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三宗罪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作为一直从事干部纪律监察工作的副局长,刘俭很清楚这份材料的分量,也很明白这些检举材料虽未经最后核实,但检举材料非常翔实。

    而检举金泽滔个人问题的干部谈话,按他专业眼光看,大多是道听途说,捕风捉影的事,可信度非常低。

    刘俭接过来一看,脸sè微微一变,但随即哈哈一笑:“这倒是有趣,对于道德败坏,自身不正却专门刮yin风,走邪道的少数害群之马,我们调查组意见,严查深挖,绝不姑息。”..

    说罢还重重地举拳在会议桌上敲打着,极其愤愤不平的模样,却是绝口不提再在汽配厂调查取证的事情,更是不提暂时停止金泽滔的职务。

    金泽滔站了起来,很是惭愧地低着头,满脸沉痛地说:“刘局长,各位领导,在这里,我愿意作深刻检讨,就任城关二所所长几个月来,只顾着抓收入,抓征管,却忽视了干部队伍建设,以至于出现这样严重的违法违纪问题,我们都没有及时发现,负有严重失察之责任,愿意接受组织的批评和处理。”

    杜建学看了他一眼,却是扭过头来闭目不语,眼不见为净吧。

    按杜建学心理学专业眼光观察,或许金泽滔又开始把现实当舞台,真诚地演绎着人生的喜怒哀乐,他的沉痛表情使人毫不怀疑他的诚挚。..

    胡文胜之前还对金泽滔主动提供这份名单的动机有些恍然大悟时,此时看着他纯粹得如同水晶一样的眼神,又迷糊了。难道他真是出于公心。不论自身得失。但不管如何,这一切都是他乐于见到的。

    胡文胜不说话,作为分管干部队伍的张军书记,不能再保持沉默,他说:“出现这样的事,我们都很痛心,但也要看到,财税干部队伍庞大。一个庞大的肌体,出现几个危害健康的毒瘤,这也是自然规律,剐去就是,现在论起责任还为时过早,关键在尽快查明事实。”

    金泽滔感激地点头,表示了感谢,他又说:“在这里,我还要感谢刘局长为首的调查组,如果不是调查组进驻我们二所调查。这些人和事还不会这么快就浮出水面,调查组的威慑力确实不是我们基层财税部门能比拟的。所以,在县局纪检组调查这起**案时,是不是也请调查组一起参与。”

    这个提议似是征询,却是极大的反讽,调查组的进驻加快这些财税蛀虫的暴露,可能这是事实,但绝不是因为什么威慑力,而相反,调查组却成了这些包藏祸心之辈对付金泽滔的尚方宝剑,这也是事实。

    童子欣也极为赞同:“如果调查组能在调查过程中,检查发现一批这样的**分子,廓清队伍风气,也是间接达到了调查组税收执法检查的目的,我们欢迎省局参与调查。”

    调查组最后是捏着鼻子答应参加调查,他们也正要借此澄清一些事实,划清调查组和这些**分子的界线,不然还不知道这些人在接受调查时,会交待出什么对调查组不利的证词。

    在他们调查组进驻财税所,显然是对这几个积极主动检举金泽滔的干部,作出了某些不合事宜的承诺或者说是诱惑。

    事情到了这里,也差不多结束了,金泽滔以此之矛攻彼之盾,取得了第一回合的胜利,意义重大。

    在调查组来浜海之后,尽管不涉及干部个人问题,但由此带来的压力却令大家心中都蒙上一层yin影。

    省地调查组以吹毛求疵的jing神,以篦虱子的细致作风,几乎将全县重点骨干企业和基层财税所都篦了一遍。

    有些县功勋免检查挂牌企业,都几年没有派驻干部税收检查过,对当前税收管理提出了改进意见,这些本来是制度xing政策xing的问题,最后都记在了浜海财税局的头上。

    这样林林总总概括起来,浜海财税局在税收执法过程中存在的问题确实不少,当然,这些问题被有意无意地都归结在城关第二财税所的头上,

    但毕竟,金泽滔任所长也就几个月的时间,最后追究起责任来,能有几棍子打到他的屁股上?最后还不都要落到胡文胜这个局长的屁股上啊。

    所以,在座心情最愉快的除了金泽滔,就是胡文胜局长了,他只是想,今晚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金泽滔却并没有就此罢休,他说:“税收执法检查,查的就是有法必依,违法必究,征管法出台后,我们基层财税部门也确实有了主心骨,执法行事也有了规矩。但在实践中,违反征管法的行为还是屡禁不止,一方面是学习贯彻宣传征管法的力度不够,另一方面,我们财税部门没有很好地起到表率作用,相反却带头违反征管法,带头践踏法律。”

    说到税收法律,除了财税干部外,大家都不免有些陌生,杜建学等局外人都饶有兴趣地看着金泽滔,他们关心的是金泽滔是不是又要对省地调查组发起反击。

    这家伙年纪不大,但一举一动很有章法,深得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一集兵法大智慧思想的其中三昧,深悉预则立,不预则废的jing髓,凡事必先有备,有备则立不败之地。

    这几天下来,一直陪同调查组的谢道明常务副县长,是深知其中的险恶,一个不测,就是万丈深渊,法律不被重视,就是一张废纸,若是当作武器,那就是个大杀器,足以令人万劫不复。

    金泽滔也绝不是甘于束手就缚的人,沉默了几天,在这一刻,既然主动提到了征管法,是准备要开始绝地反击了。

    调查组副组长接话说:“金泽滔同志这话说到点子上了,违反税收征管法,最主要的一点,是财税部门和财税干部没有带头践行法律,而是践踏法律。”

    金泽滔含笑不答,另一检查组成员却翻开了手中的档案,慢条斯理地说:“我们这里有一份调查,说的正是某些财税干部带头践踏法律的典范,不过却是反面的典范。”

    他最后还调侃了一下,却没人觉得好笑,资料先递到杜建学县长的手里。

    今天这个会议商量的是汽配厂事件的善后事宜,但会议开到现在,却逐渐地变了味,成了调查组和金泽滔的掐斗会。

    省地调查组先失了一局,颜面大失,既然你主动提起征管法,那就把事情摊开来看看,各有关部门都参加了会议。

    而且调查情况,最后还要反馈至当地zhèngfu,现在县长和常务副县长都在,正好锣对锣,鼓对鼓,说个清楚,省局毕竟只是业务主管局,最后处理干部只有建议权,还需要当地zhèngfu落实。

    杜建学看得很仔细,尽管调查材料反应的很多问题,在杜建学看来未免有些小题大做,但涉及到金泽滔个人的有三条致命的问题,却令他也有些sè变。

    材料反应的问题,集中的焦点有三宗罪,一是下达了和奖金挂钩的收入任务,任务观念重,滥发奖金福利,资金来源不明,有证据表明是企业赞助。

    二是在组织收入过程中,对企业未实现销售的应收款项都预缴税款,变相的收过头税行为,这是在金泽滔任内发生的行为,而且预缴税款巨大。

    三是借下企业调查名义,大肆收受礼品礼烟,数额巨大,有人举报,单是在某家企业收受的窖藏名酒就价值上万,企业不堪重负,反响巨大。

    金泽滔心里却冷笑,终于还是露出了狐狸尾巴,除了第一宗罪,其余两宗都涉及到浜海酒厂,风度翩翩王慕河,温和的外表下深藏的却是狰狞的利牙。

    对于第一条,对所谓滥发奖金福利这种陈词滥调,他只能嗤之以鼻,岗位奖惩挂钩,现在也逐步推开,极大地调动了干部的工作主动xing,上下都非常关注。

    问题的关键是资金来源,其实在基层部门,向企业化缘,早不是什么新鲜事,能问企业要来资金,那就是真本事,上级领导还要赞你一句能人。

    但领导要整你,这本事就变成有事,能人也变成坏人,严重的话,可以上岗上线至贪污受贿。

    至于第二宗罪,纯粹是业务cāo作问题,王慕河第一次来财税所时,就曾经要求预缴明年一季度税款,以为赔罪,后来被金泽滔婉拒。

    但在处理未到账销售收入时,金泽滔也点了头,让征收组计入销售收入一并纳税,当时金泽滔也考虑到这笔应收款项,是企业下属的销售公司,属分支机构的税务处理,可以视作已实现销售,完全有据可依。

    至于最后一宗罪,金泽滔却迅速地地看了眼柳鑫,柳鑫脸都白了,大哥,不会那二件四十年洞藏老烧酒就是所谓的上万元的名酒吧?

    当时自己还哭着喊着抢这酒,最后金泽滔给面子,自己倒是没舍得喝,放家里当藏品,却不料是颗地雷。

    难道就这一念之差,让自己不明不白就担了他一半的罪孽,五千多元,早就够线了,柳鑫不由得有些沮丧。

    虽然在他眼里,拿几瓶酒根本不算啥问题,但如果金泽滔因此担罪,那他就和金泽滔是同一根绳子上的蚱蜢了。(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