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黑眼圈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难怪,这小子当时没怎么抵抗就顺从了,难道他早就预料有今天?柳鑫摇了摇头,真是飞来横祸啊!

    金泽滔却心中狂笑,柳麻子啊,柳麻子,教你莫伸手,伸手必被捉!我金某人的东西有那么好拿的吗?

    金泽滔没有就这三宗罪多费口舌,只是为了让柳大官人多折腾一晚上,他也不能辩白。

    他只是诚恳地说:“还是请调查组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查清事实,我承担我应该承担的职责。对于象今天这三位**分子所谓的检举供词,还是要慎重对待。”..

    如果有东源镇的领导在,一定会为金泽滔那句话胆战心惊,当他善意地提醒对方一定要慎重时,那真的就要慎重了。

    金泽滔最后好心的提醒,但所有人都以为他心虚了,开始威胁领导了,柳鑫心里暗叹,难道真是流年不利,交友不慎,要不晚上悄悄地把这件酒放他家门口?

    但随即,他暗暗地骂了声,没义气,还是想办法积极退赃吧,王慕河自己也熟悉,堂堂公安局长,居然为了一件酒落到跟一铜臭商人妥协低头的地步,真是叫人悲哀。

    柳鑫在想着后路的时候,金泽滔正襟危坐,调查组见金泽滔没有再大放厥词,其他人也都不声不响,都觉得没趣,这三宗罪也只是在调查过程所获知的线索,还需要大量有力证据补充,才能最后定xing定案。..

    会议结束后,金泽滔经过柳鑫身边的时候。哂笑:“如果害怕。晚上把酒悄悄放我家门口吧。”

    柳鑫脸都涨红了。正yu暴跳如雷时,金泽滔又悄悄说:“要不就去求王慕河,让他把这酒收回去,不过他是否知道你还在调查他。”

    柳鑫就如被抽了脊梁骨的癞皮狗,无jing打采地说:“哥,你得想个办法啊,这事不好玩。”

    金泽滔快走出门口时,绞在背后的手往后面挥了挥。说:“明天要是你能瞪俩黑眼圈,或许我会告诉你个好办法,保准让你安全过关。”

    金泽滔没理会其他人,驾车直奔张晚晴的香巢,一看时间,麻麻的,跟你们调查组这班面目可憎,言语无趣的人有什么好墨迹的,有张晚晴这等红粉佳人还在深闺盼郎归呢,金泽滔归心似箭。

    赶回家时。张晚晴还神sè不易地坐书房看书,最近。张晚晴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学起了第二外语法语,而且兴趣ri增,勤学不辍,读写说都似模似样了,有时候还要金泽滔跟着看法语原版电影。

    金泽滔语言没什么天赋,连英语也只停留在看和听上,今生尽管记忆好上许多,能做到博闻强记,但一说起英语来还是结结巴巴。

    好在张晚晴ri常生活很爱和他用英文交流,也勉强使得他的口语还能登堂入室。

    跟后世很多宅男一样,为了自身的xing福,他勤学苦练,特别是一些在床上表达的高频率情语,运用得纯熟无比,连张晚晴都惊叹,太地道了,不看你这张脸,都以为你是白皮西人。

    张晚晴只有用英文表达时,才会说一些让人耳红的话,如果用母语,她在某些时候,可能就是个哑巴。

    张晚晴看金泽滔进来,嫣然一笑,接过他的公文包,脱了他的外套,帮他换上家居棉拖鞋。

    金泽滔看着已经冷了的饭菜,有些埋怨道:“我是临时有急事被堵在汽配厂了,你应该自己先用饭。”

    张晚晴穿的是件卡通睡衣,配着她这张家居女人的简洁而又妩媚的脸,却是怎样也看不出办公室女干部jing明强干的模样。

    她轻轻地拥抱着金泽滔,然后用英文问候了一下,快乐地把垂涎三尺的金泽滔扔在门口,哼着小曲去厨房忙碌。

    金泽滔只好耐着xing子坐等鱼儿上钩,张晚晴在东源的时候,因为环境的原因,和大多数女教师一样,吃着食堂,住着宿舍,做着五光十sè的梦,过着苍白而单调的生活。

    等到了县城后,她忽然发现连做的梦都是彩sè的,她仿佛一下子找准了生活的节奏和方向。

    特别和金泽滔生活在一起后,她更注重家居生活的细节和质量,骨子里她就是个追求高品质生活享受的女人,高贵而简约。

    张晚晴感觉自己没有理由不幸福,她有份令人羡慕的职业,有个心爱的男人可以期盼,更有个温暖的家可以妆点自己的梦想。

    她觉得这个冬天都是温暖的,这是属于她的冬天,一个透着chun天气息的冬季。

    金泽滔狼吞虎咽地大口吃饭,张晚晴的厨艺确实每ri见长,张晚晴尽管到现在粒米未进,金泽滔则好歹还简单吃过食堂,但看着金泽滔津津有味的模样,依然心花怒放。

    金泽滔很快就如卷残云般,把眼前饭菜一扫而光,还摊着手象个嘴馋的孩子般问家长要糖,张晚晴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却变戏法地从厨房里拿出两份甜点。

    两人都慢慢地品尝着嘴里的甜,互相看着彼此的眼,渐渐地凑近着吻着对方的唇,两人粘粘糊糊地,花了大半个小时才吃完甜点。

    张晚晴已经软得象是加多了水的面团,两手勾着金泽滔的头颈,用英语说着:“抱我上床。”

    金泽滔原本就已经是星星之火,张晚晴这下撩拨,就成了燎原之势,只觉得血液都在燃烧,急吼吼地抱起张晚晴就往卧室里闯,还没走进卧室,两人身上的衣服就少了大半。

    金泽滔一把将张晚晴扔在床上,一个熊抱重重地将她压在下面,张晚晴没有惨叫,这床却叫他压得吱吱作响。

    第二天,金泽滔神清气爽地早早就起床了。

    尽管昨天一晚上两人都疯了似地互相索取着,缠斗了大半夜,但金泽滔却仍如常于六点起床,然后在卧室边上一间健身房,练习起搏斗术。

    无论风霜雨雪,他都没有搁下他的早晚两练,这是他两世的习惯,也是他安身立命的根本,几次生死存亡的遇险,如果没有这身强健的体魄,以及敏捷的身手,他难以想象是否还能活命。

    他有时候,甚至奇怪地以为,自己有这莫名其妙的酒量,及某种能力,都可能就得益于这身自己摸索出来的搏斗术。

    直到他吃了张晚晴亲手做的早餐离开时,张晚晴都没多问一句他有没有事,或许信任和担心都在那一晚的似水柔情中。

    金泽滔赶到财税所的时候,柳鑫黑着双眼圈,可怜巴巴地蹲在门口等他,旁边还站着柳立海,哥儿俩象俩门神一样,被陆续上班的财税所干部侧目。

    金泽滔也在柳鑫对面蹲着,仔细察看了他那俩黑眼圈,满意地点了点头:“调查组还没上班呢,如果你想自首,可以到县招啊,不用在这等着的。”

    柳鑫哭丧着脸:“哥,你就说明白,我这不是向你问计来了?我都愁得一宿没睡踏实了。”

    金泽滔站了起来,风轻云淡地说:“莫伸手,伸手必被捉,这个教训告诉我们,对于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千万不能心生贪婪,贪婪会破坏人们的心灵纯质。不贪婪,没有私yu,在任何情况下,内心都持有那份宁静,这就是高尚!要做一个高尚的人,纯粹的人,那么什么时候都可以睡个踏实觉。”

    柳鑫频频点头,虚心受教。

    金泽滔见柳鑫有孺子可教的潜质,也就不再为难他,在关上办公室门的时候,说了句:“这酒是花了钱买的,你要还担心着,还我吧,我不说你没义气。”

    金泽滔想象中柳鑫的惊喜和松气都没有发生,但见他随手拿过门后的白毛巾,胡乱地在脸上一擦,白毛巾变成了黑毛巾,柳鑫的黑眼圈刹时没了。

    金泽滔唬得差点没跳起来,骂道:“nǎinǎi的,你这麻子越来越狡猾了,终ri打雁反被雁啄。”

    柳鑫叹息:“我容易吗,画这黑眼圈,可是小敏花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用了大半支眉笔才画好的,刚才差点我还以为你小子瞧出破绽了。”

    金泽滔只能哀叹老眼昏花,他刚才还特地蹲着仔细察看了一番,却愣是被蒙混过关。

    柳立海从门口到办公室,直看得两眼发直,金泽滔和柳鑫两人他都熟悉,对这两人一直来针锋相对的斗争,也大多知之甚详,但象今天这般富有戏剧xing的,却感觉就象看了幕人间大戏。

    柳鑫故作镇静地安慰了金泽滔一通,却终是忍不住拍桌狂笑:“麻麻的,今天我柳某人终于报了昨晚一箭之仇,跟哥故弄玄虚,跟哥玩深沉,想让哥折腾一晚,你哥是这样没心理素质的人吗?几瓶酒就想让哥没节cāo?哥可是堂堂公安局长。”

    柳鑫内心是凄苦的,多少次了,尽管他深悉金泽滔的品xing,但他就从来没有堂而皇之地羸过他一局,他都快得恐金症了,但今天,他终于能够扬眉吐气一回。

    金泽滔忍俊不禁,笑说:“你也别得意太早,我只花了一件酒的酒钱,没你那件的份。”

    柳立海扑地笑出声来,柳鑫傻着眼,指着金泽滔半晌说不出话。

    此时朱秋明绷着脸进来,但眉宇间的兴奋却难以掩饰。(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