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我以你们为荣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说:“几个月以前,我也这样跟工人师傅们一起对过话,那时,我还是局外人,今天,我还是这样跟你们对话,此时,我是你们的厂长。”

    远近站立的汽配厂工人都纷纷围了上来,金泽滔话音一落,他们就鼓掌大声欢呼:“厂长!厂长!我们支持你!”

    金泽滔抬头一压手掌,说:“我们汽配厂有句口号,叫我爱我厂,厂兴我荣,现在我要说,我爱我厂,我更爱你们,我以你们为荣!”..

    很多青工,特别是年青女工都激动得呼喊着:“我们爱工厂,我们更爱厂长!”

    刚才还被工人团团围住的省局调查组成员,此时终于脱了围困,此时听着这种成百上千人汇聚在一起,震耳yu聋的呐喊声,都齐齐sè变,心情复杂。

    至少一个厂长受普通工人们这般爱戴,还是相当少见的,也可以从一个侧面说明,他们下午在橱窗公告栏里看到的都是事实。

    工人们是最讲究实惠,也最懂得感恩的群体,一个不为工人谋利益,一个不为企业生存图发展的厂长,是不可能受到工人们的拥护和爱戴。

    省局调查组长刘俭和杜建学县长站在一起,听着厂内群情鼎沸的呐喊欢呼声,担心地看了眼杜建学,按金泽滔在汽配厂的威望,只要金泽滔一个处置不当,一句话,甚至一个眼sè,这些工人们就可能把自己这些人撕成碎片。..

    杜建学却微笑着只是点点头,没有说话。

    他从一开始就力主汽配厂的事情,由汽配厂自己解决。但调查组坚持自己能解决。省机关干部面对基层干部。特别是工人农民等群体,都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

    他们都自信地以为,只要我一声吼,地球都要抖三抖,只要我跺一脚,那还不退避三舍,桃之夭夭?

    用机关官僚作风处事待物,一向是他们的的优良传统。他们大多没有基层工作经验,更没有经历过这种**,缺乏处置突发事件的临场应变能力。

    包括几个处级干部,无论是言语还是方法都严重失当,最后事件失控了,才想到求助当地zhèngfu。

    杜建学也出自省级机关,刚下基层时,跟他们一样豪气冲天,以为老子天下第一,但一接触实践。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此时,看向刘俭等人惶恐的面孔。却不由得深深鄙夷,这群温室中成长的干部,不经历风雨,根本不知道这世道之艰难,民生之疾苦,基层工作之辛苦。

    你们脆弱的骄傲,在万众一心的工人群众力量面前,俱都化为金泽滔意气风发的自豪。

    金泽滔高昂着头颅,拍打着胸脯,高声说道:“汽配厂经历数十载风雨,仍自岿然不动,因为我们都坚信,我们的路会越走越宽,我们的明天会越来越美好,当然,我们的口袋会越来越鼓胀,我们的生活也会越来越富足!”

    所有汽配厂的干部工人都嗬嗬地欢呼呐喊,这根本不象是对话,却象是一场鼓劲大会,一场战前动员!

    刘俭等人脸sè都变了,唯有浜海本地干部都是兴趣盎然地翘首聆听,摒弃对金泽滔本人的好恶,如果单听他的演讲,确实会让人热血沸腾,受益匪浅。

    金泽滔也仿佛被自己感动了,脸sè绯红,情绪激昂,说:“走到今天,我们可以自豪地说,身为汽配人,我们有一颗强大的进取的心,我们有一个坚韧的不屈的灵魂,我们自强不息,我们奋发图强!我们!爱我们的工厂!我们!以身为汽配人为荣!”

    所有的干部职工都被金泽滔的最后一番话感染了,无论是老职工,还是新工人,都象是被点燃了灵魂,声嘶力竭地呼喊着,高声地呐喊着,最后汇聚成一句:“我们!爱我们的工厂!我们!以身为汽配人为荣!”

    这句话最后成为汽配厂的厂训,无论岁月如何变迁,人间如何沧桑,这句厂训一直激励着一代一代的汽配人自强不息,奋发图强!

    很多老工人,包括余秋生等老汽配人,想起汽配厂几十年的光荣而又艰难的岁月,莫不是泪流满面,掩面痛哭。

    很多年轻工人,包括秦明月等刚进厂的新一代汽配人,憧憬着美好未来,想象着身为汽配人的荣光,激动地尖叫。

    刘俭等人莫不面面相觑,这种煽动力也太惊人了,心里愈发地担心,这种情绪如不加控制,局面真将无法收拾。

    金泽滔话锋一转,没有再蛊惑人心,语调也放低了许多,象是邻家大男孩一样娓娓而谈:“我们有我们的骄傲,我们有我们的荣光,我们要做理xing的汽配人,热情的汽配人,上门来的都是客,我们应该敞开胸怀,广交朋友,广结善缘,和气才能生财,乖戾招致灾祸。”

    有人喊:“来的如果是朋友,我们当然开门纳客,但来的是恶客,我们就要逐客。”

    还有人附和:“就是,人五人六的,什么人啊这是?好象玉皇大帝降临了一样,鼻孔朝天,眼睛都生在头顶上了,我们本来好好地接待着,一不如他的意,就卧秽语,说什么,哪有笨厂长把自己裤裆露出来的,省里干部就这素质?不如我们工人嘛。”

    刘俭等人脸都给臊得通红,瞪了一眼被打歪鼻子正捂着脸的调查组干部,却是嗫嚅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话在私底下说说,也无伤大碍,但大庭广众之下,就显得有些不堪入耳,不象一个党员干部正经说的话。

    又有人说:“没有金厂长,我们都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领到工资,他到我们厂后,我从来没有给他报销过一分钱,连新产品技术攻关那阵子,食堂准备的夜宵,厂长最后都悄悄地到财务室缴了钱。”说话的是吴庆隆的老伴,在财务科上班。

    人们都七嘴八舌地说起厂长的好,特别一些困难职工及家属,更是踊跃。

    金泽滔摆摆手说:“好了,闲话都休说了,作为厂长,无论做过什么,都不过份,现在大家都已经看到我了,也该放心了,都散了,回家吃饭。”

    工人议论了一阵,此时,天sè渐渐地暗了下来,大家也都陆续离去,个别不肯离开的,则扎堆蹲在角落里小声说话。

    金泽滔走下板凳,对杜建书县长说:“杜县长,任务已经完成,请领导指示。”

    杜建书县长说:“嗯,很好,等会商量一下善后事宜,你也一起参加吧。”

    柳鑫此时走了过来,说:“报告杜县长,经我们初步侦查,省税务局调查组同志受伤系意外碰撞致伤,没有发现有工人故意行凶的证据。”

    柳鑫接到的消息是,调查组成员被汽配厂工人恶意攻击,鼻梁断裂,受创面积较大,但现在看来,他只是出了点鼻血,甚至连皮肉之伤都说不上,没有省厅说的那么严重,也就准备息事宁人。

    柳鑫话音刚落,刘俭局长就皱眉不悦说:“你们浜海公安怎么搞的,受害人就在这里,到底是不是意外碰撞,可以采集他的证词嘛,这是明显的有人故意行凶嘛,没有证据,那就找出证据。”

    刘俭尽管对那受伤干部的信口开河有些不满,但毕竟是自己亲信手下,而且这件事上,如果就此轻轻揭过,没有为下属张目撑腰,他们调查组还怎样开展工作,他在省局的威信将无疑受到重创。

    受伤干部被人打了一拳,本就窝心,听到这个大麻子领导模样的公安人员,轻描淡写地准备揭过此事,更是窝了一肚子火,只是领导没有开口,他也不好先开口。

    此刻见刘俭局长为自己说话了,差点就没委曲得掉泪,他感激地看向刘俭局长,说:“刘局长,在这里,我就可以用党xing人格担保,我的伤绝不是什么意外碰撞致伤,是有人故意伤害的,我可以指认出这个凶手。这是汽配厂对我们省局调查组的挑衅和严重不满,请公安同志务必揪出真凶,给我们调查组一个交代。”

    他也很是见微知著,把自己因出言不逊而受伤的事上升到调查组的高度。

    这时有工人在旁边听到,忍不住反唇相讥:“难道是调查组特地派你来这里侮辱我们厂长?”

    金泽滔沉痛说:“作为厂长,不管前因后果,省局领导在汽配厂受伤,我们都有责任。这件事教训深刻,值得我们反思,我建议近期开展安全生产教育周活动,柳局长,我看,公安同志再辛苦下,深入办公室车间了解一下,看看是不是真有这位领导所说的故意伤害,如果真有,一定要严惩不贷。”

    金泽滔回过头来,还认真看着杜建学等县领导,似是在请示询问领导,你看我这样布置怎么样?

    杜建学等人都不约而同地扭头欣赏起汽配厂夜景,他们心里同意金泽滔的和稀泥,反正你们调查组也就破了点皮,流了点血,这事情就到此为止,再闹下去,我们也烦了,没看到还有工人在旁边虎视眈眈吗?

    但面上总得要给省局领导一个脸面,就看省局调查组的态度了,是想见好就收呢,还是死缠烂打?(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