们正常思维下的美女是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柳鑫听金泽滔兴趣缺缺,也没再提这事,接着说起正事:“不过省厅领导的意图,我们还是要贯彻下去的,汽配厂得交出打人者,不然,我们上下都没法交代。”

    金泽滔不置可否:“先调查清楚吧,谁知道他是不是自己撞的,不能冤枉好人。”

    柳鑫嗯了一声,他也只是知会一声金泽滔,毕竟他还兼着厂长,至于此后事,还需要侦查了解。

    金泽滔说:“你们现在办案水平下降得很厉害啊。”

    柳鑫也只是苦笑,最近时间,全局上下都憋着一股劲,各种请求协查的通报撒遍各地,但手头这些案件都是没找到有利于破案的线索

    到现在为止,袭击金泽滔的蒙面歹徒的身份都成谜,前去两歹徒籍贯地调查的刑侦员也是功而返,两歹徒所有的亲人家属象蒸发了似的。

    请求当地公安机关帮助,却发现这两人的档案比刚落地的婴孩都还清白,没有任何的案底。

    王爱平和王联群这对死鬼兄弟的堂弟王宗数至今还没归案,他几乎已经成为破解这些疑案的最关键人物。

    柳鑫简单解释了一下就挂了电话,心情却十分萧瑟,金泽滔也叹气。

    这几个案件已经成为柳鑫心头病,上面督查得很紧,当地党委zhèngfu也很关心,被县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万伟中诟病,每次政法联席会议,万伟中总会抬出这几个案例批评公安机关不作为。

    金泽滔又呆坐了一会儿,期间张晚晴还小心谨慎地打了个电话,询问晚上回不回家吃饭,她没有询问详情,却聪明地问起吃饭的事情。

    金泽滔若其事地说,回家,当然要回家吃饭。然后张晚晴就高高兴兴地准备晚饭。

    直到要下班时,常务副县长,省局调查组陪同领导谢道明终于打来了电话,让他火速赶到汽配厂。

    金泽滔到达汽配厂的时候,厂内外挤满了人,保卫科的干部职工撕心裂肺地吆喝着,请大家务必保持秩序,厂长马上就到了。

    金泽滔一到厂门口,眼尖的都欢呼起来:“厂长来了,厂长来了!”

    立时,原本还只开着小门的铁制大门轰然大开,里面迎出吴庆隆等厂部领导,谢道明也在其中。

    从大门看进去,可见汽配厂并不开阔的厂院里,挤满了男女老少,有工厂干部职工,也有职工家属,但现场还算井然有序,公安武jing也只是在县委领导身边围护着,没有对工人们实行jing戒。

    笑面虎谢道明此刻也没了笑容,劳心焦思的憔悴模样,他一见金泽滔,拉着他就说:“赶紧跟工人师傅们说几句,一直跟他们做工作,说什么都不相信我们说的,还越传越烈,甚至说你被省里调查组带西州去了,人是越聚越多。”

    金泽滔心里却不以为然,这么着急,早干么去了?

    谢道明苦笑着说:“主要是领导担心你出面会激化矛盾,引起工人大的sāo动,让事情愈发不可收拾。”

    金泽滔心里面冷笑,怕我出面煽动群众情绪倒是真的,激化矛盾?这矛盾不正是你们存心要激化的吗?

    此刻,身边汇聚的人越来越多,很多工人,特别是青年职工是情绪激昂,叫嚷着问省局调查组讨说法,要为厂长鸣不平。

    渐渐地公安武jing都有些紧张起来,拉起人墙想将工人们和金泽滔他们隔离开来,但工人们此刻眼中只有正站中间的厂长,互相推搡着向前面涌来。

    县长杜建学费力地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严肃地说:“我代表组织跟你谈话,希望你以大局为重,以你的党xing原则保证,绝不添乱,决不激化矛盾。”

    金泽滔一挺胸脯,大声说:“保证完成任务!”

    金泽滔自然知道对什么样的领导,要用什么样的态度,而且杜县长一向对自己不薄,这种场合如果再激化矛盾,对自己为不利。

    他接过吴庆隆手中的手提喇叭,有机灵工人搬过一条板凳。

    金泽滔笑着谢过,并没有站上去,却对正严阵以待的柳鑫等人说:“我相信我们的工人是理xing的,友好的,所以需对我们工人jing戒,都散开吧,我和他们说说话。”

    柳鑫挥手让正费力拉人墙的公安武jing们散开,却不住地腹诽心谤,友好个屁啊,那是对你友好,看到我们,个个象头狼,恨不得生吞活剥了我们。

    金泽滔站了上去,那搬板凳的工人却大声说:“厂长,不管你做什么,我们都支持你!”

    金泽滔点点头,打开喇叭按钮,咳嗽了一声,还没有开腔,但奇怪的是底下数百工人及家属就象得到命令一般,齐刷刷地安静下来。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